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门对狙

感谢比亚迪某些粉最近给大家上的精彩的化学课,他们把化学教科书上大家早都知道的事情再给大家表演了一遍,然后沾沾自喜自以为有什么诺贝尔奖的发现。他们的实验仿佛在告诉我,鸡蛋很容易碎,土豆不容易,所以大家不要吃鸡蛋要吃土豆啊!

三元材料的化学性比磷酸铁锂激烈,这个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还用去实验?比亚迪某些粉丝不过是想恐吓准备买别的品牌电动车的人们,毕竟不恐吓不明真相的群众,汉卖不动啊。相信我,如果你们在一百年前,看到马不会自燃,自行车不会自燃,但汽车可能会自燃,你们就是那群反对汽车技术发展的愚民。


“三论”与新能源行业

三元的化学性激烈怎么办,科技时代的发展告诉我们可以用“三论”去解决问题。不过我知道比亚迪某些粉丝是不懂什么叫“三论”,来,你们读书少我给你们科普一下:三论,即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我用最简单的话来分别表述:

系统论:


1、工业时代认为,只有每个部件最优,整体才能最优。而系统论认为,局部最优未必实现整体的最优。典型的案例如苹果,iPhone的成功不是因为所有零件都是最好的,而是在整体上实现了产品体验最佳。同样三元材料在化学性上比较激烈,但不代表它不能做出好的电池产品。生活中也有案例,比如上面说的鸡蛋(局部)容易碎的问题,超市就用保护盒装住鸡蛋(系统),则可以保障鸡蛋安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某些迪粉只扎811电芯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2、系统论的另一个启发是,系统的开放性和封闭性决定最终的演化方向:封闭的系统永远朝着熵增(越来越无序)的方向发展;开放的系统会引入负熵,让系统通过与外界的交换,变得更加有序。封闭的系统,不论起点多高,关起门来发展,最终人员会变得同质化,死气沉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而近亲繁殖,道路会越来越窄。请问整个新能源行业佼佼者里什么企业最封闭?对,比亚迪,说的就是你。

控制论:

在二战中,长程火炮的命中率低是普遍的问题,虽然在发射的时候瞄准目标,但最终的落点呈现出随机分布。原因在于飞行过程中各种因素的影响都会改变飞行的轨迹,例如空气的湿度、温度、风速。

要想提高精度,一种思路是试图把所有的影响因素都纳入考虑,然而很多影响因素必然是不可知的。另一种思路是,既然我们不能预知所有的因素,那么能否在飞行的过程中根据实际情况做微调,不断逼近目标。沿着这种思路,以诺伯特·维纳为代表的的科学家设计了自动控制装置和系统,大大提高了火炮的精度、改善雷达追踪目标能力、以及飞机导航问题。二战之后,1948年,维纳正式提出了控制论。

在动态的过程中,既然无法提前确定所有的因素,那么就在过程中通过输入信号的反馈来控制系统,不断调整方向,从而逼近目标。

比如汽车自燃问题,它是由各种不可控的原因形成的,所以我们在开发产品的时候不是要开发一种什么问题都没有的产品(迪粉几乎把未上市的刀片电池吹成完美的东西),而是应该在尽量可控确定的方面能够兼顾的情况下,不断对产品进行控制或进化,所以电池的BMS非常重要,而且重要性并不比电池本身弱。

信息论:

二战之后,香农在通信领域提出的信息论以不确定为基础。信息论认为,系统中的不确定性可以用“熵”来描述。想要消除不确定性,就要引入信息。如今最流行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方法论基础都在信息论。

互联网普及后,数据量爆发式增长,并且不同领域的数据能够打通、关联起来。通过更多维度数据的综合,可以获取超越人类经验的信息。因此互联网企业更倾向于“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开发模式,将相对不成熟的产品快速推向市场,通过用户的反馈数据,测试产品的好坏,决定下一步的开发方向。这种工作方式,实际上是用反馈数据做决策取代了个人的经验判断。典型的企业有Facebook、腾讯、小米。

那么在实体工业领域给企业的启示就是:没有最好的产品,只有更好的产品。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新能源新势力的汽车非常重视OTA升级,电动车能通过系统升级获得更好的驾驶体验。对于动力电池厂商来说,对电池性能的追求是没有极限的,我们必须不断追求更高、更快、更强、更安全的产品,而不是拿着个“刀片”鼓吹这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产品。

综上,恕我直言,比亚迪不过是用安全做挡箭牌来掩饰自己技术上的无能


为什么要用“三论”来指导科技商业时代?

