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心灵、自由思想、独立思考


引言:$百度(BIDU)$  百度如果能站稳200美元,以后会不一样。

作记录印记,也是为了战胜自己:以前做空的,如果发现不对,可以反手做多;以前做多的,如果发现问题,可以反手做空。战胜自己人性的弱点,不带有任何情绪;解放自己的思想,甩掉包袱,保持开放的心胸,不以改变观点为耻。

公元前155年,希腊后古典哲学家涅阿斯德不只是怀疑论者,也是辩证学家,绝不坚持他说理时所根据的各项前提,也不坚守他自这些前提推衍得出的任何结论。他终生反对只有唯一真理的独断教条,极少有思想家所持怀疑论的严谨态度能望其项背。怀疑论的主要论点是,没有任何事情是肯定的,我们可以得到各种概率程度不等的结论,并且以之为行动时的指引。

古代作家西塞罗,宁肯被概率牵着鼻子走,也不肯百分之百肯定某些事情。有人说他太圆滑,因为这么一来他便可以自相矛盾。没错,一般文学教授会指责他自相矛盾,屡屡变卦。但对于向波普尔学得如何批判的我们来说,这可能是我们更加敬重他的原因,因为他绝不会只因为过去讲过,就冥顽不灵地坚持原来的意见。

渴望摆脱自己说过的话造成的束缚,这种呼声知道现代才再度出现。1968年,法国掀起学潮,学生在巴黎示威暴动,写在墙上的涂鸦最能表现这样的愿望。这些年轻人多年来必须表现智识聪明、条理分明,如此的重担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因此疾呼:

我们要求自相矛盾的权利!

我们被认为应该忠于自己的意见,否则便是背信弃义之人。

优秀的交易员有一种特质,他的信念完全不受路径依赖的观念束缚。他可能一时冲动买进几小时前才强烈判断会下跌的某种货币,但他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什么事情改变了他的心意?他认为没有必要回答这个问题。

这种特质表现最明显的公众人物是索罗斯。他的长处之一是以相当快的速度修正自己的意见,一点也不觉得难堪。从以下的逸事,可以看出索罗斯能够弹指间推翻前见。法国交易员侯让以前常在倡导的汉普顿斯和索罗斯打网球。索罗斯“年纪较大,带着奇怪的口音”,有时他们会聊起金融市场,但侯让起初不知道索罗斯的分量和影响力。有个周末,索罗斯在谈话中表示非常看空后市,并讲出一连串复杂的道理,侯让听不懂,但索罗斯显然在市场中卖空。几天后,市场暴涨,频创新高。侯让担心索罗斯建立的头寸可能赔钱,打球碰面时问他是否有所损失。“我们大赚了一票”,索罗斯说:“我改变了主意,不但回补空头头寸,还建立起很大的多头头寸。”

索罗斯这类真正的投机者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们的行为缺乏路径依赖。他们完全不受过去的行为束缚,每一天都是一张白纸。他曾经手下的大将德鲁肯米勒在1999~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对互联网股票的多与空,反反复复,他一点也没怪他,德鲁肯米勒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快速的认错能力使量子基金度过了市场的疯狂与破灭,而老虎基金固执的过早做空互联网股票、倒在了泡沫破灭之前。

索罗斯懂得怎么处理随机性,方法是保持批判性的开放心胸,而且不以改变看法为耻,但这样的副作用是使他把人当做餐巾看待。他到处宣称自己容易犯错,却扔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缺点,其他人却自视甚高。他了解波普尔,也过着波普尔式的生活。

索罗斯相信使他与众不同的最大能力,就是能很快地察觉过错。能做到很快察觉过错,势必拥有较为敏锐的心智及高人一等的勇气。在索罗斯的理论里,由于他认为人类对事情的认知是不完整的、有缺陷的,所以人类思想天生就容易出错。索罗斯能够了解事实与认知的差距。

许多人死守自己的观念,直到踏进坟墓。

有些医学研究人员发现,人如果表现纯理性的行为,是扁桃腺有瑕疵的迹象,可称之为精神病患者。索罗斯是因为基因上的缺陷,而是他成为理性的决策者吗?

不死守观念的这种特质,在人类中的确十分罕见,就像对待自己的小孩,我们花很多事物和时间在他们身上,终身挚爱他们。对待一些观念也是一样,学者因为倡导某项见解而打响知名度后,不会说出有损以前成就的话来,使得多年辛辛苦苦的投资毁于一旦。退党后加入他党的人,成了忘恩负义者、变节者,最糟的说法则是叛徒。

由于进化的目的,我们在基因上变会持守已经投注了不少时间的观念。

有些情绪反应并没有错,也不失尊严——人生来就有情绪。但应该能像英雄般,或至少像个有尊严的人那样挺直腰杆。下次碰到厄运时,不妨开始强调个人举止的优雅。你应该表现出不管在什么状况下,都“知道如何生存”。那种有尊严的态度,可以让挫折和胜利一样,都叫人觉得具有英雄气概。赔钱的时候,务必对你的助理更为客气,不要对他发怒(许多交易员经常这样,令人不齿)。不要将你的命运怪罪任何人,即使他们确实是祸首也是一样。别怨东怨西。命运女神唯一不能控制的东西,是你的行为。

