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出奇迹:为什么立Flag对完成目标如此有用?

这篇文章你将看到一个曲折而又惊心动魄的卫夕立Flag的故事:

一、心血来潮

2020年1月9日,我心血来潮,决定把我的公众号捡起来.

之所以说捡起来,是因为这个公众号我更新的太随便了,作为一个有正经工作的业余作者,我开通两年多总共发了49篇原创文章,平均算下来一个月写不到两篇.

粉丝积累不到7万,尽管按单篇算,我的涨粉效率还是很高的,但这丧心病狂的更新频率还是感觉有点对不起粉丝。

于是我决定立一个Flag,当时也没有太过脑子,立即在我一个人不多的微信号(加我的人很多,我有三个微信号)里发了下面这条朋友圈——

一个小时之后,情况是这样的:

把我吓了一跳,总共有420个赞,我用计算器算了一下,如果真的转钱,我要付出27,720块成本,这够我买多少桶蛋白粉啊,我还是非常心疼钱的.

而且还有一件非常麻筋的事,这笔支出并没有请示我家领导,万一领导不批这笔预算,就会出现空头支票,情况会变得很尴尬.

另外,抛开钱不说,给420个人逐一转账真是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我非常讨厌麻烦,我读到过同属夕字辈作者阑夕在奥斯卡赌约之后逐一给粉丝转钱的惨状,不敢想!

这时候,我知道我要含着泪去取下这个Flag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一个Flag立起来,神奇的事情出现了——

貌似业余时间突然变得多了起来,明明只有下班和周末寥寥无几的时间;

貌似天天刷的微博也没有那么有趣了,明明以前每天刷的飞起;

貌似很难动手的选题也能开始下笔了,明明前些天还焦头烂额完全不敢碰;

就连周末上厕所的频率貌似都降低了!

于是在过年前,我相对顺利地完成了前面两篇,基本上没有什么坎坷,看来这个Flag也没有神马难度嘛!

二、突如其来的黑天鹅

然而生活总并没有这么容易,总能超出我们最狂野的想象力。

黑天鹅来了,1月19号,新冠疫情全面爆发,这一下打乱了我天衣无缝的节奏,这离我立这个Flag仅仅过去10天,这让我感觉到了生活的无常。

有人说,真的猛士要坚若磐石,要做到“每临大事有静气”,然而我并不是猛士!

作为信息重度依赖患者,我完全没办法做到信息的适当隔离,一时间惶恐、不安满天飞,每天看着疫情的进展,各种坏消息频传,无法安下心来写文章。

现在想来,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经历的太少了,作为对比,我爸在疫情期间就比较淡定,这背后的原因主要是他们走过了这个国家、这个时代最沧海桑田的变迁,“见得多了!”

终于从湖南历尽艰辛回到帝都后我开始努力让我自己平静下来,开始坐到电脑前开写,在开始的一个月,我写下了《口罩简史:人类呼吸防护是如何进化的?》这样的科普文,这篇被36氪公众号号头条推送了。

接着又写了一个历史抗疫的故事《1854年,守夜人雪诺如何在伦敦大战传染病夜王?》

这篇我还是相对满意的,它把流行病学之父约翰*雪诺的不朽故事和《权力的游戏》中的琼恩*雪诺穿插交织在一起,很长很有意思,这篇得到了虎嗅公众号、国家人文历史等公众号头条的推送.

后面我接着又写了《为什么现代医学都发展到了21世纪了人类依然如此脆弱?》,意在科普现代医学的伟大同时剖析我们的面临的挑战。

这篇长文我花了不少精力,但最终数据反响一般,然而又什么关系呢,我高兴也很重要。

写作并不容易,需要大量的输入、完整的构思、清晰的梳理、流畅的表达以及充沛的体力。

我逐渐理解为什么村上春树要坚持跑长跑了,写作也需要一颗生物意义上的强大心脏。

三、意外的惊喜

我的题材比较泛,具体写什么选题主要看心情、看兴趣,在写完和黑天鹅、iPad的两篇文章之后,惊喜意外地到来——

3月29日中午,我像往常一样推送了新文章《那些对国际疫情幸灾乐祸的人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将面对什么》

这篇旨在说明整个世界早已被错综复杂的供应链紧密联系在一起,世界是一个共同体,倡导大家温和理性地思考国际疫情对中国的影响,我其实并没有对这篇文章抱太大期望,于是发完就去午睡了!

