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生信任黑洞之拷 周崇文的良心论成色几何?

导 语

猪肉的持续上涨,出乎不少人意料,也打破了和谐的买卖关系。据说,不少老人开始自备各种神器,以防肉商的缺斤少两。

相比20多元一斤的肉价,300多元一克的黄金如果少了分量、甚至以次充好,又该如何呢?

近日周大生,就在频频考验消费者的忍耐之心。作为拥有3457家门店的珠宝巨头,谁会想到一向定位高贵的周大生,也似乎在进行类似不法肉商的龌龊之事。大佬周崇文严格把关的良心说,又有多少诚意呢?

作者:伟伦

来源:首条财经——首条研究院

创立传世品牌,缔造珠宝帝国!这样的霸气目标,来自周大生。

不过,从目前来看,这个品牌的传世性正在遭受严重质疑,在此基础上的珠宝帝国,又能否牢固呢?

图片来自网络

黑榜门

8月7日,甘肃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甘肃省2019年第2批工业产品质量省级监督抽查结果通报”,抽检50批次贵金属首饰及制品中,包含周大生在内的9批次产品不合格。

具体的出事对象为甘肃临夏市崇德商场的周大生专柜,衣柜规格型号为“足金1.88克”的足金碧玺挂坠,因“质量偏差”被检测为不合格。

甘肃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研究员林慧表示,该产品质量比标识质量少了0.08克:“根据送检的样品和标签上比对结果,周大生这产品质量偏差超出范围,标准是±0.01,它是-0.08。”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周大生的知名度加上黄金市场的热度,助推了各界的关注目光。

对此,周大生回应称,不合格产品陈列时间过长,经清洗抛光造成重量损耗,将进一步加强产品检验和市场管理。

上述说辞似乎真实可信。然而,并不能消逝市场的质疑情绪。

值得注意的是,黄金重量真能“洗掉”吗?

据长江商报报道,一位金属行业从业人士表示,一般损耗在0.01-0.03克之间属于正常消耗,超过这个区间就很难说清。而且黄金纯度、样式不一样,会导致价格也不一样,很难去预估损失。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顾问邱宝昌表示,清洗导致金饰品损耗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无论什么原因导致“质量偏差”,相关企业都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清洗如果有损失的话,为什么不去重新称重呢?不管什么原因,这就是短斤少两,从最基本的法律责任来讲,是违反合同的约定,违反承诺,违约要承担违约的责任。如果是明知道这种情况的话那就是欺诈,欺诈就要三倍赔偿。”

不难发现,只要稍加分析,就能看出周大生的回复存在漏洞。而如果把时间线拉长,这种质疑性就更值得考量。

再蹈覆辙?

事实上,早在2013年,“央视315晚会”上周大生就被提名黄金掺铱。

根据国家规定,含金量千分数不小于999的称为千足金,然而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测中心检测显示,周大生售卖的某件号称足金首饰的含金量为994.4‰,杂质成分中铱的含量大于1.4‰

当时,周大生董事长周宗文出面道歉,称将严格把关,并召回了该批次产品共148件。

众所周知,元素周期表中,铱与黄金紧挨着,密度与黄金非常接近,但价格只有黄金的五到十分之一。央视报道称,悬殊的价格诱使一些商家以铱冒充黄金。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浑水摸鱼事件,也令准备登陆A股的周大生,提前终止了上市计划。

令人玩味的是,2013年的“严格把关”和如今的“加强检验”,似乎口吻如出一辙,这不免让人怀疑这位行业大佬的改正诚意,这六年内究竟做出了哪些改变,又是否会再蹈覆辙呢?

实际上,一直标榜“坚持爱心、诚信、责任、奋进”核心价值观的周大生,却在摩擦基本的诚信底线。

如2018年4月,周大生因在2017年 “双11”、“双12”促销中使用虚假促销广告对消费者购买意向产生诱导,构成欺诈被深圳市市场监管局笋岗所罚款600元。

周大生的官方网站显示,“用爱心为顾客创造高品质产品与服务”是其质量方针。如今看来,颇有讽刺意味。

图片来自网络

信任黑洞

如果结合周大生的名气规模,这份讽刺又显得颇为沉重。

公开资料显示,周大生于1999年成立,2017在是深交所上市。20年时间里,从最初在北京王府井的第一家店到2019年3月31日门店总数3457家,覆盖全国32个省市的300多个大中城市。

可以说周大生的珠宝产品,在国内享有盛名,这离不开市场、消费者的支持与认可。

遗憾的是,即使经历了黑榜事件,周大生的粗放表现似乎仍在摩擦消费者的这份珍贵的信任感。

首条财经发现,在黑猫平台上有关周大生产品的维权事件并不在少数。

来听听他们的声音。

2019年6月25日,用户“CXY8055”投诉称:购买商品当日,一直强调不要钻戒要铂金,但卖给我的却是18K金钻石系列,佩戴一上午就已变色,商家存在欺骗行为。第二天过去处理,商家不给退款或者换货,一直强调可处理翻新,推卸责任,商家以次充好,隐瞒产品属性。

2019年8月5日,另一匿名用户也投诉称,在苏州大洋百货周大生家买的k金耳钉,戴了没多久就开始掉色、掉薄膜状东西,买的时候冲品牌买的,结果还是坑。

除了以次充好,还有欺骗消费者行为。

2019年5月6日,投诉者“白鸟也已飞远”称在2月24日我与爱人在其门店选定一款手镯和对戒,因尺寸问题没有现货需定制,交付定金后商家告知三月底四月初就会到货不会耽误我们拿货。直到4月8日期间店家从未主动联系我们包括定不上货也没有及时通知我们,我怀疑这是店家一种欺诈消费者的手段。投诉到相关部门商家拒不受理。

