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五

拿五

记录一切,与自己对话。

他的全部讨论
凋零

踩着冰回到老家,村子里更加荒凉了。 听几位妇女闲聊,说人越来越少了,刚过元旦,又没了一个。 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清晨在浇地的水沟边上,直接倒下了,据说抢救了20多个小时,没有成功。 我沿着圆桥继续往上走,发现路边的柴草里仍然有很多残雪。 街上没有人。听说雪后摔了六七个老年人,全都...查看全文

梁淑。配小名静春。一般都说男孩起名找周易,女孩起名翻诗经。《关雎》里“窈窕淑女”就很不错。简约而不失大气。查看全文

理性的偏向

#2019投资总结# 18年的惨烈已在记忆中淡去,即使查看日记,也很难回味那时的心态。 19年的填坑之旅,也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现在,是2020年了。 每一次感受到时间的流逝,投资的得与失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好吧,这么说有些矫情。 既然选择了股市,那么投资成功当然是大快人心,值得铭记的好事...查看全文

乌梅煮酒

1 扮演者清冷的时节,我喜欢烹一壶茯茶。 这样的习惯,大约有四五年了。 今天才插上电源,老郭已闯进来。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去他那里喝茶。 我知道这厮定是又搞出了新明堂。 果然,桌上摆着鸳鸯锅。 我问老郭:“又是黑白双煞?” 别人煮茶用壶,老郭煮茶用锅。这鸳鸯锅便是他煮茶的新道具。 如果一...查看全文

欢娱时代

零下七度。 这个时间还在外面浪,一定会冻的脸疼。 但今天又不一样。 过了今夜,就是元旦。 通常来说,这一天具有特殊的意义。 它比所有的日子都能提醒人周期和轮回的存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天空的星辰有些黯淡。 此刻,这黯淡的星光所笼罩的广袤大地,有些无数的情绪。 有悲壮——隐隐抹...查看全文

度日如年

夜,二十三点。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这一天终于快要走到了尽头。 这一年终于快要走到了尽头。一年来,我还是那个我。 此夜我躺在沙发上。隔壁的卧房里,儿子和女儿都已熟睡。我舒展身体,终得片刻的安宁。 摘掉眼镜,看着天花板上的吸顶灯忽近忽远,散发着并不刺眼的橘色光芒。 我但愿…...查看全文

亢龙有悔

一个人明白的事情越多,当他忽然又绞尽脑汁想通下一件事情,豁然开朗的时候,人生又卸下一道枷锁。 路走到尽头,无论如何都会诞生出一条新的道路。 这世界每个角落都在演绎着亢龙有悔的自然规律。 你好我好的表象之下,实则暗流汹涌,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近来戾气爆棚,太刻意终会将其引入到堪危...查看全文

戒之在得

恍惚间有很多天没有交易股票了。 有时候一天看不了几眼甚至不看。 有时候看很久却没有动手的欲望。 前有凌凌漆看A片转移视线取弹头,今有拿五看A股上蹿下跳不交易。 谦谦君子,戒之在得。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今天的我是很得意的。 然后接到了苏宁易购快递小哥的电话,说要给我送货。 我寻思这...查看全文

浅草

村里的街道因为修成了水泥路,已经很干净了。又配上一天两次的洒水车,因此在超过37度的高温天气下,也并不觉得有多么炎热,农村依然是避暑的好去处。 傍晚我站在自家门口的大路上,见人就打招呼。很简单的对话,无非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什么时候走”这一类。 赵家的嫂子领着她的孙子走近,提...查看全文

甜蜜的微笑

一个人如果整整一天都心情愉悦,脸上保持微笑,会是什么样子? 可能旁观者都会说:这怕是个傻子。 6月9日,天气晴,大风。 去偶园小游,空气淡薄,气氛清净,喝着大桶现熬的酸梅汤,心情愉悦。 青州这个小城,虽然十分努力,却不是热门的旅游城市。4年前,我经常过去,到现在也不陌生,仍然轻车熟...查看全文

