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康科技——下一个电池届的茅台?(文章原创:胜马财经)

2021年,光伏行业最热闹的话题,莫过于HJT和TOPcon的两种路线之争。

那年8月份,晶科能源董事长李仙德公开发文表示:“有种服装只热闹在T台上,而不流行在大街上,这就好像HJT,在资本市场的热度,要远远超过在产业圈的关注度。”这句话旗帜鲜明,把两种电池技术的争端放在了台面上。

3月25日,作为HJT路线的坚定支持者和执行者,爱康科技(002610)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邹承慧拟通过其控制的公司与余杭金控合资成立新公司,分别持股55%和45%。新公司拟通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收购控股股东股票。

上述收购完成后,“新公司”将成为爱康科技的第一大股东,爱康实业将变更为爱康科技的第二大股东。

HJT想要扩产能,必须大把烧钱,邹承慧此时引入“强援”,甚至不惜以部分股权作为让渡,显然是要玩一把大的,爱康科技此前“下血本”建设生产基地,如今实控人再度下重注,无疑是进行一场豪赌。

两种路线孰优孰劣?行业意见分化的根源在哪?爱康科技又能否笑到最后?且听胜马财经一一道来。

光伏电池是什么?

众所周知,谁能最大程度的获取自然资源,谁就是世界赢家,化石能源是这样,太阳能亦是如此。

由于自然资源禀赋等原因,我国化石能源储备不能满足社会需求,因此不得不寻求外部能源合作,如何实现独立自足,我们一直苦苦求索。

近两年,随着包括光伏在内的新能源产业飞快发展,虽然替代路径尚未完全清晰,但已初显轮廓,光伏发电,成为目前很多致力于能源改革国家的重点关注领域。

而作为光伏产业核心关节,光伏电池制备处于光伏产业链的中游,由硅片通过清洗、制绒等多个步骤加工制成。

利用电子特性制成的光伏电池板,能在光照下产生电压和电流,进而实现发电,类似于半导体制造,但没有那么微观。

而根据原材料和电池制备技术的不同,光伏电池可分为P型电池和N型电池。

P型硅片是在硅料中掺杂硼元素制成;N型硅片是在硅材料中掺杂磷元素制成。P型电池制备技术有传统的AL-BSF(铝背场)和PERC技术。

N型电池制备技术较多,包括PERT/PERL、TOPCon、IBC和HJT(异质结)等。

2015年是光伏电池技术变革的元年。这一年之前BSF电池是主流,占总市场的90%。在这一年PERC首次完成商业化验证,电池量产效率首次超过BSF的瓶颈(20%),开始进入扩产阶段。

2018年,伴随技术进步和效率的提升,PERC电池市场份额达到了33%,随后两年继续爆发增长,到2020年市场份额已提升到了87%。

然而,时代发展的脚步很快,由于PERC电池的效率极限在24.5%,目前PERC电池的转换效率已经“触顶”,电池行业寻求技术突破已成定局。

HJT还是TOPCon?

这是一个问题

2021年,电池技术变革迎来又一个元年,“降本增效”成为行业核心诉求,N型电池由于转换效率高,开始逐步登上舞台,其中以TOPCon和HJT两条路线为主导,目前,两者已经处于大规模商业化的前期阶段。

根据德国哈梅林太阳能研究所ISFH的数据,HJT、TOPCon电池的理论极限效率分别为27.5%、28.7%,均大幅优于PERC的24.5%

尽管N型电池有多种,但目前得到商业化普及的只有TOPCon和HJT两种,而两种方案的技术逻辑截然不同。

先说TOPCon,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加强版”的PERC电池,因为上一代的PERC电池由于金属电极与硅衬底直接接触,会产生大量的少子复合中心,对效率产生负面影响。

TOPCon电池的核心环节就是通过在金属电极接触区域,制备一层超薄隧穿氧化层和高掺杂的多晶硅薄膜,形成钝化接触结构,进而提升发电效率。

正因为TOPCon是“加强版PERC”,所以其缺点是工序太过繁杂。PERC的工序基本有9个,TOPCon在PERC的基础上多了大约3个环节,共约12道工序。

而且,TOPCon目前的技术路线并不统一,多条技术路线并行。主要有三种,说起来很复杂,导致的结果就是TOPCon整体良率在93-95%;而PERC电池良率在97-98%之间。

