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戴投资日记2021/06/06

周日,北京,晴,空气

下午提前离开课堂,做高铁去太原,参加战友团的山西之旅。

昨天的授课,老师讲授的内容,让我这个久经战阵的老江湖也感觉收获颇丰,还能够聚精会神听讲课,看来我的心态还年轻。

这个老师授课特点是没有讲稿,没有提纲,完全是聊天式地授课方式,与学员互动也很好,关键是老师是位60后,但是看起来完全年轻十岁,从外貌到心态,都显得格外年轻。

老师讲课不仅仅局限企业经营,而是把经营企业作为人生的一部分去综合思考,老师提出人生最重要的三件事,我觉得非常有道理,

第一,坚持锻炼和保养身体,

第二,坚持学习,

第三,交接贵人,

最重要的道理往往都是最简单的,我现在放弃了走路和游泳,改为每天划船机锻炼,已经坚持了近二年了,而且划船机锻炼的时间也调整到晚上的新闻联播时间基本一致,这样划船和看新闻有机结合,这样做是最容易坚持的,坚持锻炼和坚持学习是最有价值的自我投资。

至于交接贵人,我的理解就是扩大自己的朋友圈,对此我不是太刻意,生活中的朋友需要思想价值观的一致以及个性等合拍,可遇不可求。

而商场上更多的是价值交换,特别当你具备了一些商业交换能力筹码之后,商场朋友变得不太重要,但是商场上朋友可以不多,但敌人尽量减少。

我喜欢读历史,特别是乱哄哄的民国近代史,从这个群雄逐鹿的时代中的无数人跌宕起伏的命运中吸取有价值的东西,我带着自己团队二十多年走到今天,还能在江湖上存在,指导我行为的很多都是近代军阀史上很多鲜活的成败案例,从这些人这些事的成败中吸取经验,所以我的管理经验和模式也是独特的。

最近二周听完“薛岳传”,这位抗日名将的一生颇具传奇,他也有过很多次一败涂地的时候,特别是他“创业初期”,比如他与张发奎一起率第四军与蒋介石作战,在衡阳一败涂地,撤回广西途中,作为全军主帅之一的薛岳竟然彻底失去信心,对着几百名残部公开宣布自己和张发奎就此退出江湖,让队伍就此解散,各自寻觅出路,当然真正退出江湖是不太可能的,确实没有太久,薛岳卷土重来,后来又投靠到蒋介石麾下,后来与蒋介石长期保持着既互相欣赏又互相提防的复杂关系一直到103岁在台湾去世。

为何要学习这些旧军阀的带兵之道呢?因为旧军阀,特别是一些小军阀,都是在夹缝里求生存和发展的,他们状况与今天的小企业生存状况特别类似,那么为何不能学习井岗山的精神指导小企业管理呢?那是因为思想境界不一样,井岗山精神的前提是未来革命理想完全放弃个人一切,包括生命,这点做不到,而小军阀的定位是带着团队占山为王,夹缝求生,驾驭团队的手段是义气加利益,现在企业要求员工完全无私奉献的都是老板耍流氓,正确的做法则是用利益来驾驭和促使部下与老板一起砥砺前行,尽量把部下与老板在一定程度上利益捆绑,这些方面,中国近代史上的那些军阀枭雄们各有各的高招。

然而真正把团队带成奉献生命都无怨无悔的只有共产党,所以最后胜出是共军,也就一点也不奇怪,其它军阀(包括蒋介石的中央军)都是个人利益主导下的团队合作,面对完全放弃个人私利的团队竞争,他们的失败也是必然的。

现在社会的私企老大如果想复制红军创业的那一套,肯定也是必然不会成功,反过来,有很多模式可以参考,带团队有蒋介石模式,冯玉祥模式,张作霖模式,阎锡山模式,李宗仁模式,龙云模式等等,这些都是割据一方的大军阀(大公司)。这些一级军阀里面,抱团发展做得最好的是李宗仁模式,以广西这样贫困地区为割据根据地的桂系军阀在中国历史舞台上扮演的角色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地方实力,算是超级发挥最成功的团队,其中缘由与李,白,黄三巨头的精诚团结,特别是李宗仁的开明,精明,大度有重要的关系。

