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南极光募投项目前景堪忧,IPO也难成“救命稻草 ”

文/十玖

背靠京东方、合力泰、华显光电等知名显示面板企业,能否加重深圳市南极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极光”)的上市砝码呢?

11月8日,证监会披露南极光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2960.64万股,募集资金5.21亿元,用于LED背光源生产基地、研发中心以及5G手机后盖生产基地建设项目。

南极光成立于2009年,主营业务为背光显示模组为核心的手机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近年来,随着全球液晶显示制造业向国内转移,国内液晶显示行业和背光显示模组行业发展较快,公司业绩随之增长,2015-2018年,营业收入由4.68亿元增至7.78亿元,归母净利润由1600万元增至5337.85万元。

然而,伴随营收规模的扩大,南极光存在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包括募投项目堪忧、大客户依赖严重、估值猛增的合理性以及关联交易公允性存疑等等,或将为公司“闯关”增添悬念。

募投项目不容乐观

南极光的主要产品为LED背光显示模组,包括手机背光显示模组和专显背光显示模组,主要应用于液晶显示屏幕(LCD)。近年来,随着终端智能手机出货量的增长,下游液晶显示屏幕的需求增加。

来源:招股书

IDC数据显示,2009-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由1.74亿台增至13.95亿台,复合增长率为26.02%。同时,LCD产业需求旺盛,IHS Markit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液晶面板出货面积达到1.99亿平方米,同比增长9.94%。

受益于下游市场的发展,南极光的营业收入也逐年增加。

2016-2019年6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82亿元、5.62亿元、7.78亿元、4.3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008.73万元、2827.85万元、5337.85万元、2315.93万元,总体上呈增长趋势。

报告期内,南极光的营业收入几乎全部依赖LED背光源产品,后者实现营业收入5.73亿元、5.58亿元、7.73亿元、4.36亿元,占营收的比重由98.54%增至99.41%。

在此背景下,公司拟投入4亿元左右募集资金用于LED背光源生产、研发项目。

其中,LED背光源生产项目建设完成后,将形成年产LED背光显示模组约6200万片的产能,约为公司2018年产品产能的一倍左右。同时,本项目为公司目前LED背光源生产的扩产项目,在生产技术及工艺流程方面与现有生产线基本一致,仅在生产设备先进性及自动化水平方面存在差异。

众所周知,背光源行业技术更新迭代较快,随着OLED技术成品率的提升、Mini LED背光显示器的不断发展,传统LED背光源的市场份额已逐渐受到冲击.

据北京商报12月2日报道,在刚刚结束的中国“首届世界显示产业大会”上,LGD产业及OLED战略部社长黄龙起表示,未来显示技术的核心是OLED,中国是OLED大势所趋的核心地区。

市场研究公司IHS Markit表示,全球LCD投资从2022年开始将变得更为谨慎。在京东方和TCL华星光电10.5代线正式投产之后,LCD面板投资将会迎来终止。

面临下游LCD行业需求缩窄,主营业务单一的南极光能否抵御风险呢?

值得注意的是,与同在排队IPO的可比公司宝明科技相比,南极光的研发实力相对偏弱。

据宝明科技招股书,其已获得11项发明专利和77项实用新型专利。而公司报告期内仅有1项发明专利和79项实用新型专利。

反映在财务数据上,则是公司的研发投入占比也相对较低。报告期内,公司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3.29%、4.31%、3.47%、2.99%,总体上有所下降,低于同期隆利科技、联创光电、宝明科技三家同行的研发投入占比均值。

来源:Wind

相较同行而言,南极光的毛利率、净利率水平也不出色。

2016-2019年6月,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1.15%、20.71%、19.5%、18.54%,而同行毛利率均值为24.24%、23.50%、22.03%、19.91%。

同期,公司主营业务净利率分别为8.61%、5.03%、6.86%、5.28%,低于同行可比公司8.32%、11.57%、9.68%、6.80%的净利率均值。

大客户依赖严重

一般来说,手机厂商为了保证供货的及时性和质量的稳定性,通常只和少数几家液晶显示模组厂商合作。液晶显示模组市场较为集中下,背光显示模组企业客户也颇为集中。

南极光也不例外,招股书显示,公司前五大客户较为稳定,且营收占比较高。

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基本上为合力泰、帝晶光电、华显光电、信利光电、金龙机电、京东方、联创光电等十家液晶显示模组企业。

2016-2019年6月,公司前五大客户合计贡献收入分别为5.31亿元、5.17亿元、7.1亿元、3.44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91.26%、91.94%、91.24%、78.3%。

