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土地增值价值是否可计入非国有公司利润

$罗牛山(SZ000735)$

持续更新中......(本文原文开通评论)

赛马仅仅涉及文体不涉及财政,推断赛马不是搞赌马,这与早前媒体报道有关方面发声口径基本吻合,文体赛事和赌马从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来对比,ROE和利润率根本不是一个层级的,而且,看到了谁才是主角;彩票方面看到既有文体又有财政充分说明了彩票方面如果推出,其利润会由财政吸收,其公家领头的公益项目性质基本可以敲定,但目前尚未具备完全开始招商的条件,估计要等待各方面条件更加成熟,因时谋势。综上,赛马方面不要指望小企业能搞赌马的生意,这逻辑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注意投资有风险。

========== REASON OF LOW PE //START

18一季报后动态市盈率显示较低的原因推测如下:
#1

#2 成本法改为权益法,应作为会计政策变更,采用追溯调整法处理:
  运用追溯调整法处理时,就当作该投资业务一开始就是采用权益法,与本来成本法计算的结果之间的差额调整留存收益。

2015+2016+2017=合计3.59亿人民币,明确2点,#1,这个收入是年收入,不是2018年1季度获得的权益收益;#2, 这个收入按上述逻辑推断应该是2015年开始3年来累计收入的一次性会计核算。这一点从另外一个基本推断逻辑也可以得出,目前海口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资产在2017年刚刚过1000亿人民币,当前中国四大行和地方银行普通总资产收益率在1%左右或以下,所以海口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年利润应该在1000*1%=10亿人民币左右,而罗牛山支持有10%的股份,所以,1年的权益收益在1亿人民币左右,单季度平均就2500万人民币。

结论显而易见了,罗牛山主营业务1季度扣非净利润为负值,1季报后动态PE大幅降低源于动态PE的单季乘以4的粗暴算法,这个低PE 有过多的会计成分的干扰,需要投资者认真评估其风险。

这下可以为海南本地营业部大手笔卖出洗脱一下莫须有的罪名了,(我不在海南营业部啊),大体上,这属于本地区交易,他们对一季报的3.5亿人民币来源更有了解,有着旁人没有的信息优势,所以,通常情况下,看到海南本地营业部大手笔连续卖出的时候,是应该认真考虑自己信息劣势的这个短板的,毕竟,做股票不是搞群众运动,不是凑凑热闹就能长期盈利的。

========== REASON OF LOW PE //END

项目备案和项目审批通过可以实施是两个中文吧?国土资源部和省级也不是一个层级,500公顷不是小事情,不是闹着玩的,不是扣个帽子就OK的事情,大家要注意交易风险。

2 days can not work out a report and still people expect it can work out a 28 billion project in just 2.5 years ( 650 working days), that's just 325 reports need to submit on time. / 2天无法完成一份报告,人们仍然期望它能在2.5年内(650个工作日)完成一个280亿的项目,这仅仅是需要按时提交的325份报告而已嘛!325份报告和280亿元的项目,孰轻孰重,清者自清。

成大事者,谋定而后动,问一而答十。

国有土地增值价值是否可计入非国有公司利润

如果种地一年能赚100元,改变用途盖房子租出去,能赚300元,那么,某省都盖房子不种地多好?该省GDP不是大幅提高了吗?不然,这其中农业的外部成本(低ROE必需品、国家粮食安全等)就经由其他省份来承担了,所以,农用土地改变为非农用途,首先要支付的用途变更带来的外部性成本,然后,才开始讨论变更用途后,土地增值的这些利润应该归于哪一方的问题。本案,罗牛山本身不是国有全资也非国有控股,根本没有任何逻辑能够直接将土地变更用途的增值部分列入自己公司的利润账簿,这跟普通农户在宅基地允许的计划外拿耕地盖房子经营是完全一个逻辑,否则,就是国有资产流失,变相将国家财产转入私有公司口袋的问题了。( 土地使用用途变更,好的流程逻辑应该是,由国家收回土地,办理用途变更,由国家国库来吸收土地溢价部分的收入, 然后,向全社会拍卖其特定用途的土地地块使用权,拍卖收入入国库。) 无论什么逻辑,短期,很多项目细节不清楚,没法对未来进行有效估值,建议大家注意交易风险。

