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2019财年Q4季报与年报点评

历史文章:

商业模式与电商模式的思考:商业模式与电商模式的思考

阿里巴巴2019财年Q1季报点评:<u>https://xueqiu.com/1936609590/112705345</u>

阿里巴巴2019财年Q2财报点评:<u>https://xueqiu.com/1936609590/116858781</u>

阿里巴巴2019财年Q3财报点评:<u>https://xueqiu.com/1936609590/123897067</u>

一、总评

核心业务预期中偏上、非核心业务一般,整体一般偏上,但有非经营上的风险

首先回答四个关于核心业务中的中国零售平台的关键问题

(1)、年度活跃买家增加、月活增加,环比与同比都下降很快,为什么?是否不好

这是很正常的表现,当你理解前面二年加速增长的逻辑,自然也会理解增速会较快慢下来的逻辑,这个逻辑前段时间和一位朋友交流时谈过,这次的电话会议上阿里高管也有提到:

张勇:我来回答第二个问题,我们正与业务伙伴展开密切合作,包括媒体合作伙伴,比如“趣头条”及其他机构,进一步向低线城市的用户渗透。新的互联网用户一开始会使用社交网络,慢慢去消费最基本的互联网内容。将来,他们第一次尝试购物,真正开始为互联网内容付费。所以,我们会与媒体合作伙伴展开紧密合作,特别是在低线城市拥有大量用户的合作伙伴,帮助我们在这一领域实现用户增长。

在好几年前,一个趋势就比较明确:一个用户,当他第一次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他用的应用大概率是微信,在之后的时间里面会慢慢向其余领域应用扩散,像电商这种门槛较高的应用,大概需要1-2年的时间(腾讯弄小程序的目的之一就是想通过小程序提供尽可能多地服务,让用户在微信体内实现更多)。

在2015-2017年Q2二年半左右的时间里面,微信增长了高达4.63亿的用户,之后用户增速就飞速下降,这批用户,基本可以理解为是移动互联网下半场的增量用户的大部分。而淘宝2016年中开始遇到增长瓶颈,看当时的数据一度以为会卡在4亿多点,原因就是它把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上半场它能渗透到的用户都快渗透完。

2017-2018年的加速增长的核心原因就是它开始承接下半场用户往电商的扩散,当然,怎么保证这批用户是它承接,而不是其余企业承接就是竞争力的问题,它得想各种各样的方法,自身的改变、新的流量渠道触达、支付宝等全生态帮忙等。增量用户往往带来变革机会,所以这个过程出了个拼多多。

时间点到2019年,大部分能渗透到的都渗透到的,速度自然会下来(微信是17年降下来的)。当然,现在还有部分(1-2亿)在其余玩家如京东拼多多手里,也还有少部分增量用户,前者得贴身肉搏,后者得慢慢来,都不是短期就能得到很多的。

就我而言,老早就喊2020年能到7-8亿就很不错,并且基本会是短期瓶颈。剩下那部分用户并非没有办法,新零售就是办法,现在担忧的问题实际阿里三四年前就想到并在寻找解决方法,这个过程肯定得踩很多坑就是。

这是最核心的原因,次要原因就是去年Q1是淘宝春晚,也是应对拼多多的开始,是个用户增长高峰期。(之前在写拼多多的文章时,曾提到,想知道阿里应对对拼多多的影响,不是看拼多多去年的财报,而是看今年的的财报)

上面是用户数据问题,用户数据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要像很多分析师一样闭着眼睛乱填数字,得按逻辑来。

(2)GMV增长貌似较低,不及大盘和预期

在财报前段时间,我对总GMV增长预期是17%-19%、天猫GMV增长预期是20%-24%、淘宝GMV增长预期是12%-16%。

虽说是瞎猜的,实际肯定还是有些数据和逻辑支持的,2019财年里面,网上零售大盘增长19.65%,实物网上零售大盘增长22.69%,考虑到拼多多创造很多增量以及抢夺部分存量,阿里的很可能比这低2-4%,再考虑到淘宝的重要性以及其加速增长淘宝天猫增速不会差太大。实际数据基本都在我预期区间的上限,所以是偏好的。

至于人均GMV几乎零增长是正常的,新的这批用户平均消费能力相对老用户就差些还是初期,大批量的进来肯定会拉低整体人均GMV,而且部分老用户也会受到其余电商企业挖墙脚导致淘宝天猫平台消费降低,二大逻辑支持,人均GMV如果还能增长较多那很可能就是GMV虚胖——实物支付GMV增长在总GMV增长之上,按逻辑是更坚实。

(3)货币化率

早年的货币化率计算公式是中国零售平台收入/中国零售GMV

到现在,再用这个是不准确的,因为中国零售平台收入包含一些其它业务和收入

零售平台货币化率最准确的公式是(广告+佣金收入)/中国零售GMV

2019财年的货币化率是3.6%,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但在其余业务没有发展起来,4%-5%是短中期瓶颈,如果采用错误的算法会在4%以上,基本就没多少提升空间。远期看是可以到5%以上的,但是靠给商家提供更多的服务达到,比如说物流、金融、云、智能客服等,而不是在单一环节吃更多。

