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说】胡俍:上海滩投资界的“老克勒”

上海投资者胡俍是80年代复旦大学的高材生,在90年代就被很多股民熟知,他曾经和杨百万一同排队买股票,后来因为“327国债”事件血本无归;随后又抢得南下先机,在港股权证上大赚一笔,投资生涯经历了大起大落。

记者:黄雅洁  摄像:胡鼎文

节目链接:

网页链接

网页链接

网页链接

网页链接


一  胡俍: 与杨百万一起排队买股票的“老克勒”

地点;上海徐汇区某小区

客厅里立着价值不菲的高保真音响、墙上挂着油画质感的全家福照片、专门开辟的小型家庭影院里陈列着各类DVD收藏、黑胶唱片机还播放着施特劳斯的交响乐。这是胡俍的家,给人第一感觉俨然一位上海“老克勒”。“老克勒”原本用来形容旧上海最早接触西方文化的海归白领,现在多指生活讲究、绅士有礼的有闲阶层。

胡俍 上海投资者:我是按照图书馆的分类方式放的,这里是哲学、社会学,这里是投资,再往那里是文学、历史,那里就是有些专业的理科的书了,最后一列是工具书。

中间几块电脑屏幕,四面书架环绕,这里就是胡俍这些年做投资的主阵地。事实上,80年代胡俍从复旦大学力学研究生毕业后,曾留校任教了一段时间,但不久便离职开始全职做投资。

1988年,由于身体原因,胡俍经常去看中医,偶然间在医院附近的一家信托投资公司里接触到了股票和债券。那时,胡俍每次去看病都会跑去营业厅看上几眼,几个月下来,他发现股票价格起起落落,但债券的价格每次都比之前要高。

胡俍 上海投资者:债券我这个星期看到的,总是比上两个星期看到的价格高。我初步算了一下,我想我拥有一点这个东西的话,他一个月可以长出我一个月的工资来,这太好了,然后我就动脑筋了,所以我大致是88年最迟是89年了,反正那个时候我就在交易债券了。

胡俍生性谨慎,股票的涨跌看似捉摸不透,且当时股票市场经常呈现两极状态,要么涨停板买不到,要么跌停板买了也卖不出,于是胡俍一直没有下手。这期间,为了买股票,他常跑去图书馆搜寻上市公司资料。

胡俍 上海投资者:那时候看股票非常麻烦,根本没有年报,季报什么都没有。我记得出第一份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还不是年报,没有那些说明注释,只有三张两张表。

1991年,上海“老八股”长期处于下跌状态,且常常出现跌停板。5月份的一个周五,胡俍看到营业部门口聚集了一大批人,他进门一看,跌停板不仅打开了,而且放出了很大的成交量,胡俍觉得机会来了,于是周一一早带着和朋友凑来的一万块钱跑去营业部门口排队,打算入手看了很久的电真空。

胡俍 上海投资者:结果赶到那里一看,前面已经两个人已经排着了。其中一个我认识杨怀定,就杨百万,他排在我前面。我听他们说杨百万他有不少股票,而且5月17日那天跌停板打开的时候,他在场,他已经买了不少了。他星期一还要买。一方面也给我增加点信心是吧?人家有钱人也买对吧?咱也可以跟着买是吧?/但是我马上意识到问题了,他肯定要买了,他买的单子不会小,他拦在我前面的话,我很有可能买不到。所以等到开门进去填单子的时候,我原先是想把钱都买电真空的,就是600602,我看他前面的排在我前面,我马上临时做了个决定,就把钱一分,一半是买电真空,还有一半买延中实业,600601,因为延中实业可能品质差点。

那时,委托单上不填写价格,有效期为五天,五天内任何价格都可以成交。胡俍想,如果杨百万巨额资金打算买电真空,后面的人很可能就买不到了。果不其然,胡俍一股电真空都没成交,只有5000块钱买到了延中实业。此后不久,胡俍注意到,深圳股票交易市场似乎比上海更热闹,而当时上海仅有广东路上的一家营业部可以交易,胡俍瞅准时机,把剩余的钱都投入了深圳股票。

胡俍 上海投资者:我记得金田我是有的,万科我也是有的,宝安也有的,还踩了个雷,买了原野,这家公司现在已经不见了。那么这91年是比较比较顺利的,因为就买不着,你只要有,就涨,就像前两年的房子差不多的。/账户的钱也不是一个账户,其中有一个比较主要的账户,我记得91年年初的时候大致是1万,到了第四季度的时候是10万。

二 胡俍:亲历“327国债”多空厮杀 爆仓遭重创

债券股票接连赚钱,胡俍的资产在一年内就翻了十倍,胆子也大了起来。接下来,胡俍继续好运气,资产再次翻了数倍,但很快便尝到了市场的凶险,并因此沉寂了长达五六年的时间。

