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刺激又来了

全球经济的多事之秋!

欧洲火车头德国经济出现负增长,一只脚已经踏入衰退。美国两年期与十年期利率惊现倒挂,市场解读为距离经济衰退已经不远。中国的融资和投资数据显示,年初的那轮刺激措施并未收到预期的效果。全球经济增长在全方位下滑,加上世界贸易前景不明朗,企业投资信心变得更加脆弱,通货膨胀预期距离央行目标渐行渐远,消费钝化现象渐次浮现。

必须指出,与2008年雷曼危机和2012年欧债危机不同,目前所经历的只属经济下行现象,并非一场危机杀到,美中两大经济体均不会出现负增长。在过去正常的货币政策周期,央行暂时不会采取激进的宽松政策,而是让经济机制自行实现市场出清,去杠杆、去库存、降租金、降工资,然后再行逆周期货币扩张。然而,这些年的执政思路不同了,位居庙堂者只可以笑纳经济上行周期,不愿意接受下行周期,一预感到经济有下行风险,脚已经踩在政策油门上了。特朗普的推特、德拉吉的“whatever”纷纷出笼。

金融危机后,各大经济体的财政状况大多陷入困境,经济刺激均以货币政策主打。这次情况有所不同,美国可能再一次减税,甚至直接减个人所得税,特朗普在大选之年再施财政魔术。经过多年的消减开支和QE扶持,欧洲国家有了放松财政限制的底气,而且从最保守的德国开始,暂时放弃预算平衡原则。在中国,去杠杆、强监管已经让位给稳增长、稳就业了,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不足,就要通过政策刺激来稳定宏观环境,为结构调整提供一个支持环境,地方政府的专项债发行可能再次攀升。

财政出手,货币也不甘落后。在新的一轮QE中,欧洲可能一马当先,下调利率和购买债券双管齐下,力度或超出市场预期。美国联储尚未见到需要恐慌的经济数据,但是市场逼宫已经发生,期货价格显示资金预期今年再减息两码,明年继续减两码。联储可以不理会债市利率,但是无动于衷可能触发债市狂跌,以致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以目前的政治生态环境,笔者相信新一轮刺激措施会在全球范围内铺开。没有改革配合的政策刺激,只能取得一时性的GDP效果,无法提供可持续的增长动力,但是决策者就是这么做。数年前笔者曾写过一篇“QE万岁”为题的文章,预言似乎在实现,历史在轮回。

财政刺激措施必然加大财政赤字的压力,各国政府都需要多发债券,国债违约风险自然上升,一些债券的可持续性甚至存在疑问。但是在央行不遗余力的量化扩张之下,所有国债的利率都创出历史新低,世界上回报为负数的国债数量已经超过17万亿美元,德国三十年期国债已经是负利率,许多欧洲国家甚至所有年期的国债均为负利率。个别银行甚至推出负利率的住宅按揭,可谓黑色幽默。

也许,几年后全世界无风险债券的利率全是负值。如果有暂时不用的大额资金放在银行,趁早锁定正收益的债券或房租。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