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健身房引发的确诊病例膨胀

安徽省蚌埠市,一个常住人口仅300余万、市区人口还不到120万人的小城,截至2月16日24点的确诊病例却达到158例,确诊病例数排在湖北省外地级城市第十名(前9位分别为温州、深圳、广州、信阳、长沙、南昌、哈尔滨、合肥、杭州),与杭州仅差2例。因病死亡人数5人,位列湖北省外地级城市第一位。

网上有些蚌埠人戏言蚌埠的病例排名上升之路为:先追到皖C,再进一步到“0552”,更有人自嘲已经是湖北省蚌埠市了。

小小的蚌埠市的发病数是如何走到全国前列的?梳理了蚌埠市披露的全部158例病例轨迹后,可以发现蚌埠的病例扩散路径。

蚌埠的确诊病例膨胀,要从一个健身房说起。

蚌埠市在2月4日晚上发出通报,紧急寻找在元素健身房健身的会员及教练员。

也就是说,在2月4日的时候,已经有5例确诊病例与该健身房有关联了。而截至到2月4日的蚌埠市累计病例还只有48例,2月4日之后短短两周时间不到,病例增加了110例!

而这个健身房的周边,三公里半径内病例有52个!占蚌埠市全部病例的32.91%!

1

根据蚌埠市披露的相关病例信息,让我们先从2月4日的3号病例说起。

患者3(0204-3),男,62岁,现住址为蚌埠市龙子湖区东升街道东方新天地14号楼,每天下午三点以后前往国祯广场元素健身房健身。1月24日与外地亲戚聚餐,1月28日至蚌埠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2月1日至蚌医一附院发热门诊就诊,2月2日由市120车送至市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

病例通报里提到了1月24日与外地亲戚的聚餐,大年三十与外地亲戚吃顿年夜饭,这再正常不过了。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在疫情扩散时期的这顿年夜饭,却引爆了N个病例。

2月13日,蚌埠的病例通报提到一位病人:

确诊病例146(编号0212-5):王某某,51岁,蚌埠市科协工作,现住址为蚌埠市禹会区钓鱼台街道车苑小区6栋,患者二姐贾某某(编号0207-3)、二姐夫朱某某(编号0207-4)、二姐亲家冯某某(编号0204-3)、二姐亲家母陶某某(编号0206-23)、二姐亲家岳母吴某某(编号0206-11)、二姐亲家妻弟陶某(编号0205-4)、二姐儿子朱某(编号0208-4)、二姐儿媳冯某某(编号0208-3)、二姐孙女朱某某(编号0209-5)均为确诊病例。1月25日上午患者一家与其妻四个姊妹全家共计17人至合肥亲戚家,1月30日下午出现发热症状。患者目前在市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

算上0212-5号病人,这一大家子就十个病例了。这个病例通报中,还遗漏了0206-10号病人,这位病人是0206-11的儿子。

根据蚌埠的病例通报,这11个病例涉及的小区分别有:龙子湖区东方新天地、金润名都、凤阳东路480号,禹会区车苑小区、郊区机关宿舍楼、经开区新新尚层等6个小区,以及新淮菜场、王台子菜场、张公山菜场、白马菜场、大润发玛特等菜市场。

其中0205-4号病人家住址为郊区机关宿舍楼,相关病例的通报提到“经常去农贸市场(张公山菜场、白马菜场、大润发玛特)买菜。”

2

2月15日,蚌埠的病例通报又提到一位同样住在郊区机关宿舍楼的病人:

确诊病例157(编号0215-4):患者赵某某,男,63岁,现住址为蚌埠市禹会区张公山街道张公山二村对面郊区机关宿舍楼。患者1月24日、1月26日先后到火柴厂旁边新东安主题宴会酒店聚餐(聚餐人员中有6人先后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月27日未外出,1月28日至2月6日在单位保安室上班,2月7日未外出。患者目前在市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

该例通报并未列出之前确诊的6人名单,根据之前的通报,该6名确诊病例疑为0207-1、0208-12、0208-13、0209-10、0209-11和0212-3,其中0208-12为0121-3的母亲,0209-10为0212-3的丈夫,0208-13为0209-10的姐姐。在这场饭局的7人之外,0209-10的哥哥后来也确诊了,编号为0211-04。

根据蚌埠的病例通报,这十一个病例涉及的小区分别有:禹会区郊区机关宿舍楼、张公山六村、天地人花园,蚌山区华利街9栋、水游城B区,高新区嘉禾豪庭等7个小区,以及白马菜场、张公山菜场、大润发玛特等菜市场。

除了年夜饭的聚餐,这段的8个病例中部分人在大年初二(1月26日)还在聚餐,那会儿全国上下已经形势严峻了,但蚌埠市还有着多人的家庭聚餐。

这两起聚集型病例,已经有19例病例了。

3

再回到元素健身房。

0204-5号病人的通报为:患者在国祯广场的元素健身房健身,1月23日与外地亲戚聚餐,1月26日出现发热症状,1月30日至蚌埠市第三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2月1日至蚌医一附院发热门诊就诊。

这顿聚餐带来的确诊病例,可能是0207-7(1月23日与外地亲戚聚餐,聚会人员中已有1人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1月28日出现发热症状,2月4日步行至蚌埠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

0207-5号病人的通报为:其岳父(0201-5)于2月1日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1月18日患者乘坐高铁(G7520次15车9A)(宁波——南京南)中途在南京转车(G1662次1车3A)回蚌埠,当天和家人到国祯广场元素健身房聚会,常去新淮菜场。2月3日出现发热、咳嗽症状,2月4日至蚌埠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

而0201-5号病人的通报为:1月18日与外地亲戚聚餐,1月26日出现发热症状,1月27日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至蚌医发热门诊就诊。

