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飞:萨尔瓦多湖之夜 | 与禅有关的美丽故事

作者前言

这篇文章是我于2014年7月22日游览秘鲁萨尔瓦多湖后写的一篇游记。我很喜欢旅行,在这个世界上很多风光绝美的地方度过了很多难忘的时光,而其中,萨尔瓦多湖上的那一晚,是迄今为止我所经历过的最美丽最激动人心的一个夜晚。这篇文章不但想和大家分享那一个晚上我的所见所闻,更重要的是,我想给大家介绍一种洞察世界的思维方式,那就是“禅”。

于“禅”看来,这个世界的美丽,本质而言,不过是我们将心注入的结果。每个人都有将心注入的能力,但是不同的人差异很大,六祖惠能认为我们的内心本自清净、本自具足,当我们真正放空自己的心灵(深刻洞察心性的空性),当一切概念、成见、分别、见地都不复存在,我们的心就回归它最原始的状态(“初心”),它就摆脱了各种束缚,获得了彻底的自由,因缘俱足之时,它就能将心注入,生起万法,大师可以达到这个境界,而普通人虽然差距甚远,但可以见贤思齐。

由于这是一篇轻松的游记,囿于题材,我不可能太深入探讨这个哲学问题,大家看完后,在感受星空震撼之余,能对禅产生一点兴趣,我就觉得很欣慰了。

我写过一篇长文《新乔布斯、禅与投资(上)(下)》详细介绍了我对入世的禅学(“心力禅”)的领悟,我认为,通过生活工作等入世的禅修,我们可以把心力(我把心力分为愿力、专注力、洞察力和创新力)修炼得非常强大。文章还探讨了心与世界的关系,在“心生万法”一章里,我提出心生万法包含四重深刻的内涵。

有关禅的这样一些认知,听起来虚无缥缈,没有什么用,但其实,这是无用之用,以其无用,是有大用,它是能够指导我们的生活实践的,例如如何投资才能做得更好。如果大家有兴趣,不妨搜索公众号“李国飞哲学与投资笔记”,继续深入了解。

萨尔瓦多湖那个晚上星光璀璨确实非常精彩,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那是一个多么美妙的修行的道场,再一次印证了禅无处不在,或者说所在皆是。炒股跑马,无非妙道,观星赏月,即是禅修。

李国飞

2018年9月19日

尔瓦多湖之夜

7月22日,秘鲁丛林探险之旅第七天,我们团友六人从马努国家公园启程前往秘鲁的一处名胜——萨尔瓦多湖。行程折腾得令人忧伤。

清晨六点半出发,乘船三个小时,乘车一个小时,乘渡轮十分钟,午饭后乘车两个半小时,来到探险公司办理一些手续,然后再开车十分钟,乘渡轮半个小时,下午五点多终于来到了一处荒野,前面一片茂密的丛林,导游催促我们一刻也不能休息,要尽快徒步穿越过去,因为天很快就要黑了。

下午下过雨,狭窄的山间小路非常泥泞,两旁的树木遮天蔽日,山路黯淡无光。我身上背着接近二十多公斤的行李,偏偏又忘了带电筒,只好紧跟着导游,借着他手上微弱的电筒光看路,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得提心吊胆,但又不敢放慢脚步,好几次雨鞋打滑,差点就摔到烂泥里,心里非常紧张。

难走的路,总是特别漫长丛林越走越黑,行李越背越沉,在丛林里中走了很久,似乎没有尽头(后来才知道走了两三个小时),终于导游停下了脚步,示意我们休息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此时我才发现,我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人都快虚脱了。

五六分钟后,突然听到有陌生人的声音,导游叫大家重新背上行李,走到他跟前我这才发现,眼前是一条三四米宽狭长弯曲的小溪和一只细长的独木舟。上了船坐在细小的木板上,我仰头看了看,高高的树枝密密麻麻遮蔽天空,四周一团漆黑。坐在船尾的船夫缓缓地推开双浆,独木舟悄无声息地划破水面,驶入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

突然间,眼前有微弱的亮光在闪动,淡黄色,一点两点三点、七八点、十几点,几十点,在眼前飞舞,一晃而过,突然间全部又熄灭了,“萤火虫!”有团友开心地叫了起来,五六秒钟后,在丛林更深处,几十盏萤火忽然间又微弱地晃闪了一次,然后就神奇地永远消失了,丛林重新陷入黑暗之中,但微笑留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

上一次看到萤火虫是什么时候?年代久远得我都淡忘了。记得小时候,每次在夜晚看到萤火虫,都激动得撒腿就跑去抓,那一份纯净的快乐,我今天都还记得。

小舟继续曲折前行,没过多久,从窄窄的水道望着前方,我隐隐约约看到了一片泛着银光的湖面。船夫加快了划桨的节奏,小船飞快地穿过小溪的入湖口,箭一般地跃入未知的湖水中。

非常宽广的湖面,平静如镜,一丝涟漪也没有。湖面很亮很晃,仔细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整个湖泊,从平静的表面到幽幽的深水里,一层又一层,一盏一盏的小星星,数以百万计的小星星,静静地浸在清澈的湖水中,忽明忽暗,悄悄地一齐闪烁!

