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十倍股 VS 天天新低股:电子特气赛道的关键投资逻辑是什么?

作为半导体材料的一个分支,A股的电子气体(工业气体)赛道领域的上市公司数量已经让人吃惊。

这个行业的A股上市公司两极分化特别显著,有的公司已经涨了很多倍,有的公司却天天创新低。

例如硅烷科技这个新三板公司,一年十倍股。


1月6日,河南证监局网站发布公示,河南硅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拟在A股市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
所以,A股主板很快又会多一个电子气体赛道的投资标的。

再看看另外两个公司。

金宏气体的招股意向书里有这样的话:
“ 拥有气体行业中唯一专注于电子气体研发的国家企业技术中心、CNAS实验室、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江苏省特种气体及吸附剂制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江苏省高纯特种气体工程中心”
“2019年,公司还与三星电子签订协议,为三星电子提供气体供应系统全套运维管理服务。”
有行业唯一的国家企业技术中心,有三星这样的顶级客户,看起来公司技术绝对是牛逼哄哄的。

华特气体在招股意向书和年度报告里有这样的话:
“已主导或参与制定包括多项电子工业用气体国家标准在内的 28 项国家标准。
目前,公司是我国唯一通过 ASML 公司认证的气体公司,亦是全球仅有的上述 4 个产品全部通过其认证的四家气体公司之一。“
“解决了中芯国际、华虹宏力、长江存储、武汉新芯、华润微电子、台积电(中国)、和舰科技、士兰微电子、柔宇科技、京东方等客户多种气体材料制约,并进入了英特尔(Intel)、美光科技(Micron)、德州仪器(TI)、海力士(Hynix)等全球领先的半导体企业供应链体系。”

上面这些话看起来更加不得了。
参与制定 28项国家标准”,这个数量牛不牛逼?
“唯一通过 ASML 公司认证的气体公司”,牛不牛逼?
台积电,英特尔,德州仪器这些客户牛不牛逼?


这么牛逼的公司,一般人肯定想,股票早已经涨上天了吧?
恰恰相反,他们两个天天新低。

如果再去对比一下硅烷科技的客户和产品毛利率,就更加奇怪了。
硅烷科技年报提到自己的客户,“目前,深圳华星、熊猫电子、浙江爱旭开始批量使用”,这些客户的牛逼程度比得上华特气体的ASML,金宏气体的三星电子吗?
硅烷科技的主营产品毛利率才20%,而华特气体的特种气体毛利率40%,金宏气体的特种气体毛利率50%。

其他行业也有两极分化的问题,但是电子气体赛道的两极分化却很奇怪。
奇怪在哪里?
即使是创新低的公司,公司的技术水平看起来也是牛逼哄哄的。

看起来技术同质化的公司,股价走势却天差地别,是否意味着还有更深刻的差异化本质,隐藏在看起来同质化的表象当中?

我们前面已经说过,电子气体分为大宗气体和特种气体。
大宗气体领域的A股公司主要有杭氧股份,陕鼓动力。
杭氧股份在电子气体领域主要是大宗气体和稀有气体,还没有涉及太多电子特种气体(简称电子特气)。
电子特气领域的A股标的更多,包括金宏气体(SH:688106),华特气体(SH:688268),凯美特气(SZ:002549),巨化股份(SH:600160),昊华科技(SH:600378),南大光电(SZ:300346),雅克科技(SZ:002409),正帆科技688596,多氟多(SZ:002407),硅烷科技 (OC:838402)等。

我之前文章已经提过,大宗气体才是头部市场,特种气体是长尾市场。
从欧美巨头的市值来看,也确实如此。
电子特气的世界第一公司(Entergris英特格NASDAQ:ENTG)市值才上百亿美元,比起大宗气体的世界巨头(公司美国空气化工产品公司 Air Products,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APD, 林德 NYSE:LIN )几百亿美元甚至上千亿美元市值相形见绌。




A股这么多电子特气公司,有的一年十倍,有的天天新低,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我今天在此对上述问题进行解答,提出几个涉及行业本质的投资逻辑。


逻辑1:电子特气公司会被大宗气体巨头降维打击

我在文章《电子气体这条黄金赛道有一个价值千金的问题需要解答》研究了这个逻辑的来龙去脉。
当然,如果结合后来一篇文章《A股电子气体公司有哪些潜在的风险?》,对于这个逻辑,会有更加深刻的理解。

大宗气体首要的竞争壁垒来自于设备制造。

我在前面一篇文章《陕鼓动力 VS 杭氧股份,哪个更有投资价值?》也提到过,
1套空分装置由70多个单元设备组成。这些单元设备,很多都有很高的技术壁垒。
即使是欧美巨头,美国空气化工,法液空,林德,它们也不造压缩机等核心零部件,主要采购德国MAN (曼透平)和西门子SIEMENS等的压缩机。

