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爱模糊不爱精确?误解太大了


在“聪明的投资人都在这里”的大雪球上,巴菲特所说的“宁要模糊的正确,不要精确的错误”广为流传,甚至被很多人奉为圭臬。

在这句格言的正确指导下,许多人以“模糊的正确”为幌子,认为:不读财报、不学估值,不管数学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也能稳稳当当挣大钱。“一眼定胖瘦”“毛估估”“投资是艺术”等理念大行其道,深得人心。

但我敢说,太多人没有读懂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不客气地说,是逻辑没有学好,或者语文没有学好,或者没有深入思考。

如果你把“宁要模糊的正确,不要精确的错误”这句话,稍换一个说法,就知道我们对它的误解有多大了。

不信,试试看。

一个姑娘对一个小伙说:“我宁愿一辈子不结婚,也不嫁给你这个渣男!”请问,姑娘愿意一辈子不结婚吗?

明显不是嘛。姑娘是愿意结婚的,她今后的人生还是要追求白马王子的。只是,如果一定要让她在一辈子不结婚和嫁给渣男之间,二选一,她会选一辈子不结婚。因为,她太狠渣男了,恨到宁愿不结婚——但是,和一个相爱的人结婚,其实还是她梦寐以求的。

仿照这个句式,大家可以发挥想象空间,造出无数有生命力、诙谐感的句子了。你发现,“宁(愿)要……也不要(愿)……”,其实就是一种修辞手法嘛,强调的是对后者的极其厌恶,但并非最佳选择。

几年前,学习书法,听大书法家田蕴章批判过一些人对于“宁丑毋媚”的错误观点。一些人把“宁丑毋媚”曲解为,写毛笔字,丑的就是美的,丑也无所谓,导致以丑为美之风盛行。实际上,“宁丑毋媚”,强调的是人品比字的美丑更重要,人家并没有提倡写丑字啊。

明白这种修辞手法。对巴菲特的本意就容易理解了。

事实上,模糊、精确、正确、错误这四个词语,可以组成四个判断,分别是精确的正确、模糊的正确、精确的错误、模糊的错误。在巴菲特的心目中,他肯定首选精确的正确啊。智商正常的人都会选这个嘛。

只不过,在不能求得精确的正确的时候,他会退而求其次,选择模糊的正确。精确的错误和模糊的错误,巴菲特不会选,相信你我都不会选。

但是,大多数人误解了巴菲特的本意,努力追求模糊的正确,并以此作为不读财报、不学估值等等的借口。我敢肯定,到头来,他们获得的只能是模糊的错误。

从巴菲特一生的实践来看,你不得不惊叹,这个人实在是太会算、太精明了。价投们都知道,巴菲特喜欢打桥牌,而且是世界级选手水平。他的桥牌老师就是世界桥牌冠军。

巴菲特谈到桥牌时说:“这是锻炼大脑的最好方式。因为每隔10分钟,你就要重新审视一下局势……在股票市场上的决策不是基于市场上的局势,而是基于你认为你合理的事情上……桥牌就好像是在权衡赢利或损失的比率。你每时每刻都在做着这种计算……

再从巴菲特的专业背景来看,更是亮瞎眼,碾压无数金融界、投资界的博士生。

1947年,沃伦·巴菲特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财务和商业管理。但他觉得教授们的空头理论不过瘾,两年后转学到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一年内获得了经济学学士学位

1950年巴菲特申请哈佛大学被拒之门外,考入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拜师于著名投资学理论学家本杰明·格雷厄姆。

格雷厄姆最崇拜的就是数字,极力反对模糊的投资理念,最精于计算企业的内在价值。因为有了格雷厄姆,股市才逐渐远离了算命和跳大神,和科学挂上钩。

在格雷厄姆麾下,巴菲特学习实践的就是所谓捡烟蒂的投资法,前提是你的数学要超级好,会计算企业的内在价值。

有人会反驳说,巴菲特不是说过吗,有的企业值不值得买,他5分钟就能做出决定。是的,巴菲特买中石油,只是翻翻中石油的报表,就决定买入了,后来还赚了好多倍。

可是,我想问问,诸位追求模糊正确的,你们当年谁模糊地读出了中石油的内在价值,并且和巴菲特一样赚得盆满钵满,后来还全身而退,避开了中石油的地球顶的?

为何能够在短时间内作出买卖决断,巴菲特曾在回答某美国高校学生的提问时做过回答,具体记不清了。但大意是,这是我经过了多年千锤百炼获得的能力,你们小屁孩真以为那么简单啊?!

近来阅读李嘉诚传记,就发现,李超人之所以能够在商场上、股海中百战百胜,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的精于算计。李嘉诚每次作出重大决策时,最看重的是精确计算,科学分析的数据。每一个决定都经过有关人员的研究,要有数字的支援。他说:“我对数字是很留意的,所以数字一定要准确。”

在收购港灯公司时,李嘉诚动用各种网络全方位收集有关资料,尽可能了解交易对手的行事风格。由于事前调查研究非常充分,李嘉诚仅通过两次会议,就完成港灯的收购。事后,李嘉诚表示:“假如我不是很久以前存着这个意念和没有透彻研究港灯整间公司,试问又怎能在两次会议内达成一项总值达到29亿港元的现金交易呢?”