在吴军《硅谷之谜》里面我们可以知道一些原因:

在工业时代,机械思维是最重要的方法论,不仅指导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也影响了人们生活和管理的方式。机械思维的核心思想是:世界万物是运动的,运动的规律是确定的规律可以被认识,用来指导实践。机械思维强调确定性和可预测性,认为一切事物的运行都有确定的规律。例如,在工厂中,原材料经过一系列的加工制造,一定会得到确定的产出品。

然而,20世纪初量子力学的发展,使得物理学家认识到,不连续性、不确定性是世界的本质。普朗克发现微观粒子的能量是不连续的,从而提出了量子力学;海森堡发现微观粒子的位置和动量不可能同时准确测量,提出了测不准原理。这些基础的物理学研究证明了微观粒子的状态是不连续、不确定的,进而宏观的事物的连续性只是近似的。那么试图用机械思维方法准确的预测事物发展,本质上是行不通的,在简单的系统中可以取得较精确的近似,例如宏观的运动;而在复杂系统中就会发生难以控制的偏差,例如火箭、导弹的发射控制。

接受了不连续和不确定的本质,我们就需要信息时代新的方法论来解决解决更复杂的问题:控制论、信息论、系统论。

那么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比亚迪是一家机械思维很厉害的传统制造业企业,它根本不是科技企业。特斯拉、宁德时代、隆基股份等这类真正掌握“三论”的企业,即使是制造业企业,但也并不阻止它们成为真正的科技企业。

巴菲特看不懂特斯拉,但看得懂比亚迪,那是肯定的。巴菲特的人生特别是年轻时代并不是生活在一个科技商业繁荣的时代,他对华盛顿邮报、可口可乐等情有独钟,那是他从小到大接触的东西,这些东西不需要“三论”,所以他看得懂比亚迪,比亚迪不过是套着科技外壳的传统工业企业。

我们这个时代属于我们的“华盛顿邮报”、“可口可乐”呢?比如我有个朋友喜欢玩电脑游戏,对英伟达和英特尔高性能的显卡和芯片如数家珍,对,这就是他的“可口可乐”;比如有些喜欢智能产品的朋友,对苹果各种产品如数家珍,对,这就是他们的“可口可乐”;比如一些极客电动车发烧友,对特斯拉、蔚来、小鹏电动车各种性能、玩法如数家珍,对,这就是他们的“可口可乐”……我们学习巴菲特不是抄他买什么,而是真正学习到他的精髓,很多迪粉把巴菲特买比亚迪当做自己持股的信仰,是非常可笑的。


电池安全的两个案例

我们再回来说说安全的问题,我用ATL和曾毓群在电池行业的两个案例,来证明宁德时代是高度重视电池安全的企业。

第一个案例:

1999年,梁少康、陈棠华、曾毓群创立了ATL。ATL一开始的目标选得很明确,制造聚合物软包锂电池。一则在圆柱、方形等形态电池上,日系巨头已经站稳脚跟,拿下大部分市场,而没有固定形态的软包电池可以避开和巨头们的正面竞争;二则不同的消费电子产品对电池的规格有千差万别的要求,软包电池最大的优势则在此——形态相对自由。

确定方向后,曾毓群飞往美国,从贝尔实验室手中购买聚合物锂电池的专利。曾毓群去得不算早,当时,已经有20多家机构从贝尔实验室拿到了授权。

然而,当曾毓群按照贝尔实验室的专利配方试制电池时,发现产品存在一个致命问题——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因为内部材料分解释放气体而膨胀,导致电池存在爆炸风险,不可使用。

在创业资金即将耗尽,创业项目就要失败的关头,ATL众人发现是电池内的电解液配方存在问题,反应活性温度太低,容易分解产生气体。在奇迹般的两周技术攻关,尝试了数十种电解液配方之后,ATL解决了电池胀气问题,产品顺利生产。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全世界第一家真正解决电池(聚合物锂电池)鼓气问题的企业。

第二个案例:

ATL的口碑真正炸裂是在2016年底,三星Note7爆炸事件。在全世界发生的爆炸事件中,中国大陆地区几乎没有发生,即使有爆炸事件,手机也是非大陆地区发售的。而原因就是——中国地区发售的Note7手机采用的是ATL的供应商。

后来ATL甚至批评三星手机设计存在问题,大家想想to b企业批评客户这是什么底气?三星和ATL的合作后面也宣告结束。

曾毓群曾多次强调,ATL的战略是将“安全性”放在第一位。他说:“所有合作都要从安全着手,我们的设计和验证的逻辑首先是做到安全,实在有困难也要做到亚安全。”“我们反对技术冒进,因为某种意义上而言,所有电池都是危险品。”

历史的案例证明,曾毓群做到了他的诺言。


这些弓箭手 辛苦了你们提笔的手

我非常喜欢周杰伦一首歌——《四面楚歌》,这首歌是写给那些攻击他的狗仔队和娱乐圈内的人,作为2000年后华语乐坛最耀眼的歌手。他在歌里唱到:“我始终还是我,谁都改变不了我。虽然我知道很多弓箭手,想射下往上爬的我,当我到了山顶上头,谁都伤不了我,这些弓箭手,辛苦了你们提笔的手!”