如果电子特气的单项冠军杀入大宗气体领域,要制造一流的大型空分机组,基本不太可能。

但反过来,大宗气体领域的巨头,要做某种电子特气,门槛却没有那么高。

华特气体绝大多数生产设备都来自自行研发设计,包括最为关键的精馏塔、吸附器、过滤器等。
华特气体的招股书中没有太多图片,而金宏气体的招股书中图片都比较精彩。
下面我引用金宏气体招股书中的图片,大家可以清楚看到气体纯化的步骤。



那么,杭氧股份等大宗气体巨头,是否生产精馏塔、吸附器、过滤器这些气体纯化的关键设备呢?
答案是对的,只不过杭氧股份更侧重于大宗气体氧气,氮气等。
但是这些设备的原理都是相通的。
杭氧股份这样的综合性选手在制造设备方面有规模优势和一站式优势(阀门,泵,分子筛纯化等),它们切入某些电子特气领域,其实是降维打击。
所以,不要看华特气体这些单项冠军在某些电子特气细分领域做得早,杭氧股份这样的综合性巨头可以后发逆袭。

除了设备制造优势之外,大宗气体还有长期合作优势。
大宗气体更加重资产,不仅需要较大的设备产能投资,还需要铺设输气管道等。
所以,一般都需要签署长期的合同来维系双方的合作。

相比之下细分的电子特气,除非是某些壁垒特别高的电子特气,并不需要签署长期的合同,替换供应商自然也就更加容易了。


逻辑2:电子特气产品存在颠覆替代风险

细分电子特气公司(单项冠军),除了可能被综合性气体巨头跨界抢单之外,还可能面临另外一个风险,就是产品单一被颠覆的风险。
我在前面文章《A股电子气体公司有哪些潜在的风险?》提到了,某些电子气体由于环保,性能等原因,可能会被新的电子气体代替,最典型的就是含氟电子气体。

目前全球电子气体市场中含氟系列电子气体约占总量 30%左右。典型的传统含氟电子气体包括CF4、C2F6、C3F8、C4F8、C4F6、CHF3、SF6、NF3 等。由于传统含氟气体存在污染问题,面临替代风险。目前新型低 GWP 含氟气体主要包括 COF2、ClF3、F2 等。
在先进制程、高深宽比的工艺制程中,通常使用不饱和全氟烯烃,如六氟丁二烯和八氟环戊烯替代传统的全氟烷烃及 NF3,因为六氟丁二烯和八氟环戊烯刻蚀选择性、精确性及各向异性性能更为优异。

雅克科技(002409.SZ)旗下成都科美特特种气体有限公司(“成都科美特”)目前的主导产品就是电子级六氟化硫SF6和半导体用电子级四氟化碳CF4。
既然这两种气体都是含氟电子气体,那么由于环保问题,以后这两种气体可能都会被新的电子气体代替。
CF4是雅克科技的主导产品,它可能面临被其他公司的C4F6代替的风险。

不仅仅是雅克科技,其他公司例如南大光电,昊华科技,华特气体等,也生产包括CF4,SF6、NF3等含氟气体,都存在被替代风险。


那我们看看欧美巨头是如何应对这个含氟气体的替代风险的呢?

林德气体的主要解决方案是研发现场氟发生器。
利用现场电解HF 的方法,向生产企业直接供应F2,来取代NF3、C2F6 ,SF6等传统气体。F2 不吸收红外辐射,也不会将红外辐射转化为热能,因此其全球变暖潜能值(GWP)为零,不会造成任何温室效应。F2 具有更高的清洗效率,F2 的使用可以提升清洁速度至原来的5倍,清洗周期明显缩短。

既然F2 在环保和性能方面这么好,为什么过去没有普及应用呢?
主要是因为F2 在运输和贮存方面存在难题。
林德气体将制气、纯化、压缩等集成于一体化设备,可以直接在电子制造商生产线现场为其按需生产清洗气,节省了长途运输成本和贮藏成本。到目前为止,林德气体(Linde)已经在11 个国家为超过30条半导体生产线安装了现场制氟装置。

那么国内生产NF3,SF6等传统含氟气体的电子特气公司能否研发类似的现场制氟装置呢?
这个生意已经变成设备制造了,主业是设备制造的杭氧股份比华特气体,雅克科技等纯粹的气体服务商应该优势更加显著。


另外一个巨头法液空,则推出了自己研发的独家气体Tonga。
先进的蚀刻材料系列EnScribe,助力生产的同时可大大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如果一个主要半导体客户在基线产品中运用其中一种气体分子进行替代,整个领域的温室气体排放就有可能降低多达1%。
那么Tonga是什么气体呢?查不到具体的分子式。所以我怀疑是法液空的独家专利。
既然是独家专利,那中国公司要模仿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逻辑3:当且仅当公司产品不会被替代,且有显著成本优势或者技术优势时,电子特气公司才有投资价值

