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羊毛之王:解密量化高频对冲基金HFT

点击蓝字关注 标星对冲研投

陪伴认真的你在交易之路上一同成长

文 |  Dorian君  灰岩金融科技

前德银衍生品交易员  对冲研投专栏作者

经授权发布

有许多我的读者问我,什么是高频量化交易(HFT)

其实用最简单的接地气表达,就是如果你从某地过海关运奶粉回来卖,一罐一次可以赚2块钱,想象一下你可以用超人的速度,一天几千次在海关来回薅羊毛。

如果这样,你就将成为厉害的活体搬砖王,薅羊毛之神。

那么很可能海关就要拉黑你,奶粉界也会封你为奶粉狂魔。

这个其实就是HFT,就是薅羊毛,迅速,快到毫无人性的薅羊毛,通过计算机系统,大力,高速地迅速来回(?)薅羊毛。

仿佛神秘的黑盒子里充满着神奇公式,而这些神秘的公式将带领开发者得到梦寐以求的财富自由。事实上后QE时代以来,各大基金也开始转向短期超高速的HFT的trading system 的研发,各大对冲基金也活跃在各类OTC(场外交易)的舞台上,利用高速的交易系统寻找着定价错误,以及薅羊毛的机会,往死里薅。

事实上这些High frequency trading本质和做市(market making)相似,他们赚着一个或是几个tick 的利润,然后在一天里重复高速套利上千甚至上万次。而如今的国际金融市场里,早已充斥着类似的“捕猎者”,随时准备瞄准并且定位任何的abnormalities (异常),这类abnormalities 可能是mispricing of options (期权的错误定价)或是比如说earning season 之后option 的IV 急剧下降的过程,而或是临近到期的expiry option出现的错误定价。或者是期限套利做一些arb(套利交易arbitrage)

事实上很多股票,或是在很多衍生品的设计中(warrant 涡轮还有牛熊证)中,投资者本身都伴随着market view,或是偏见bias,因此就会有volatility skew,而252个交易日中,出现大涨大跌的概率也就不到二十天,因此对于market maker做市商来说,便可以利用市场投资者的偏见来薅羊毛。也就是我sell option 给这类speculators in return of option premium,赚赚期权费用。然而这类market maker出于中性的需求(market neutral)经常要不断去hedge delta,因此这类做市商就不得不去long/short spot underlying 也就是主动买回/卖出股票以维持敞口的中性,那么这个属性又给予了其他量化交易程序薅羊毛的机会。因此交易的本质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物降一物,总有更厉害的韭菜刀随时准备把你收割掉。

因此我们经常以为,只有庄家会薅散户韭菜羊毛,事实上庄家也会被各类算法algo去收割。

和我在赌场公然算牌出老千不一样,我难以被发现,作为一个flash boy,一个speed trader,我不需要像赌场老千一样,依靠Edward Thorp的blackjack 算牌神技,我也可以击败市场。

而决胜的要素往往就是我的engine够不够快,我算法的核心是否能够迅速的扫货,然后迅速把价格打高出货。而这类的算法你是难以侦测到的。事实上整个华尔街最赚钱的对冲基金早已进化为HFT,而且下面可能按照不同的time frame 以及asset class 设计了多个对冲基金子策略。

我作为一个资深码农,一个资深设计庄家韭菜刀的人可以设计不同的订单成交算法,然后隐瞒我的交易意图,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冰山指令。而黑池(dark pool)这种酷帅吊炸天,听上去像外星科技或是plasma laser gun这种玩意儿事实上就是一种VIP only,屌丝勿入的OTC成交平台,用以隐藏大量的交易订单以及交易意图。

国内由于ZZ以及相关因素,真正的高频策略比较少,绝大部分的策略都是中低频的,要么是做T可转债CTA等策略,而50ETF期权最大交易量的限制以及总总liquidity(流动性)的限制导致这类50ETF short vol 的容量空间相对有限(撑死5000万)然而能够通过short vol能赚取15~18%的收益还是比较客观的。

而HFT 少还有个客观因素事实上就是对于金融衍生品整个的管束是比较大的,因此有很多的arb以及algo没法运用到国内的市场上。事实上一个solid 的trading system and algo 需要真正的人才以及老司机们的努力,才能搭建并优化出AUM容量足够大,跑的足够平滑的策略。事实上HFT还有一个盈利来源,那就是交易所的返佣(rebate)

举个栗子,在2009年三月的时候,NYSE对造市商的奖励金标准是每成交一股励$0.001元。

比如说,当某支股票的买卖价差很窄的时候,造市商便可以用这个Scratch for the Rebate的策略。假设现在一个造市商对某支股票的报价是1,000股 | $1.00元 x $1.01元 | 1,000股,而当他的限价卖单被吃掉的时候,他可以马上更改他在市场上的挂单,改为1,000股 | $1.01元 x $1.02元 | 1,000股,然后等着他的买单被成交。如果成交的话,这个造市商虽然买和卖都在同样的价位($1.01),但是他可以赚取交易所给的奖励金2块钱(买 1,000股赚1元,卖1,000股赚1元)。

这样的动作在买卖报价很窄,流动性不错的股票上,通常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就完成,所以这也是造市商常用的高频交易策略之一。有许多大型的对冲基金就光靠着rebate可以过得够好。当你交易够久,你会发现事实上交易本身就是时间维度上的战争,有人靠着short term tick profit或着很滋润,有人靠着中期的主观交易依靠gamma, vega击败市场,也有人寻求pattern 通过PA交易获取利润,也有人依靠长期价值投资者击败市场。

市场是一头大象,或许你一直是盯着大象的屁股看,却没意识到这是大象的屁股。

- END -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