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货币、金融危机谈开去

按:都说投资银行即投资一国经济,这里从货币及金融危机谈开去吧~~


一、       货币与通胀

先看一组数据:2001年12月M2(广义货币)为15.2888万亿元;2011年12月M2为85.1591万亿元。10年时间广义货币增长了5.57倍。

近十年来,M2每年均以超过15%以上的速度增长,部分年份甚至超过20%——这一速度远超CPI增速。为什么货币供应增速这么快,而并没有引起CPI的大幅飙升呢?

从初高中接触马政经开始,我们就知道,货币是一般等价物,是财富的代表。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单位时间可以生产更多产品,所以货币增长速度本就是要快于物价上涨速度的。那么,这里有三个比较重要的经济数据了,M2增长速度,GDP增长速度,CPI增长速度,是否能得出M2增速=GDP增速+CPI增速呢?

不然。事实远不会如此简单,这三者决不是如此简单的求和关系。更何况,M2增速仍快于GDP增速与CPI增速之和。

首先要来看,每年增发的这些货币,流向了哪些领域。

简单说,我们都知道GDP增长的三架马车,投资、消费、净出口。而其实,净出口也可以看成是消费的一部分,只不过这部分消费被输出到了国外。这样看的话,就简化为投资和消费两大块了。

CPI,即消费者物价指数,是消费者生活过程中购买商品的一个物价指数,而根据中国目前的消费结构(恩格尔系数较高),所以CPI中食品的权重仍然较高。而PPI,即生产价格指数,是衡量工业企业产品出厂价格变动趋势和变动程度的指数。这两者各自反应不同领域的物价水平变化情况。但二者增速加权相加,也仍不等于货币增速,特别是今年以来PPI为负值。

很显然,CPI和PPI都不能代表货币对整个社会财富的购买力。

其实,还有一个更隐性的东西存在,也即“资本”的价格。比方说,三年内,一套房子从50万涨到了100万,升值了1倍。但区域内的房屋租金水平仅仅上升了10%。那么租金这部分,是被计入了CPI计算的(权重较低,远不及食品),但是房价上涨部分,既没有计入CPI,也没有计入PPI。

如果我们注定是要购买一套房子的,那么我们货币的购买能力,是不是贬值了呢?

所以,增发的货币,一部分被生产率提高所产生的更多产品消耗,一部分被CPI或PPI消耗,而还有一部分则进入了“资本”领域。“资本”领域可以是楼市,也可以是股市,更可以是黄金、石油等大宗商品,以及艺术品、珠宝等。这就像是一个蓄水池,把货币框了起来。

不过,从这个蓄水池中,也产生了“泡沫”一词。泡沫一旦破裂,蓄水池一旦决口,就会产生所谓金融危机了(经济危机)。

二、货币与金融危机(经济危机)

记得在学校学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是这样解释经济危机的:用到了“生产过剩”一词。马政经的观点,所谓“生产过剩”并非真正是商品生产得过多,用不完,而是贫富分化的恶果——因为生产出来的东西,富人有购买力却用不了那么多,穷人想用却没有购买力,所以“过剩”了,于是产生“经济危机”。

我们也从课本了解到,19世纪上半叶的经济危机,牛奶被倒进大海,因为减少牛奶的供应量可以提高牛奶的价格,从而达到最佳盈利状态(或最低亏损额)。

事实上,从近30年的所产生的经济危机来看,已经见不到这种“倒进大海”的情况。而且经济危机的源头往往是金融开始出问题(称之为“金融危机”更合适),已经脱离了简单的实体产业“产品过剩”阶段。

而货币,也远远比“一般等价物”的属性复杂。

经济危机袭来,即使是限量生产的顶端奢侈品品牌,销量也惨遭腰斩,贫富分化无法解释这一点。

回顾近些年的几次金融危机,我们可以看到,似乎产生的原因都不是生产的“产品”过剩了,反而更多是“提前消费”了。

近期的欧债危机,主要原因是希腊、意大利等政府财政赤字,等于是政府“提前消费”了。没想国际经济形势一动荡,资金流动性一紧,突然就发现无法通过借新债来还旧债了。由于欧洲的银行业普遍持有了别国国债,因此而产生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波及了整个欧洲。

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简单地说,就是金融机构把钱借给了买不起房的穷人。“零收入、零首付”,也可申请贷款,只要你愿意承担一个更高的贷款利率。这部分穷人本就不该买房,结果也住进了别墅(在美国别墅很平常,不是什么富人的东西)。这在房价上涨的阶段,风险往往是看不到的。而这些贷款还被华尔街的天才打包成各种证券产品,以及衍生品,充斥到各金融机构、两房、投资者中去,其复杂程度已经远超人类的计算能力。所以蝴蝶扇动一下翅膀,即使是百年的雷曼兄弟也轰然倒塌。