无畏的心

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换一句话,也可以说,渐渐走向中年,人开始变得面厚心黑手狠。 琢磨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含义,忽然间就觉得极有道理,至少是一种模糊的正确。做人的底线便一再降低。 常言说无知而无畏,实际生活中,则是有知而有畏,有知也无畏。 之所以如此沉沦,大概是从身边一次...查看全文

在沉默中遗忘

昨夜在电闪雷鸣中沉沉睡去,今晨又在艳阳高照中醒来。 多变的天气,超过二十度的昼夜温差,让我不可避免的浮躁起来。 每一次觉得自己比以前更加成熟沉稳的时候,总有些不如意的事情前来打败我。 烈日与灯光下的思维是截然不同的。 近段时间写的分镜,晚上看陶醉其中,白天看又觉得是一堆垃圾。只...查看全文

$大北农(SZ002385)$ 被大北农刷屏了,小秘这节奏是一日答尽300问啊。查看全文

泼妇吵架

菜市场目睹了泼妇吵架,毫无逻辑但气势很足。我以为自己在讲道理的时候是个王者,但遇到这二位肯定要掉落青铜。低下头用怜悯的目光俯视弱者,但仰起头却发现自己亦是食物链的末端。近期因为大北农出乎意料的跌,6.2元买入的已相当于两个跌停。虽然还有别的股票拉着,总市值还是跌去了不少。想了想...查看全文

see you again

月下美人晚8点,下了空荡的地铁,穿过漫长的人防,我又看见了那个女孩。 5月21日。这是我第二次遇见她。世界变得特别小。一天之内在不同的地方遇见同一个陌生人,概率不会很大。或许这只能用有缘二字来解释。为此我在和她视线交汇时笑了笑。她长得很漂亮,像一朵待放的水莲花,否则我不会对她印象...查看全文

他已经秃顶了

大学时代的一位好友,结束了在外七八年的漂泊,又回到了原点。 上一次见到他,是四年之前,那个轰轰烈烈的牛市,让他把工作辞掉了。而我在那时刚刚入市。 随后股市暴跌,他似乎重仓了华东重机,亏掉了裤子。只好找出西装,衬衣,皮鞋,灰头土脸的去面试。 那时候的他,看起来还挺年轻。 然后他去...查看全文

蹉跎的生活

早就等着大北农补跌了,没想到它一直很顽强。 终于在今天等到了一次迅猛有力的下降幅度,却是意料之外的泥沙俱下。 周六听到一些耸人听闻的扯淡闲谈,我虽然哈哈一笑,当成耳旁风,但心里还是有了那么一丝隐忧。 天空烈日高悬,但阳光下的事情,预期已经差到那样的地步了吗。 我不太相信。 在成熟...查看全文

天生乐观

反省自己的行为之后,我再度原谅了自己。 没什么大不了的,活到这么大,就是一直在犯错和纠错中过来的。人生不需要什么考核标准,也不必过于教条。 这几天,心情逐渐调整过来,差不多恢复了正常。 有些丢失的东西要从头再做一遍,但幸好大部分资料都有备份。这么说起来还是很幸运的。 这几天佛系...查看全文

引刀图一快,不负少年头!

每逢大事有静气。向来都是夸人的一句话。我也曾受过这样的夸奖。 但我实际上是一个制不住心猿的人。 今天一是不差,在外面被人摸了包,丢了硬盘,很重要的资料,心里便压着一股气。立案时被几个片警冷嘲热讽,直接翻脸。到了晚上终于被一家邻居惹火。长期以来对他家的不满,终于爆发出来。 还是有...查看全文

生活就是鸡毛蒜皮

我已经变得很容易原谅自己了。 洗完脸,对着镜子笑了笑。年轻的面庞,疲倦的脸色;漆黑的短发,以及微秃的鬓角。36周岁,38虚岁。年纪不算很大。可是,我真的觉得,我已经老了。没有饱经风霜的面容,却有一颗沧海桑田的心。这些年人生起起伏伏,已品尝过许多的酸甜苦辣。终于形成了现在的我。一个...查看全文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