0212-1号病人的通报为:大伯吴某某(编号:0208-6)为确诊病例。患者1月15日-21日去元素健身房健身两次,1月23日与大伯共同就餐,1月27日至2月10日在单位(天一服装公司)上班,2月10日上午10:30下班,2月10日下午4:30至蚌埠商业医院就诊。

而其大伯的相关通报为:1月23日曾去金润名都弟弟家聚餐(聚餐人员中有1人(0212-01)常去国祯广场元素健身房健身),1月30日乘坐火车K677自合肥返蚌,1月31日出现发热症状,2月2日至蚌埠市第三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

这6个病例,均为有人在元素健身房健身,之后家庭聚餐传染至其他人员。

2月4日通报有5个确诊病例与元素健身房有关,由于之前相关信息通报不够,在0204-3和0204-5之外还有3人是否引发其他家庭聚集型病例未知。

在蚌埠的病例之外,上海于2月6日也通报有3人来自蚌埠,且其中2人多次到蚌埠的该健身房健身。

4

除前述病例外,蚌埠还有多起家庭聚集型病例:

0204-2与0210-8是夫妻,其所在小区龙子湖区东方之星距离元素健身房步行仅650米;

0206-3与0214-1是夫妻,其所在小区与0208-3同在龙子湖区新新尚层1栋;

0209-7的亲属中有一人为确诊病例(未知编号),该患者常去王台菜场买菜;

0209-8的妻子为确诊病例(未知编号),该患者所在小区广厦小区就在东方之星隔壁,该小区有4名患者;

0208-7和0209-4是夫妻,1月27日(大年初三)到姐姐0210-7家聚餐,仨人全部中招,姐姐所在车苑小区与第1起聚集病例中的0212-5为同一小区,而夫妻俩所在小区之后又有一名确诊病例(0215-3);

0129-3与0206-6是夫妻,其女儿0203-4也确诊,所在小区龙子湖区中铁都市家园与元素健身房的距离在3公里以内;

0208-8与0208-16为父子俩,其所在小区禹会区张公山四村与第2起聚集病例中的张公山六村仅隔一个街区;0208-8是个护工,其护理对象的儿子(0211-6)、女儿(0211-1)、儿媳(0211-7)均为确诊病例;

0205-15的两个女儿0206-9和0210-3母女三人均为确诊病例;

0207-6的通报显示家中已有4人为确诊病例(未知编号);

0205-13与0211-3是夫妻关系;

0202-8与0205-10为夫妻,其子0212-02也被确诊;0208-15因与0205-10打牌被传染;

0205-7与0206-20是夫妻,其女0207-2也被确诊;

0209-1的丈夫为确诊病例(未知编号),该患者所在小区经开区恒大御景湾还有另一名患者;

0207-8与0207-9是夫妻,其子(未知编号)也被确诊;

0204-4与0207-11是夫妻,0207-11的同事0207-10被确诊,之后0207-10的妻子0213-3被确诊;

0208-5与0216-1是夫妻,0208-5于1月29日至一亲戚家,其中一位亲属与0205-2、0205-3这夫妻俩有接触;

0215-1与0215-2是夫妻,0215-2的朋友0214-2也是确诊病例;

0208-9与0208-10是母女关系。

从已经披露的病例情况可以看出,除前面的三个部分的聚集型病例外,至少有21个家庭聚集病例,这部分至少涉及53个病例。

5

小区传播。

与其他一些城市不同,蚌埠市的病例集中在市区,下辖怀远、五河、固镇三县仅有13例,周围四县(含滁州市凤阳县)一度均对蚌埠市区严防死守断绝交通。

蚌埠市区145个病例涉及91个小区,多个小区是紧挨在一起的。形成了国祯广场附近、张公山新村附近、同乐园附近、龙湖湾附近、荷花园附近等几个聚集点,扩散型传播的特征比较明显。

6

最后一个关键词是菜市场。

蚌埠市曾经规定老百姓8点-10点集中出门采购生活用品,之后很快取消了这个规定,并不能确定是否有些病例的传播途径来自于菜场、超市等。

但是,从蚌埠市的病例通报中,一些菜市场的名字多次被提到:新淮菜场、王台子菜场、张公山菜场、白马菜场、龙湖湾菜场、大润发玛特等。

蚌埠市的158个病例中,直接能确定外来输入的只有不到10例,还有不到10例有明确的武汉或外地接触史,绝大多数病例都是在本地传播的。

总结

元素健身房是个显现出来的聚集型传染源,家庭聚餐又引发了多个聚集型病例;而一旦有人被传染上,往往是一家人全部被传染上;而同小区内传播、在相邻小区周边的蔓延式扩散,以及菜场、超市等人群聚集场所的扩散,也使得蚌埠市在很小的范围内病例数量相当高。

如果在第一时间进行强有力的管理,蚌埠市的病例数不可能到这个数值。好在蚌埠市政府亡羊补牢,及时加大了管控力度,2月9日起进一步加强了小区封闭力度。控住了传播途径,蚌埠市的确诊病例也就逐渐降下来了,近期通报的确诊病例已经大多是前期病例密切接触者中的了,新发病例已经只是偶发了。

与蚌埠的新冠肺炎病例发病情况类似,在其他省市披露的病例中,也多见家庭聚集型传播。无论是湖北省外还是省内,一传一家人的情形非常普遍,而最初的输入型病例并不多见。在进行了严格的人员流动控制后,既有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之外的新发病例也已经较为罕见。

而湖北省内,在实行了更加严格的小区封闭措施以及加大收治力度后,阻击战也将转向歼灭战了。期待着疫情早日结束。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