但两个小时后一觉醒来的这篇文章的阅读就超过5万,比我以前的任何文章传播都要快,当天晚上阅读量就迅速突破10万+了,我知道这篇传播应该不错。

没想到最后变成很不错,这个“很不错”是有数据支撑的——

截止到4月28号,到这篇文章的阅读量超过了403万,在看9.4万,收到赞赏1658笔共计12542.68元的赞赏,有超过20个公众号转载的这篇文章也超过了10万+,这就意味着这篇文章至少在微信体系内有超过了600万。

这是一个是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数字,也可能是我在未来很长时间内都无法超越的数字!

惊喜来的太突然!

当然,这篇也引发了一些争议:

在四千多条留言中,大约有三分之二是认可我观点的,剩下的三分之一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和谩骂,主要说我太鸽派——“我们温和理性,但其他国家根本不这么想”。

这些我都虚心接受,后来形势的走向也证明他们在某种意义上是对的。

当然,我的文章主要想表达一种观点,这种温和观点依然有它理性的价值。

是滴,生活就是这样,总是会有意外。

这是属于我的正面黑天鹅,所以关键要做,勇敢地尝试,不行动,正面黑天鹅不可能随便飞到你身边。

四、时间不够了!

在这篇文章发布的长达两周里,那篇文章下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新留言。

不断地浏览留言、不断给其他公众号开转载白名单总是很开心,日子总是在指尖很快地流转,我悄然忘记的了我立的Flag马上就要到期了!

直到五一假期前我才猛然发现——我去!时间不够了!

在4月27日,我发现,我才完成了12篇文章,这意味着如果我要在5月11日写完18篇文章,我需要在接下来的14天完成6篇,平均差不多两天一篇。

这几乎是我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效率,甚至超越了我这个散漫博主的想象,我开始有点不安了,有点慌张了,这种感觉就如同马上就要开学了暑假作业还没动笔。

局势在慢慢向失控的方向前进,我真的完成不了吗?我的Flag要倒了吗?我要自我放弃了吗?

并......没......有!

因为——我有一个五天的五一假期!!

你看,只要你努力,老天爷都会帮你。

往年的五一我通常都会有个出行计划,今年全部取消,我必须安静地坐下来为自己吹过的牛逼奋笔疾书。

果然Deadline就是生产力,五一五天效率有如神助,似乎那款青轴的机械键盘都变得轻快起来!

当然,在业界也流传着另一个说法——“Deadline并不是生产力,它只是给了你把自己屎一样的东西交上去的勇气!”

还好,我在这方面自认为表现不错,貌似也不是什么完美主义,但我很难忍受自己写一篇自己标准中非常烂的文章推送出去!

但我还是有策略上的调整的,这个重要调整就是我可以让文章不要那么长!

看过我以前文章的读者都会发现我之前的文章都很长,基本是4000字朝上,6000、8000是常事。

曾经我对自己写长文有一种执念,不少人跟我说你应该写的短一点,现在没人看长文,我就会怼回去——按你的说法,那长篇小说早绝迹了!

甚至我自己说服自己——我写长文是为了筛选愿意读长文的优质读者,后来我发现这是自欺欺人,你的文章之所以那么长是因为你没有能力让它在足够简洁的情况下依然保持足够的信息量和力量。

李白写十个字——“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流传千古。

王勃写《滕王阁序》,总共773字,创造了40个成语;

方文山写歌词,寥寥百字,传遍整个华语世界。

更绝的是那些广告人——三个字母“Just do it”,响彻整个地球。

把文章写长很容易,把文章写短很难。

我强制让我的文章不超过4000字,但有时候经常不知不觉就超过了,我又强制自己删掉。

这个过程还比较痛苦的,就像女孩子打开衣柜要把自己精心挑选的衣服扔掉一半,哪一件都舍不得!

五一的效率还是很高的,我这个很高并不是随便说的,因为短短5天,我完成了4篇长文,这超出了我以往的想象!

随着死线的临近,我发文的频率也逐渐高了起来,读者们猛然发现,这个以前好久不更新的作者忽然开始勤奋起来。

卫夕的朋友们发现了异样,纷纷发来问候,确认我精神是否正常!

