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师失职,香港有专门「狙击」失职审计师的诉讼基金

 $冠华国际控股(00539)$   $康宏环球(01019)$   $先施表行(00444)$  

Litigation Funding 诉讼融资,在美国,一直以来就容许“诉讼融资”及以“不成功不收费”方式(Contingent Fee Arrangement)协助与讼人。在英国,自1965年起便已取消了“助讼和包揽诉讼” (Maintenance & Champerty)的罪行,并且逐渐容许“有条件式收费服务”(Conditional Fee Arrangement)、“诉讼融资”(Litigation Funding或Third Party Funding)及“不成功不收费服务”(Contingent Fee Arrangement)等不同的融资方式协助与诉人。

目前,Burford Capital、Woodsford Litigation Funding、Omni Bridgeway等机构都有专门的Litigation Funding业务。


来源:香港01

撰文:詹咏渝

近年愈来愈多的上市公司出现审计师失职的情况,就连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也多次卷入造假的风波之中。去年中国连锁咖啡店瑞幸自爆造假,外界关注负责其审计的安永(EY)责任有多大;今年2月,德勤中国被指控审计失当,涉三间上市公司。回望本地,负责监管审计师的财汇局(FRC)近日高调调查冠华国际(0539.HK)、康宏环球(01019.HK)有关年报的问题。


上市公司账目造假,散户见怪不怪,但背后却「衍生」一条财路,皆因狙击失职审计师(核数师),赔偿金额随时「亿亿声」,香港对冲基金Argyle Street Management (ASM) 2015年便开始涉猎这盘「生意」,通过Litigation Funding(诉讼融资),靠「狙击」失职审计师获取赔偿。


接触清盘公司,发现「意外之财」

ASM原本其中一个业务是低价收购被清盘公司的债权,之后再变卖资产赚取差价,「我们会做足功课,研究公司在清盘情况下,这些债权可收回几多钱。早年在泰兴光学、金至尊等清盘案中,就是凭低价买入债权而赚钱」。


一买一卖操作简单,为何会走上狙击审计师之路?曾从事法证会计(Forensic Accounting)的ASM执行董事黄科凯(Kurkye)称,在做这盘「生意」时发现,清盘人变卖公司资产后,将现金分派给债权人,并非唯一获益的途径。假如审计师在审计过程中有疏忽致公司资产受损害,清盘人可透过民事诉讼索偿,其中所得的赔偿可提高债权人回收的金额。而由于多数公司在进入清盘程序时,库房已接近「干塘」,想告审计师都不够钱,在清盘人不会自己「揞荷包」 帮清盘公司打官司下,就会找「诉讼资金」。

黄科凯忆述「头炮之作」──狙击先施表行(00444.HK)审计师,「卖完资产已经够回本加微薄利润,但清盘人话今次不想派哂啲钱出去,想留返少少钱用来打官司,这样我地觉得都已经收返个本,这样不要给你试下啰。」结果清盘人不单只胜出官司,所赚得的利润比原本卖光资产还要多,结果黄科凯胆粗粗向老板提议大搞呢盘生意,「与其做Creditor,不如做埋funder去做呢盘生意!」他笑言。


雅佳和解金额,市传近16亿

翻查数据,实情泰兴光学、金至尊的清盘人都曾分别控告审计师疏于职守,泰兴光学的清盘人要求毕马威赔偿4.72亿港元,金至尊的清盘人亦曾入禀高等法院控告普华永道。

不过,要数香港最大的赔偿案件,非2009年雅佳(已退市)案莫属。雅佳被爆造假账后,清盘人向审计师香港安永索偿4亿美金(31.13亿港元),最终安永选择和解,市场传闻和解金额高达2亿美金(15.57亿港元),相信是香港历来和解金额最庞大的审计师专业失当个案。


赢了有钱收,才是关键

ASM由2015年开始「猎食」,每单投入资金由数十万美元至几百万美元,通常范围在三百万至七百万美元, 至今出手达十次。他透露,每一单的利润不一,但最少都有一倍。以投入资金三百万美元,一倍回报来计,一单最少可以赚逾2,300万港元。表面上看,这盘生意吸金力强,且风险不高,其赚钱方程式是先找出清盘公司的审计师有否失职,然而控告他们就能取得赔偿,但事实又是否如此「无得输」?

