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谋变,丝绸业翘首盼春


中国经济信息杂志

图说:丝绸服饰的设计、品牌运营和文化传播才是发展的着力点。

如何摆脱处于产业前、低端之困,努力向上生长,是整个行业都在思索的问题。

文│本刊记者 姚 尧

12月已是隆冬。北京前门,某数十年经营绸缎生意的老板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多重因素迟滞了丝绸业的春天。”

自2014年起,我国的真丝绸商品出口额已排在欧盟、印度之后。2016年12月7日,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信息》记者说,这虽不能动摇我国在全球茧丝绸生产领域的优势,但暴露出我国丝绸业重外贸轻内销,处于产业的前、低端。在利润丰厚、处于产业中后端的丝绸印染、加工,成衣设计制作,品牌运营管理等方面与先进国家尚存差距的问题。

丝绸——这一极具中国特色的“传统行业”,亟待将文化变现、打造自有品牌和“+互联网”的供给侧结构性变革。

供给侧之一:“变现”文化

谈起行业春天,“老丝绸”——四川南充六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六合集团)董事长任立荣很有发言权。几天前,《中国经济信息》记者在始建于1912年的六合集团行政大楼里见到了他。他说:“丝绸在中国历史上不止一次辉煌过,就拿六合来说,比较近的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说起当年,任立荣有些兴奋。他回忆道,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出口创汇主要靠丝绸。那时仅南充一地就有几十家丝绸企业,十分红火。但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程度的不断加深,体量不大的丝绸业也经历了几起几落。行业自身已发生结构性调整。

首先是经营主体的民营化。除了几家规模较大的投资管理型国企外,全国丝绸制造业基本都实现了民营化。新工艺、新产品层出不穷。但整个行业“低、小、散、弱”的局面也延续至今。

其次是东桑逐渐西移。二十世纪末,浙江省还是我国最大的茧丝绸强省,仅仅桑蚕丝一项的产量就占全国40%,但十几年后,丝绸业前端生产基地却迁移至西部的云桂川地区。2015年,仅广西一地的茧丝产量就占全国三分之一强。有评论认为,东桑西移是世界丝绸史上的大事,顺应了丝绸产业梯度转移的历史趋势。

在产业结构逐步调整的同时,丝绸作为民族文化“瑰宝”,正以其独特的文化历史带动产业的发展。据任立荣介绍:在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我们正以文化为抓手,着力发展丝绸相关工业旅游项目。

六合集团是百年丝企,其前身六合丝厂缫制的“金鹿”牌蚕丝,早在1915年,就曾荣获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厂门口的千年桑乌木,以及50多间建厂初期的老厂房仍见证着当年的荣光。

2016年5月,拟投资约50亿元,规划建设占地10平方公里的六合丝绸文化产业博览园开园迎客。据介绍,这里还建成了千年历史的丝绸源点博物馆。

借文化开拓局面的不止六合一家,拥有千年丝绸历史的浙江湖州也启动了丝绸小镇的建设,在总面积接近三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主导产业只有一个——丝绸。

据前述业内人士介绍:“蚕原产中国,在我国已有3000多年的人工养蚕记载。开发历史文化,可以带动工业旅游,拉动丝绸销售收入。同时国家对于特色小镇也有政策上的支持。有利于将文化‘变现’和品牌打造。”

供给侧之二:打造品牌

11月18日,随着神舟十一号飞船返回舱安全降落。与两位航天员在太空共同生活30天的六只蚕宝宝已成明星。有分析称,太空养蚕无疑属于自然科学实验,但却可以被解读出多层含义。其中之一就是彰显丝绸文化,为中国丝绸代言。

近几年,我国丝绸行业正进行降本增效的技术改进。工艺方面主要是鲜茧直缫有可能成为缫丝行业主流工艺。此外,缫丝、印染的节水零排放已成为普遍工艺。织造、印染数码化,也已成为常态。同时,全国几乎都已采用箭杆机或其他高效织机,劳动生产率和产品质量都有明显提升。

