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创新药和这些CXO,很多也用DCF,只不过是rDCF, risk-adjusted DCF, 基于现有业务和未来业务管道pipeline的不同阶段,根据同行的可比数据,给予不同阶段某个概率,叠加估值。我宁可做房地产的rNAV估值也不想去碰这些创新药公司的估值,当然最省心的还是消费类。这也是为何投行里资格老运气好的分析员一般都cover消费类公司,当然这个跟买方的口味也有一定关系。PEG也好或者Growth-PE也好,最大的问题就是对现金流在较远期的也就是我们称为长久期的品种可能会遗漏,因为PEG或者Growth-PE最多也就看三年了。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
引用:
先说结论: 1.中国股市在一定程度上是单边做多行情。 2.池子的蓄水能力有限, 3.好股票就那些,买的多了(特别是公募和北向双击),自然贵了。 美国的核心资产——互联网巨头整体的估值比中国的核心资产——消费和医疗整体高估不少。 最开始的时候,先要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行业特性和商业模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