#1国有出让的历史我了解的不多;#2国有出让和土地用途变更审批不矛盾,任何国有土地变更用途导致溢价理论上其溢价部分应该由国家国库来吸收;#3大片土地(项目规划500公顷)由农业用地更改为非农用地其经济的外部性成本非常高,如果0成本超高利润都这么搞,结果是国家国有土地管理会出现混乱,同时其他上市公司也会在各省效仿,中国是土地国有,社会属性是投资的本质逻辑和前提。***亿、500公顷、2018~2020年超长周期、高度的政策不确定性,这么搞看着不太靠谱。

赛马方面两个观点;

#1,赛马作为新的商业,其核心看点应该是商业逻辑,而不是土地变现,土地的使用用途变更导致的价值变现理应由国库来吸收溢价,否则,会造成对公平的商业环境的破坏,会出现劣别驱逐良币的结果(纷纷效仿,放弃如格力那样干事业赚钱。如近期新闻媒体报道海南澄迈与有关方洽谈建设赛马项目,你有情,我有意,这是如何的一拍即合,其中是否会有国有资源寻租变现的道德风险,会否会出现项目后期的金融风险外溢等,都需要三思而后行,否则,可能会一发而不可收),这种局部造富过程对中国尚存的贫困人口是最大的不公平。商业的核心逻辑应该是所有人在公平的环境中同一的条件下展开公平竞争,竞争的是各自的商业模式和运作管理经营能力,而不是土地农改非产生的溢价(至少在土地国有的中国不应该是);

#2,赛马将来如果在国内某省要搞起来,据我个人判断,其主体运营估计会是全资国企去搞或者国资控股集团去搞,这样赛马作为特殊业态其盈利用途可以合理合法的再分配给国家其他财政用途,很难想象在中国如何会出现私营企业来经营一家赛马业态的大规模长期运作,就如同如果有一天中国开一个拉斯维加斯堵城大概率不会交由私人财团来管理经营一样。

http://house.hexun.com/2017-02-07/188026364.html

https://www.tuliu.com/read-48870.html

占用宅基地计划外耕地违规建房经营,是不是拉几个村干部过来入股分红51%,这违规建筑就可以一直非法经营下去了呢?关键的问题在于,推而广之,这是破会游戏规则的事情,不能有先例,尤其是500公顷的先例,会落下话柄的,人为刀俎,以后做事情不好做,因为身正才能不怕影斜。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y/2018-05-17/doc-iharvfhu8339215.shtml

#1,投资***亿的资金来源好像没了解到呢,这个决定资产负债率水平,和项目的股东权益分配比例;
#2,2年内只有现金流净流出,没有项目收入;
#3, 项目周期2年太久,2年后具体政策环境是否具有稳定性和连续性值得评估;
#4,以前有经济学家开玩笑,挖一个坑,填上;再挖一个,再添上。这次到底是如何演绎,to be continued...

本文观点不代表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微信个人号checonomics,微信公众号checonomicsdotcom

雪球转发:24回复:50喜欢:1

精彩评论

大唐祭酒使 05-11 16:26

楼主就忘 了一条,这是特区!特事特办!海南这么好的地块用来养猪不是浪费了,改变用途是应有之义!

全部评论

checonomics 05-16 17:52

经过2015之后,至少我是给自己立下了各种规矩了,赚取该赚的钱,life is long,something just not worth risking that much and going that far.

checonomics 05-16 17:50

图片评论

沂蒙山下 05-16 13:32

大家都是赌博,你以为真有人相信罗牛山的土地能建赛马场?就是炒股炒一把而已。

checonomics 05-16 13:18

$罗牛山(SZ000735)$ 对上面意味深长的新闻报道(包括本地的上层和远在北京的新京报)要有某方面的敏感嗅觉。神仙打架,大家要注意风险啊。下雨收衣服啊。那天提“黄赌毒”是意味深长的,因为,新的发展向其他两方面基本没有任何苗头冒出来,所以,特殊时点提及“黄赌毒”看似顾左右而言它,实际上,推测一下,应该注意盲目参与这种神仙打架的后果。以上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

checonomics 05-16 13:09

$罗牛山(SZ000735)$ 这个市场真是奇葩啊,散户同胞们啊,神仙打架,大家要注意风险啊。下雨收衣服啊。那天提“黄赌毒”是意味深长的,因为,新的发展向其他两方面基本没有任何苗头冒出来,所以,特殊时点提及“黄赌毒”看似顾左右而言它,实际上,推测一下,应该注意盲目参与这种神仙打架的后果。对上面意味深长的新闻报道(包括本地的上层和远在北京的新京报)要有某方面的敏感触觉。以上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