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过分悲观

可能我这个人的性格,就是容易过分的悲观。

美国大选的瓜,还能再吃一吃,要是文选变成武选,那就牛逼闪电了。假如那样,市场风险偏好会降低。

大选早晚会尘埃落定,不管是特朗普还是拜登上位,最后市场还要回到它的主要影响因素上:

1.疫情冲击

2.美联储政策

3.美国财政刺激

目前来说,疫情的冲击越来越严重,有失控的势头;美联储能出的牌并不多,名义利率已经几乎为0,倒是可以改变购债结构,最多搞一搞YCC收益率曲线控制。

最大的变量就是美国财政部的刺激政策,准确的说是刺激的速度和数量。刺激的速度取决于大选能不能快点尘埃落定,刺激的数量取决于参议院的控制权。

目前来看,大选结果还有很多扯皮空间,法院和武选正在路上;民主党如果搞不定参议院,这意味着即便拜登当选也做不了什么事,同时财政刺激也很可能面临巨大缩水的风险。

不管谁当选都会出财政刺激,但是分裂的国会可能让刺激达不到市场预期。

原油已经秃噜下来,这主要是疫情下经济衰退的担忧;黄金还在高位,我认为已经计价了大部分强刺激的预期。反过来说:假如财政刺激不如预期的快和强度,金/银依然可能重挫。

我个人推测,针对居民的纾困刺激,大选落地之后可能是较小的一个,而大规模的刺激要扯皮一段时间。黄金的牛市还在通货膨胀,目前看四季度够呛,明年二、三月有机会。

$山东黄金(SH600547)$

$豫光金铅(SH600531)$

$紫金矿业(SH601899)$


Android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