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女首富的财富密码

by拆姐

一个叫“大唐集团控股”的公司(02117.HK)刚刚登陆了港交所。

但不要被这个名字唬住了,它跟国资委旗下那个电力央企没有关系。确切地说,它应该叫大唐地产,是一家总部位于厦门的民营地产企业,且规模不算大,全口径统计一年能卖300亿。不到百亿的收入,贡献几个亿的利润,勉强进入行业百强序列。上市之后,公司市值60亿港元左右。

今年以来,港龙、金辉、上坤、祥生、领地等一众中小房企陆续赴港上市,虽然市场反响平平,但毕竟是跃向资本市场的规定动作,对企业自身而言意义重大。大唐地产的IPO,为这一轮窗口期做了一个平淡的收尾。

我对这家地产公司没什么兴趣。它在行业中平平无奇,就像那个蓝脸窦尔敦的企业LOGO,这家公司戴着面具,对外示人的形象也趋于脸谱化。我唯一在意的是它幕后的老板,那个一度成为福建女首富的福信集团实际控制人:黄晞。

黄晞有时候也被写成黄曦,是同一个人。

她从来不公开亮相,甚至连公司的董事会会议也甚少参加,网上能搜到的照片也仅此一张。据说胡润把黄晞家族排进富豪榜的时候,福信集团还致函说希望不要把她排进去。这样的商人在中国有不少,他们一般被称作“隐商”,保持低调是他们财富密码的一部分。但这不影响黄晞成为福建最有钱的女人。

福信集团是一家非典型的家族企业,甚至显得有点奇特和另类。

它的创始人陈章辉,早年从厦门水产学院(现称集美大学)的公职上毅然下海,从房地产领域白手起家,但却天不假年,在行业迎来一个黄金年代、企业正要借势腾飞的时候,陈章辉英年早逝。企业控制权落在了黄晞的肩上。当时黄晞还被认作一个“外人”,是陈章辉的“创业伙伴”。

因为外界一致认为,陈章辉的遗孀是一个叫张建华的女人。然而,这个张建华在福信却只当了一个副总裁,负责人力方面的工作。一个家族企业的控制权旁落了?答案可能并非如此。大唐地产在它的招股文件中,披露了一个很关键的信息:

黄晞,才是陈章辉真正的“夫人”。

创始者意外病故,对一家企业的打击不言而喻。但福信在黄晞的带领下,却走出了一条意外的进击曲线,也让整个家族的财富完成了更迅猛的累积。这个时候,去争辨一个不合时宜的“遗孀”身份,又似乎不那么重要了。毕竟,那是人家院墙之内的家务事。

一直以来,福信集团的一切台前事务,都是由一个叫吴迪的人在打理。他是陈章辉早期在集美大学教书时的学生,在陈章辉创业之初就跟随左右,最终成为这个家族的超级大管家。

从福信集团的股东层,可以一窥这个家族的概貌。黄晞是最大的股东,占51%。其次是陈章辉的两个孩子,加在一起36%。然后是吴迪,他有10%的股份。最后,有少部分的股权分配给了张建华,以及陈章辉的兄弟陈章明。

吴迪还在大唐地产担任了董事长,并获得了公司不少的激励股份。这个曾以长发扎辫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男人,气质上颇为另类——他是国内拳击运动的狂热爱好者与推广者。

前两天,吴迪亲自到港交所为大唐地产上市鸣锣。

与他一同执锤的是民生银行的行长郑万春。这是一次很有意味的站台。福信与民生银行的关系还要追溯到陈章辉时期,1995年,民生银行成为中国第一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在筹备之初,在当时名不见经传的福信就参与进来了。

作为民生银行的创始股东,福信在这家银行一直有着独特的话语权,吴迪长期担任了民生银行的董事。而黄晞,也得以与刘永好、史玉柱、卢志强、郭广昌、张宏伟等大佬们同列,成为“民生系”背后一股不容小觑的资本力量。

在福信集团以及大唐地产的背后,民生银行也一直扮演着一个密切的资金提供者的角色,尽管,大唐地产在这两年的高速扩张中,已经踩中了两条红线,负债高企。

其实,房地产并不是福信最主要的业务,它最核心的板块是金融领域的投资。

民生银行是它的代表作,除此之外,福信还曾入股兴业银行交通银行、恒丰银行,它还是杭州联合农商行、汉口银行的主要股东,它参股闽发证券、永安保险、新华人寿,旗下也有私募基金、资管平台、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福信在金融领域的版图已经十分庞大。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一篇文章,福信本来也可以从一家叫昆仑健康的保险公司全身而退,赚得盆满钵满。可惜了,它撞在了监管机构调整与行业重拳整顿的枪口上。