1992年,券商发行股票认购证。胡俍和同为大学老师的朋友从各方收集信息,经过仔细匡算,他们觉得这事儿能赚钱,前后共买入了100多张认购证。

胡俍 上海投资者:等到真的用认购证来发股票了。刚好好像是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我这个记忆有点模糊了,好像是南巡讲话,南巡讲话之后,改革开放也加快步骤了。因此事实上后来通过上海的这批认购证,发行的股票的数量是远远多过当初发行认购证的时候内定的数量的。也就是说按照正常情况的话,那些认购证不应该挣得那么多钱的。

胡俍回忆说,当时如果持有100张认购证,做得一般的能赚个一二十万,做得好的能赚到五十万左右。从80年代末一直到1994年,乘着时代的东风,胡俍一路顺风顺水,可以说完成了资产的质的跃进。胡俍坦言,那些年市场好,不意味着自己水平高,很快他便体会到了市场的凶险。

1995年,胡俍和朋友在万国证券的大户室操作股票,当时正值市场上“327国债”的投机风气渐起,两人估算了通货膨胀率以及国债的保值贴补率,认为国债期货的价格涨得过高,于是决定做空。而巧合的是,作为“327国债事件”的空头主力,万国证券的操盘手之一竟被安排在了胡俍的房间。

胡俍 上海投资者:我和我另外一个朋友看上去都是,好像都是念过书的人,他们证券公司对我们印象很好,而且也也比较有分寸,他们把他们公司抛债券的买卖操作委托打电话那个人安排在我们那个房间里面,于是我们是看着他们是怎么抛的,这个量是巨大的。

自己已经在做空,身旁又坐着一个人不时砸下巨额空单,仿佛有个靠山的胡俍更加坚定了做空方向,即使在最后贴补率不断攀升、空头已经优势丧尽的时候,依然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坚持到到了搏杀的后期。

胡俍 上海投资者:国债期货做空,杀得最惨烈的也就几周,我一直还剩一口气,最后一天出事的那一天,你可以在网上找到,有一天收盘之后是出事了。 出事了那一天最后一小时,我是一塌糊涂。如果我把我的所有的证券什么全都平掉的话,我也还不了证券公司的钱了。我这俗称爆仓,最后的一击在一两小时,就在下午1点到3点里面发生的事。

事发当天,多头势力几乎已经大获全胜,然而在离收盘只有不到8分钟时,以万国证券为首的空头突然反击,向国债期货砸下两千亿元的天价卖盘,如果以这一价格成交,万国将从巨亏60亿变成净赚42亿。然而,这笔天价卖单最终被上交所判为无效,当时最大的券商万国证券也濒临破产。

这是胡俍人生中最黑暗的两个小时,也是他整个投资经历中最惨烈的失败。经此一役,自80年代末开始,胡俍一路积累下来的身家几乎全部化为乌有。

胡俍 上海投资者:虽然方向从以年计的时间跨度来看,你的方向是对的,国债确实不应该涨那么高。但是问题是在这个过程中间你就已经死了。所以你光认死理这没用,得审视度势,现在的市场上做多的力量明显大于做空的力量,势不可挡。/有点体会到有的人因为各种原因,非常悲惨的时候不回家,在江边游荡,甚至往下一跳什么。我那天我能体会,虽然我没跳,但是我能体会离得不远了,还好我家附近没有江。

胡俍此前有一小部分资金投入了B股,国债期货爆仓后,B股里的这部分钱就如同种子一般成了胡俍翻身的唯一指望,然而种子不仅没有带来希望,反而雪上加霜,最后的资本也几乎消失殆尽。

胡俍 上海投资者:我买的B股的原始股,我记得是五毛两,0.52美元一股的,这是原始股新股。 新股现在摇摇号什么?这是要靠中奖的那新股。等上市之后最惨的时候,你能想象吗?它的价格,往后面挪一个数,小数点往前面挪一位,0.052两分五两分二,就0.52美元的原始发行价,跌到最惨的时候是0.052,还没止跌,就是我投进去的钱,十块钱变一块还没止跌。

三 胡俍:首批赴港淘金 买“涡轮”以小博大

经历了国债期货事件和B股大跌,胡俍入市7年以来所有的盈利几乎全部蒸发。而此时,胡俍早已从复旦大学辞去了教职,失去经济来源。胡俍回忆说,这段日子过得就像在水下挣扎。那么胡俍是如何挣扎出水面的?后面又发生了什么?继续来看报道。

