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投资感悟(十二)

在股市上赚来的钱,要么是靠智力要么是靠毅力,想赚大钱基本上要兼顾智力和毅力;在股市上亏掉的钱,要么是因为小聪明要么是因为小性子,兼顾小聪明和小性子可以成功亏掉最多的钱。

在企业分析中,最困难的事情不是缺乏信息而是找到分析的构架和高效的方法论;最糟糕的事情不是研究的不够多,而是分不清研究的主次而无意义的耗费精力甚至自寻烦恼;最麻烦的事情不是始终存在的不确定性,而是缺乏一个有效的观察评估手段而难以及时的对重大现象做出正确的反映。

价值与成长的简单粗暴划分是对投资的扭曲。投资的困难,正在于它不是非此即彼和简单粗暴的,成功的投资是建立在商业洞察力的基础上,对内在价值与价格之间关系的一种深刻理解。简单的看估值指标和当前业绩增速,都易陷入极端。而认为好价格与好成长不可兼得,只能说太缺乏实证观察而想当然。

如果一个人的投资总是被某些阶段性的市场事件、政策变化所影响,那么即使他可以做得很好,至少他也必然做得很累。那些对某些事件静静乐道和自作聪明的“投资人”,其本质上与股评家并无什么差别。投资贵在领悟“不变性”和“共性”,靠耍小聪明最终会发现付出的大多功夫都是庸人自扰。

格雷厄姆曾说:“买股票最好是像在杂货店里买东西(精明的挑挑拣拣)而不是像买香水那样(被美誉冲昏头脑而不计价格)”。巴菲特又告诉我们:最好的公司是让人即使多花钱也心甘情愿(就像香水),而不是毫无差别可以随意砍价和更换的(比如杂货店)。在我看来,这2者的结合其实就是投资的奥秘。

这2句中,后者告诉了我们该瞄准的高价值目标是什么,而前者告诉我们什么情况下扣扳机最好。很多人可能会怀疑这两者是否存在重合的可能?其实如果将一些已经被证明的好公司好股票做一些回顾,会惊讶的发现不但“可能”,而且“常见”。只不过,拾起这种机会既考验眼光也挑战人性。

没有理论的支撑不可能有靠谱的投资行为,而只能是碰大运。缺乏理论的指导,股市完全就像是在黑盒子中运行一样总是让人莫名其妙。当然,好的投资理论不是试图解释一切,而是揭示这种投资方法之所以长期必将盈利的本质所在,它总是体现出内在逻辑优美简洁的特征。投资中思考的乐趣与盈利的快感一样令人着迷。

对于一个股民来说,他每天的行为都在对自己的三张报表产生影响。盯着价格波动和短期博弈,就是将“精力”这一宝贵资产浪费在了毫无意义的业务上;热衷于频繁操作,更是在制造庞大的费用;孤注一掷和赌博心态,又会导致危险的负债和脆弱的现金流。如果你自己不是一个“好企业”,收益又怎么可能高?

一个大官倒下,往往一批商人陪葬。政治这事儿我不懂也不想懂,但投资上对于这种事儿还是需要一点儿“觉悟”。那些长袖善舞的商人,手眼通天赚钱轻松又光环围绕,他们的企业经常创造短时间快速崛起的“奇迹”。但这种人我向来避之唯恐不及,因为政商结合向来是魔鬼的契约。

骗子都是心理学大师,老实做事的人却往往不是对手。不管往哪个方向,激进总是更容易受簇拥。操纵大众的腺体比唤醒大众的思辨即容易万倍,又成效显著万倍,怎能不引无数投机者竞折腰?社会学领域尤其不相信快意恩仇,只相信严谨缜密。痛快一下容易,但快的里面往往就会跟着痛。

“预期”可以让股票获得惊人的爆发力但也可能玩弄你于股掌间——其成因和发展过程往往复杂而难以捕捉,所以它既是个强大的武器又是个危险的法术。市场预期力量的强大源泉来自于人类对未知事物不可遏制的联想和放大。正如希区柯克说的那样:“惊悚不是屋子里有鬼,而是那扇忘了关上的门。”

仅仅一年时间(14年1月),好几个原本被市场弃之如敝履的股票已经再次获得追捧。非同寻常的收益率,往往来自于非同寻常的对象出现了非同寻常的时机。优秀投资人的特征就是在没有重大操作意义的时刻善于忍耐,但当这一刻出现时却又具有非同寻常的行动力。有所不为可以避免无谓的亏损,但要盈利还必须有所必为。

