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河股份的贵州贵酒:酱酒溯源是浓香,统计违法又被罚

来源:财经九号院

作者:蒋凯

研究白酒行业真是个有趣的事,因为有酒就有故事。

这两年,随着资本进入白酒领域,许多酒企开始了挖历史、攀人物,或者翻家底、拼荣誉。一旦收下了这家酒厂,不管生产的还是不是原来的酒,只要历史上获得过的荣誉,统统承袭过来,当作自己的“金字招牌”。

比如,有贵州酒企甚至将自己的产品攀附到了公元前130年,汉武帝尝过后称“甘美之”的贵州酱酒。

作者前段时间关注到的贵州贵酒,也是一家会讲故事的酒企。

1

 

回溯血统:“历史招牌”关联度不大

贵州贵酒集团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950年,当时的贵阳市政府,联合了市里140多家烧酒作坊一起创建的白酒酒厂,名叫“贵阳联营酒厂”,后来更名为“贵阳酒厂”,于2010年时更名为贵州贵酒有限责任公司,并在2016年被上市公司洋河股份全资收购。

至2019年才更名为贵州贵酒集团。

但在贵州贵酒集团的官网上,竟然依托一本清代小说《镜花缘》中罗列的全国55种名酒,将贵酒攀附到了“贵筑夹酒”的身上,一跃将贵酒的历史上溯到了清代。

(图片来源:贵州贵酒集团官网)

据山东社科院历史所教授、《中国酒史》作者王赛时的意见,贵筑是地名,即今天贵阳一带,所谓夹酒,通俗来讲就是两种酒掺和在一起的意思。

李宗昉《黔记》卷一记载:“夹酒,初用酿烧酒法,再用酿白酒法,乃成。”

不过这里提到的“白酒”不是今天意义上的白酒,而是类似于甜酒酿的东西,分类上应属于黄酒。所以夹酒实际上是低度黄酒或者说甜酒酿,和高度的烧酒进行勾兑调制出的一种配制酒。

所以,无论从制酒工艺,还是酒品本身来说,清代的贵筑夹酒,和现在的贵州贵酒没有任何传承或关联。

唯一有关的,或许都在贵阳酿造生产吧。

2

 

移花接木:酱香酒“新酒装旧瓶”

其实,应该自信一点,贵州贵酒在建厂之后还是有过自己的拳头产品。

贵阳酒厂1970年研制出了浓香型白酒“贵阳大曲”;1982年,贵阳酒厂又与贵州省轻工科研所合作,采用麸曲发酵,成功研制出“黔春酒”,也就是业内所称的“麸曲酱香”。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的是,酱香酒的工艺、原料不同,对酒的品质也有所影响。

比如从工艺上分,就有坤沙、碎沙等,所谓坤沙就是用整颗的高粱粒,碎沙就次一点;原料上有大曲、麸曲等,最好的自然是大曲,酿造程序复杂、耗时长,出酒率也比其他的低;麸曲就恰好相反。

像著名的茅台酒就采用的坤沙大曲工艺。所以当时贵阳酒厂研制出的“黔春酒”无论工艺还是原料,其实还差点意思。

不过,贵阳大曲和黔春酒还是给贵阳酒厂带来了诸多荣誉。

贵州贵酒集团官网在2021年6月的一篇新闻稿《贵州省重新为“贵州老字号”企业授牌》中提到:“其实早在1963年,贵州省人民政府就组织开展了‘贵州名酒’的评选活动。后又在1979年、1983年、1986年举办了评酒大会。从第二届开始,连续三届,贵酒旗下的‘贵阳大曲’和‘黔春酒’两款产品共获得了四届三获奖的好成绩。”

(图片来源:贵州贵酒集团官网)

如果较真点,1963年的那一届“贵州名酒”评选,跟贵州贵酒的前身贵阳酒厂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那一届上评选出的“老八大名酒”根本就没有贵阳大曲或黔春酒;

直到1979年,贵州省第二届“贵州名酒”评选中,贵阳大曲才成为“新八大名酒”之一;

1983年的评选,从“八大名酒”拓展成“十四大名酒”,贵阳大曲再度名列其中;

1986年的名酒评选范围更是扩大到了14个金奖、29个银奖、9个铜奖,奖项的增加,含金量似乎也没那么高了。

这一年贵阳大曲和黔春酒都入选了金奖,这也是黔春酒首度获奖。

所以,贵州贵酒集团在官网的宣传中,将“贵阳大曲”和“黔春酒”两款产品共取得了四届三获奖的好成绩显然是有点注水了。

值得注意的是,那几届获得贵州名酒的贵阳大曲,是浓香型白酒;黔春酒则是麸曲酱香酒。

而现在贵州贵酒集团旗下的“贵阳大曲”、“黔春酒”、“贵系列”、“品系列”、“尊贵系列”等全品系产品,均是以“高粱、小麦、水”为原料的酱香型白酒。

因此,现在的贵州贵酒产品,与原来曾获得贵州名酒的“贵阳大曲”、“黔春酒”等,无论是原料还是工艺上,其实已经不是同一种东西了。

这种“移花接木”的“新酒装旧瓶”方式,成功将一个新酒品,瞬间摇身一变,装进了荣誉满满的旧瓶子里。

至于现在贵州贵酒集团主推的贵系列和品系列的贵酒,更是与上述历史荣誉无缘。

3

 

酒味变了:还是原来的贵酒吗?

当浓香型的贵阳大曲,成了酱香;当麸曲酱香的黔春酒成了大曲酱香,酒的口味变了,贵州贵酒还是原来的那个贵酒吗?

(图片来源:贵州贵酒集团官网)

审视贵州贵酒罗列的历史荣誉,作者忽然发现,其中大多数是和贵酒本身是没多大关系。

特别是,洋河股份接手贵州贵酒集团以来,似乎再也没有哪个白酒单品获得政府或官方组织颁发的品质类奖项了。

这两年,贵州贵酒集团反而吃了不少的罚单。

去年6月8日,贵阳市生态环境局修文分局执法人员对贵州贵酒现场检查时发现:贵州贵酒自动检测设施历史数据显示2021年5月23日-6月8日,COD、氨氮、总磷、总氨含量在多个时段数值恒定,且状态查询显示多时段缺水样。

因违反《水污染防治法》,最终被贵阳市生态环境局罚款4.2万元。

有意思的是,洋河股份在2021年年报和2021年半年报中,对本公司及贵州贵酒集团都自称“无超标排放情况”。

到了今年5月份,贵州省统计局的一纸处罚文书,又将贵州贵酒集团的违法行为曝了光。

(图片来源:贵州省统计局官网)

处罚书显示,贵州贵酒集团因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被处以警告和5万元罚款处罚。

这里不得不说一句,贵州贵酒的销售数据和财务数据,官方渠道不见公开,洋河财报也未见披露,难不成把统计局也给整懵了?

如今,变了味的贵酒,恐怕要“自罚三杯”了。

END.

(免责声明:本文数据及信息均来自公司官网、政府部门网站、媒体报道等公开信息)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