请广大市民放心,你关注的这个作者一切正常,面色红润、情绪稳定,除了黑眼圈稍有增加!

五、大限终至!

终于,伴随着今天这两篇的推送,卫夕在4个月前立下的Flag终于含着泪取下来了!

读者们破天荒地发现,这个作者居然一天史无前例地推送了两篇原创,不要怀疑,这是真的!

我必须把这18篇文章逐一列出来,它记录着我这四个月五味杂陈的人生——

1.人工智能还是人工智障?——大型算法翻车现场

2.永远不要用自己业余折腾去挑战别人吃饭的本事

3.口罩简史:人类的呼吸防护是如何进化的?

4.1854年,守夜人雪诺如何在伦敦大战传染病夜王?

5.今天,新冠肺炎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已删,回复“新冠”查看)

6.为什么现代医学都发展到21世纪了但人类依然如此脆弱?

7.黑天鹅与反脆弱:乱纪元生存指南

8.iPad十周年:你不知道的关于iPad的十个事实

9.那些对国际疫情幸灾乐祸的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将面对什么!(已主动删除,里边有一个配图有涉及私人昵称没有打码,对别人不公平,链接为其他公众号转载我的)

10.罗永浩首秀1.1亿 | 抖音终于拿到直播带货的入场券了吗?

11.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已删,链接为别人转载我的)

12.年龄,是扎营者的刹车片,是攀登者的发动机

13.相机就是新键盘——被手机摄像头改变的世界

14.贫穷真的会影响智商

15.书,这个世界上最便宜的商品

16.人生只有900个月,但一年有8760小时

17.大力出奇迹:为什么立Flag对完成目标如此有用?(今天推送)

18.我们生活在一个才华不会被埋没的时代(今天推送)

毕竟,我还是做到了啊!

六、一个美好的故事

过程是对滴,结果就必然是对滴

这18篇文章写完,从各个层面的收获都是巨大的——

1.写完这18篇文章,“卫夕指北”的粉丝增长到了156066,从不到7万增加到15万+,几乎翻倍了,这四个月增长的粉丝超过了我去过两年多的总和。

2.5月15日即将出版的2020年第11期《读者》会刊登一篇名为《帮助别人才是文明的起点》的文章。

这篇文章是我的《那些对国际疫情幸灾乐祸的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将面对什么!》修改标题后的版本。

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读者》,这本曾经亚洲发行量第一的杂志在巅峰时期一期超过1000万本。

即便到今天,它依然每期有260万读者。

很多人不屑《读者》,他们并不知道在互联网未普及的时代,这本诞生在甘肃兰州的国民传奇杂志对提升一代中国人阅读率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

我就是在念初中时读着《读者》开启写作启蒙的。

从《读者》的读者到《读者》的作者,这是一个美好的故事。

七、尾声——来自雨果的启示

很多人会问我当时为什么会立这个Flag?

答案是——我非常喜欢《掌控习惯》这本书里的这个故事:

1830年夏天,维克多*雨果面临着一个Deadline,他答应出版商8月完成一本小说。

但这位法国作家一个字都没有写,他的时间都用来做招待宾客等无关紧要的事,他只好和出版商协商再延长6个月,即1831年2月必须完成这部小说。

雨果知道这一次自己不能再拖了,他采取了一个相当朋克的绝招——命令仆人把自己的所有衣服都拿走,这样他就无法出门了。

我们可以想象一副这样的场景:1830年秋冬,在巴黎阴冷的一间寓所,一位叫维克多*雨果的作家一丝不挂地在书桌前奋笔疾书......

1831年1月14日,伟大的《巴黎圣母院》出版,这比雨果和出版商约定的最后期限提前了两周。

好了!

以上所有文字都是扯淡,卫夕其实是为了接下来继续更多地接广告赚钱才坚持把这些文章写完的!

这年头,像卫夕这样如此诚实的作者不多了,赶紧加个关注啊!

——End——

作者简介:卫夕,科技专栏作者,专写长文,专注剖析互联网及社会科学的底层逻辑;不关注这个账号,你都不知道你会错过神马!

雪球转发:1回复:5喜欢:4

全部评论

豆腐豆腐Noo05-27 17:18

微志201905-23 06:18

秋打盹儿05-12 12:33

卫大优秀

xingang204605-12 09:34

加油

酋长女婿王二05-12 06:56

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