抬头观望夜空,没有任何树枝的阻挡了。深蓝色的天幕无边无际,没有一丝云彩,星星,一盏一盏的小星星,数以百万计的小星星,镶嵌其中,如晶莹的钻石熠熠发光。

在我的眼睛的右侧,有一条巨大的横跨在大半个天空的乳白色的亮带,仿如一条奔腾的河流,而其中又夹杂大大小小的深褐色的烟熏一般的色块,仿佛是河流中的岛屿,这就是传说中的银河!

无数颗大大小小灿烂的恒星密聚于此,竞相闪烁,点燃夜空,而清澈的萨尔瓦多湖则倒影着这条巨大的银河。曹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时,他感慨“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这境界何等瑰丽神奇,今天“幸甚至哉”,我是亲身领略了。

当其时也,宽广无边,天上的银河和湖里的银河交相辉映;细小如尘,一只独木舟,静静穿梭于这两条璀璨银河之间,迢迢暗渡。

这小舟里的六个中国人,经过一天的艰辛劳顿,在没有任何心里准备的情况下,猛然置身于这梦幻一幕。时至今天,当我回想起最初的感受之时,都仍处于恍惚之中。

我记得当时还在想,如果今夜是“七夕”该多好啊,“织女今夕渡银河,当见新秋停玉梭”,这一古老的传说,当下就可以实现。

导游指着银河中心的一处很亮的星团,用手指比划着一个十字,告诉我们说这就是有名的“南十字星”。马上打开手机里装的“Star walk”应用来观察,是在半人马座与苍蝇座之间,星座中主要的亮星组成一个“十”字形,从这个“十”字形的一竖向下方一直划下去,直到约4倍于这一竖的长度的一点就是南天极,特别明亮而且又容易辨认,古代的航海者常用这个星座来导航。我们继续用这个App来观察整个星空,仔细辨认着“人马座”、“天蝎座”、“仙后座”……,太清晰和明亮了。

小舟继续向湖对岸划去,我们从最初巨大的惊喜中逐步平静了下来,默默无言,如痴似醉。突然间,有人叫“流星”!我赶紧仰头一望,一颗非常明亮的暗黄色的流星拖着长长的淡红色的尾巴,从银河淡淡的白烟中一掠而过,那么美艳,却转瞬即逝,欣喜之余,不胜惆怅。

船离岸边只有十几米了,导游打开了手电筒,突然间,我发现眼前有奇异的亮光,一晃而过,这是什么?导游把电筒在湖面上又左右扫射几次,“是鳄鱼的眼睛!”有人说。

我们这才看到了一条两三米长的鳄鱼,静静地浮在水面上,墨绿色的眼睛格外明亮,只要被电筒光扫射到,就会反射出一种幽幽的神秘的光芒。我马上打开相机给它拍照,湖水是如此的纹丝不动,以至拍到了它头部的完整清晰的倒影。

导游说那是凯门鳄,我们慢慢划过去离它很近了,它仍然一动不动,沉默地注视着我们,突然头沉埋水里,摇摇尾巴,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脑海里闪现出电影《少年Pi》的一个动人的画面,繁星满天,夜空和海水晶莹剔透,一艘小船静静地漂浮在平静如镜的海面上,一只老虎傲立船头。我觉得我们的这一夜,何等相似,比较不同的是,一只神秘的凯门鳄,代替了那只孤独的老虎。

船至岸边。湖中整个旅程,不过约50分钟,但是那种美丽和神秘,如此极致,以至我都不愿下船离去,这是我人生所经历的最美丽最动人的夜晚之一。这是梦吗?如果这真是一个梦,我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夜宿湖边客栈,静心打坐之际,一个古老的哲学问题突如其来,萦绕心头:到底是这美丽的星空震撼了我的心,还是我的心生就了这美丽震撼的星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闭上眼帘,恍恍惚惚间一切都渐渐消失了,包括时间,世界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与虚空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怎么突然间心念一转,镜湖、萤火、繁星、银河、流星,还有那只神秘的凯门鳄,又清晰地浮现心头,而且舍弃了那些无关重要的琐碎细节,一切都变得更加鲜明和纯粹。我突然意识到,原来在视线之外,我的心里还有一片星空,电光火石之间,我若有所悟。

千百年以至无数年,银河里的万千繁星就在萨尔瓦多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争相闪烁沉沉浮浮,你来看它它在这里,你不来看它它也在这里,于汝心何干?

