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成]提的好!市场选择一定是会影响生产模具选择。个人理解,如评论所述,还是以海川为例,如果B产品达到了满负荷,也正是B产品上量的最终结果,但在这个过程中,是否具有通用支撑的结构(也就是于老师提出的吃垃圾角度),成本就大不一样了。沿着奶牛的例子继续,正是因为牛奶保质期(包装)局限转变,使得牛奶生产量稳定剧增,奶源不足自然就从乳肉兼用转变为奶用专用。再假设一步,把奶牛养殖户作为主体企业,如果奶源过多卖不出去,是不是又会演变成乳肉兼用呢,那么这里肉用和乳用就又回到了A与B共存的阶段了。
Android转发:0回复:3喜欢:0
引用:
本文旨在从《经济解释》中关于对生产成本的阐述入手,结合 @敏友 对分成合约的分享、 @加班的会计 产销均衡的视角,及研究者公开分享的案例,讨论总结以“低成本量产”为核心的针对主机厂型生意的一般化分析思路。 尝试利用《经济解释》的理论作为探索企业一般化分析思路的支撑,虽只是理论百般能...

全部评论

rache020704-14 09:26

确实 在成本领先及技术进步的过程 退回兼用的情况很难想象

风he尽起04-13 22:11

的确,从行业乳用退回兼用来说,局限定为“奶源需求不再稳定”更为严谨 不过原回复想表达的是一旦市场订单量不能支撑目前使用的专用模具产量,即切入直接成本时:升级模具、转用更通用的模具、退出行业,三者皆可被选择。

ddduj04-13 19:13

借你的假设,我不认为会退回乳肉兼用,理由如下。

1.奶源突然过多,假设原先外国奶源受阻,突然阻碍消失,奶源涌入。这时候决定生产者是否退出在于直接成本。显然,专用奶牛产奶直接成本更低,不应该被淘汰。

2.改换模具有费用。利乐包的发明使供应链成本巨降,从而需求大增。这提供了巨大的租值空间给牧民引入奶用牛。反之,奶源增加,价格下降,切入牧民上头成本,转换直接成本更高的兼用模具仿佛自取灭亡。整个行业来看直接缩小生产规模更合理。

3.改换模具不仅是企业内,更可能带动整个供应链的模具变换,这使得往回切换的成本更高。

4.参考“猪周期”。散户担心风险可能选用食量小,上肉慢的品种,避免亏损过大的情况。大厂追求上头成本,只会想方设法获取更高效的模具。

5.需求减少与供应增加相似。由此引出信息费用高昂(未来市场需求不明),可能才是再次引入兼用模具的局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