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异教徒,犹太人如何在伊朗求生存? | 地球知识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255-犹太人在伊朗

作者:深眸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在当今的中东地区,伊朗和以色列这两个国家水火不容,伊朗前总统内贾德曾多次声称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以色列也时常发射导弹打击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目标。

一张有趣的邮票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出于意识形态差异、地缘政治利益争夺和国家安全的需要,双方的关系恶劣也在情理之中。但奇怪的是,当前伊朗境内竟然生活着2.5万名犹太人,历史上这一数字更是高达10万人。

更出人意料的是,对这些少数族裔伊朗政府也特殊照顾,使他们过着和当地波斯人一样的生活。

这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么?

曾经是犹太人向往定居的地方

实际上,早在公元前6世纪,犹太人就大规模地出现在了波斯人的土地上。

公元前586年,新巴比伦帝国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征服了犹太王国之后,便将大批民众、工匠、祭司和王室成员掳往巴比伦,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巴比伦之囚”。

犹太人饱受苦难的巴比伦之囚时代

已经成为凝聚犹太人认同感的重要历史记忆

(图片来自:犹太博物馆@《The Flight of the Prisoners》)▼

由于无法忍受巴比伦人的残酷虐待,大批犹太人就因地理上的便利向东进入波斯境内避难。直到几十年后波斯帝国的兴起,犹太人才改变了命运。崛起后的波斯帝国在居鲁士大帝的领导下逐渐消灭了新巴比伦,并释放了被关押的犹太人,让他们重回约旦河流域的故土。

居鲁士大帝允许希伯来朝圣者返回并重建耶路撒冷

(希伯来人是犹太人的祖先)

(图片来自:Wikipedia@《 peintre et enlumineur du XVesiècle》)▼

但只有一些虔诚的犹太人回去了,更多人由于长期生活在这里,并且考虑到波斯帝国宽容的民族政策,决定留下来定居于此。事实证明,这些人的命运也比那些回去后不断继续被驱逐的同胞们好一些,即使在波斯伊斯兰化之后,这里的犹太人仍然得以生活在相对比较宽松的政治环境下。

波斯帝国内部的地区和民族差异巨大

所以只要表示臣服和缴纳赋税

帝国就不太干预小群体的内部自治

而之后的阿拉伯帝国,面对的问题与波斯帝国类似▼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口的增长,到了近代,伊朗境内的犹太人竟然有好几万。他们从不担心欧洲的排犹浪潮,只要接受伊斯兰教领导,按时缴纳特殊的信仰税,就可以保留犹太属性,拥有自己的教堂甚至从政。

德国犹太人在一战中也大量参军

他们与德国战友也享有相同的荣誉

然而这仍然挡不住欧洲和德国顽固的反犹主义传统

并在多年后发展为可怕的悲剧

(图片来自:Wikipedia)▼

而1926年建立的巴列维王朝,则无疑是这一群体的黄金时代。因为在之前,伊朗犹太人还要考虑政府奉行的伊斯兰教对他们的限制,而现在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新国王坚持政教分离、世俗化和亲西方的政策,并且废除了对少数族群的歧视性法律条文,犹太教和伊斯兰教成为伊朗社会的两个宗教类型,完全是平等的。

法拉·帕拉维是巴列维王朝的皇后

其创立了伊朗第一所美国风格的大学

或许这个帝国被腐败所缠绕

但也养出了自由开放的果实

(图片来自:Wikipedia)▼

1972年,法拉在中国

其穿着是完全西化的

在47年后的伊朗很难看到这种装扮

(图片来自:Wikipedia)▼

1948年以色列国家建立之后,伊朗境内的犹太人生活的就更好了,这自然是伊朗和以色列结盟的结果。

大卫·本·古里安在现代犹太复国主义创始人

西奥多·赫兹尔的大型肖像下宣布独立

(图片来自:Wikipedia@Rudi Weissenstein)▼

没错,伊朗曾经是以色列的坚定盟友,还曾有过动用国家武装力量护航向以色列转运原油的友好历史。虽然看上去有些奇怪,但类似的思路在今天的海湾地缘格局中仍然能看出端倪。伊朗虽然在舆论场上处处针对以色列,但那主要是因为它严格的反美立场,伊朗长期以来真正的对手,是沙特,而非以色列。