无论当年那些用笔攻击他的人如何说他长得丑、眼睛小、唱功差、江郎才尽,taidu……他依然还是这个时代的华语音乐无法逾越的高山。同样这首歌我送给那些试图以抹黑别人企业而提升自己企业形象的企业和他们的水军们,你们这么做无法阻止真正的伟大,相反你们只会让这些伟大的企业更加强大。

昨天看了一个byd粉丝的言论,我还以为磷酸铁锂是王传福发明的呢。结果我百度一查,哦,原来宁德时代2019年磷酸铁锂电池出货全球第一,中国市场占有率达到60%,而比亚迪呢,emm,不到宁德四分之一,比国轩高科还差一点。不过也不错嘛,就是有点Break Your Dream了~。

本杰明·格雷厄姆说过:“股票市场短期来看是投票机,长期来看是称重机”。在过去五年,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发展的时刻,比亚迪的业绩和股价均停滞不前。新能源作为一个新兴市场,吸引大量资本关注,这意味着行业的信息非常透明化。在一个信息这么透明化的行业,在新能源大发展环境下,比亚迪五年业绩、股价都没有起色,说明市场称重机发挥了它的作用,甚至我相信如果没有巴菲特加持,比亚迪会更差劲。

我持有的隆基股份也常年被保利协鑫能源、中环股份等粉丝抹黑、诋毁,但是仍然是格雷厄姆那句话。虽然被弱者们无数次攻击,却无法阻挡隆基股份长期碾压友商,称重机在发挥它的作用。

比亚迪,无非是在重复这些弱者的历史。

$宁德时代(SZ300750)$ $比亚迪(SZ002594)$ $隆基股份(SH601012)$

雪球转发:33回复:298喜欢:17

精彩评论

只买宽基和龙头05-23 21:15

不用那么长篇大论,楼主你摸着良心说你买车会买那些会自燃的车吗?这些自燃的车电池才用了几年?随着使用年限的延长,电池老化,整天提心吊胆,自己的车烧了不算,还会连累别人的车

数字的背面05-23 22:01

感觉是文科生。说错勿怪。

刘卓崇05-23 22:16

为什么美国可以做出来特斯拉,中国做出来比亚迪?因为比亚迪把经费都放在了水军的工资上 $宁德时代(SZ300750)$ $比亚迪(SZ002594)$

漠飞05-23 22:53

楼主洋洋洒洒一大篇,我咋一看还以为是雪球惊现钱老的高徒呢!看完才发现,楼主是在琢磨怎么把事情做对,三论都加持了,三元电芯当然可以发射到太空去没问题了,仅剩的唯一的问题就是三元材料活性太强,容易自燃,容易自燃,容易自燃。与其金缕玉衣铁布衫把一个容易自燃的玩意当宝一样供着,真还不如另辟蹊径重新启用磷酸铁锂,哦,对了,是新结构的磷酸铁锂电芯,宁德时代的传统磷酸铁锂电芯结构体积能量密度跟不上,属于落后淘汰产能了,还是不要显摆了吧。把事情做对不容易,君又何苦呢?我们应该做对的事情,躺着赚钱不香吗?

以一灯传诸灯05-23 22:05

1、磷酸铁锂电池是1997年美国德克萨斯大学的王传福教授发明的。
2、B公司不是一家工业企业,工业企业要有分工、要有现代治理体系,七大姑八大姨进管理层,主营业务七八个,这更像农业企业。
3、关于火箭应该用水洗煤的问题,C公司搭理就已经输了,楼主连续几个帖子回应就输的更彻底了。
4、看得出楼主心善,是想渡人。看看评论区,挺有意思。

全部评论

只差一步05-27 08:33

对,二十多年了,也就现在这样子,新势力都不如

缘分有点二05-27 08:22

美国有很强的金融机构,中国现在才有,你说为什么?一个亏损的企业在中国能活下来么?在美国可以活20年

缘分有点二05-27 08:19

比亚迪是电池起家的,你不知道呢,20多年了,比亚迪能够顺利转型3个产业,不够厉害么?只是企业大了管理差点。

只差一步05-26 23:30

看你这个号,水军吧,做个人吧

只差一步05-26 23:28

好好好,你最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