通常人们认为,对于不同的股票选择代表了能力的高低。但其实更说明问题的往往是另一种情况:那就是对于同一只股票和公司,是在哪个阶段被你选择看好或者远离的。不同股票的选择往往是方法论或者价值观上的差别,未必有高下之分。但同一个东西在不同阶段的选择和动作,那就太说明问题了。

最近朋友小聚中碰到个会计高手,闲谈中得知我是做投资的,他吃惊的问:你还敢做股票?你知道吗,我干会计20多年了,玩股票都经常中招。我笑笑说,理解。没好意思说的是,会计在股市中其实真没什么优势,而且如果秉持着“查账思维”来看待股市,那么反而是一个麻烦。投资需要财务知识,但那不是关键。

投资人不一定要是会计高手,不一定要是业务专家,没必要是金融学历,更没必要手眼通天。但一定要具有正确的思维方式,一定要习惯面对不确定性,必须要掌握企业分析的方法论,必须理解市场定价的复杂和内在逻辑。正确的投资必然是快乐的,如果投资让你不快乐,就要找找问题在哪里。

在投资中与企业应该保持多远的距离是个问题。如果对企业的相关信息过于敏感,则很难想象哪个公司能够真的实现长期持有,因为以一个5年以上的周期来看企业的经营很容易出现阶段性的负面因素。但与企业离的太远,虽然忽略了杂波的干扰,但也可能忽视了危险情况出现的端倪。这个度的把握确实不简单。

“追求卓越”在实业而言大多意味着勇于创新、打破常规和实现对竞争对手的超越。但对投资而言追求卓越却可能更强调坚守原则、注重常识和战胜自己的恐惧与贪婪,两者一样困难却困难在不一样的地方。投资人的卓越业绩可能首先要以坦然接受阶段性的平庸为基础,试图任何情况下都优秀本身就是陷阱。

真正的竞争优势是非常难以被模仿的,那么它也意味着也非常的难以被建立,那些试图建立起壁垒的公司就必然不可能“短平快”。那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在这些公司努力构建壁垒的漫长过程中,资本市场也许经常会不耐烦,投资人对此的不同态度反应了基本投资价值观的差别。

单纯的竞争优势和规模扩张都是相对容易的,但具有竞争优势的扩张却非常困难。因为竞争优势本质上是更容易出现在特定范围和领域,但业务规模的延伸却很容易让其超出优势覆盖的范围。这是一个让人挠头的矛盾,因为护城河和增长都是价值创造所的重要因素,也因此真正的高价值企业注定是稀少的。

因此有2类企业特别值得关注:一种是进入壁垒极高容易产生差异化,并且其业务潜力将长期膨胀的;另一种是虽然不存在真正的竞争优势,但其市场极其广阔并且即便很小的份额占有也足够成为大市值企业的。前者属于典型“小强”,最终是细分市场中的霸主;后者则是大市场中经营效率最优秀的标杆性企业。

从基本功到方法论再到品性和思维方式,是从“术”到“道”的过程。但不幸的是,很多人盲目崇拜“道”而轻视“术”,却不知真正的道是来自术的积累和从量变到质变的自然过程。没有厚实的基本功和系统的方法论而夸夸其谈所谓的“哲学、艺术、品格”,靠漂亮话和唱高调博眼球,实乃不学无术和投机取巧。

经验并不必然转化为理论,零散的知识点并不必然上升为系统整合。但缺乏起码的根基和知识积淀,所谓的“投资哲学”只能是个笑话。“大道至简”和“大道相通”具有逻辑上的合理性,因为高度抽象后的大道理就那么几条,“术”的差别却很大因为非常细致。所以真正困扰人的,是从术到道的组合提炼过程。

金庸像巴菲特,厚重如山岳穿过千百年依然屹立不倒;古龙似摩尔.李,惊艳如流星划过天际。少年时最爱看古龙,后来慢慢更喜欢读金庸。但对金庸的喜爱是出于对那份厚重气息和笔力磅礴的欣赏,对古龙的难忘却似乎是骨子里沉迷那种淡淡的优雅和无奈。金庸出佳章,古龙创绝句。

细节是最生动有趣的,但过近的观察和细节描述也更容易带上个人感情的影响。宏大和长周期的观察正相反,一切细节都最终化为简单的几个数据和结论,毫无情趣甚至也没有了所谓的对错之分。把这两者结合起来确实很困难,因为这两者之间的结论往往是剧烈冲突的,但历史的真相却可能要求必须如此。

在股市中寻求“理解”是徒劳的,所以多说无益。滔滔不绝其实都是为了自我推销的需要。在很多行业中,那些最受追捧的明星往往不是真正高水准的,而大多是较为偏执又喜欢表现的。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更容易被明星影响,因为他们的方案“通俗、简单、省事儿、而且特解气”。

