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气把鞋狗听完了,推荐,

从没穿过Nike的跑鞋,下次再买跑鞋要体会一下Nike,而不是总穿鬼冢虎旗下的Asics


据说加强某一方面知识的最好办法就是和别人分享,所以我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有关日本、韩国、中国的东西分享给了戈尔曼,这样我们两个人都会受益。

--------------分享,双赢;


当我们没在考察工厂的时候,我们是在接受那些工厂主的宴请。他们请我们吃了各式各样的当地美食,其中有很多是煮的,还给我们倒上了一种叫茅台的东西,我当时认为这是一种迈泰鸡尾酒,不同的是没有加朗姆酒,而换成了鞋油。----在台湾考察工厂


当然,我们还喝了很多茅台酒。去过几次台湾之后,我的酒量大了不少,我的肝也逐渐适应起来。不过,我还是没有想到海斯竟然会这么喜欢茅台酒。每喝一口,他都会舔一下嘴唇,再要一些。----1980年在中国大陆考察工厂

-----------书中两次提及$贵州茅台(SH600519)$ ,一次是70年代在台湾找工厂,耐特觉得极难喝,后来80年来大陆考察,依然是用茅台来招待他们,跟耐特一起创业的海斯显然已经对茅台上瘾了,茅台被用来最为最好的酒招待客人的历史还是非常久的,而且不分台湾还是大陆。


我第一次把上市当作无法避免的命运,除了接受之外没有别的选择,这个现实让我有点伤心。

-------耐特根本不想让耐克上市,主要是不想失去控制权,后来上市,一是通过发行A、B股解决了控制权的问题,二是上市可以解决公司的资金问题,创业18年来一直都游走在破产的边缘,发展的太快,以至于一直没有现金流,太缺钱了,多亏了日本公司贷款的支持,否则,就没有今天的耐克了。美国银行也是相当保守,不敢给贷款。


我们的车厢角落里有个旧风扇,不过连周围的尘土都吹不起来。为了凉快,中国乘客习惯性地脱到只剩下内裤,海斯和斯特拉瑟觉得他们也可以入乡随俗。如果我能活到200岁,我都不会忘记这两个庞然大物穿着他们的T恤和内裤在火车上走来走去

-----------1980年中国的绿皮火车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不断回想起20世纪60年代环游世界时看到的贫穷景象。我那个时候就知道解决贫困的唯一办法就是初级工作,提供很多初级工作。这个理论并不是我自创的,而是我从俄勒冈大学和斯坦福大学所有经济学教授那里听说的,随后我看到和读到的一切都很好地支持了这个理论。国际贸易总会让贸易双方都受益。

从这些经济学教授那里听到的另一句古老箴言就是:“当货物不会穿过国际边界时,战争也就不远了。”虽然我一直将生意场视作没有硝烟的战场,但是它同时也是阻挡真实战争的完美壁垒。贸易是共存合作的途径。和平是以繁荣为基础的。

-----------解决贫穷靠的是就业,而不是救济,贸易战会导致真实的战争,双输


打破常规者,人恒敬之。

懦夫从不启程,弱者死于路中,只剩我们前行。

 


雪球转发:1回复:3喜欢:5

全部评论

芝麻花生汤圆11-17 20:09

穿过各种跑鞋,现在只买迪卡侬100块就感觉很够用了

雅卿投资11-17 15:58

看完这本书之后我开始爱上了跑步

一滴水一片天11-17 14:22

他是国际贸易的得利者当然鼓吹国际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