我对福信这家企业的兴趣,始于三年前,对昆仑健康股权交易案的拆解。

昆仑健康发生的系列故事,是中国保险行业一个时代转折的注脚:一个行业在监管放任下的野蛮狂飙,到大鳄藏身后的混乱失序,到重拾监管后的整饬收敛,在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保险公司身上,也有着淋漓尽致的体现。

福信是较早进入昆仑健康的股东之一。后通过几轮增资,福信与两家关联的影子公司,一共持有昆仑健康50%的份额,是这家保险公司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者。

2016年6月,在福信的主导下,昆仑健康又进行了一轮增资,两家“明天系”公司合计持股接近30%,与福信系一起,成为昆仑健康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大股东。

昆仑健康还有不少有实力、有背景的小股东,比如黄如论的世纪金源、姜照柏的鹏欣集团、蒋柏荣的百荣集团,等等。其中,一个比较有话语权的小股东,叫上海欣成投资集团。这家公司通过三个平台一共持股昆仑健康超过11%。

福信主导的几轮增资,以及“明天系”的扩张,使得这些小股东的权益进一步摊薄,这引起了部分小股东的强烈不满。比如那个上海欣成,很早就通过向保监会举报,试图推翻增资协议。当时的保监会也确实进行了调查,还形成了谈话记录,但是,没有结论。

然而,这场股东层里的战争,在福信准备抽身离去的时候,发生了逆转。

2016年12月,福信系将昆仑健康的大部分权益,转给了深圳四家看似毫无关联的马甲公司,隐隐指向一个知名的地产界大佬。这个涉资数十亿的股权转让案,很快就获得了保监会的批复。但保险业是一个强监管领域,对股东资格是有着严格要求的。我在2017年初首先提出了质疑。

这引起了监管部门的警觉。保监会采取接连多次的问询,对昆仑健康的股东进行穿透式监管,最终,既定的交易被推翻,不光深圳的四家公司失去了股东资格,而作为卖家的福信,也引火上身:作为最大股东的它,因为在此前增资时对资金来源、关联关系做了虚假陈述,也失去了股东资格,面临被清退的命运。

这可能是保监会成立以来,最为严厉的一次监管处罚。

昆仑健康开始对违规股权进行处置,并着手引入新股东。福盛钢铁、三福船舶以及中装建设,成为新股东的候选。后来中装建设主动放弃了参股,这家保险公司的引资工作,到现在还没有结束。

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的是,昆仑健康的股东阵营,已经有了一些微妙的新变化。一部分有着明天系背景的股权已经被转手,代表民生系资本的蔷薇控股,悄然接过了控制权。一个叫林乐的女人,作为民生系资本的代表,进入昆仑健康,并担任了临时负责人。

昆仑健康,从福信系与明天系,转向了民生系的怀抱。鉴于福信与民生银行的密切关系,这背后的逻辑,并不难理解。

但上文提到的小股东岂是易与之辈?股东战争迎来了第二季。

这一次,上海欣成直接诉诸公堂,试图阻止民生系对昆仑健康的增资。因为福信的大部分股权是违规取得的,自然丧失了股东大会的投票权,此消彼长,这些小股东的表决权力被放大了。上海欣成本来以为胜券在握。但它漏算了一点,福信系的股权被处置了,但是由福信主导引入的明天系股东,却并没有被处罚,而是成为既定事实。在股东大会中,小股东们依旧没能投出足够的反对票。

来自小股东的奋力一击,再次铩羽而归。但硝烟未息,以蔷薇控股为代表的民生系资本,能否顺利掌控这家保险公司,仍有待观望。

毕竟,监管的格局已经变了,那个大鳄肆意潜行的年代,早已远去。

从昆仑健康这个案例中,可以看出福信集团在金融投资领域的一些打法。

这并不是一家安分的公司。它惯用马甲公司进行配合布局,进退之间充满了投机风格,同时,与资本市场一些隐形大鳄过从甚密,凭借独特的背景资源禀赋,游走在某些有特定门槛的领域,去挣一些又快又容易的钱。

今年7月,银保监会对银行保险领域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的38家股东,进行了首次集中式的披露。这是一个示众一般的公开处刑。其中,尤以明天系与安邦系的公司居多。而福信集团及其相关公司,也豁然在列。