投资最常见的悲哀有三种:高位接炸药包,草率扔掉大牛股,地上白给的宝石不知道捡。三种悲哀的共同点都是一样的:不明白投资获利的基本规律,不知道如何分析企业价值,不理解市场定价的基本原理。只要这三大认知还存在重大的空白点,那么这种悲哀的继续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由于中小票与大蓝筹之间的走势差异以及由此导致的投资业绩的分化,似乎造成投资圈内激烈的争执。我觉得从整体角度来看,蓝筹低估和中小票高估是一目了然的,而从具体个体来看差异就大得多了。我不认为“风格”会造成什么差异,我认为“能力”才决定最终结果。动不动就用风格、主义扯大旗的,都是耍流氓。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种怪现象:被套2年的人更喜欢骄傲的喊出“我是价值投资者”,如果被套5年还能加上“伟大的”这个前缀。而一个已经涨了3倍的股票出现阶段性的调整,下跌30%盘整2年,这时骄傲和伟大的前者会对同样也要等2年但实现了2倍业绩的人说:你看你看,我早说了有泡沫了!短期盈利未必代表正确,但亏损更不应洋洋自得。

这几天(13年6月)股市一下跌,立刻满屏都是“宏观经济”了。纯论经济问题的讨论倒也无妨,但动不动就为当前的行情去找点儿“合理性”就没劲了。危机论从来都受欢迎,在股市下跌的时候就更是容易博得满堂彩,其实这也是门生意。但投资人要想从这些高谈阔论中找到什么有意义的东西,可能是注定要失望的。

现在的市场(13年6月)不断创新高的有之,再次创下新低的有之,始终在做俯卧撑横向运动的有之;传统意义上最深度价值的不少,所谓的成长视角的选择也很多;相比过去现在的行业分布真正是多元的,流通盘规模也足以支撑各种资金规模的玩家...其实这才是一个真正有趣的市场。

从去年(12年)底开始,我经常在与朋友、邻居等的小聚中谈及股市的长期预期收益率已不错,站在家庭理财的角度可以关注。但回应都是:股市这东西不懂,也不关心。实际上不懂虽然是真的,但其实不是主要问题。关键是不关心,因为“都说行情很差”——逻辑的反面是行情好了再关注。理解,但是无奈。

茅台今天120了(14年1月),其实这不过是个很正常的股价波动,波动幅度大于茅台的股票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然而围绕其股价波动产生的一系列现象却耐人寻味。在我的书中有这样一句话:永远不要成为某个股票的代言人。一旦你这样做并且享受其给你带来的声誉时,认知偏差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控制了你。

能预测到公司的利润在未来能不能有“绝对值”上的增长当然是重要的,但如果仅仅这样就足够了的话,那么股市的投资至少能简单一半儿。对于“基本面”的理解如果仅仅是停留在收入利润的会计层次,而没意识到价值周期同样是基本面的关键一环,那么频频出现“对市场的愤怒”就不足为奇了。

“白酒上市公司估值严重偏高:静态市盈率44倍,是全部A股的两倍,比主要成份指数高出2.6倍;动态和预测市盈率29倍,比全部A股和主要成份指数高估50-70%,比国外同类公司高估2-3倍”——以上摘自2006年11月的一篇报道。茅台当月收盘价51元,07年最高价200元,同期上证涨幅2.91倍。

2013年12月,茅台五粮液为代表的白酒企业估值跌破了10倍pe,从估值指标来讲,今天可比2006年的时候“便宜”多了。从估值差来看,今天的白酒公司几乎低于市场平均估值,而05、06年其估值差是市场平均值的2倍。问题是,现在的“低估值”和那时的“高估值”,哪一个更有投资价值呢?

通常情况下,价值投资人都是羞于和赌徒相提并论的,演讲采访中更是对“赌”深恶痛绝。但为什么,同时又有很多自称最坚定价值投资的人却又那么热衷于价格的对赌呢?比如1年内如果跌破多少就要如何如何。小赌怡情?显示自己高明和自信?殊不知,这其实已经展现了潜藏在其性格深处的赌性。

高明不高明,时间自然会给你公论;自信不自信,用仓位来说话足以。价格对赌如果是朋友间的戏耍也无妨,真搞成轰轰烈烈的动静就是自己给自己下绊儿的愚蠢行为。凡是用这种方式来追求宣传效果的,更要警惕其根深蒂固的赌徒思维。这年头,说话轻飘飘,行为才重要。

