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倒下后,无极限被指“谋财害命”:诱使三岁患病女童服用8万元保健品

权健刚倒下,中国最大的直销公司——无极限也被媒体曝出同类问题。

有关部门对权健的调查还在继续,由此引发的行业“海啸”已经使得多家曾“嚣张无比”的直销公司狼狈不堪。

日前,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林酸碱平公司)因涉嫌虚假宣传和传销,相关负责人被控制。

根据1月15日,黄骅市联合调查组的官方通报:自联合调查组进驻华林公司以来,经过紧张的工作,初步查明,该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目前,公司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对该案我们将依法依规,彻查严办。

与权健一样,华林酸碱平公司也是有牌照的“直销”公司。但在今年1月,有媒体记者在卧底两月后,曝光了华林酸碱平公司涉嫌虚假宣传和传销。调查此事的新京报记者查询商务部网站发现,华林酸碱平公司取得直销牌照的时间为2015年,2014年12月和2016年12月,华林酸碱平公司两次获得生产食品许可证。

如不出意外,华林酸碱平公司将是继权健后,第二家倒下的合法直销企业。

相比名气巨大的权健帝国,华林酸碱平公司影响力要差一点。

但今天,一家更巨无霸的直销公司——无限极被曝,一位3岁女孩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无限极指导老师推荐下,每日大量服用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

界面新闻的报道显示:2017年7月,32岁的田淑平发现三岁的女儿奕奕(化名)早晨口臭。因为不放心当地医院,他们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医生诊断奕奕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

服药期间,田淑平的“发小”,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跟田淑平聊起无限极,并介绍田淑平认识了无限极的樊某。

第一次接触樊某,田淑平就被镇住了:她自称祖传三代中医世家,谈吐不凡,衣着打扮在当地“肯定算是洋气”的。

樊某说,她的表姐白血病是无限极救活的,她爸的命是无限极救活的,她不孕症是吃无限极怀孕的。报道说:樊某让田淑平停药,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

根据田淑平向界面新闻出具的聊天记录,樊某多次提及去医院开的西药有毒性,对孩子身体有影响。

田淑平将信将疑地用朋友的卡买了两千多的无限极产品,包括含无限极增健口服液、无限极儿童口服液、无限极钙片、无限极益生菌、无限极润和津露、无限极红果清露、无限极源乐餐粉、无限极常欣卫口服液。

从这些产品包装来看,除了常欣卫口服液,都没有注明小孩慎用。田淑平出具的多次电话拨打记录,无限极总部电话也确认:无限极产品可以给孩子服用,加大量不会有任何副作用的,并且有的伙伴在加大量后得到很好的疗效;如果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是医院确诊的,常欣卫口服液也可以给孩子服用;3岁以上孩子服用,没有任何副作用;无限极产品儿童食用是安全的,保健品用量没有限制。

2017年7月26日-2017年11月20日期间,奕奕服用无限极产品累计近8万元。

10月份,田淑平就发现孩子总是出汗,手脚冰凉,每次吃了无限极的产品后体温就会下降,不吃的时候就恢复正常。无限极的樊某解释为排毒反应不用担心,不要停,不要去医院继续服用无限极病就好了,不然就前功尽弃,再调理就得从头开始。

看着越来严重的孩子,田淑平终于意识到不妥,开始带着孩子奔波于各大医院看病。很多医生都说“没见过小孩出现这种现象。”

直到2018年5月 ,西安儿童医院 、西京医院出具的诊断书上才确认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