客户高度集中且较为稳定,一定程度上能够保证公司的盈利能力,不过,若上述客户经营情况、财务状况恶化,或将对公司产品销售及应收账款回收产生不利影响。

财经网注意到,报告期内,南极光的应收账款逐年增加,由2.47亿元增至3.76亿元。同时,公司应收账款前五名客户基本上与前五大客户重叠。

南极光表示,各期末前五大应收账款对象主要是规模较大的上市公司及子公司、行业内知名企业,该客户信誉好,偿债能力较强,且与公司保持较为密切的合作关系,应收账款可回收性较强。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由于客户深圳市钜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经营不善,南极光对其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金额为119.85万元。

未来,若公司大客户经营不善,公司应收账款或将面临坏账风险,进一步侵蚀公司净利润。

报告期内,南极光的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40%-50%,其中,账龄在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应收账款总额比例较高,超过99%。然而,公司应收账款计提比例较为宽松。

公司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政策为:1年以内计提3%,1-2年计提10%,2-3年计提20%,3-4年计提40%,4-5年计提80%,5年以上100%计提。同行隆利科技、宝明科技、山本光电1年以内应收账款的计提比例为3%、3%、5%。

来源:招股书

若按照山本光电1年以内应收账款计提5%的比例计算,截至2019年6月末,南极光1年以内计提的坏账准备应为1872.2万元,比公司实际计提的1123.32万元要多出748.88万元。

股东突击低价入股?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姜发明、潘连兴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分别持有公司39.14%股份,二者为一致行动人,共同为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其中,潘连兴为姜发明侄女婿。

此外,姜发明外甥徐贤强(1.25%)、姜发明外甥女张少漩(0.25%)、潘连兴堂弟潘景泉(0.25%)也持有公司股份,姜发明家族合计持有公司股份80.03%。

从股权结构来看,大股东持股比例相当下,控制权争夺的风险不容忽视。

南极光在招股书中也表示,“如果实际控制人通过控制的股份行使表决权,对公司的重要经营决策、财务、人事安排等实施不当控制,则可能损害中小股东利益。”

部分股东的详细信息,南极光的确需要向中小股东交代。

2018年12月,公司召开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同意修改公司章程并新增注册资本 1509.9269万元,注册资本由7372万元增加至 8881.9269万元。

其中,新增注册资本由12名股东以货币形式缴纳,各方最终协商确定以 6.755 元/股作为本次增资价格。以此计算,彼时公司估值约为6亿元。

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南极光拟发行不超过2960.64万股新股,占发行后总股份的25%。

12月4日,wind资讯电子元器件市值前20名公司的平均市盈率为24.68倍。若以公司股份数1.18亿股、2019年净利润为上半年2倍测算,相对应的公司估值为12亿元左右。

公司估值翻倍的原因是什么呢?或者说,2018年12月,12名股东是否存在突击低价入股的嫌疑呢?12名股东又是否与公司关系密切呢?

来源:招股书

对于上述疑惑,财经网曾向南极光发去采访函核实,不过截至发稿前,公司并未回复。

一边分红,一边向实控人无息贷款

公司现金流并不充沛的情况下却集中分红,再向实控人借钱支撑公司运营的“操作”也令人疑惑。

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2016-2017年,南极光以可供分配的利润分别向股东分红2500万元、1500万元,合计金额占公司当年净利润总和的50%。

此外,2017年,公司为激励高级管理人员和核心员工,发生股份支付金额1341.54万元,致使当期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43.54%。

与此同时,2015—2017年,公司向实控人姜发明、潘连兴合计分别借款3141.97万元、456.34万元、18.52万元。

对此,公司表示,由于资金拆借为临时需求,期限较短且不固定。按同期贷款利息计算涉及利息金额较小,实际控制人未收取利息。

来源:招股书

实控人拿着从公司分红而来的资金去支撑公司的发展,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如果真为公司着想,又何必左手倒右手呢?

作为家族式企业,公司与实控人亲属的关联交易亦无法避免。

2016-2018年,南极光向深圳市吉亿龙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吉亿龙”)采购胶框、导光板卷材等原材料金额合计分别为213.1万元、247.53万元、19.09万元,占同期营业成本的比重分别为0.47%、0.56%、0.03%。2016年,公司向吉亿龙销售注塑机、前段组装机合计金额15.6万元。

来源:天眼查

天眼查显示,吉亿龙成立于2012年,2018年注销,经营范围为背光源、塑胶产品、电子产品的生产与销售;国内贸易,货物及技术进出口。股东潘永福、潘景泉均持有吉亿龙50%股权。

潘永福为公司实控人潘连兴姐夫,潘景泉不仅是潘连兴堂弟,还是公司股东,吉亿龙为公司关联方。吉亿龙既是公司供应商又是客户,那么其中的关联交易定价能否做到公允,也值得商榷。

责编:续云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