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教育扭亏为盈背后:私有化无限期搁置,市值缩水近2亿美元

5月17日,达内教育(NASDAQ:TEDU,也称“达内科技”)$达内科技(TEDU)$   发布了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2022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达内教育在2022年第一季度实现扭亏为盈。

具体来看,达内教育2022年第一季度的净营收为人民币6.24亿元,同比增长16.8%;净利润2706.9万元,扭亏为盈,2021年同期的净亏损1.22亿元;每股普通股基本收益为0.48元,而2021年一季度每股普通股亏损2.17元。

特别说明的是,这是达内教育首次在第一季度实现盈利。相比之下,达内教育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度的净收入分别为20.51亿元、18.98亿元和23.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39亿元、-7.71亿元和-4.76亿元。

据贝多财经了解,达内教育成立于2002年,于2014年4月3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其美国存托股票(“ADSs”)的定价为每股9.00美元,号称“中国职业教育培训第一股”。截至2022年5月16日收盘,达内教育则收报2.35美元/股。

来源:达内教育。

期间,达内教育曾多次被警告存在退市风险。此前的2019年11月,独立审核委员会调查发现,达内科技(即“达内教育”)在2014财年至2018财年累计虚增6.3亿元的营业收入,达内科技股价曾一度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2019年11月26日收到警告。

2021年12月,因美国存托股票(ADS)的收盘价连续30个工作日低于每股1美元,不符合纳斯达克上市规则中的最低交易价格要求,达内教育于2021年12月10日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函。

据了解,达内教育的股价曾最低跌至0.33美元/股,长期低于1美元/股(ADS)。为了应对这一情况,达内教育在2021年12月宣布反向拆股,即将每ADS代表1股A类普通股拆分为每ADS代表5股A类普通股,于2021年12月23日生效。

反向拆股后,达内教育的股价跃升至拆股前的5倍,即ADS交易价格按比例上涨至原来的5倍,相对增加4倍,但总市值不变。具体来看,达内教育的股价在2021年12月22日收盘时为0.33美元/股,12月23日则变成1.65美元/股,退市风险宣告解除。

除了达内教育外,四季教育(NYSE:FEDU)、精锐教育(NYSE:ONE)、朴新教育(NYSE:NEW)、瑞思教育(NASDAQ:REDU)和流利说(NYSE:LAIX)等成人职业教育或学科教育业务相关上市公司也在2021年收到退市警告函。

值得一提的是,流利说、达内教育等多家教育相关公司均在推进私有化退市一事,其中流利说于2021年8月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董事会收到创始团队私有化要约,计划以每股普通股(或 ADS)1.13 美元的现金收购公司所有已发行的普通股。

最新消息显示,流利说于2022年4月28日公告称收到经修订的私有化要约。要约显示,买方团计划以1.9美元/ADS的价格或每股普通股0.1357美元收购该公司所有已发行的普通股。

要约显示,流利说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翌,流利说联合创始人、董事兼首席技术官胡哲人,流利说联合创始人、董事兼首席科学家林辉,Tenzing Holdings 2011 Ltd. 和Sino Avenue Limited构成新的买方财团。

目前,流利说的私有化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据流利说2022年4月初发布的公告。纽交所已开始启动流利说美国存托股票暂停交易及摘牌程序,已于2022年4月7日美股收盘后暂停交易,收报3.10美元/股。

相比之下,达内教育则在2021年4月30日宣布达成私有化协议,上达资本、KKR、新东方、高榕资本及创始人兼董事长韩少云为买方团成员,买方团成员将会成为达内教育未来发展的重要股东。

其中,韩少云持有达内教育31.61%股份,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根据介绍,达内教育私有化交易对应的股权价值约为2.306亿美元,合每股A类普通股4美元(4美元/ADS,每ADS代表1股A类普通股),预计将于2021年第三季度完成。

截至2022年5月16日,达内教育的股价则收报2.35美元/ADS(每ADS代表5股A类普通股),总市值约为2600.82万美元,远不及私有化协议的价格。按此计算,达内教育的市值相对已经缩水88%,对应约1.95亿美元。

就目前而言,达内教育的私有化一事已经无限期搁置。在笔者看来,达内教育若要继续推进私有化,势必要下调交易对价。


$流利说(LAIX)$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