以色列诞生之初,周边的阿拉伯国家几乎都欲除之

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伊朗也并非阿拉伯国家

以及,伊朗和以色列都站着美国▼

伊朗与沙特在地缘利益上有争夺海湾控制权的巨大冲突,在宗教上有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冲突,敌对关系极为明显。相反以色列与伊朗并不接壤,而且犹太人与逊尼派的仇恨也显而易见,暂时放下意识形态对立联手并不奇怪。

波斯人在波斯湾并没有占到优势

大部分海域还是掌握在对岸的阿拉伯诸国手里

而对伊拉克的影响力和对霍尔木兹的控制权

就成为波斯湾两岸争夺的焦点

相对孤立的伊朗,需要尽可能多的盟友▼

而此时滞留伊朗的犹太人,也成为了巴列维国王的座上宾,生活在伊朗极为滋润,甚至不愿回到新建立的以色列国家。

实权掌握在世俗的伊朗国王手中

伊斯兰宗教领袖也只能听国王的

作为少数派的犹太人因此获得保护

(图片来自:Wikipedia)▼

伊斯兰革命的改变

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改变了这一切。

“我们要一个由伊玛目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政府”

但宗教的伊玛目终究不是神,也就逃不过人类的私欲

不管是国家制度还是宗教立意,教徒和群众都只是被统治者

(图片来自“Wikipedia@Islamic Revolution Document Center)▼

亲美的巴列维政权被推翻,代之而起的是仇视美国、以色列的伊斯兰政权。由于伊朗犹太人与巴列维政权关系的紧密,革命运动中有的人认为他们就是美国安插进来的间谍。这使在伊朗境内的8万犹太人惶惶不可终日,很多犹太人就此逃离伊朗,几年后就只剩下3万左右的犹太人了。

新生的伊朗政权好对付巴列维王朝的残余势力

还要对付其背后的美国人

还要防范国内犹太人会不会里通外国

确实是给自己设置了很多敌人▼

即使如此,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也仍然是中东地区除以色列外犹太人口最多的国家。

但革命成功之后,霍梅尼和他的追随者们却冷静地处置了这些留下的犹太人。他们公布的条件是,只要不威胁新的伊斯兰国家,犹太人仍然可以享受伊朗公民的待遇。

德黑兰街头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伊朗犹太人也抓准时机向新政权表忠心,1979年2月1日,当霍梅尼回到伊朗时,5千名犹太人在首席大拉比尤迪亚·沙费特的带领下,参与到了欢迎最高领袖的队伍中,打出了“犹太人与穆斯林皆兄弟”的标语,在伊朗媒体的大力渲染下迅速传遍全国。

尤迪亚·沙费特会见以色列总统

(图片来自“Wikipedia@Reubenzadeh)▼

面子上做得很好看,释放的善意已经足够多了,秘密的监视和控制还是少不了的。

比如在政治上一旦坐实境内犹太人与以色列官方或美国有接触,就立刻投入监狱。1979年5月,伊朗犹太人领袖就被指控参与颠覆政权的活动而被处死。

在经济上,政府将大量犹太人资本收归国有,据统计至少有10亿美元之多。犹太人在伊朗只能从事一些小百货之类的业务来维持生计,这使在巴列维时期强势的犹太商业社区也快速衰落,经济上的软弱自然也对伊朗政府的决策起不到任何影响。

德黑兰的优素福·阿巴德社区

居住着很多中上阶级或者小康水平的人

伊朗犹太人多在此居住

犹太人的赚钱能力不得不服

(图片来自:Wikipedia@Masoud Shahrestani )▼

在生活上,政府严格限制犹太人外出游玩和移民,在办理手续时必须进行至少三个月的全方面审核。

教育方面,直接插手犹太教育,要求犹太人必须开设伊斯兰教的课程,让学生学习波斯语。

显然,伊朗政府一直在力图同化境内的犹太人,以维持新生政权的稳定。但预想中的激烈矛盾还是没有出现,伊斯兰政府在外交场上对以色列尖锐的攻击,很少延续到境内的犹太公民身上,只要他们安分守己,普通的生活仍然可以保证。

其实在伊朗政府看来,犹太人在其境内的存在是必要的,这相当于对外宣传伊斯兰政权的包容和友好,这十分有利于树立新政权的良好国际形象。而且犹太人在伊朗长期生活形成的历史文化联系也很难完全割断,在生活和语言上已经完全和波斯人融为一体了。

在伊朗最大的犹太人教堂—优素福·阿巴德犹太教堂

举办霍梅尼逝世纪念日活动

必要的时候同时拜耶和华和霍梅尼

反正他俩也不会出来说不可以

(图片来自:Wikipedia@Mehdi Marizad)▼

因此,就算在最强硬的总统内贾德在任期间,也公开宣称要把国内犹太人当成本国公民看待。

政府来接也不愿意离开伊朗?

