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华为海思共舞,国产芯片腾飞

据报道,华为海思将14nm工艺的订单从台积电迁到内地,由中芯国际代工,内地芯片产业链将受益。

在很多媒体大呼形势一片大好的同时,需要清醒的认识到,这并非是华为“主动”迁回来,而是因为美国的限制。

根据美国的规定,使用美国技术达到一定百分比的产品(目前降到了10%),禁止向负面清单的企业销售。台积电经过评估,认为10nm以下的生产线符合规定,所以继续给华为代工7nm的芯片,但14nm生产线达不到规定,只能让华为另请高就。

这就比较有意思了,“落后”的技术比先进的技术超标,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台积电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技术,已经比美国技术更高级了。

其实,这也是老大帝国的一种悲哀,虽然军事力量足够强大,但科技水平已经不再是遥遥领先了。

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

一、中芯国际的前生今世

头一段香港事情比较多,其实本可以避免。

上世纪90年代,世大半导体被台积电收购后,原创始人张汝京受董建华邀请,准备前往香港成立一家芯片公司。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港积电,没错,对标台积电。

但是因为某些地产大佬的因素,硬是把董先生芯片振兴香港的计划做成了一个房地产项目,港积电没能成功落户香港,只好到上海落户,起名叫中芯国际。

由于起步较晚,中芯国际一直落后于台积电。同时由于专利纠纷,中芯国际多次被台积电起诉。

2010年,以张汝京离职为条件,台积电和中芯国际达成和解。花甲之年的张汝京,离开自己一手创建的企业,又从事LED芯片产业。2010年创立LED厂;2014年在上海临港开建大硅片制造工厂新昇半导体;2018年转战青岛黄岛区,创立国内第一家CIDM模式的半导体公司芯恩半导体。

张老先生为祖国的芯片事业继续发光发热,当年为了绕开美国的技术封锁,他甚至以基督徒的身份请美国五大教会来担保。改天表哥聊一下这个传奇人物,感谢他的付出。

另一边,中芯国际在追赶的过程中,命运多舛,最新的消息显示,公司订购的世界最先进的ASML光刻机,本应2019年底到货。因为美国的阻挠,至今仍然未发货。

据报道,2018年,中芯国际的14nm研发完毕,2019年底良品率达到95%。但是,对岸台积电已经进入5nm进程时代,台积电和三星的14nm生产线已经折旧完成,中芯国际在成本上毫无优势。

大概率要进行一场类似京东方的战役,用补贴换价格,用价格换市场。

二、长电科技的蛇吞象

在芯片产业链的末端是封测,长电科技已经成长为全球领衔的封测企业。

长电科技如今的客户遍布全球,国内包括紫光及其旗下的展讯锐迪科,国际客户从AMD到三星到高通... ...

2015年,从资产总额到营收,规模大致只相当于对方一半的长电科技,斥资47.8亿元(折合7.8亿美元)收购了新加坡的星科金朋。

当然,长电科技是没有这个实力的,为了协助长电完成这个壮举,产业基金参与资本运作,同时芯电半导体(中芯国际控股)也一起介入,三方齐心协力收购了星科金朋。

收购完成后,芯电半导体成为公司的最大股东。第二股东是长电科技董事长王新潮自己控股的新潮科技,第三大股东是大基金。

由于亏损严重,因此高溢价收购回来负债累累的星科金朋后,长电的老板王新潮忙着找利息更低的资金,来置换掉星科金朋的高息贷款,他信心百倍的表示,有能力让星科金朋扭亏为盈。

星科金朋亏损的核心原因在哪?

2015年,王新潮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他认为星科金朋亏损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一是高度集中的管理模式;二是由此导致的中央总部管理人员多,管理费用高;三是负债比较重;四是没有很好地开发中国市场。

必须承认,如今长电科技已经是世界三大封测公司之一了,无论是产能还是技术都是国际领先的。根据芯思想研究院报告,2018 年,长电科技销售收入在全球集成电路前 10 大封测厂排名第三。全球前二十大半导体公司中的85%已成为公司客户,全球前三大封测公司占据了 57.7%的市场份额,其中:日月光矽品 29.3%、安靠15.4%、长电科技 13%位列第三。

但是这个行业作为芯片产业链的最低端,和芯片设计、芯片制造相比,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竞争非常残酷,利润率极低。

公司糟糕的财务状况,是个很难解决的死结。行业毛利率普遍偏低的情况下,只能靠薄利多销做大营收,而公司大客户流失又无法维持营收的增长。为了维持公司运转,不得不借很多钱,高额的利息支出成了公司沉重的负担,整个2019年,公司都在为银行打工。