2019年8月29日,匿名投诉者称在周大生漯河人民路昌建外滩店,购买价值6000多元钻戒后卖家赠送900元购物券称可以凭券购买其店铺任何商品,随后在900元活动券的基础上补差价336元,购买周大生价值1236元戒指一枚,期间并不知道此产品为一口价硬金,销售导购只说如果不喜欢可在1236元的基础上补差价更换其他饰品,并未告知一定要更换一口金硬金类饰品。8月29日携带发票和单据去其门店更换,告知不能兑换足金饰品,这是消费陷阱属于欺骗消费者。上述投诉,都已经过平台审核。

综合以上种种,周大生质量服务仍存不少问题,如何打破这种信任黑洞,值得其深思。

此次周大生再次被查,似乎也引来众怒。微博上不少网友表示对于伪劣纯度不够的金银首饰,商家涉嫌故意欺诈,应该给予重罚。

周大生的思考

这些声音,显然表达了消费者的诸多不满。由此发酵,带来的市场反杀力,不容忽视。只是,这能给周大生多少思考呢?

表面上看,周大生的日子似乎仍相当不错。

近日,周大生的2019中报如约而至。

业绩显示,周大生在2019上半年营收23.90亿元,同比增长12.51%,净利润4.75亿元,同比增长34.63%。

营利双增,业绩可谓不错。

不过,报告期内,周大生专卖店数量1624家,较上年度末的1492家占比仅提高0.91%。相比去年,发展出现放慢步调。

周大生也表示,虽然该公司不断加强对营销渠道的管理,若未来公司组织管理体系、渠道管理人员的培养和储备无法支撑公司营销渠道数量持续扩张,则可能导致部分门店管理滞后,或出现经营活动不能契合公司经营理念的情形,进而对公司品牌形象和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据了解,周大生业务模式分为线下自营、电商、加盟等。

在2018年度,加盟模式所带来的营收占总营收比例最大,为66.67%。这个比例在今年也不例外,其中2019年第一季度,周大生3457家门店中,就有3161家为加盟店。截止6月底,周大生的门店总数已达3599家,而加盟店就占3304家。

有业内人士指出,周大生的加盟模式使公司能够快速占领市场,但过度依赖加盟也可能带来经营风险。而上述的维权事件也大概率发生于周大生加盟店。

图片来自网络

周崇文的三大难关

更多的考量,还来自市场的变量。

众所周知,我国是黄金消费大国,购买力强大。但是今年以来,国际金价持续波动,给相关企业带来不确定影响。

周大生在年报中也证实这一行情。称面对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报告期内,国内珠宝首饰行业增长压力持续加大,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

加之质量黑榜问题,周大生的未来也充满不确定性,这给董事长周崇文出了难题。

说到周崇文,也有其传奇事迹。1982年初,周宗文以优异的成绩从原武汉地质学院毕业,被分配到福建省地质局工作。

1988年,“下海”热潮风起,周宗文开始跃跃欲试。但他没有盲目“下海创业”,而是理智选择到一个珠宝工厂担任宝石厂厂长,以积累经验。三年后,周宗文对珠宝产、供、销运作已成竹在胸。

1992年,通过整合家族资源优势,周宗文决定全力推动周大生珠宝进军大陆市场。通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周大生已入列一线珠宝品牌,而周宗文周大生也拥有了广东省商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等多个头衔。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3月底,周崇文在深圳高质量发展领袖峰会上还揽下“第三届深圳质量领袖(提名奖)”。

周崇文表示,“对质量的执着追求,不仅仅是企业信誉和责任,更是企业良心。我们除了要奉献最美的产品外,产品的质量更是我们做企业最基本的良心,是企业之本,只有把基础问题做好了,企业才能做起来。所以,我们公司把质量体系机制的建立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

此外,其副总裁向钢也表示,周大生是从“源头抓、层层抓、件件抓”三个层面来确保每件产品的质量,把每个环节都当成质量监督重要部分。

不难看出,无论是周崇文的良心论,还是周大生的三抓论,都将质量作为重中之重。

只是,口号说的好,做得又如何?

如今看来,都是打脸之词,周大生品牌的质量问题频遭外界诟病,如何挽回品牌的信任危机,将是周崇文面临的第一道难关。

第二道难关,在于竞品压力。

行业地位讲,周大生的名气和市场占有率不及周大福和老凤祥黄金,加之还有、六福珠宝、老庙黄金、周生生等其他新老品牌的紧咬不放,周大生的核心竞争力并不突出。

相对于竞争对手,品牌优势不强,品牌辨识度不高,产品有一定差异化但不明显,消费者购买公司产品的特定选择倾向不强等问题是周大生品牌的竞争劣势。

其次,高端奢侈珠宝品牌的比较之下,周大生的竞争力和定价权也有明显的不足。

最后一个,是周大生自身的业务模式问题。

截止6月底,周大生的门店总数已达3599家,而加盟店就占到3304家。如何有效管理成为一大难题。

针对加盟店乱象,业内人士曾称,在获得更高利润驱使下,一些加盟店可能会通过各种方式压低成本,降低服务标准,如果企业疏于对加盟店管理,或是管理能力不足,易导致不良情况发生,扰乱黄金市场秩序。

简单梳理,可以看出,表面光鲜的周大生,也在急促粗放发展中面临诸多困境。如何挽救信任危机?如何突破模式困局?如何用一颗真正的品质良心凸显其核心竞争力?显然,周崇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市场抛弃你时,连一句再见都没有。有时看似温和宽容的消费者,也有巨大冷酷的一面。如何警惕市场巨大的反杀力,弥补产品问题,带来的信任黑洞,首条财经将仍将关注。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1

全部评论

Gordongekko09-03 23:31

明天周大生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