然而随着伊朗核问题日益严重,美国以色列和伊朗关系越来越恶化,伊朗犹太人十分担心自身的安危。如果以色列空袭伊朗的核设施,或者美国向伊朗开战,伊朗政府会不会将他们扣押为人质呢?毕竟1979年的伊朗人质危机还耳熟能详。

卡特向帕拉维云敬酒只不过是一个小火苗

在这之前,可燃物已经堆积如山

(图片来自:Wikipedia)▼

在这样的背景下,大力渲染战争氛围的以色列政府开始行动了,派遣情报机构摩萨德前往伊朗进行营救计划,劝说犹太人早点回国,甚至给予巨额金钱诱惑其离开伊朗。

走吧,回家吧,回到以色列吧!

以色列一直资助的Mossad LeAliyah Bet

是负责从各国把犹太人带回去的一个机构

(图片来自:Wikipedia)▼

但十几年来只有不到2千犹太人坐着以色列提供的飞机离开了,大多数人选择留下来。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伊朗政府虽然高调宣布要摧毁以色列,但在国内的实际做法却完全是保护这些犹太人,他们完全可以享受稳定的生活保障,并且可以坚持自己的信仰。为了在政府与伊朗犹太人间建立一个沟通的渠道,宪法甚至规定议会中必须为犹太人留一个议员席位。

在德黑兰大街上,也经常可以看到不戴面纱的犹太妇女。伊朗犹太学校也允许男女生混住一起接受教育,在犹太婚礼上甚至男人女人可以相拥跳舞,而这些权利连穆斯林都没有。

海姆犹太教堂约有106年的历史

被认为是伊朗第一座正式的犹太正统教堂

(图片来自:Wikipedia@Azadi68 )▼

其次,伊朗社会也完全将反以色列和反犹主义区分开来,一个犹太人说着一口流利的波斯语,并不会让波斯人感到反感。而且由于大多数犹太人不从政,只从事一些中小型商业活动,对穆斯林商人产生不了多少威胁,院外的反对势力也很小。

再加上犹太人在伊朗找工作和结婚困难,很多穆斯林甚至有些同情这一群体。

最后,这些犹太人担心回到以色列之后,享受的待遇会变低。因为他们现在只会讲波斯语和英语,完全不会讲希伯来语,也习惯了伊朗伊斯兰化的生活环境,回到以色列后还要另找工作,估计很难适应高度发达的以色列社会,还会受到以色列政府或多或少的监视。

欢迎来到以色列,欢迎来到锡安

(图片来自wikipedia@Dr. Avishai Teicher)▼

以色列教育部长参观埃塞俄比亚犹太移民所在幼儿园

(图片来自wikipedia@Government Press Office)▼

而且伊朗犹太人也十分清楚以色列国内的犹太人也是分等级的,来自欧美国家的犹太人享受最高待遇,而来自非洲的犹太人社会地位并不高,比如埃塞尔比亚裔的“黑人犹太人”。有这样的先例在,再推测一步,以色列政府对来自敌对国家的伊朗犹太人进行秘密观察也在情理之中。

在耶路撒冷的埃塞俄比亚犹太人

(图片来自:Wikipedia)▼

因此,伊朗犹太人的心态是很复杂的,他们对同族的以色列人有宗教认同感,但又舍不得离开自己世代居住的新家园。政治诉求更是十分尴尬,他们既要保持对伊朗政府的忠诚来换取现实利益,又不得不倾听和支持海外犹太同胞发出的声音。

两相矛盾中,这些犹太人逐渐变成了失声的群体,安于现在的生活,过着闷声发财的生活。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END

雪球转发:0回复:5喜欢:3

全部评论

辉囝2019-11-19 22:10

因为宗教,西亚北非欧洲都难型成大一统格局,

玩股道2019-11-19 19:05

好文共欣赏

蓝色de石头2019-11-19 15:28

不管是国家制度还是宗教立意,教徒和群众都只是被统治者!

陆個零2019-11-19 15:14

宗教真是麻烦

波浪乾坤2019-11-19 15:02

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