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云医师”直播间问诊:肺部CT后,我在等待那个疑似病人回来

点击上方蓝字可关注我们

今天是“逆行者”系列报道的第13篇文章。“逆行者”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期间,《卖家》推出的人物系列报道。它记录了那些疫情下,逆势前行的小人物的故事。查看其他文章请点击:喊停美国订单,江苏女老板造130条口罩生产线,解决一个市的需求量;正月初一,他拉着10万只口罩,开往已经封城的武汉……

文/金斌

编辑/屠雁飞

韩润声第二次在淘宝直播间找到直播医生朱磊,是在几天后,他的咳嗽和发烧一直不见好转,他无意间提到,自己一直同老伴住在一起。

这是朱磊最担心的事情,这意味着交叉感染的风险。那位老太太有一系列疾病,糖尿病、冠心病、高血压,长期服用药物维持,一激动会犯病。韩润声告诉这位医生,肺部CT已经做了。但他最终没有将CT结果发给朱磊。

云医师

这间位于武汉汉口江岸区的医师工作室不足十平米大,一张简易的办公桌呈米黄色,能让身处其中的人感受到安全感。明亮的窗户正对着武汉第一条轨道交通线,武汉沦为疫区之前,朱磊每天都能听到轻轨列车“轰隆轰隆”往来穿梭。

他刚刚送走了一位惊慌失措的中年男性。那个人在洗完脚之后,惊恐地发现自己体温突然升高,吓得崩溃大哭,以为自己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朱磊告诉他,那是因为烫了脚导致的。

疫情带来的恐慌,已经涌入了朱磊的网上咨询室。咽喉瘙痒、咳嗽、一点点的发热,都能将话题变得异常紧张。“37.1,或者量个体温36.8,如果你告诉他这个情况不是发热,考虑可能性不大,他就会拿出一系列的没有症状的少见的病例,当成普遍的例子说给我听,他就会觉得,自己是那种没有症状的人群。”

紧接着,韩润声走进了他的线上咨询平台,他在对话框中敲下了自己的问题:“医生,我一直咳嗽、发烧,是不是得了病毒肺炎?”

这是朱磊第一次遇到韩润声。在交流中,朱磊得知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男子,也是武汉人,肿瘤患者,患有胃癌。凭经验,朱磊判断他高度疑似是新冠肺炎,但他不能太过于直白地告诉患者,因为这是在线咨询,他没有第一手资料,没有做过相关的听诊,只能建议患者去医院检查。他告诉韩润声,尽快去医院做一个肺部CT和血相检查。虽然新冠肺炎最终确诊依然要靠核酸,但影像学检查和血液检查,可以做出初步判断。

事实上,即便韩润声真的带着CT片和血常规检查报告来了,朱磊也没办法给出明确诊断。他在阿里健康于淘宝、支付宝上开设的咨询平台上,已经遇到过很多来自武汉第九医院、第五医院、协和医院发热门诊的病人,CT报告肺有磨玻璃样的病变,血常规检查也与肺炎高度一致,“你跟他说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疾病,病人不好接受,很无奈,他们会很恐慌。”

作为阿里健康的云医师,朱磊要做的是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去在线判断病情,并给予安慰,“第一,我们没有办法到一线去抢救病人,但是我们可以做到后方保障,第二,可以做到心理安慰,很多人他并没有这个情况,他只是担心而已,我觉得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急诊科医生

朱磊今年37岁,在武汉出生,在武汉长大,入行已经有十多年了,他曾是武汉当地一家医院的外科和急诊科医生。医院在汉口的北边,二环的边上,属于武汉城郊,再往外就没有大医院了,所以朱磊所在的医院会收治非常多的120急诊病人。但是由于医院外科的人手不足,基本上靠三个医生来回倒班,压力非常大。

“晚上12点以后,我们医生能休息,如果有120送病人,护士会去敲医生的门,晚上一两点钟的时候睡得迷迷糊糊,听见120来了,就默默地念,找内科找内科,对面的内科医生就会默念,找外科找内科,不想起来,听到敲了内科的门,好,那我继续睡觉,一般如果来3个120,基本上就别睡觉了。”

如果哪天晚上,从十二点到早上六点,一个120都没来,“真的觉得好幸福,但一个月里面遇不到一次。”

危急的时刻却时常会有。

有一天,一个普通病人,在输液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过敏性休克,之前做过皮试,各方面都没有问题,“当时人就伸直了。”

朱磊正在坐诊,听到护士大喊,赶快赶去输液室。当时在场只有一个护士,病人突然休克,身体非常沉重,根本搬不动,他一面扛氧气,一面让护士上肾上腺素、换药,快速施救,“总算救过来了。”后来病人跟他说,当时没有任何知觉,看不到光,眼前都是黑的。

好不容易将人救回来后,朱磊一个人躲到没有人的地方,一口气抽了大半包烟。“抢救的时候,我的腿都是软的,腿肚子在打颤。”

虽然在急诊科,紧急情况见得太多了,但每一次会有一种非常无助的感觉,“病人的家属在看着你,护士看着你,所有人听你一个人指挥,护士你要嘱咐她用什么药,病人家属期待你能够把人救过来,所有人都依靠着你,但你没有人依靠,其实那个时候我也在想,我有没有人依靠一下呢,我也希望有一个上级医生,他吩咐我怎么做,我压力就会小很多,但是很多紧急情况下,不允许你这样,没有办法。”

朱磊也经历过病人的死亡,但他不愿意多说,只说了一句话,“有时候,我们再怎么尽力,也没有办法斗过死神,一个病人如果在你手上死亡了,是非常遗憾的,但是没办法,我们不能遗憾的,因为下面还有一个病人要来,你不能把这个情绪带给下一个。”