但也有一些现象抑制了行业的技术创新。原中国中丝集团员工杨洪波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丝绸行业经历过相当严重的价格战,“因为丝绸具有非常好的亲肤性。曾几何时,一条质量很好的真丝内衣在欧洲市场价格可以卖到30美元,而与之相似中国产品价格只有其几十分之一。致使生产高品质丝绸产品的企业纷纷倒闭。技术创新几乎停滞。”

为了寻求自保,一些企业则走向了替国外大品牌企业打工的代工之路。“过去我们都是服务于欧美市场,发达市场,出口的东西都是初级产品,原料、半成品,即使生产成品也都是代工。”任立荣说。

代工自有其优势。据任立荣介绍:“国外大品牌的客户联系我们后,将设计好的样品和规格交给我们,我们只需要布置下去,很快就生产出来了。这样做看起来很快、很容易,但也十分脆弱。”

最近几年,随着国际环境竞争加剧,以及美国及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直接影响我国丝绸业的景气度。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至今,我国真丝绸商品对美、印、意等主要市场的出口额分别下滑约22%、40%和15%,形势严峻。

虽然全球70%以上的绸缎、丝和面料都由中国生产,丝绸服装也有超过一半为中国制造。中国是名副其实的丝绸大国。但由于缺乏先进技术和优势品牌,我国的丝绸产品的利润率却很低。任立荣说:“国外某知名服装品牌返销中国一条围巾成本就一百多,但就因为有了这个品牌,就能卖上千,很多品牌也都翻十倍或者二十倍。”

为扭转这一形势,丝绸企业已行动起来。“我们现在不搞大规模生产。要充分挖掘市场,了解消费者需求,提高市场运作水平,打造自有品牌,逐步提升技术水平。”任立荣说。

2015年10月14日,由中国丝绸协会主办的“万事利杯”2016中国丝绸服装设计大赛总决赛暨颁奖晚会在杭州举行。中国丝绸协会会长杨永元表示:“举办这一赛事的目的就是提升丝绸企业产品设计水平,塑造中国丝绸品牌。”

供给侧之三:“+互联网”

2016年5月,杭州某繁华地段,一家丝绸服饰专营店的开业引起了广泛关注。据万事利集团董事长屠红燕介绍:“这并不是一家简单的门店,而是万事利B2B的形象展示中心、B2C的销售中心、O2O的互动中心。为网店服务。”

万事利集团通过网络营销,让消费者“既当消费者又当卖家”的营销方式,一年销售规模就达到2000万元。其手机App,“中国好丝绸”上线不到一年,也获得了10万粉丝。

屠红燕说:“这一数字是以往直销模式不可想象的,甚至还同步撬动了万事利线下销售。预计2016年全年在原有企业用户保持不变的前提下,万事利线下团购实现20%的增长。”企业除布局北京翠微百货、成都远洋太古里、武汉国际广场、深圳华侨城等城市商业中心外,还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拓展线下零售店至少20家。真正实现线上与线下的互动。

其实,整个行业的经营模式都在创新。企业自主品牌、自主创新的意识不断增强。特别是东部地区一些丝绸名企借助“互联网+丝绸”的方式使品牌渐为人知。

前述业内人士也表示,借互联网在年轻人中推广丝绸文化,让丝绸产品形成影响力也是丝绸行业与互联网融合的关键。

他说:“丝绸产品虽然各种仿制已经泛滥,但真丝的光泽度、亲肤性、体感好是任何替代品所无法企及的。虽然,现在价格还比较昂贵,然而瑕不掩瑜。”“对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要通过互联网宣传引导,在品牌销售、产品设计上下功夫,逐步培育市场。”

总之,丝绸业只有从以原料性产品生产为主转向以产品生产为主,改变产业结构,努力培育市场,实现“大”变“强”,行业春天就不远了。


雪球转发:4回复:4喜欢:2

全部评论

Gyro 2016-12-22 11:13

富安娜是个好公司,他主要做套件的,大众化的。我想寻找那些做丝绸时装、绣品、工艺品的高档货

Gyro 2016-12-22 11:11

我刚打赏了这条评论 6 雪球币,也推荐给你。

A股没法玩 2016-12-22 11:08

富安娜

Gyro 2016-12-22 11:03

那些公司是做丝绸产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