再说HJT电池,它又称异质结电池,相比于PERC和TOPCon工艺步骤少,HJT工艺仅有四步,分别为:制绒清洗、非晶硅薄膜沉积、TCO薄膜沉积、电极金属化。

理论上,工艺步骤少,可以提高产品良率以及节约部分生产成本,不过,HJT相比TOPCon而言短期成本更高,因为不像后者可以直接在PERC上改造,HJT一整套设备都得上新的。

此外,由于HJT工艺过程中要使用低温银浆,相比于PERC和TOPCon用的高温银浆。低温银浆生产工艺难度高,同时需要冷链运输,价格通常较常规银浆高10-20%。

据胜马财经了解,TOPCon单GW改造成本在0.6-0.8亿元左右。所以传统企业如隆基、晶科、天合在TOPCon布局上相对更积极。而HJT投资额在4-4.5亿元左右。

目前来看,HJT最大的缺点就是成本比TOPCon高,入局得大把烧钱。

业内乐观的声音认为,未来随着工艺进一步成熟,下游需求放量,国产化进程加速,低温银浆会逐渐国产化,成本有望持续下降。

此外,未来潜在技术路线还包括HBC和钙钛矿叠层电池,相当于与HJT结合后的升级。

有投资者认为,HJT是未来平台型技术,可以叠加钙钛矿,转化率潜力大,TOPCON是折中过度技术。

我们概括一下,如果把电池行业比作江湖,电池技术就像武功秘籍,江湖高手们之前都练同一种功夫,叫作“perc剑法”,且修炼到了极致,功力很难精进,众人苦思如何突破之际,T少侠(top con)和H(hjt)少侠横空出世。

T少侠此前得到高人点拨,只要在PERC剑法的基础上增加4道招式,就能进一步强化剑法威力,称为“P剑加强版”,那些把“PERC剑法”练的滚瓜烂熟的武林中人纷纷转投“T少侠”门下,奉其为正宗,而H少侠则另辟蹊径,舍弃了“PERC剑法”,他自创一套新绝学“JT诀”,“JT诀”招式化繁为简,理论威力比“P剑加强版”还大,练成之后还可以搭配“组合技”,威力无穷。

只是修炼起来比较困难,因为要重新打基础,还需要辅以珍贵材料才能增强功力,也有一拨人认为“JT诀”才是能重塑武林格局的无上绝学。

任何技术都是暂时的,

客户需求才是永恒的

实际上,两种电池技术路线之争正是两套思维逻辑,而这两种思维逻辑的碰撞,在中外商业历史屡见不鲜。

2012年1月19号,曾经摄影界一代巨头的柯达正式宣布破产,而导致它走向穷途末路的真正原因是什么?至今很多人对此存在误读。

很多人认为柯达的失败,是没有跟上数码时代,是柯达忽略了数码相机的研发和生产,从而被对手抓住机遇实现赶超。

然而实际上早在1975年,柯达工程师史蒂文萨森就推出了世界上首款的数码相机,这说明在技术层面,柯达是有能力对相机行业进行革新的。

但问题在于,当时的柯达总裁和其他高层认为,传统相机配备胶卷,胶卷是一个易耗品,复购率很高,数码相机不用胶卷,买一个能用很久。

所以当时柯达公司一致认为,不能卖数码相机,因为不如卖胶卷挣钱,另一方面,一家企业,不管规模多大,如果只站在自己短暂利益的角度而做产品,只计较自我的得失,而罔顾技术发展的趋势和客户最终需求,那么很快就会掉队。

在营销管理学科中有一个形象的比喻,消费者需要的是洞而不是钻头。

很多企业习惯了生产钻头,并且想尽办法把钻头推销给顾客,“入戏太深”以至于忘记了钻头不是目的,洞才是。

当竞争对手生产出更具优势的产品或者方案来满足开“洞”需求的时候,客户就会择优取之。

回到光伏电池两种路线,购买光伏电池不是客户需求,获取更高效的能源转换效率才是,TOPcon的优势是体现在企业方面的,但HJT技术最终能实现的“天花板”效率能更好的满足客户需求,理念差距高下立判。

因此,在2021年末,电池路线大战后,行业内一种声音开始响起:“TOPCon赢在当下,而HJT赢在未来”。胜马财经则认为,当下很快会过去,未来却正在快马加鞭,因为世界的发展从来就不是匀速的。

为何爱康科技更像是赌徒?