观察投资人是否成熟,不是看他多么捍卫自己“纯正价值投资”的招牌和所谓信仰,而是看其日常的言论中能否保持理性和独立思考的能力,看问题是否容易偏激和极端化。投资从根本上来说是一个人思维和认识事物能力的反映,你不能指望一个看其它事物片面化表面化极端倾向的人,到了证券市场却突然理性成熟了。

罗素曾经说:“这个世界最大的麻烦,在于傻瓜与狂热分子对自我总是如此确定,而智者的内心却經常充满疑惑......”为什么傻瓜和偏激者总是比真正的智者更“自信”呢?刨除少数其实猴精但当着大众装傻博眼球的家伙,前者确实缺乏领悟事物之间深层复杂关系的能力,并且也缺乏对事物多面性和往往既矛盾又辩证统一的理解,所以他们看见“真相的一角”就迫不及待的宣布真理在握。理性,从来是个高壁垒的稀缺品。

市场先生的智慧和癫狂,其实就是千万个个体的集合共同塑造的“大人性”,又由于地球人都一个德行,这也是为何不同的证券市场在我看来其共性远大于差异性的原因。人性的复杂和经营的不确定性共同造成市场短期的难测,但“成功的少数派”的存在和对价值规律的共识,又决定了市场终将回归其价值中枢。

有个有趣的现象,在对散户和大众的描述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其“善良、可爱、单纯、可怜、缺少保护、需要(人、制度)来拯救”;而另一种的评论却往往是“不理性、盲目、冲动、缺乏专业、自寻烦恼、只能自救”。前者以各类专家学者的“股市良心”为主,后者却多来自成功的投资家。

不同市场的差异是客观的,但即便在如此大的客观差别下,我们却发现一些高度共通的地方:比如优秀企业总是稀缺的,优秀公司的估值溢价也是一个经常现象,而最大的共同点是无论哪里都是个最终少数人获胜的市场。盯着差异点可以做个愤怒的“专家”,读懂共同点却可能成为成功的投资人。

最初我们需要依赖脑袋的正确,但最终还是要靠屁股把它变为收益。没有脑袋的屁股是碰大运的无头苍蝇,没有屁股的脑袋是患得患失的纸上谈兵。

人们总是为逝去的5年懊恼后悔,只有少数人为未来的5年规划目标并筹备和持续努力。做不到可能有几种原因:1,根本没有规划未来的意识,习惯了走一步看一步;2,有意识但是看不清未来的方向,始终焦急而彷徨;3,有清晰的规划但缺乏执行力,凡事习惯了找借口和等要靠。人和人差距的由来从来不神秘。

决策都是基于假设,而大一些和长周期的假设则很多时候与价值观密不可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时候道不同确实也只能不相为谋,而不是所谓的真理越辩越明。就投资而言,交流的价值往往与参与讨论的人群数量成反比,截然不同的价值观下的交流也往往是鸡同鸭讲。so,多观察深思考,少下定论不辩论。

比较怕几种人:1,写的每一句话都要用!来结尾的,有时候还要3个!才过瘾的那种;2,天天都像是佛祖或者上帝的代言人,最简单的一句话也要套上教义的;3,头像图片是那种“成功人士”专有pose的,盛装大头侧身露齿笑。

怎样才算是真正的自由?从物质上而言不用再做不喜欢的事情就可以了。但精神的自由其实才是最难的。那首先需要较厚重的知识积累和丰富的阅历为前提,除此之外对复杂问题的思辨和精神深处的独立、不盲从和洒脱往往更重要。不得不承认,所谓自由,其实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永远都是个奢侈品。
雪球转发:864回复:516喜欢:1854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大不了从凌开始 11-05 21:37

正确的投资必然是快乐的,正确的工作也是快乐的,可是两者兼得就太难了。世间哪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拍兄当面是如何选择职业投资的?@水晶苍蝇拍

不懂的股民 03-05 16:44

大写的服。

朱少爷1025 2017-12-06 12:13

不明白投资获利的基本规律,不知道如何分析企业价值,不理解市场定价的基本原理。?ii请问如何分析企业价值?有什么系统框架方法论?多谢

不会骏 2017-11-21 09:32

格雷厄姆曾说:“买股票最好是像在杂货店里买东西(精明的挑挑拣拣)而不是像买香水那样(被美誉冲昏头脑而不计价格)”。巴菲特又告诉我们:最好的公司是让人即使多花钱也心甘情愿(就像香水),而不是毫无差别可以随意砍价和更换的(比如杂货店)。在我看来,这2者的结合其实就是投资的奥秘
作者:水晶苍蝇拍

谦卑的无知者 2017-09-23 12:59

转自水晶苍蝇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