这是一个耻辱的榜单,相当于一个监管的黑名单。福信的金融投资之路,恐将不再平坦。

过去二十年,从陈章辉离世到黄晞接棒开始,福信在房地产主业领域不温不火,但在投资领域,却走出了一条闷声大发财的进击路线。黄晞,这个从集美大学师专毕业的女人,也完成了最华丽的转身:她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中学数学老师,成长为让人难以忽略的商界木兰。

这其中,当然离不开个人的奋斗与时代的进程,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个财富故事的背后,还有着一些不易被人察觉的密码。

比如,关注一下这家企业:厦门合信投资有限公司。

在海航重组ST汇通的交易案,以及新华人寿上市前引资与股权变更,厦门合信的身影就闪现其中。

这是福信集团投资板块一个很重要的平台公司,操盘者为福信金融控股的总裁邱国龙。然而这家公司一半的股权,其实归一家叫深圳瑞昌的公司所有,穿透之后,指向了北京宏瑞。同时,一些很有意思的人物出现了,比如张玉宏,比如于剑鸣。北京宏瑞还曾是天津泰鸿的一个重要股东,就是天津卫那个著名的段小姐的公司。

顺着北京宏瑞的业务链条捋一捋,还可以发现一些企业的名字,它们和福信集团一样,与北京宏瑞有着深入的牵扯,包括大连海昌,以及浙江新湖。

这应该不是巧合。

以福信参股新华人寿为例。在新华人寿上市前,福信通过厦门合信受让了一部分河北德仁持有的新华人寿份额。段小姐的公司也曾是河北德仁的股东。

新天域资本在境内有一个关联的私募平台叫远景投资,福信是远景旗下多支私募基金的一个重要LP。与远景基金一起,福信参与到海利生物华致酒行秦川机床、奇瑞汽车、华锐风电等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中。

福信在西藏注册的一些影子平台,与一家叫汉氏环境的公司有着一些隐秘的关联。

如此种种,不能再拆了。我只想说明一点,福信及背后的黄晞家族,选择低调的真正缘由。要知道,曾经风光无两的段小姐,已在两年前失去了音讯。当然,天津的段小姐在那条道路上走得更远,还有着更广更深入的牵连。而厦门的黄女士,则要睿智许多。

尽管如此,一个失去了创始人的家族企业,仅靠一个女人,是撑不起来的。

“管家”吴迪此前曾公开表示,福信是一家没有血缘关系的家族企业,福信全面实现了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创始人家族已经彻底退出公司的日常管理。

如果真是这样,那以吴迪为代表的职业经理人团队,真是一个了不起的“管家”。希望中国能多多涌现这样的管家,不仅能管好一个“小家”,也能管好一个“大家”。

福信,在金融投资领域收敛了它的触角,但随着大唐地产的上市,在地产开发这个最本初的业务领域,似乎要开始发力了。

它会给行业带来一家怎样的地产公司呢?

雪球转发:13回复:21喜欢:28

精彩评论

牛子武士2020-12-16 13:25

最后一段很精彩。吴迪是福信的“管家”,那么黄曦又是谁的“管家”?新天域-?
同样是“管家”,黄曦很低调,段小姐很高调,可见做“管家”还是本分点。主子的势可用,但不可用尽。免得有得赚,没得花。

全部评论

财金流年2021-09-25 16:28

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第八届董事会第二次临时会议于2021年8月4日审议通过了《关于福信集团有限公司2021年度集团统一授信的议案》,同意给予福信集团有限公司2021年度集团最高授信额度79亿元
福信集团2020年资产总额116亿,总负债74.64亿,2020年营业收入67.51亿,净利却只有0.62亿。
之前就没看懂民生为啥给予其这么高的授信额度,怕又是一个靠借款续命的隐蔽的地产雷。现在看拆姐这一通拆解,更加看不明白了,它也许不是个雷,是个纤维瘤!

王新伟pok2021-07-10 10:37

好复杂

茅台必涨2021-01-06 20:38

创新药的研发公司基本都是市梦率,仿制药受集采影响大,业绩变脸。其实,创新药不仅依靠国内公司研发,还要大量从国外引进。$康哲药业(00867)$ 就是这样的医药销售代理龙头,连续10年roe超过20%,成长稳健,负债很低,现金流充沛,估值极低,动态不到8PE。。研发一款新药,特别耗时耗钱,研发出来还不一定成功,不一定畅销,直接从国外引进成熟而畅销的创新药,这种方式更好。未来三年,将有7款畅销创新药和1款重磅减肥药在中国上市,康哲药业独家代理。

百家姓里头一个2020-12-29 23:02

好难明白

Petgrief2020-12-20 18:20

拆姐啥时候拆一下鹏欣姜照伯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