是啊。你们只看到武林高手摘下一片树叶,也能当飞刀用。却不知道,他们扎了多少年马步,地上都踩出大坑了。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是也!

最后要说的是,无论是做学问,还是做投资,还是做生意,最高的境界应该是《中庸》所说的“致广大而尽精微”,既会定性分析,又会定量分析;既懂宏观,又懂微观。

用曾国藩的话来解释,就是:“古之成大事者,规模远大与综理密微,二者缺一不可。”

看看巴菲特、李嘉诚这些世界级顶尖高手,是不是“致广大而尽精微”的典范呢?

$世联行(SZ002285)$ $比亚迪(SZ002594)$ $招商银行(SH600036)$ @我是任俊杰 @黄建平 @今日话题 

雪球转发:7回复:12喜欢:86

精彩评论

舍得就快乐1314 04-14 08:51

《聪明的投资者》的确不包含内在价值的计算方法。我的意思是,格雷厄姆或者早期巴菲特要买入一个只股票的时候,是必须计算其的内含价值的,否则无法理解,“以低于内在价值的价格买入”是什么意思。至于用什么方法我还没研究过,但肯定要计算,虽然每个大师计算出来的结果会有差异,也不会十分精确。后来,巴菲特只承认未来现金流折现是给企业估值的合理方法,虽然估值的结果也不一定精确,但总要估算,是否物有所值。再从现实中,企业并购的实例来看,估值也是必经的程序,物有所值,才会买入的。我们在二级市场投资的,就应该脱虚向实,向企业家那样去做投资,而不是动不动就来一句毛估估,一眼定胖瘦,闭着眼睛就下注。

格多巴卡 04-13 15:11

其实,这个翻译版本以及由此引起的各种误解是语言和翻译的一种无奈。翻译成上述中文之后,巴菲特的原话就已经韵味全无了,而且容易引起误解。其实,这句话与投资是介于科学和艺术之间的一门学科是一个意思。例如,谈估值,我们说某只股票大概值个3、5块钱,这可能是处于正确的范围之内,你非要说它值3.1415926元,那就错误了。再如,北京位于中国(当然这太宽泛了),这是正确的,位于华北也是正确的,大致为河北省所包围也是正确的,但是你一定要说在北纬多少度,东经多少度之间,可能就需要高精度的测量,一般在地图上量一量得出的小数点后面好几位的那个数值范围肯定是错的。

优雅随风 04-13 11:21

好文。

全部评论

SusanneXu2017 04-14 14:47

魔鬼在细节中!

舍得就快乐1314 04-14 11:48

是这个道理。我高度赞同。算账是基本功,就像练武的一定要压腿,练字的一定要临帖,道理是一样的。算与不算,是本质的区别,算得准与不准,是能力的区别。

千锤百炼必有所成 04-14 11:39

【谢谢分享】说得特别好,通俗点讲如果从做买卖的思维思考问题,就会明白算账是多么重要的基本功。以后我要多花时间夯实基本功。

舍得就快乐1314 04-14 08:51

《聪明的投资者》的确不包含内在价值的计算方法。我的意思是,格雷厄姆或者早期巴菲特要买入一个只股票的时候,是必须计算其的内含价值的,否则无法理解,“以低于内在价值的价格买入”是什么意思。至于用什么方法我还没研究过,但肯定要计算,虽然每个大师计算出来的结果会有差异,也不会十分精确。后来,巴菲特只承认未来现金流折现是给企业估值的合理方法,虽然估值的结果也不一定精确,但总要估算,是否物有所值。再从现实中,企业并购的实例来看,估值也是必经的程序,物有所值,才会买入的。我们在二级市场投资的,就应该脱虚向实,向企业家那样去做投资,而不是动不动就来一句毛估估,一眼定胖瘦,闭着眼睛就下注。

渔翁139 04-14 08:12

谢谢分享。但补充一句内在价值,并不是可以计算出来。聪明投资者里面并不包含着内在价值的计算方法。

格多巴卡 04-13 16:15

舍得就快乐1314 04-13 15:37

我觉得不必拘泥于语言,无论是否翻译过,因为语言都是有歧义的,也是有特定场景的。我们不仅要看他说了什么,更要看他做了什么,才能懂得他的本意。孔老夫子不是说吗:听其言,观其行,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格多巴卡 04-13 15:11

其实,这个翻译版本以及由此引起的各种误解是语言和翻译的一种无奈。翻译成上述中文之后,巴菲特的原话就已经韵味全无了,而且容易引起误解。其实,这句话与投资是介于科学和艺术之间的一门学科是一个意思。例如,谈估值,我们说某只股票大概值个3、5块钱,这可能是处于正确的范围之内,你非要说它值3.1415926元,那就错误了。再如,北京位于中国(当然这太宽泛了),这是正确的,位于华北也是正确的,大致为河北省所包围也是正确的,但是你一定要说在北纬多少度,东经多少度之间,可能就需要高精度的测量,一般在地图上量一量得出的小数点后面好几位的那个数值范围肯定是错的。

舍得就快乐1314 04-13 14:35

对顶尖高手而言,工具的精良与否是次要的。

Albert-Wong 04-13 14:32

金庸武侠有一句话叫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难道真的认为剑法越笨重越好?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