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晓刚: 其实我“吐槽”董秘的第九篇根本不是现在这样的,是因为我公开经历后受到了某些方面的困扰,所以才特意写了现在这个第九篇。这篇里很多话是有另外一层含义的,不是任何人都能看明白,真正经过的人自然深解其中之味。这也是我迟迟不把第十篇写下去的原因。//@-晓刚:回复@西来问道:我始终认为我们国内IPO目前一直有一个比较大的审核误区,就是纠结于发行人的前世今生,个人认为过去几十年中国的市场经济秩序是一路跌宕,企业家们为了维持初期的生存犯过各种各样的错误和弯路,甚至今天还依然保留了创业初期严控成本避税降费等原始经营理念。但是当企业发展到今天只要股权结构清晰,没有大的违法乱纪,经营模式或业绩有保障就可以考虑发行。国内现状是大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竞争秩序混乱,你规规矩矩的出牌是很难生存的何谈发展,当然你拿到几亿国人的资助后当仁不让的履行些清道夫的角色倒是值得提倡的。我始终认为上市公司首先要有好的经营业绩回报股民,其次再谈社会责任回报社会。当然税收违法是高压线,无知而为者尚可挽救,如果明知责重而故犯可见其熊心豹子胆,不做也罢。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2
引用:
经过三次伤心的董秘经历,人忽然变得挑剔起来,近来看了好几家企业,都不是很满意。特别是拿到他们那些假得要死的帐的时候,真是想骂人了啊!呵呵,不过我估计那几位老板还没遇到过一上来先不谈待遇,而先要看他们基本账的主!然后还恶狠狠的丢下一句“放弃幻想、规范经营”!每次经过我一番絮絮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