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宁静的冬日M: 不要以便宜的价格,去买入伯克希尔纺织厂这种平庸的公司。要用合理的价格,去买入喜诗糖果这种优秀的公司。

巴西特说他为这条教训亏了一千亿美元。很显然我们不用再去为这个亏损添砖加瓦。

但做生意赚钱,从来都不是靠看传记,背语录,而是靠搞清楚赚钱背后的因果关系:

伯克希尔纺织厂平庸,是平庸在它的生意回报很难维持。老想着它跌了90%,市值远远低于净资产就有机会趁反弹捞一笔开跑,本质上是看统计数据,把回报建立在别人出价之上,而不是价值创造之上的投资。

喜诗糖果之所以优秀。是因为它的生意不但自由现金流充沛,还能长期增长。1972年看起来只有8%,1984年就达到53%,加上这期间每年创造现金流再投资,初期买价所隐含的长期回报,就跟这里举例中只有百分之六点几分红的英国公司,或者1994年百分之三点几分红的泸州老窑一样,其实远远不止8%~所以它们才可以不依赖别人的出价行为,跌得越多,赚得越多。

但最终,平庸和优秀,都是以生意的内在回报来界定的。从因果关系上看,要点在于生意长期能赚的钱相对买入价格的收益率(比这个更重要的,是自己搞不搞得清楚)。

而不在于,它是重资产还是轻资产,是农场还是互联网。。。更不在于,它会不会因为大家都认为它是好生意而更容易涨。

买一个股价更容易涨的“伟大”公司,跟买一个股价更容易反弹的伯克希尔纺织厂,本质上是同一种,把回报建立在别人行为基础上的错误。

多年来人们一边背诵巴菲特语录一边为这个错误亏的钱,说不定比巴菲特买得伯克希尔纺织厂这条教训亏的钱还要多。//@宁静的冬日M:回复@route_map:盖茨具体怎么想的不知道。
农场的确是资产重,波动大的烂生意。但我个人理解的话,看生意不应该有固定标准,不需要总想着要去买一个“伟大”的生意。
当一个普通的人,买自己搞得清楚的普通生意,能赚钱就好:
平均每年能赚三千万的农场生意,即使回报有波动,如果1亿能买下来,也有可能比用2万亿买一年赚600亿的微软回报率高(只能说是有可能,因为公司的长期回报不像债券那样能用最近一年的利息来推算,比如现在有一家派息六点几的英国公司,我看起来当前股价隐含长期内在回报有年化30%几,跟1994年派息只有三点几的泸州老窖,隐含的二十年内在回报接近~如果股价不涨的话。至于微软,我并不了解)。
要点是有高长期内在生意回报,不管它是农场还是软件。
当然,假如有人1亿都不要,甚至还倒贴10亿,那就更好。。。只不过,如果不是在1932年的美股或2022年的港股,这种好事很难遇到。
因此,以这种机会为目标没有意义。但利用这种机会赚钱有好处。
Android转发:33回复:36喜欢:35
引用:
【比尔·盖茨买百万亩农地成美“头号地主”!持有土地面积相当于香港】美联社报道称,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刚刚获得法律批准,允许他购买价值1350万美元的北达科他州2100英亩(1英亩约合6亩)农田。此前,比尔·盖茨购买农田一事,一度引发当地居民不满,并导致该州最高检察官介入此事。实际上,这...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大鱼313909-29 12:42

问题是如果有一个时代资产的价格都远远地高于了内在价值,那这种情况可以让其内在价值无处发挥而只能依赖市场的走势,这种情况如果长期持续,那应如何是好

时者07-19 23:45

只是有钱想花掉,反正得捐。

我是真韭菜07-10 17:17

一直理解不了价值投资。
今天才终于有点明白了,
什么叫买股票是企业一部分,
原来是指靠企业本身赚钱,
不是依靠市场定价。
要长期持股,
依靠股息收回投资,
或者用股息收集更多股权。
感觉走了多年的弯路,
终于看到了曙光。
感谢!

宓悦07-08 22:52

很多人打着价值投资的幌子,却没有深谙其中。大跌时只能随着无数溃不成军的散户,和报团取暖抱团撤离的基金们一起开跑,不是鬼上身,也不是谁用枪指着自己,就像是酒桌上喝到了位,牌桌上输红了眼,在那一刻只能出手。

就像是鞋底的沙子粒儿,一开始都忍着,身体的难受与心理的懒惰做着斗争,但最后还是倒出了,没有人会忍一路,甚至忍一辈子的。所以当你错了的时候也一定不是第一时间认错止损,也不是能带着错误走一辈子不管不顾或许真能迎来反转。而是在所有人都觉得难受的时候你也忍到了极点。就像每个不用药物,未经职业训练的普通男人的面对陌生女人的忍耐时间都是相当的。差别也就差个把分钟而已,而这个时间体现在股市的也是不长不短,不增不减,大家都会在同一天甚至同一时段卖出,差别也就在那个把分钟而已

人性就是这样,脱了裤子只想着战斗,只有提上裤子才开始思考。看着空空如也的仓位,思考着为什么买入的时候那么痛快?当时那仓位里的现金就像囊中的蝌蚪总要释放出去才舒服,好像不用上就永远无法种下财富自由的种子。然而现实是蝌蚪也只有亿分之一的命中率。直到自己痛快了,却任由它们在通往财富自由的通道中困难地摆动着尾巴,无畏的前进着,也无畏地牺牲着。上涨了,不满足。下跌了,忍着。直到最后股灾来了,泥沙俱下,甭管是上涨的还是下跌的,都成绿。才意识到,当初不顾一切的掏空自己是有问题的。

很多事并不像自己想象的,你觉得低了不一定是低,你觉得好的也并不一定是好。如果一切都如你所愿,那你就是能预测未来的人,就能解码财富。然而毕竟不是,毕竟我们还生活在底层挣扎的路上,现实决定了你不是预测未来的人。

在股市里任何时候都有机会,然而钱却只有一次机会,我们认为买的是价值股,是股灾中的稳定器。然而倾巢之下安有完卵?所谓价值股已经在前期价格腰斩,所谓的价值派们也早已随着下跌买满,谁还有钱加仓呢。这就是价值投资的宿命,说是越跌越买,关键是机会常有而钱不常有网页链接

-瞬息之间-07-08 13:46

别把回报建立在别人出价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