另外,无论是GMV变坚实还是天猫GMV占比提高,都会自然地把整体货币化率数据带上去,这是我认为在还没大规模吃更多的环节之前,也有一定的良性提升空间的原因之二。

最为核心的收入数据广告和佣金收入增长不错,31%,略超预期,原因有上次提到的佣金问题,广告收入问题下文有说:

花旗银行分析师艾丽西亚·雅普(Alicia Yap):武总,我刚才听您说,在本季度阿里巴巴分配了更多的流量用于测试推荐信息流的商业化,使得本季度CMR(客户管理收入)逐步升高,我没有听错吧?此外,您还提到2020财年不打算对推荐信息流进行商业化,这是否意味着未来几个季度增速可能会放缓,还是说这取决于你们是否在未来几个季度测试推荐信息流商业化?此举有可能造成2020财年CMR收入增长出现波动。

武卫:你说的是对的。我们在本季度的确分配了更多的流量来测试推荐信息流的商业化,我也说过在2020财年不会加强推荐信息流的商业化力度。本季度客户管理收入增长了31%,而前几个季度是26%或27%,部分原因是我们本季度分配更多的流量测试推荐信息流的商业化,我们在2020财年不扩大信息流商业化计划的原因跟我们之前扩大B2C市场份额的原因一样。

当然,官方仍不准备在2020财年加速信息流商业化,所以2020财年的货币化率提升正常而言还是是高个位数增长。做法肯定是对的,今年还是竞争与抢用户为核心。

(4)宏观仍然不确定,但好在去年基数低

上图可以较为清晰地反应问题,去年是4月份开始增速下降很多的,这意味着今年后面三个季度的同比增长基数都较低,所以就算情况没有好转,之后的增速仍然会有所提高。4月份社零增速降低不少,网上零售和实物网上零售相对来说都还可以。

展望未来,上个季报点评仍然适用:

之前经常在想,什么时候零售回温,重新来一波爆发,万一段子说的‘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会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是实际情况呢,适当调整下预期最好:电商高速甚至中速增长的时间基本上过去,降低预期接受更低的常态,假如2019-2021零售年化增长6%-8%,则电商大概会是2-3倍,12%-24%。这样出现好的情况是惊喜,没出现也没什么。

GMV增速是12%-24%,考虑货币化率增长作为辅助,则广告、佣金收入增速在20%-30%之间较为正常。


(5)经营利润87.65亿,表现不佳,同比降低5%

联邦集体诉讼和解费用2.5亿美元(16.79亿)影响,这笔费用计在行政开支里面,导致单季度高达76亿,没有这个影响,经营利润会是同比增长13%,当然还是较低,但饿了么在去年5月份开始并表,影响较大,2020财年Q1财报就会正常很多,Q2财报会完全消除并表影响。

(6)经营外风险

宏观不谈,看蔡崇信说的: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格雷丝·陈(Grace Chen):我的问题关于2020财年业绩预期。管理层可否详细介绍一下销售预期,比如核心业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预期?公司是基于哪种宏观经济条件做出2020财年销售预期的?武总刚才提到,阿里巴巴在2020财年并不打算对信息流进行商业化,这是否预示着,如果经营环境和市场条件允许阿里巴巴在2020财年从推荐信息流中创收,那这一计划是否仍然存在变动的可能?

武卫:我们预计2020财年营收将达到人民币5000亿元,同比增长33%左右。根据前几年的状况,绝大部分营收都来自于中国零售业务,2020财年同样是这种情况。我想要强调的一点是,我们预计随着我们进一步执行新零售战略,自营业务收入在阿里巴巴总营收中的占比会继续上升。

至于2020财年营收预期中的宏观经济因素,实际上中美相关的业务占阿里巴巴总营收的比例目前相对较小,这也就是我们所谓的跨境业务,所以不会给我们带来太大的影响。在5000亿元人民币的2020财年营收预期中,我认为冲击相对很小,并不太大。

蔡崇信:我来补充一点。我们所关注的宏观经济条件是长期趋势,这些都是推动阿里巴巴业务发展的趋势,但不是那种给环比业绩带来影响的东西,比如说GDP增长、工业生产或是其他因素。实际上,中国宏观经济以前过于重视制造业,但中国经济正在向服务导向型经济转型,在过去五年内,制造业失去了大量工作岗位,但同时也增加了许多服务岗位。就业岗位的持续增长推动了人们可支配收入的提高,并且推动了持续消费增长,这是一个巨大的宏观经济趋势。

另一方面,中国还在向国内消费驱动型经济转型,这是一个非常显著的趋势,会持续很多年。将来,中国会扩大进口,这些都是对阿里巴巴业务带来影响的宏观经济因素。阿里巴巴就好像是在河里游泳,目前是顺流而不是逆流,因为所有这些长期的宏观趋势因素都是带来顺风,是推动阿里巴巴业务不断发展的力量。

阿里他爸准备减持,短期很可能会有较大冲击


二、分部

(1)中国零售平台

淘宝天猫见上,补充:

