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焦虑只是因为我们想过更好的生活却不得其要,所以普通人终极追求是内心的宁静安逸。
而所谓雄图大志顶层人物最高追求是控制思想体系,从而控制他人行为,时间和金钱只是实现这个目标所需条件。
知识、技术、资本、土地都是财富的载体,不同时期按照重要程度决定转换比率,资产配置都不可偏颇。
富有意味着永远都有选择更优服务的权利和机会,无论现在还是未来、年轻或是年长,但更多仅是品质和心理感受层面,不会有代际差别,如同快销品和奢侈品、国产药和进口药。
科技进步本身不单是壁垒的攻克,直接的结果就是效率的极大提升,最终一定惠及大多数人,无论精英还是平民,而不会只令少数顶层人士受益。如果整个社会的福祉偏离帕累托最优太多,那么世界格局必然重构。
老富一贯喜欢这种令人惊悚的穿越感文章,鉴定完毕。
雪球转发:0回复:3喜欢:4
引用:
同步发布于我的雪球账号和wx 公号“筹码” 版权声明 2017年已经注定的是中国中产嗷嗷叫的一年,此时起,『阶级固化』深入骨髓,我们越来越像一个那个我们曾经口诛笔伐的『万恶的资本主义』: 1. 中产屌丝化:以土地恢复阶级划分。中产和屌丝的区别是谁的负债更多一点。 2. 货币信仰裂痕:人民币信...

全部评论

水韵江南111 2017-03-20 20:53

很有哲学意味。。。。

炙年 2017-03-19 18:13

大师说的对,我这一段时常焦虑,的确实不得其法。

Mr_Wang5214 2017-03-19 1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