每个医生都有自己发泄压力的方式,朱磊会去一个人抽闷烟,有的同事,则会去KTV疯狂吼一通,有的不抽烟不喝酒,就把所有的零用钱,全都投在玩游戏上了,买PSP,PS2,压力大的时候让自己沉溺其中。

遗憾没有上一线

朱磊最终还是没有扛住压力,2013年,他离开了大医院的急诊科,换了一家小医院,后来又去了社区,专心从事最常规的全科治疗。同时,他注册成为阿里健康的云医师,为患者进行在线问诊。

虽然急诊科医生的作息时间至今也没改过来,“但起码没有人命在我手上,那个时候,如果一不小心,一个病人的生命就会出现问题,那个时候压力非常大。”

不过,这种平静的生活,不久前被席卷而至的疫情打破了。

他的社区医院在疫情中关门歇业,不再需要医生,他的小区也出现了好几例疑似的病例,楼道被封,他只能居留家中。与之相对应,他曾经的同事们,一个个奔赴在抗击病毒的最前线。

“连功能科室的医生都被派上了前线,就有人会说,你怎么就没上?”

“我也上过一线。”朱磊说,2009年,禽流感爆发时,他就在一线。当时,他接触了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疑似病人,还被隔离了。但这一次没有办法去一线,朱磊也很遗憾,“他们挤兑我,我想了一下,也的确有点菜。”

“其实,我们医生都怕,谁不怕呢,我们都是人,但是毕竟这是自己的职业。一个医生,如果这一次肺炎,能够在一线,做到自己该做的事情,哪怕真的最后感染了,就像一个士兵最后死在战场上,也是很光荣的事情。”

“但我也没有闲着,我现在每天早上八点坐到电脑前,为阿里健康上的用户做咨询,在淘宝直播上做科普,有些人他有问题不知道向谁问,身边没有学医的,他自己不懂,没有办法获得这方面信息的渠道,网上有信息,但是解答千奇百怪,没有办法去甄别真假,这一类人就比较需要。”

直播医师

疫情面前,不但需要奋战在一线的广大医护人员,也需要像朱磊这样,在后方支持,为大家做科普的专业医生,这条路,朱磊已经断断续续探索了三年,直到他遇到了淘宝直播。

三年前,朱磊和另一位姓涂的同事,一起做直播,跟大家聊一下疾病,因为武汉话,将朱和涂两个字合起来念,跟“猪头”的发音相似,观众就调侃一下,叫他们猪头医生,结果直播效果果真不太好,“医学知识很难讲,观众不多。”

后来他们看到美国的医疗剧《豪斯医生》中有很多的关于医疗的干货,就一边播电视剧一边科普,结果因为版权问题,被平台禁了。

最近在淘宝直播上有越来越多的医生加入到“主播”的行列。每天都有医生为线上200万用户提供直播问诊答疑,从防疫细节、防疫期心理建设、防疫期营养搭配等进行全方位在线直播。此前的调查显示,一半医生对直播有兴趣,意向内容是医学科普。在新型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不少医生也在淘宝直播上完成了自己的首次直播。

前不久,朱磊开始在淘宝做直播。

每次一个小时,前半部分相关的疾病讲解,后半部分互动交流,有人跟他说,他的直播间里涌进了七十多万人,因为互动不错,人流量大,总感觉时间不够。“我可以给大家讲一下,现在疫情的基本情况,然后,我作为一个武汉人,我也想跟大家说一说,疫区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他会跟观众聊聊华南海鲜市场,那里距离他住的地方不过三站路,疫情没有爆发之前,他还去买过小龙虾,“武汉人三四月份都喜欢吃麻辣小龙虾。”

有人问他,武汉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他说了这么一段话:我家旁边就是武汉第一条轨道交通,每天都是轰隆轰隆有车声,但现在再也看不到这个车了,武汉人讲究夜生活,每天到了晚上九、十点钟,要出去宵夜,买点鸭脖子、鸭头,大家一起路边喝点酒,现在都没了,现在武汉空无一人,整个城市像是睡着了一样。

韩润声第二天就看了朱磊的直播,他在直播间告诉朱磊,自己的咳嗽和发烧一直不见好转,他无意间提到,自己一直同老伴住在一起。

这是朱磊最担心的事情,这意味着交叉感染的风险。那位老太太有一系列疾病,糖尿病、冠心病、高血压,长期服用药物维持,一激动会犯病。韩润声告诉这位医生,肺部CT已经做了,但他没有将CT结果发给朱磊,“他已经好几天没出现了”,朱磊停了一下说,“我在等他,再出现在直播间或者问诊平台上。”

(文中,采访对象韩润生为化名)

逆行者”系列报道

点击下方文章标题可直达。报道还在继续……

武汉封城首日:药店、超市、网店,争分夺秒为口罩

正月初一,他拉着10万只口罩,开往已经封城的武汉

我在武汉送包裹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年初一义诊16个小时”,支付宝上的1000多位义诊医生

“疫情新年”不回家,他给医院送外卖,还收到陌生人感谢红包

向武汉一线医护人员免费开放的270家酒店,从初一坚持到了初六

立白捐两亿,雪梨成立公益小组,疫情告急,这些商家站出来了!

我在武汉转运中心送医疗物资,零库存直达医院

一位武汉快递小哥的自述:送物资进医院,我却不敢下车

喊停美国订单,江苏女老板造130条口罩生产线,解决一个市的需求量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