再往前,20世纪初的网络科技泡沫。由于牵涉面较窄,所以影响力不大。这一金融危机主要是网络科技的“资本”泡沫。

97东南亚金融风暴,形成比较复杂,但是让我们都记住了索罗斯和量子基金。综合来说,主要是汇率机制、国际收支平衡、本国资产泡沫等原因综合导致的。

再往前,到上世纪80年代末,日本。形成原因主要也是房地产市场的狂热、股市的疯狂(更可悲的是交叉持股)、以及汇率机制。日本由此进入“失去的二十年”。

……

不再细数。但看官注意,这些经济危机,都不是生产的产品过剩。更多是由于过度或提前消费,资产泡沫、汇率问题(国际收支)等造成的,而这些,都离不开货币。

三、货币与金融危机2

先讲国际收支平衡吧。汇率问题比较复杂,只能回归到本原,简单的例子来说明。

假如A行业生产了产品1000亿元,这1000亿产品能获得50亿元的利润(利润率5%),但是国内只能消费800亿。假如不能出口,那么A行业就“生产过剩”价值200亿的产品。A将不得不通过降价来刺激消费,“走量”,但这时消费量可能只能提高10%,一番惨烈厮杀,A行业亏损可能还不止150亿元。

而在可出口的条件下,这一情况就迎刃而解了。200亿元销往国外,美元结算,再换汇回人民币。这一过程中,换汇使得国内的人民币增加了200亿元,同时也增加了等值的外汇储备。

同样的,无数笔交易叠加,得出了整体的国际收支是顺差,还是逆差。

长期外贸顺差,其实是向外输出了“生产过剩”,而同时又增加了本国的货币供应量,以及外汇储备。

再来看,增发的货币,如果是流入投资领域。之前有说流入房地产、股市等领域。而如果是流入生产领域,反而从某种程度上会降低物价水平——很简单,生产的产品多了嘛!

看看08年中国的救市政策,就以投资为主,大搞基建项目,08年的四万亿投资刺激,同时刺激房地产,加上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等消费类的刺激,辅以宽松的货币政策(10万亿天量信贷)……

看美国的救市政策,QE来了三轮了,欧盟的救市政策,也是通过OMT无限制购买各国国债。为什么欧美没有大搞基建来救市呢?

因为他们已经不缺乏基建,投入基建是一种浪费。事实上通过投资拉动经济,最早是二战前的罗斯福新政开始的。

记得有位高中的天才历史老师(绝对褒义,不知是不是他自创),说,美国等国通过类似罗斯福新政——投资刺激——走出经济危机,德国、日本也通过刺激投资,不过刺激的是军工厂,通过战争转移国内民众矛盾——于是有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四、资产泡沫与金融危机

讲到这里,就很明显了。所谓的资产泡沫,正是货币给吹大的。所以一轮资产泡沫破灭,往往在之前有一段时间的货币宽松。

再回到之前的例子。那增加的200亿资金,只要不加入到消费流通领域,对于CPI是没有影响的。这200亿不管进入楼市,还是进入股市,甚至只是存起来,都没有关系。(进入了蓄水池,当然存起来银行是要放贷出去的)。

物价同货币量,以及流通的速度都是有关系的。

关于资产泡沫,就不再过多讲了,此类文章太多了。

只补充一句,“蓄水池”能够将“小危机”拖后,并聚集成“大危机”。假如这200亿的生产本就过剩了,但这200亿一开始并不会反应出过剩,甚至其还会继续增加生产规模。

回到中国的具体国情上,两个点是比较危险的。一是楼市,一二线城市的楼价已经远超人们的负担能力,但三四线城市,县城、甚至农村,房价还是比较合理的。结构性比较明显,这跟中国的城镇化进程方式有关。

二是长期的国际贸易顺差,造成的大量的外汇储备。要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说到底还是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其他都只是纸上富贵(泡沫)。给全世界每个人都做一双鞋的利润,也买不了一台大飞机。在这个全球经济下滑的时候,更应该利用外汇储备去收购国外科技公司,科技兴国,振兴本国经济。以前我们用市场换技术,换资金,现在应该用资金去换技术了。
雪球转发:13回复:36喜欢:24

全部评论

新老宋2012-10-04 00:11

总结得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