在恶性循环即将形成的时候,大基金再次出手了。

从2019年10月29日通过成立合资公司的议案,到2019年12月12日签署合营协议,可谓是光速落地。

1、合资公司最大股东是绍兴越城越芯数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出资19.5 亿元,占比39%。据天眼查,越城越芯的大股东之一是中芯科技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宁波)有限公司,中芯科技的大股东之一是中芯聚源股权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而中芯聚源的大股东之一是中芯国际。

溯本追源,中芯国际是长电科技的老朋友了

2、产业基金出资13亿元,占26%。按照惯例,不管占比多少,产业基金通常都不会谋求控制权。

3、星科金朋以专有技术和专利作价9.5亿元,占19%。对于长电科技来说,不需要掏一分钱现金,只需要出技术,就能享有合资公司19%的权益,非常划算。

4、浙江省产业基金出资8亿元,占比16%。这也是产业基金运作的特点,除了直接参与投资外,同时撬动地方上的产业基金,形成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这份协议对长电科技的财务状况有哪些改善呢?

首先,星科金朋专有技术和专利的作价,有望大幅改善长电科技2019年的非经常性损益。合资公司事宜如果能在12月底之前完成,评估增值带来的公允价值变动,体现在公司的利润表中,会提升公司的利润。

其次,从中芯国际参与投资可以确信,合资公司成立后自带订单,中芯国际作为国内最大的芯片制造企业之一,对芯片封装的需求比较大。所以公司一启动就盈利的可能性比较大。

再次,通过产业基金的形式投资,对长电科技和中芯国际的营收没有影响,但合资公司盈利后,长电科技可以通过投资收益改善利润。

最后,该合资公司可以彻底改善星科金朋的管理模式。星科金朋存在的最大问题是管理的问题,文化差异导致这种跨国问题很难解决,建立合资公司后,将一部分核心业务从全球各地转移到合资公司,就可以进行大刀阔斧的机构整合,从而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率。

另外,为了避免星科金朋方面的抵制,巧妙的通过人事安排来实现合资企业实际由星科金朋控制:董事会由 5 名董事组成,其中:越城越芯委派 1 名,星科金朋委派 2 名,浙江省产业基金有限公司委派 1 名,产业基金委派 1 名。董事长由星科金朋委派的董事担任。

三、长川科技的故技重施

华为的芯片合作伙伴,不仅仅是中芯国际和长电科技,还有长川科技。

大基金对长电科技的扶持非常贴心,当表哥看到长川科技发布的最新公告时,发现大基金的套路又来了。

不过,这次套路略有不同。

新加坡的芯片封测行业曾经非常发达,不仅有星科金朋,还有STI。后来由于市场竞争惨烈,人工成本较高的新加坡企业业绩不断下滑,亏损严重,被急于产业升级的中国企业盯上。

在大基金牵头下,经过多次运作,STI先是被浦东科投收购,后来到了杭州长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手里。

最终,长川科技向大基金、天堂硅谷等机构定向增发股份,将长新投资收入囊中。

长电科技完成收购星科金朋后,最终和中芯国际进行了整合。长川科技最终会不会在大基金的撮合下,和中芯国际抱团做大做强呢?还需等待未来给一个答案。

四、感谢摩尔定律失效

1965 年,英特尔联合创始人戈登·摩尔提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摩尔定律」,意思是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量每隔 18 至 24 个月就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

2019年初,英伟达 CEO 黄仁勋在 CES 上再次强调“摩尔定律已经结束”一说,在过去几年里,他在多个场合都提出了这个观点。

由于芯片集成的密度已经接近了物理学的极限,所以摩尔定律失效是迟早的事。

幸运的是,在中国需要大规模发展芯片产业的时候,摩尔定律失效了。也就意味着中国企业有喘息的机会能够跟上最新的技术。

龙芯也好,兆芯也罢,海思还是寒武纪,都在通用领域或者特定领域的芯片制造方面,接近甚至追上国际领先水平。

如果摩尔定律还在继续,这些企业追上的难度就会加大,在产品推向市场之前,就已经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了。

而现在,即便是落后对手3-5年的产品,因为对手进步缓慢,仍然不算太差,在大部分场合都可以正常用。

五、海思芯片产业链

据iFind数据,海思芯片概念共有27家企业。不过,建议以产业链的直接受益公司为重点关注对象。

尤其是上文提到的公司。

结论:2019年国际形势的变化,让我们对很多行业有了清醒的认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各行各业尤其是芯片行业,自主可控尤为重要。这将是未来大基金的投资方向,建议投资者也重点关注。

雪球转发:7回复:5喜欢:31

全部评论

黑曼巴永存-2401-22 23:39

好文章

LastChance01-22 20:52

一定要好好搞,国内也就华为真正拿得出手,不要听国内那些傻*喷子叫唤

华景文澜01-22 18:36

特朗普对中芯国际格外照顾呀!特朗普同志的卧底身份该暴露了吧?

yk570501-22 18:20

华为世界第一,为华为配套的必将是世界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