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主任OS

刘主任OS

福布斯30岁以下头发最多的程序员!

他的全部讨论

人造肉的确是个大趋势,但还有非常长的路要走。最关键还是口味和口感的问题。如果人造肉能征服广东人,那么人造肉一定能征服世界。因为广东人对口味和口感的敏感度,是全世界最厉害的。查看全文

互联网圈的朋友,越来越多来深圳买房或者直接到这边工作了。这跟深圳的包容有关,深圳的确是北京之外,最好的选择地,既适合生活,又适合工作。不像北京,适合工作,但并不适合生活。而上海和广州,地方保护太严重了,跟深圳比包容性差那么一丢丢。查看全文

《上海堡垒》的导演滕华涛说用错了鹿晗,应该不只是用错了鹿晗吧,还用错了特效公司,甚至这个故事,压根不适合拿来拍电影的。很多国产导演,其实还停留在卿卿我我的情感戏,他们占着茅坑,要么拉不出屎,要么乱拉屎。搞科幻,最好还是留给年轻一代导演,他们有想法,有冲劲,但他们搞不来钱。所...查看全文

家外媒称:迪士尼和索尼在钱方面出现了巨大分歧。从此,漫威影业和其主席凯文·费吉将不再参与新的蜘蛛侠电影,荷兰弟版蜘蛛侠也可能退出漫威电影宇宙。漫威的IP管理,其实是非常混乱的,毕竟历史上牵扯的利益太多,这给中国的电业提供不少参考,穷的时候贱卖IP,现在想统一就非常难。查看全文

说句实话,我认识的东北人,都特别优秀,他们在深圳的体量也非常庞大。我们现在谈振兴东北,前提是能不能把自己培养的人才吸引住,再谈吸引多少投资和外面的人才。其实东北发展农业和边贸和文化产业就很好,别老想着发展重工业,能把网红产业化,就足够东北成为互联网重镇了。查看全文

人口问题的确是迫在眉睫的问题了,如果人口不能良性的保持,那么所谓的经济、文化、政治发展其实实在乱折腾。正如梁建章所说:“空荡荡的星球,就是再美也对人类没有意义!”查看全文

北京互联网文化VS深圳互联网文化

后记: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源于我们一个饭局群,这个群大概有一百多人,里面所有人都曾经在北京呆过,然后现在都在深圳发展。由于大家在北京的经历非常相似,天天参加各种饭局,混各种圈子,胡吃海喝吹牛逼,但到了深圳之后,发现啥圈子都没了,然后我们就建了一个群。但该群以满腔的热情建起来之后...查看全文

香港机场那事儿有一个特别好的解决方法,开放一万粉丝以上的网红免签,不到半天就会涌过去成千上万的网红去打卡,打完卡顺便卸个妆,准保把那些示威者给吓走。查看全文

起家于网易邮箱的网易考拉,这两年的确面临增长乏力,但毕竟是一个很棒的小清新品牌。如果能卖身给阿里,而且能卖20亿美刀,算一个理想的结局了。在中国搞电商,如果没有大树(阿里、腾讯、头条),最好在溢价最高的时候赶紧卖掉,因为阿里是必须要保持他在电商江湖各条赛道的地位。查看全文

看到香港的几个新闻发布会视频,感觉香港的记者好不专业。记者可以问一些刁钻的问题,但各种泼妇骂街就不对了,民主社会,更应该有专业性,而不是滥用公民权力。查看全文

《上海堡垒》对中国电影的贡献在于,它像一坨巨大的屎,堵住了后面流量电影的去路,功德无量啊!查看全文

很多人喜欢“资源整合”这个词,但平等的资源整合项目大多数都会失败,因为都幻想用对方的资源让自己牛逼,不得不做很多妥协,导致项目没有主核心,这是不自信的表现。大家都开心了项目却失败了。《上海堡垒》就幻想鹿晗的流量,结果如一个网友所说,再脑残的粉丝,你给他一坨屎他也不吃。查看全文

华为正式发布鸿蒙系统,各方面技术指标看起来都非常牛逼,堪称全世界第一个基于微内核的全场景分布式OS,而且开源。 但华为依然强调,自己还是希望用安卓系统,不是逼不得已不会用鸿蒙系统。这句话其实是说给美国和全世界听的。 第一,安卓是现在最主流已经在使用的操作系统,我们很希望跟主流接...查看全文

香港和台湾,现在都有一种被时代碾压的感觉!这个是特别无力的,无论是经济、文化还是政治,在大潮流面前,所有的行动和努力,其实都是白费功夫。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当年邓公的高瞻远瞩,谈不拢是吧,先把问题放一放,让子弹飞一会。查看全文

刚才看了一个台湾的视频,有个专家很认真的说:“中国大陆中下阶层人民平时吃得上泡菜配泡面,日子过得还算不错。但最近涪陵榨菜股价大跌,为什么,因为广大人民连榨菜都吃不起了!”我怀疑,这个砖家是刚刚出土的82年的老砖家!查看全文

罗振宇不是骗子也不是傻子,刘润和三表那两篇文章,都是在委婉的拍他马屁。罗振宇其实是个拥有巨大话语权和流量的知识演员,这个时代需要他这种人,也给他足够宽广的市场。他现在已经拥有想让哪个知识分子赚钱就可以让那个知识分子赚钱的能力。因此他是知识圈的小马云。他通过知识表演吃饭,说出...查看全文

看到很多很牛逼的媒体前辈、知识分子,整天花天酒地,像个怨妇一样醉生梦死,我觉得还挺那个的!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最应该要做的我觉得是去创业。赚了钱的知识分子,腰板才值,可以做的事情才多。查看全文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科学团队开发一种「人工舌头」,可以品尝出不同年份的威士忌。它实际上只是一块微小的玻璃晶片,该团队介绍,这块「人工舌头」由三个独立阵列组成,每个阵列中包含了 200 万个「人工味蕾」,这些「人工味蕾」比人类味蕾小 500 倍,边长只有 100 纳米。这玩意其实为了能应用到VR...查看全文

在科技圈,批评张朝阳和搜狐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的行为。这主要跟张朝阳这几年的表现有关,每隔一段时间就通过某种方式把自己和搜狐拉到的舆论中心,却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媒体的忍耐度是有限的,此外,我发现周鸿祎和360也在走同样的路。转型不成功其实就继续低调探索就行,真没必要隔一段...查看全文

谷歌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的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人均年薪400万,一年要亏掉40亿。真正的AI公司,都在疯狂烧钱,而且人工成本奇贵,都是业内的大神级人物。他们是奔着改变世界来搞研发的。而我们国内的大多数AI公司,都是奔着拿到外包业务来搞研发。查看全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