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上市民企缺了钱东方园林和兴源环境

$东方园林(SZ002310)$ $兴源环境(SZ300266)$

在2018年的一次座谈会上,时任东方园林董事长的何巧女对央行行长易纲说:“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全场哄堂大笑。

2009年上市以来,东方园林一轮攀升,市值涨了十倍。但是,2017年以来,公司的资金捉襟见肘,融资成本高昂。

不仅是东方园林遇到了困境,从上市公司财报数据来看,大部分民企都遇到了类似的情况,股权质押爆仓、商誉暴雷、财报暴雷… …

以至于各地牵头金融机构组织纾困资金,解决民企尤其是上市民企的资金问题。

表面看起来,纾困资金解决了很多民企的资金周转问题,尤其是股权质押爆仓的情况基本缓解了。但是,资金是有成本的,包括利息成本,包括时间成本。

一段时间过去了,纾困的钱,也该还了。但是,这些企业的经营并没有真正得到改善,该揭不开锅的,还是揭不开锅。

那怎么办?卖身。

8月6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拟向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协议转让所持公司5%股份,价格为7.92亿元。并将16.8%对应的表决权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朝汇鑫。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朝汇鑫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会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一、东方园林股权转让的必然性

2018年5月起,据媒体报道,东方园林开始大规模裁员,2018年10月开始拖欠员工工资。公积金和社保已经断缴;2017年的奖金还没发放,2018年的奖金也被取消。

1、糟糕的半年报

8月23日,公司发布半年报,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1.91亿元,同比下降66.1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94亿元,同比下降234.58%。

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成绩单,不仅如此,公司的现金流状况也非常糟糕。半年报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8.01亿,同时,半年利息支出高达5.07亿,公司的资金使用成本非常高。

公司账面只有14亿现金,却有35.67亿短期借款,12亿长期借款以及5亿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应付款。

资金周转非常困难,所以何巧女才说出了要成立银行的言论。

2、何巧女的捐款

话又说回来,是什么原因让公司陷入如此困境的呢?

何董事长就没有责任了吗?

2017年,何巧女在国外一档大型节目中承诺要为社会捐款100亿,此言一出很快引起了不小的轰动。2017年10月,何巧女在摩纳哥举办的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会议上宣布,捐出15亿美元,用于野生动物保护事业。也正因为如此,何巧女也被成为“慈善女王”。

这些钱有没有动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因看不到原始单据无法确认。但是,2017年的时候,东方园林已经很困难了,如果她不拿这些钱捐款,而是低息借给上市公司,用来发放员工工资,或许公司就遇不到这样的困境了。

有专心为上市公司、为员工、为股民负责了吗?

3、何巧女的现状

卖掉东方园林后,何女士套现8个亿,你猜,她去干什么了?

当然,她旗下还有很多公司,其中有一家公司特别有意思。

据天眼查,有一家新成立的银行,叫做北京中关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由用友网络等公司发起成立,何巧女是股东和董事。

她真的去做银行了… …

二、兴源环境是如何卖壳的

兴源环境也是一家做PPP的公司,巧了,公司大股东也把股权卖掉了。和东方园林卖掉的时间也差不多。

这和PPP行业的大环境有关,2017年纾困资金解决了一波困境后,2019年要还钱了。

兴源环境选择了同样的办法:卖身。

如果仔细看看公司的轨迹,会发现一些共同点。

1、疯狂并购,疯狂暴雷

兴源环境本来是一家生产环保装备设备的公司,过着小富即安的日子。2016年起,公司开始大规模收购,染指环保行业,“做大做强”公司营收规模。资产总额从2015年的18.8亿骤增到2016年的60亿。

但是公司并没有真的收到现金,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在2016年以来均为负数。

2016年斥资7.5亿并购中艺生态,在完成对赌协议后,于2018年精准暴雷。2017年斥资4.76亿收购源态环保,第二年就大幅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2、减持式股权质押

与此同时,大股东也没闲着,兴源控股将100%股权做了质押,甚至还因为被动减持未及时公告受到证监会的通报批评。

表哥见过不少高比例股权质押的,但是100%质押的真不多见,这是铁了心跑路了。

3、新希望接盘

果不其然,公司把大部分股份卖给了新希望。套现的同时,兴源控股还以11%的高额年利率借给上市公司一笔钱,一个亿,再挣最后一票。

作为对比,新东家新希望为了缓解上市公司资金压力,也借给上市公司一笔钱,年利率只有4.5%。

三、PPP困境

2013年,财政部出台鼓励PPP业务的政策,发改委、财政部等部委在2015年开始大力推广PPP业务,拟通过PPP的发展,让各地政府主导的资本退出。

然而实际情况是,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还要难。各地的城投公司并没有减少业务量,政府用来进行PPP业务的往往是盈利能力较差、回款周期较长、大量占用资金的项目。

可以说,PPP成为一个鸡肋的政策,从事PPP的公司不少血本无归。

2017年4月,六部委联合发文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对PPP行业釜底抽薪。明确禁止国务院批准限额外的一切地方政府举借债务,特别强调不得以任何方式承诺回购社会资本方的投资本金,不得以任何方式承担社会资本方的投资本金损失,不得以任何方式向社会资本方承诺最低收益,不得对有限合伙制基金等任何股权投资方式额外附加条款变相举债。

所以,当你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是PPP时,无论包装的多么华丽,都要提防一下。

四、资本家的良心

其实表哥不想讨论民营资本家的责任心,但是上市公司一个又一个案例显示,在利益和责任之间,绝大多数资本家都选择了利益。

很多时候无法讨论企业家的道德,但是表哥很喜欢一句漫威的台词。

雪球转发:0回复:3喜欢:2

全部评论

明月几时照我还09-16 11:45

PPP就是套啊,超级大套!

bxj192009-05 20:55

东园垃圾货,彻底废了!

Vendoc09-05 09:16

东拼西凑,不知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