说完了电池和行业,我们再来看看局中人,或者说:“赌桌上的人”。

从目前企业布局来看,中来股份(300393)、天合光能(688599)、爱旭股份(600732)、晶澳科技(002459)、晶科能源(688223)、隆基股份(601012)等多家厂商均拥有TOPCon电池技术储备。

而包括爱康科技(002610.SZ)、东方日升(300118.SZ)、通威股份(600438.SH)等在内的上市公司则是HJT投资的主力军。

其中,爱康科技是国内率先布局异质结的光伏企业之一,也是目前践行HJT路线最坚定的企业,没有之一。

2018年6月,爱康科技宣布与浙能集团合资投建5GW异质结电池项目,总投资额高达106亿元。

2020年5月,爱康科技捷佳伟创签署爱康长兴2GW异质结电池项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2020年12月15日,爱康科技发布公告称,拟出售16家控股电站子公司的控制权,转让给泰兴市人才广场,股权转让价合计为3.76亿元,出售所获得的款项拟专项用于收购异质结项目公司,旨在扩大在异质结电池制造领域的占有率。

2021年3月,爱康湖州(长兴)基地总规划6GW高效异质结、组件项目,其中一期220MW异质结项目iCell电池片全面进入批量化、大规模生产阶段。

2021年12月31日,爱康科技发布公告,旗下全资子公司苏州中康电力和无锡爱康电力拟与重庆长盛新能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三峡电能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涉及金额 2.48亿元。

可以看到,爱康科技近两年“左手筹钱右手花”,不断出售光伏电站,回流资金,拓展HJT电池生产线,足见其其集中身心做好异质结电池的决心。

制造基地方面,公司目前已建有浙江湖州、 江苏苏州、江西赣州、江苏泰州四个组件制造基地。

同时,公司提前布局全球销售网络,境外营销团队将设立德国、巴西、 印度、澳洲、沙特、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香港办事处或分公司。

3月17日,爱康科技董秘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截止2月底,公司高效组件订单已超850MW,同比 2021 年 1GW 销售目标,仅两个月就完成 2021 年全年的 85%以上销售目标。

此外,爱康科技的异质结电池的平均转换效率已达24.5%,公司技术团队一直致力于电池组件生产的降本增效,目前已在生产端进行120um厚度硅片的试生产、60%银包铜的可靠性测试等多方面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2005年,360的周鸿祎跟红杉资本的沈南鹏说:“王兴就是个眼高于顶的海龟,这样的人有啥好投的,白瞎了钱。”

沈南鹏当时没见过王兴,误信了周鸿祎的判断,但不久后,沈南鹏还是发现了王兴的特殊之处,他后来形容王兴是一个偏执狂,他认为王兴的美团有无限可能和想象空间,于是从A轮跟投到F轮。

后来美团成功赴港上市,红杉资本获得了超过100倍的回报。

虽然爱康科技并不是首度创业,但爱康科技有初创企业身上“偏执狂”的那股劲,古往今来成大事者皆如此,他们认准路就再不分心,目标已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今年年初,邹承慧重出江湖担任爱康科技总裁,作为公司实控人和董事长,他曾在2018年之前担任过公司总裁,这次出山重新挂帅明显是要实现一番作为,从公司近些年在异质结领域的战略布局上透露出的野望来看,邹承慧和美团王兴,以及当初执意做好京东物流的刘强东,某些方面很相似。

如今随着实力大股东的入席,既能解决爱康科技当下资金紧张,也可缓解公司融资困境,而携手杭州国资余杭金控也有望为爱康科技引入更多政府、产业等资源,所带来的隐性利好还包括了获取潜在客户订单。

在光伏电池赌局上,有的企业两边下注,有的企业资金雄厚,只有爱康科技更像是在“孤注一掷”,邹承慧执掌下的爱康科技把所有筹码推向了异质结,如今进行股权转让引入国资股东,邹承慧不惜以股权稀释为代价来了把梭哈,他赌上了异质结的未来,也是自己的未来,爱康科技可能满盘皆输,也可能成为下一个电池届的茅台。

END

$传艺科技(SZ002866)$ $丰元股份(SZ002805)$ $科信技术(SZ300565)$

iPhone转发:3回复:1喜欢:18

全部评论

爱我大A股09-21 10:04

$爱康科技(SZ002610)$ 历史一再表明,追涨杀跌难有常胜将军,基于价值的判断,提前布局,长期战略性持有方能成就财富帝国$宝馨科技(SZ002514)$ $东威科技(SH68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