这些发黄的期刊杂志是胡俍一路珍藏下来的,其中不少都有他发表的文章甚至专栏。胡俍早年就开始撰写股评,也正是这些股评帮助他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时段。

胡俍 上海投资者:90年代初的时候,股评的稿费是千字百元。那么刚才说的黄永东他们亚商办的《壹周投资》的杂质,一个版面刚好是一千字,如果我每周可以有幸为他们写一篇的话,每周一百元,一个月400元。显然是超过工资了是吧?如果还有其他的约稿的话,那也反正千字百元。

一边写股评补贴家用,一边泡图书馆潜心学习,那时胡俍把省吃俭用的结余全部换成美元买入B股。2001年,B股对国内投资者放开,迎来一轮猛涨,半年时间指数就翻了近三倍,沉寂了长达五年的胡俍,一下子“活”了过来。

胡俍 上海投资者:折腾到2001年的时候,我又活过来了。活过来之后情况稍微好一点,因为从95年到01年不断的反思自己有所提高,而且这段时间很痛苦的时候,为了排解痛苦,我去看比方说像经济学的教科书,或者金融的投资的那种教科书,我看看可以稍微把注意力从输得很惨里面挪开一点。

胡俍 上海投资者:B股放开的时候,那次满仓,电梯从一楼坐到顶楼,那是赚了一笔钱的,当然A股后来小打小闹也在做。另外我有一批的做股票的朋友,挺好的。 一个他们水平比我高,有眼光,而且乐于助人,我没钱了,他们要带着我玩了。

2001年,胡俍将B股出清,得到的美元现汇全部兑换成港币,开始操作港股。胡俍回忆说,操作港股的前六七年,基本都在小打小闹。一直到2007年,市场传闻政府有意开设港股与内地的直通车。

胡俍 上海投资者:直通车最后当然是没有搞,当初酝酿的时候大致的意思是大陆的普通的人可以比较方便地买香港的股票,那么这样南下的资金就不得了了,对吧? 我们已经有资金在那里的人,/这个机会就很大了。更为巨大的机会,香港的那些大盘股都是有权证,他们称为“涡轮”。如果H股香港的正股翻倍的话,权证很有可能是加零。所以07年的时候,我买了大量的香港的权证,刚好我买的时候我买了差不多买完之后,听说内地有大量的第一批的基金经理,以及其它的证券界的资深人士也动手了。

随着大量南下资金涌入,H股“涡轮”的涨势被助推地更为夸张。而胡俍已经有多年的港股经验,在“涡轮”的操作过程中颇为顺手。

胡俍 上海投资者:比较夸张的是这样,一开盘一个开盘价,那些“涡轮”已经百分之二三十涨好了。你想那非常夸张,你不要多说,你如果有价值100万的涡轮,一个开盘就二三十万,对吧?你有更多的钱的话更多了,对吧?

最火的时候,有的“涡轮”一周之内就暴涨高达90倍。而作为最早一批去港股淘金的大陆投资者,胡俍凭借这一仗,以小博大,身家跃升至千万级别。随后,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胡俍预感不对,及时脱了身。

胡俍 上海投资者:我是看到能够在一小时里面跌个10%以上的那种震荡出现了,我就陆续出来了,事后看来是比较高的位置。听说那批南下去的内地的有钱人,在07年在香港权证上面是输得很惨的。惨到什么地步,有一些他因为资金量大,他在某一个权证上买得过多了,他卖不掉了,他比方说由于他有一亿股,卖了三千万股之后,后面再也没有买盘了,它就烂在手上了很多。

四  胡俍:投资要“静如处子 动如脱兔”

胡俍借2007年牛市实现翻盘,经历了人生又一次“大起”,而类似“327国债”事件这种“大落”至今再也没有发生过。从2007年到现在,胡俍的投资路径基本保持了稳步向上。

地点:上海虹桥世界中心

胡俍和团队讨论股票:政府补贴是这家公司最大的问题......

胡俍目前在一家投教公司兼职做顾问,每周去公司一次。他负责一个研究团队,团队有6个年轻人,每周开会总结各自的研究心得。研究也是胡俍目前生活中的主要内容。

胡俍 上海投资者:大致是从14年左右开始,好像凡是到证监会去挂号排队,等着过会的,你就要先把招股说明书公布了。那么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排队的公司,大概有好像超过2000了。这些公司招股说明书我全都浏览过。每一个大概是A4纸一页,我摘记了一些数据,我在书房边上是这么厚,2000多页。