(1)时间尺度短的新闻充斥噪声,时间尺度长的历史中噪声多已剔除。这就是为什么最好在周六看《经济学人》周刊,而不要每天早上看《华尔街日报》。我的应对办法,是断绝获得信息的渠道,除非在极少见的状况中。这种时候,我喜欢去读诗,要是真有某个事件很重要,它总有办法传到我的耳朵。

(2)我的问题在于缺乏理性,且很容易被淹没在随机性中,蒙受情绪上的折磨。我知道自己需要到公园的座椅上或者咖啡厅中沉思,远离信息。只有把信息从我身边夺走,我才能做到这一点。我这辈子唯一的优点,是知道自己有一些缺点。主要缺点是,面对新闻时,难以控制情绪上的起伏变化,也没法保持头脑清醒

(3)太密切注意随机性的人反倒会被烧伤,他们由于体验到一连串的痛苦,情绪上筋疲力尽。不管人们怎么说,他们体验到的痛苦,没有办法呗感受到的愉悦抵消,那会造成情绪上的赤字。有些行为负面影响的强度是正面影响强度的2.5倍。

(4)在面对随机性的事业生涯中,我顿悟的一件事是:了解自己不够聪明,不够坚强,不必奢望去对抗自己的情绪反应。此外,我也相信需要靠各种情感来构思一些观念,从而得到实践的力量。我只聪明到了解自己容易被随机性愚弄,并且接受自己相当情绪化的事实。

(5)我被自己的情感所主宰,但是身为唯美主义者,我也乐于接受这个事实。不管我看多少书、如何努力去了解概率,在面对各种不同的状况要处理时,内在拥有不聪明基因的我,情绪总会油然而生。就算大脑能够区别噪声和信号的不同,我的心却做不到。

突然想到费雪,也是像索罗斯一样,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并迅速改变,真正的大师在大道上都是相通的。

费雪:买进股票难免犯下若干的错误,如果今早认清和接受所犯的错误,尤其如此。能够这么做,如有任何损失,应会远低于买进错误的股票之后,长期抱牢产生的损失。更重要的是,套牢在不利状况中的资金,可以释放出来,用于购买其他精挑细选的好股,而带来相当大的利得。

不过有个复杂的因素,使得投资错误的处理更为棘手。这事和我们每个人的自尊心有关。没有一个人喜欢自承错误。如果我们买进股票犯下错误,但卖出时获得些许利润,就不会觉得自己当初做的很蠢。相反的,卖出时如发生小损失,我们对整件事会觉得相当不高兴。这种反应十分自然和正常,却可能很危险,会让我们在投资中放任自我。投资人死抱很不想要的股票,希望有一天能够“至少打平”,因此损失的金钱,可能多于其他任何单一的理由。除了这部分实际上的损失,如果考虑发生错误时能够当机立断,认赔卖出,释出资金,转投资于合适的股票,并获有利润,则放纵自我的成本很高。

从今天起,解放心灵、自由思想、独立思考,不受任何世俗之见的束缚,世界上有很多我所不知道的未知因素,我要做的就是努力了解他们,并随时修正甚至颠覆自己的想法。

《随机漫步的傻瓜》——Nassim Nicholas Taleb有感

雪球转发:4回复:10喜欢:30

精彩评论

乐以载道 07-25 13:23

站稳200和站稳199有什么本质区别?

全部评论

明辉投资笔记 07-29 08:28

是啊,很有共鸣,我们都容易低估世界的复杂性

柒捌玖楼-坚守力量 07-29 00:07

今日大涨!

TGTI 07-28 22:30

最近自己的一个用于对冲的空头仓位亏损很多,一直没有止损,昨天才痛下决心止损。在这个时候看到这篇文章,格外有共鸣。人确实具有易错性,而且面临贪婪和恐惧的情绪时更容易犯错,这就需要在理性的时候制定出原则和纪律来避免自己被错误毁灭,并在投资实践中严格遵守,纪律应该是高于理念和面子的存在。
金融市场尤其难以把握的另一点是,对和错都是相对的。德鲁肯米勒的例子最有代表性:他99年先是放空科技股,亏损之后及时认错反手做多最终大赚。2000年初他在股市见顶前清仓,又后悔过早卖出而重新买入科技股,结果在泡沫破裂时遭到重创,量子基金也因此在当年结束运营。连这样的人物在市场面前都显得如此弱不禁风,我们作为普通人,对市场,对交易对手,更应该时刻保持谦卑和敬畏。

长谷川泰三 07-28 22:25

厉害,战胜自己很难。

R-OI 07-28 22:07

不明觉厉!

明辉投资笔记 07-28 22:03

$百度(BIDU)$ 月初改变空头观点,并迅速采取反向操作。此文是希望自己不要觉得可耻战胜自己。芒格说不到40岁做不好价值投资。觉得很有道理,到什么程度就做什么程度的事。目前只是一名价值投机者,对我实操影响最大的是欧奈儿、利弗莫尔和索罗斯,巴菲特每年都会理解他一点。站上200的百度应是拐点

乐以载道 07-25 13:23

站稳200和站稳199有什么本质区别?

假的风生水起 07-25 09:50

我也看好百度,只是没账号

明辉投资笔记 07-25 09:46

以后再说吧,仅仅是我个人的一些笔记

xuan27 07-25 09:42

写得蛮好的,但是看完也没找到百度站稳200和未来有发展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