广州浪奇,终于浪不起来了

9月17日,广州浪奇发布了一则《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提示性公告》,声称公司存储在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和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的货物不见了,合计价值5.7亿元。

星空君看完这个公告,一口咖啡喷满了键盘。

这两家物流公司,有没有可能,恰好鲸吞了客户代存的货物呢?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星空君还是去查了查。

据天眼查,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是南通地区较大型的集公路货物运输、货运代办、信息配载、货物仓储、装卸、包装等服务于一体的物流企业。

最近这家物流公司官司缠身,被法院出具了限制消费令。

这么看起来,江苏鸿燊的经营状况不太好,说不定有可能侵犯客户利益。

*ST辉丰公告,近日,经公司初步核实:9月11日,因辉丰石化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仓储合同,广州浪奇也从未有货物储存于辉丰石化库区,且经过比对,上述盘点表上的"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的印章"与辉丰石化的印章明显不一致,系伪造。公司已经报案。

*ST辉丰作为上市公司,必须要对自己的信息披露负责,公司今年已经大幅减亏,年底盈利的可能性极大。公司没必要非法占据客户的物资,引起法律纠纷,大概率不会说谎。

所以回过头来,我们要仔细看看浪奇的财务状况。

一、这半年的公告

公司这半年来,发布了不少公告,有诉讼的,有仲裁的,有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有变更会计政策的,也有地址变更,还有银行账户被封的。

1、地址变更

公告显示,公司的注册地址发生了变化。

星空君查了下,注册地址从一个工业园搬到了写字楼。

由于没看到公司变卖厂房的消息,只是换个注册地址,算是个中性的消息。

2、诉讼和仲裁

公司和多家单位有借贷纠纷,说明公司资金链比较紧张。

3、银行账户被封

公司的账户被封的比较多,而且从冻结金额来看,合计只有257万。公告称,封的不是公司的主要经营账户,所以对经营影响不大。

中报显示,公司账面还有6.47亿。

其实,作为曾经和法院打过交道的选手,星空君认为,法院连专用户都封了,日常经营账户没有封,挺让人费解的。

考虑到证据不是很足,暂时不推导另外一个比较惊悚的结论了。

二、存货的猫腻

存货真的是财务人员非常得心应手的利润调节工具

一方面,转成本的时候可以倒挤单价,实现少转或者多转成本,导致潜赢或者潜亏,从而调剂利润。

存货是资产负债表中非常"暧昧"的项目,因为它的特殊属性,特别容易修饰利润却很难被发现。如何理解存货调整利润呢?

先从简化版的利润计算公式看起:忽略掉投资收益、其他业务收支和营业外收支等项目后,利润的内核就是主营业务收入-主营业务成本-费用。

所以在其他项目不变的情况下,如果能够降低主营业务成本,就可以增加利润。除了通过在生产、制造、销售等环节控制成本外,还有一个环节可以由财务人员控制成本。

销售商品之后,确定商品的成本价并做账的过程,叫做转成本,这是一个会计概念。因为原材料的购进批次不同价格不同,所以售出的成本需要计算确定,结转成本通常有先进先出法、加权平均法等。如果结转成本的时候,财务人员虚减了销售成本,那么公司的利润(销售收入-销售成本)就会增加。

结转到成本的存货金额减少了,剩下的存货金额就相对增加了,所以如果存货金额非常大的时候,就需要警惕。

另一方面,少提或者不按规定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也可以对利润进行调整

或者,干脆出现存货集体旅游的情况

举个例子,数千个经营网点的上市公司,可能只有三五个审计师来审

他们不可能挨个盘点,只能是抽检

抽检的标准,就很有学问

所以,上市公司存货余额比较大的

都默认有风险,肯定没错的

怎么算大呢?和净利润比,存货余额远超(比如10倍)同期净利润的,就要远离。

上面这一大段,没有会计基础的,可能比较费解,不过没关系,星空君教给你一个简易的判断存货合理性的指标:存货周转天数。

可以对比连续几年的存货周转率(或周转天数),如果出现明显的下降且没有正常原因,则极有可能通过存货修饰了利润。

存货周转天数是指企业从取得存货开始,至消耗、销售为止所经历的天数。通过企业一定时期(通常为1年)内销售成本与平均存货之间的比例关系计算得到。周转天数越少,说明存货变现的速度越快。存货占用资金时间越短,存货管理工作的效率越高。

存货周转天数=360/存货周转次数

存货周转次数=主营业务成本/存货平均金额

存货平均金额=(期初金额+期末金额)/2

也就是说,存货周转天数=360/存货周转次数=360/(主营业务成/存货平均金额)=360/{主营业务成/[(存货年初金额+存货年末金额)/2]}=存货年初金额+存货年末金额)/2

对于一家经营模式稳定的企业,通常情况下,没有大规模的业务转型的前提下,公司的存货周转天数应该是相对稳定的。

然而,广州浪奇的存货周转天数从2018年开始,就大幅升高。

这其实就是在提醒投资者,公司的存货周转出问题了。

半年报显示,公司的存货周转天数比2019年年报增加了差不多一个月,说明公司大量的存货周转低效。

财务人员修饰存货的破绽,就藏在存货周转天数里。

三、一触即发的资金多米诺

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账面短期借款27亿,长期借款1.8亿,同期营收只有38.8亿。

半年利息费用高达6785万,甚至超过2019年全年净利润。

2014年以来,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一直为负数,合计为-26亿。说明公司的回款状况极差,营收存在着虚增甚至造假的嫌疑,现金流异常紧张。

连续三年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的公司,就可以排除在自选之外了。

广州浪奇多项指标在2017年前后出现异常,足以说明问题。

雪球转发:2回复:2喜欢:1

全部评论

sweetieapple09-29 09:45

企业这么折腾也是不容易。挣钱真是个技术活

权先生早上好09-29 07:46

公司把黄埔大道原厂地址卖给政府赚的钱,比10多年经营赚的利润还要多。曾经的辉煌,现在的未落,看着也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