商洛、西安、北京各大医院看过给奕奕服用的8种无限极保健品,所有的医院明确表示孩子不能吃保健品,该几种保健品里成分或者各成分含量不明。

界面新闻的报道显示:商洛、西安、北京各大医院看过给奕奕服用的8种无限极保健品,所有的医院明确表示孩子不能吃保健品,该几种保健品里成分或者各成分含量不明。

除了买无限极产品的8万多,奕奕就医又花费了差不多10万。这对于一个穷人家庭的孩子来说,是无力承受的。

然而,距离奕奕服用无限极产品已经一年,距离奕奕确诊已经半年多了,至今无法确认到底是谁的责任。

田淑平拨打无限极总部电话,总部告诉田淑平,公司会安排孩子就诊,但至今没有下文;田淑平也曾经专门到无限极陕西分公司投诉,分公司证实了樊某的门店属于认证门店,樊某本人也属于无限极认可的经销商,但是其行为属于“个人行为”,让田淑平和樊某之间解决问题。

樊某态度很强硬,“你能提交白纸黑字的证明是无限极的产品导致孩子生病,我就负责。”

没有机构能够出具这个证明。田淑平曾咨询很多医院关于给孩子服用保健品的问题,大多医生都表示不能给孩子乱吃。

但根据田淑平提供的通话记录,奕奕服用产品期间,田淑平多次拨打总部电话,确认孩子服用以及超量服用是否安全,得到的回复都是肯定。

资料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根据公开排名,2018中国直销公司中,无限极超过安利,成为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

一家中国最大的直销公司,如今成为中国最敢言的数家媒体调查对象。

在界面新闻报道后,另一家媒体——澎湃新闻,今天也介入了调查。16日晚8时,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媒体事务部门一位人士回应澎湃新闻称,已注意到该情况,正在开展全面核查,将与当事人“田淑平”于16日晚间见面详谈。

对于田淑平多次投诉反映无果,该负责人解释说,此前当事人曾和他们有过接触,但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

2019年1月17日凌晨5时许,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媒体事务部门一位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经过协商,原本已与田淑平基本达成和解,但临签字时突然反悔,田淑平要求大幅提高补偿金额,此事尚在僵持中。

据该人士称,田淑平将原本达成的60万补偿金提高至100万元,导致补偿暂时没谈拢。其言下之意是,受害者人要的多,他们不想给。

而新京报的报道则明确指出:权健背后,无限极、天狮、太阳神等多家直销公司曾陷入传销争议。

文章说:美国直销杂志《直销新闻》(Direct Selling News)公布的2018年度“DSN年度全球直销100强榜单”(DSN Global 100 ),上榜的无限极、天狮、等多家直销公司曾陷入传销争议,有的涉及公司、有的涉及产品、有的涉及品牌名。

新媒体时间财经的报道说:近年,网上出现了较多关于无限极的负面传闻,基本与传销、洗脑营销等相关,也不乏与权健相似的、宣传产品可以治疗癌症的案例。

今天下午,首家曝光的界面新闻通过深挖调查,再次刊发文章指出:无限极曾被法院认定,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

文章说:上述报道发出后,引起极大关注,不少读者留言反映接触过无限极的虚假产品宣传。经过查询:无限极目前有多条法律诉讼,其中一条是2017年无限极与张永亮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文章说:受害人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五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过程中被告徐某给予一定的指导,被告徐某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但被告徐某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具备相应的条件。2016年3月24日,受害人去世。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被告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之后无限极公司提出上诉,二审判决维持了原判。

版权信息

来源:《直面》综合《界面新闻》、《澎湃新闻》《新京报》以及《时间财经》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直面传媒首席法律顾问: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团队

联系方式:010-57807555

为防丢失,请关注:

《一号时务局》ID:yihaoswj

 《知  灼》ID:cjzz2018

《直面》 已入驻平台包括:

新浪财经头条 今日头条 百家号 同花顺

东方财富网 中金在线 嗨牛网 雪球网 网易

凤凰 搜狐 一点资讯 企鹅号以及 微信公号

爆料或联系邮箱:

zhimianchuanmei@163.com

小编微信ID:laodu145

投稿给《直面》写作平台,可致信:

zhimianchuanmei@163.com,

稿件一经刊用,

根据文章质量,提供500-1000稿酬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

BOEING5上敛V01-17 18:11

这灯也快要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