湖里有一片星空,而我们每个人的心里也各有一片自己的星空,试想有一位渔夫为生计在此间日夜操劳,对星空早已麻目,我们今晚所惊叹的光彩夺目的星空,在他的内心,却可能不过是黯淡无光。

湖里的这片星空是否美丽,有多美丽,究其本源,缘于我们内心真切的感受,我们内心的这片星空越璀璨,湖里的星空就越美丽, 换句话说,这美丽,以及由这美丽所引发的震撼,就本质而言,不过是我们将心注入的结果。

想起了《传习录》一段著名的对话,阳明先生的一位朋友指着岩石中的一棵花树问他:“你说天下无心外之物,这棵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和你的心真的有什么关系吗?”先生回答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这个公案中的岩中花树与今晚的湖中繁星是类似的,我曾经百般思索不得其解,今晚我好像突然就明白了。

每个人都有将心注入的能力,但不同的人差异很大,一些大师,例如梵高、黑泽明、迈克尔·杰克逊、乔布斯、赵无极,他们都敢于打破框框,将自己对这个世界非常独特而卓越的见地注入到他们的作品之中,呈现出有强烈的自我风格,换句话说,相比芸芸众生,他们将心注入的能力特别强大。

举个现成的例子,是夜萨尔瓦多湖的星空那么璀璨,我通过我的文字将这尘世间的美丽和惊喜将心注入把它展现出来,我一些好朋友看了,非常喜欢,甚至想马上飞抵秘鲁一睹这星夜奇观。但是,无论我多么努力,能影响的只是很少的一些朋友。

而同样是星空,梵高则通过油画《星空》把他的非凡领悟将心注入表现出来:金黄色的满月在深蓝色的天空幻化成巨大的漩涡,大大小小的星云在天空飞卷,像山野鲜花一样肆意绽放,直上云端的巨型柏树癫狂一般地向天空伸展它的枝叶,形如一团熊熊燃烧的褐色的火焰。

我2014年第一次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欣赏《星空》这幅杰作时,内心非常震撼,我仿佛感受到了时光悲愤的流逝,以及人类永不屈服的挣扎与奋斗。我所感受的这些东西(当然每个人的感受并不相同),正是梵高将心注入的对这个世界的思考,这幅《星空》震撼了全世界数以亿计的人的内心。由此可见,艺术创作的本质是将心注入,艺术欣赏的本质是以心传心。梵高将心注入的能力如此强大,平庸如我辈者乃望尘莫及。 

大师为何能做到呢?六祖惠能早有开示,他认为我们的内心本自清净、本自具足,当我们真正放空自己的心灵(深刻洞察心性的空性),当一切概念、成见、分别、见地都不复存在,我们的心就回归它最原始的状态(“初心”),它就摆脱了各种束缚,获得了彻底的自由,因缘俱足之时,它就能将心注入,生起万法(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创造出各种新的事物),大师可以达到这个境界,而普通人则差距甚远,但我们可以见贤思齐。

能达到这种境界的,只有艺术大师吗?并非如此,管理大师稻盛和夫、寿司之神小野二郎、产品经理张小龙等各行各业的大师也同样可以,只是表现形式各有不同而已。星空之夜,静心凝思,势如破竹,所获颇丰。

第二天整日我们都在湖区留连,清晨欣赏朝霞,傍晚静观落日,云蒸霞蔚,色彩万千,萨尔瓦多湖被誉为秘鲁最美丽的湖,确实名不虚传。但是我们更期待的是当晚的星空,晚上不到七点我们早早就泛舟于湖面,但是,天空乌云一阵阵飘过,星星明显疏落了许多,也黯淡了许多,而且湖面上泛起了微风,涟漪不断,星沉湖底不复再现,才隔一晚,恍如隔世。但是我并不觉得特别遗憾,因为最动人的那一刻,我已用心感悟。

从秘鲁回国,已经两个多月了,萨尔瓦多湖那一夜,就我人生经历而言,已成传奇。在一些繁星满天的夜晚,总情不自禁地一遍遍回想。花开花落,无非法身,月圆月缺,即是般若。造化神秘的启示,有心人无心而得之。亲身感悟,诉诸笔下,与有缘人共享。

初稿完成于2014年10月3日

2018年 9月20日修改后发表

衷心感谢River、申文风、余晓光、杨洁琼以及陈烨秋雨对本文创作及发表所作的贡献!

相     关     文     章

1.《新乔布斯、禅与投资》(加长深度版)(最新上)(序言及正文)

2.《新乔布斯、禅与投资》(加长深度版)(最新下)(附录)

3.  李国飞:投资框架2018(更新加长版)/新增4000字

雪球转发:20回复:16喜欢:53

全部评论

再不忘号11-20 18:46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股戒04-02 10:45

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同一个数据,不同的人看了经常会有不同的结论。比如前几年美国失业率开始下降,他们国内就有两个派系,一个认为失业率下降说明经济好转,另一个人为失业率下降是因为自愿失业增加,说明经济恶化,同一个数据,完全相反的结论。

股戒04-01 06:27

炒A股,就像周末刷屏的这张图,有人看到的是牛回头,有人看到的是双顶,有人看到的是洋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