在看完前面两条投资逻辑之后,我们可以自然而然的得出逻辑3:
当且仅当公司产品不会被替代,且有显著成本优势或者技术优势时,细分电子特气公司才有投资价值。

这样的细分电子特气主要有哪些呢?
硅烷就是一种。
它是电子气体中应用最广、影响最大的气体品种之一,因为硅烷易燃、易爆、纯度要求很高,技术难度很大。单硅烷作为一种提供硅组分的气体源,可用于制造高纯度多晶硅、单晶硅、微晶硅、非晶硅、氮化硅等多种金属硅化物,因其高纯度和能实现精细控制,已成为许多其他硅源无法取代的重要电子特种气体。

那么硅烷就完全不会被替代吗?
我前面文章已经提出,它也会被替代,但是风险整体比较小。
虽然在氧化硅沉积时,一些公司使用TEOS来对硅烷来进行替代,但是硅烷依然是显示和半导体行业非常重要的生产气体之一。


硅烷制造可分为硅化镁法、氢化铝锂法和UCC工艺(非均化法)。


2014年12月21日,上海交通大学肖文德教授以多功能反应技术完善了UCC工艺中存在的三氯氢硅转化率低的不足,将其纯度提高到99%以上水平,在河南试车成功。

目前硅烷科技已经有纯度为8N级的600吨硅烷以及2600吨高纯硅烷气装置。

肖文德教授的UCC工艺让硅烷科技有了成本优势和技术优势。
那么其他公司的硅烷呢,必须外购原料。


例如,2020年9月26日,欧洲巨头梅塞尔在安徽滁州全椒化工集中区举行奠基仪式,新工厂将于2021年下半年投产。
项目建成后可以供应六十种高纯和超高纯电子特气,覆盖电子行业绝大部分的气体应用。
本项目年产600吨笑气,分装100吨硅烷、500吨氨气及混配6000瓶混合气体。

从项目介绍中可以看出,梅塞尔的硅烷仅仅是分装的,因为它不具备原料生产能力。
可以推断,如果产品纯度和性能相同时,自产原料的硅烷科技的成本肯定低于外购原料的梅塞尔。

所以硅烷科技新三板一年十倍股的涨幅,说明已经有投资者看到它的独家竞争优势。

那么硅烷科技这么厉害,是否它A股上市之后我们就可以大胆买入呢?
那也不一定。
天宏瑞科是陕西有色天宏与美国 REC 合资公司。
美国REC silicon是全球第一的硅烷气体厂家。

2019年7月16日上午,天宏瑞科硅材料公司与液化空气中国硅烷采供合同签约仪式隆重举行。自2017年起双方就硅烷业务展开合作讨论,2019年5月份公司硅烷气正式通过了法液空的全面验厂审核,为双方的合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硅烷科技独家发明的技术路线,相比天宏瑞科硅材料公司直接照搬美国巨头的技术路线,哪个更有成本和技术优势?
说实话,我没有第一手的资料,无法下结论。

相信看完电子气体赛道的三条关键投资逻辑之后,你再去看相关的上市公司年报和券商报告,心里会更加有一杆秤,不容易被忽悠了。

考虑到电子气体公司的产品都不是消费品,仅从公开资料很难判断谁的技术实力更强,譬如硅烷科技和天宏瑞科硅材料公司哪个更牛,我也不知道。
所以如果想选出最值得投资的公司,也许去进行详细的行业调研才是应该做的,而不仅仅是学习券商研报。

想了解更多关于电子气体(工业气体)赛道的研究分析吗,请点击阅读:


电子气体这条黄金赛道有一个价值千金的问题需要解答

A股电子气体公司有哪些潜在的风险?

陕鼓动力 VS 杭氧股份,哪个更有投资价值?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天玑情报局】,为你解读股市投资和外贸电商创业的成功秘诀。
因为公众号上的文章并不会都转发过来,关注公众号才不会错过最新的文章,也可以领取免费的资料

 #电子特气#  #半导体材料#   

 $雅克科技(SZ002409)$    $南大光电(SZ300346)$    $华特气体(SH688268)$  

雪球转发:21回复:9喜欢:42

全部评论

就买基04-14 12:01

高手

火星之东03-06 00:06

看了你两篇文章了,专业👍 不懂这个行业,就得向你这样的专家学习。我试金宏,快报之后弃了,持有杭氧。

小xuer703-02 18:34

特气这个市场大部分还是被国外厂家霸占吧,国产市场占有率还是低的。设备厂商做下游,除非市场够大

飞虎168803-02 16:55

降维打击这推理有点问题,做设备的也不是这么容易去往下游延伸,就像卖猪肉的很难去在开饭店或卖饺子,各有所长,各有分工。

花篮的花儿香03-02 13:19

半导体电子气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