1、2017年,曾说最迟在2018年QQ就会从移动互联网第二的位置下来,上去的可能是支付宝也有可能是淘宝,去年底支付宝把它拉下来,今年Q1手机淘宝月活7.21亿,手机QQ7.004亿,也算拉下来了,微信还是独孤求败。

2、其它+菜鸟+本地生活

其它业务之前预估数据是2019财年350-400亿,实际401亿,基本是上限

今年开始有不少盒马的负面信息,遇到问题是正常的,新零售的问题不是简单几句能说清楚,至少从财报数据看,同比增速环比加速,没到新闻说的快倒闭的样子。

菜鸟要谈,也得专门一篇文章,这里不谈。

本地生活Q1无疑是淡季,表现不错,口碑开始商业化,自我造血能力会加强。

新零售的目的有三个:1、触达以前难以触达的消费者;2、提高业务范围从而提高APRU;3、顺应趋势甚至引领趋势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并防止被他人颠覆。很多事情尽管困难重重,也得去做。


(2)批发业务

维持之前的判断不变,找了份早年阿里批发业务在港股上市期的财报,,在50-60亿收入规模时,运营利润率大致是25%-30%之间,对应20%-25%净利润率。

当年发展不佳退市,近几年重新盘活,不知不觉中年收入到180亿左右。就规模效应的角度降,利润率应该有所提高。(对批发历史有更多了解的,欢迎补充与纠正)

(3)国际零售

另一困难重重的业务

(4)阿里云

增速进一步下降到76%,但腾讯的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同比增速下降到43.5%,尽管云在其中应该是拉高的,但不会高太多,阿里云的对比表现并不差。宏观表现应该略有影响,竞争对手也会有影响,近三年进来几个硬手,长期看当然是好事会把市场加速做大也会把上限做大,短期冲击还是有的。

最新季度的经调整EBITA率已经到-2%,2020财年很有可能转正,但意义不大,一方面离真正出利润还要更久,350-400亿的规模出利润也出不了太多,没必要。

(5)大文娱

2019财年营收241亿,运营亏损200亿,难以想象,超级碎炒机,都不知道钱花哪里去了8%的增速有阿里影业并表的贡献(3月份开始),实际更差,但也不会差太多,后面几个季度应该会好些,阿里影业虽然还赚不了什么钱但已过大幅补贴阶段,并表对财报不会有多少拖累。目前阿里大文娱算是都归樊路远管理,他是老阿里但也是外行,前途未知。

对比腾讯文娱

5%的增速一个样,这样看爱奇艺的增长43%表现还算好的(实际也不好,Q2预期暴降到12%-18%)

为什么都这么差?

宏观不好影响广告主广告开支是一个方面,自身卖广告的如腾讯自己也大幅度削减广告开支,另一方面就是Q1上面有要求导致一大批古装剧被推迟播出影响收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短视频等新型娱乐方式的冲击。

后者强调过很多次,广告主的开支不是无限的,假如正常广告开支一年增长20%,因为不景气只增长10%,同时又有新玩家抢掉一部分份额,新玩家肯定不会好过。

唯一好的方面是成本得到一定的控制,下半年成本控制可能还会更好。

文娱行业,以后也得专门写一篇文章分析。


(6)创新战略与其他

高德想做大出行平台,但没那么容易,只有流量和入口是不够的,没有可控的运力别人一卡用户体验就很差,能解决运力问题才能有大发展,不然只能赚一部分过路钱,美团打车也是如此。


(7)蚂蚁金服

蚂蚁早前规划,应该是18年左右上市,17年初是开始大规模出利润,然后找到战机并遭遇金融监管,就推迟了二年左右(18年中还是进行了融资)

2019年,蚂蚁金服很可能会大规模出利润

因为营收规模已经很大(千亿级别),一旦出利润就相当可观

猜测:2020财年,蚂蚁会有较大贡献,再下个财年,阿里云才会接力。


$阿里巴巴(BABA)$ $京东(JD)$ $拼多多(PDD)$


注:文中内容仅为个人分析,不构成投资建议

雪球转发:49回复:94喜欢:83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sonic_bb08-16 00:31

thx...这个点之前倒真是没有特别注意,原来蚂蚁现在技术服务的收入占比已经这么高了...

逸修108-15 23:42

蚂蚁除小贷、基金理财等金融服务有较大优势,在技术服务费也有很大优势,它的技术服务费占比挺高

逸修108-15 23:41

绝对数值差不多,相对影响不一样,对腾讯的影响远大于蚂蚁金服,因为腾讯除这块基本就是小贷、提现和某些商业支付有油水。整体商业支付增长会把毛利率环比拉低,是因为有服务商补贴,它七月份缩减了,还与此和美团有矛盾(美团是最大的服务商),所以我认为它下半年的毛利率会上升一些

sonic_bb08-15 23:36

备付金利息对蚂蚁和腾讯的影响应该是一致的。差距应该还是来自金融类产品的能力,蚂蚁自己通过abs等途径融资做消费贷信用贷等产品赚利差,而腾讯目前还是只能给微众和其他产品公司导流收过路费,这样理解对不对?

逸修108-15 23:32

七月份看到在减少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