胡良说,不像90年代,现在早已不是单打独斗的时代,研究需要协作,沙子里找金子不是件容易的事。

胡俍 上海投资者:我觉得真正挣钱的是比较大比例的仓位。长时间、押对了一个股票。所谓大比例的仓位,30%、50%,你只愿意投10%的资金进去的话,那说明你没把握,还是不如不买了。10%翻倍也没多少,大仓位长时间,所谓长时间至少是以月计的,真正的赚钱恐怕都是以年计的,至少是以年计的。你甭想在两三个月里面挣上什么大钱,这不太可能。找到这样一个标的,并且也处理得当,那么自己大概是可以挣点钱,稍微上个台阶,否则的话输输赚赚那都是白忙活。

目前大盘在2600点上下波动,胡俍对后市比较乐观,他觉得现在或许是熊市的后期。

胡俍 上海投资者:对错不知道,但是看法很明确,我大概有这么几个猜测。一个我觉得这是熊市的末期;第二个我觉得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大致这段时间有可能会有比较大的反弹,所谓比较大的反弹。就上证指数来说,不是一两百点,是好几百点的那种级别的反弹,我觉得会有这种。但是真正的牛市,我猜想可能是明年夏天、明年下半年的事。总而言之,我对市场不像现在市场上很多的人那么悲观。

胡俍说,在熊市后期,他倾向选择低市净率、低市盈率等较为抗跌的股票,此外股息率要大致不输于银行,万一判断失误牛市不来,每年的股息也能跑赢银行。目前胡俍较重的仓位在中国国旅,他和朋友看好国内免税行业的发展前景。

胡俍 上海投资者:海南不是他们有的免税商店,他们想知道这个销售量的增长的情况,增长看上去是肯定增长的,但是你每个月的增长是百分之一,还是百分之五六,还是百分之十,还是百分之几十,这要有个判断,但是这种数据人家上市公司不可能是不肯给你的是吧?他(胡俍的朋友)就是派人在门口点门头,这花功夫,蹲点一个月点人头。这样比较下来,他估计出它的增长率大概是在怎么个水平。研究做到这个份上的话,基本上一些结论什么结果,又要比较靠谱了,可以有使用的价值。

此外,胡俍还持有部分华泰证券、风华高科,以及小部分出于保值增值考虑的黄金期货。

胡俍 上海投资者:我为什么要持有一些黄金的多头的单子,这是保值增值的考虑。在我看来,货币贬值恐怕是难以避免。现在市场上有很多人说觉得什么人民币相对美元大幅会大幅贬值什么。我觉得美元不是一个很好的货币,如果你要说贬值的话,恐怕美元比人民币贬起来不会差多少的。因为大家都发了很多货币,所以我觉得从保值增值的角度考虑的话,必须持有一定数量的黄金。

回顾近30年的经历,胡俍觉得自己投资风格还算稳健,但同时对风险控制不够敏感,这也是为什么在风险相对可控的期权上,他一直表现优异,而在对风控要求极为严格的期货上,却做得不够成功。胡良说,理想的状态应该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机会出现要能够攻城略地,没有机会时能够潜心蛰伏。

胡俍 上海投资者:平时的时候拿不准不是很有把握的时候,挣钱比较难的时候,还是少动为妙。做做玩玩什么,小赌怡情这种事情是可以的,但是别想挣大钱。但是一旦机会来的时候,要非常狠,不要犹犹豫豫。这话你说说容易,其实你设身处地想一想,很难,什么叫机会来的时候,就是比方说跌了五年,跌了很惨,周围都一塌糊涂,甚至下决心不做股票的时候,这时候你觉得机会来了,你要下得了狠手,下得了狠劲,大仓位押进去,这不容易,有的时候自己判断,根本不相信自己的。

(以上是CCTV2《投资者说》播出视频版)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我们《投资者说》栏目在面向全国征集投资者线索,如果您觉得您对A股有话要说,有槽要吐,或者觉得想上电视玩玩,就赶紧关注我们“央视交易时间”微信公众号,或者直接在雪球网上私信我吧!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们的记者会在第一时间与您取得联系!

@今日话题 

雪球转发:26回复:20喜欢:40

精彩评论

肥龙2018-12-18 14:20

越来越像投机者说了?没听到真正关于价值投资的心得和感悟以及对某一具体公司的大致估值思维和判断。

全部评论

有事没事吹吹风2019-04-05 13:01

这种大神级别的没人评论?

一条逍遥的鱼2019-02-24 13:48

胡老师眼光很准,现在大盘已经有200多点涨幅,向你学习

龙夫股园2019-01-05 10:29

胡俍说,在熊市后期,他倾向选择低市净率、低市盈率等较为抗跌的股票,此外股息率要大致不输于银行,万一判断失误牛市不来,每年的股息也能跑赢银行。这样的防守方式也不错,大道至简

南方北2019-01-02 10:52

一周之内暴涨高达90倍,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