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来自付羽

“回到几年前,那个时候的状态是,虽然医药的支付方是社保,但决定医药怎么用的是医药产业链上一大群的利益体,是个人,所以之前的医药,本质上是有2c属性的,而且多多少少因为批号、渠道、技术等综合因素,壁垒也是有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医药行业是有很强的定价权,虽然这个定价权现在看起来并不太合理,有的就是大家一起薅医保的羊毛。而现在的变化是,把这个定价权给剥夺掉了。前段时间做一系列两票制、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的铺垫,就是让医保支付方来决定怎么用药。这是把之前的受众广泛的2c属性,直接变为了客户单一的2b属性。这种商业模式、游戏规则的变化,整个产业应该需要非常长的时间来适应,股价短期出现暴跌,有的甚至是非理性的恐慌杀跌,也就不奇怪了。”w
iPhone转发:0回复:0喜欢:1
引用:
原帖已被作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