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银行金融投资和同业风险

 招行三季报发布后,我在写点评的时候就说过3季报的非信贷信用减值绝对会成为一个“槽点”。当然,这里面的吐槽的分两派,一边是看好招行的股东,吐槽招行的管理层“藏利润”,费尽心机找借口多计提减值少放利润。另一边是不看好招行的股民,猜测招行的金融投资和同业业务有隐藏的风险。


 那么招行的非信贷减值大幅增加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们可以从多个角度去收集证据,比如:高管的公开发言解释,财报信息的纵向对比和同业之间的横向对比:


证据一:招行三季报业绩交流会上高管的回应


 在招商银行2021年三季报业绩交流会上,招行的高管就此问题进行了专门回应。原文我就不贴了,大家可以去《招商银行2021年第三季度业绩交流会实录点评》里看。


 总结一下,招行说了3点原因:第一,招行的非信贷拨备率和贷款相比还是差距比较大。第二,外围经济不稳定,风险可能会通过其他金融机构传播给招行。第三,招行对于理财新规要求今年年底回表处理的理财不良在第三季度进行了提前计提。


 对于这三条解释我能完全相信的只有第三条。但是考虑到去年招行已经进行过一次处理,而且高管也表示过主要的表外不良已经在去年四季度回表,这一次再计提的规模应该小于上一次。所以,第三条并不是这次的主要原因,从高管讲话的顺序看也能说的通(不重要的后说)。至于前两条,个人认为对于长期研究银行报表的人都知道这种解释非常牵强。首先金融投资在历史上的风险要远远小于贷款。其次,中国目前属于金融强监管的大环境下,监管非常重视风险管控。所以,同业和其他金融机构的风险也不高。这些我会在证据二中进行详细的分析。


证据二:财报中的细节


 有些投资者特别迷信高管的话,对此我持保留态度。高管说的话可以听,但是需要实际数据佐证。如果报表数据总是不能印证高管的书法,那么就要自己心里打个问号。对于,招行高管表达的金融投资和同业的拨备率远低于贷款拨备,我们可以到报表中去找证据。


 以招行的报表为例,同业资产主要是指资产负债表中的:存放同业和其他金融机构资产,拆出资金,买入返售资产这三项。金融投资资产主要是指: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为一般损益的债务工具,以摊余成本法计量的债务工具和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记为其他损益的债务工具这三项。在这6个资产科目中,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为一般损益的债务工具这一项不需要减值准备,因为所有波动都反映在公允价值变化中。因此,在考察拨备率的时候需要剔除此项。以招行2021年中报为例,这五项的净值为23606.11亿,对应的减值拨备是455.69亿,拨备率1.93%看起来确实是低于招行贷款的拨备率(约4%)。


 但是,这里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些资产中是否有无风险或者接近无风险的资产?答案是肯定的,银行的金融投资中有大量的政府债券(国债和地方债)和政策性金融债(国开债)这些债券的风险评级约等于国家主权级,这些资产的风险可以认为近乎于0。对于此类资产自然也就不需要进行大量的减值计提。所以,我们在计算拨备率的时候应该将这些资产从分母中剔除。为了方便对比,我增加了兴业银行作为参考,如下表1所示:

表1


 从表1中可以看到招行的金融投资里面有大量的政府债券和政策性金融债扣除这部分后招行的真实拨备率其实是很高的,甚至于比贷款拨备率还高。如果将招行和兴业银行对比发现招行的拨备水平在行业内也算是很高的。


 对于同业资产的减值可以看到两家银行的拨备率都显著偏低,因为同业资产的风险非常小。新中国成立以来破产的银行只有2家:海南发展银行和包商银行。2013年光大银行的同业拆借违约是我投资银行10年中最大的一次同业违约事件。实际上,当时只是光大银行在收市前没有找到足够的资金偿还兴业银行,第二天就把这个钱补上了。就这看,当时的事件并没有实质性风险。


 综上所述,我认为招行在非信贷金融上的大规模减值计提不是由资产质量引发的。投资者无需过度担心。当然,高管的说法我也是不完全认可的。投资者需要根据数据找到最接近真相的解释,而不是人云亦云。


 @银行ETF   @今日话题    $招商银行(SH600036)$  

雪球转发:9回复:25喜欢:11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庄小黑11-26 14:00

学习

两只麻雀呀11-17 13:40

理财冰哥有啥推荐?

专注ing11-17 12:44

权益类佣金高啊

渐素秋向晚11-17 11:33

因为准则认为价格会反映预期,如果存在减值风险,那么价格会降低,即减少了公允价值

慢慢慢来就是快11-17 11:18

默默关注您有不少时间了,第一次小心提问谢谢你的回复 做为一个小白 ,还买了看透银行 学到不少知识!几天看完了不够过瘾,您什么时候能再出一本新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