当然还有更小的团队,比如张发奎模式,薛岳模式,傅作义模式,这些都是不得不依附大军阀的二级团队,如同今天依靠大公司生存的专业化小公司。

薛岳与张发奎都是出自广东的优秀军事将领,最初与蒋介石,李宗仁等差不多地位和实力,为何后来彼此差距越来越大,最后二人基本都投靠了蒋介石,深究其中的原因,根本而言,二人都是军事将领,不具备政治家的才能,缺乏驾驭大局面的能力。而且二人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早期都是非常倾向共产党主张的国民党左派。张发奎与共产党翻脸是因为南昌起义,而薛岳与共产党翻脸则是因为广州起义。

一级军阀里面也各有特点,

张作霖公司其实在创一代手里发展得还不错,后来垮台主要是因为创始人遭遇暗杀,权柄落到纨绔子弟富二代手里,仔卖爷田不心疼,最后把地盘恭手相送给日本人,自己只能带着团队四处流落,仰人鼻息。

冯玉祥公司垮台则是因为太穷了,也因为野心与能力不匹配,老板是个大忽悠,喜欢盲目扩张,没有钱而喜欢谈情怀,又不搞股份制,又不给骨干高薪,不善于地盘经营而一味追求人员扩张,最后大而不强,被对手用高薪挖墙脚而轰然倒台。

阎锡山公司则是小而美,小而专的典型,专业,细分,聚焦这几句话在阎锡山公司运行中发挥得玲离尽致,在山西这个四面临敌的地盘上,把局面维持到最后的一刻,而最后一刻到了,那是任何人都抗拒不了的。阎锡山是老板个人独资,同时带领着高管团队创业最成功的,环视中国近代史几乎找不出第二家(已经把持着中央政权的蒋介石公司不在此例)。

李宗仁公司则是股份合作制成功的典范,也是专业,细分,聚焦三原则的最佳实践案例,桂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做战能力则是当时中国最厉害的军队之一。

搞股份制的小公司可以学习桂系公司,搞老板个人独资的可以学习阎系公司,需要避免的是大而不强的冯系公司,要权利传承的要接受奉系公司的教训。

$隆基股份(SH601012)$ $国轩高科(SZ002074)$ $阳光电源(SZ300274)$

Android转发:2回复:3喜欢:4

全部评论

无极无股06-06 16:57

照这思路,传销组织最牛B

蒙巴顿06-06 15:46

张发奎是粤军李济深部下,老蒋是第一军军长,而李济深是第四军军长,北伐号称铁军,第七军李宗仁部号称"钢军".话说,李济深北伐时,并不出马,因为他手下有俩师长,陈济棠和陈明枢.这二陈就很了不起,先后主政广东.排行老三的师长才是张发奎,张发奎叶挺和薛岳原先是中山警卫团的一二三营的营长,等到北伐,薛岳是老蒋第一军的一个团长,叶挺是第四军独立团的团长,他俩隔着张发奎还差一个等级.
           所以说,薛岳和张发奎与老蒋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地位差了三级.等北伐将近结束,贺龙都当了军长,薛岳才成为老蒋主力二师的代师长,叶挺任二十五师师长,张发奎却成了总指挥,手下好几个军.所以,南昌起义要奉张发奎的名义.
    薛岳不是黄埔声,确是中山卫士,跟叶挺一样在国民党内地位大大的不一般,算是军界元老,虽不是纯黄埔系的,但绝对是老蒋一派的.
    老蒋保定军校生,又去日本留学学军事,等到辛亥革命,已是光复上海的团长,资历比汪精卫胡汉民什么的差点,但也是元老了,比李济深的资历还是深得多,因为许广平的堂哥许崇智跟老蒋拜把子,许崇智就是李济深的老长官了.更何况张发奎薛岳.

维石06-06 15:07

戴总,请问您相关的书籍有哪些?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