球是圆的,不是稳胜,官司亦然,假如打输官司,等于白做,Funder需要承担所有相关诉讼费用,还有机会赔对方律师费,可谓高风险、高回报!黄科凯拆解道,在造假数的过程中,上市公司董事有机会是幕后黑手,而审计师查不出,有机会是疏于职守,故清盘人可以同时控告双方。但现在很多上市公司都是大陆公司来香港上市,董事都是内地人,出事后大陆董事挟带私逃就会「白做」。

因此,作为Funder的角色,在清盘公司堆中找寻对象,除了要判断诉讼胜算是否高以外,更重要是当胜诉后,是否能够从诉讼对象身上获取赔偿。「十单生意只能接一单,因为重点不是官司赢输,而是赢了有没有钱收!」

「有大食大」 具两大好处

除了评估打官司后能否有钱落袋,拣诉讼对象亦有学问。全因小的审计师有机会输了官司都没钱赔,故ASM采取的策略都是「有大食大」,因较大会计师事务所会有专业弥偿保险,当出事后保险公司会有一定额度的保险。

与此同时,有声望的审计师知道在审计过程中程序真是有不足的地方,亦会希望早点和解,以避免对簿公堂及被报章宣扬疏忽等的指控,为免影响声誉,多数会赔钱「息事宁人」。因此,黄科凯只会锁定大型会计师楼,且有机会告得入疏忽的案件来做。

「猎物」通常会锁定在清盘前已经被发现有造假嫌疑的公司,如董事会及高管集体跳船、审计师辞职、未能按时出审计报告、未能发表无保留意见的报告等。「要好小心评估间公司做不做得过,接之前看哂法律文件及证据、有胜算才去做,一单需时三至五年,因为就算造假都不一定会赢,需要证明到佢造假且审计师没有尽职责才会赢。」黄科凯说道。

由2015年至今,ASM每一单都能成功获得赔偿,从未失手,可谓「百发百中」!唯一一单「失败」的案件是赢了官司,但赔偿未如预期的多。当中的巧妙或在于就算官司未必百分百能胜出,但审计师选择和解都会作出赔偿。

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垄断香港八成的审计市场

事实上,Litigation Funding在外国并非新鲜事,以澳洲为基地的Omni Bridgeway,旗下的Litigation Funding业务遍布全球,集团2016年至2020年的资本回报率(Return on Invested Capital)高逹132%。而在英国上市的Burford Capital,旗下Litigation Funding业务的资本回报率则约为93%。

香港却不太盛行,除了因欠缺相关人才之外,还因为Litigation Funding与香港禁止的包揽诉讼(Maintenance and Champerty)界线模糊,业内人未必敢博。「要厘清一点,助讼或包揽诉讼在香港是犯法的,但在几个特殊情况下,Third Party Litigation Funding是合法,其中一种就是资助正在清盘阶段的公司去打官司。」黄科凯解释。

话虽如此,财汇局早前就香港上市实体审计市场概况的政策及管治发表报告,提及香港审计市场高度集中,在2019年甲类会计师事务所(为上市实体提供审计的数量逾100家)的审计费用共占市场的 80.2%,其负责的上市实体审计数量占 71.1%。就105家市值超过500亿元并聘用本地公众利益实体审计师的上市实体,除了两家外,均由四家甲类公众利益实体审计师提供审计服务。数字反映,较大会计师事务所近垄断港市场,倘上市公司续爆造假,在「有大食大」的原则下,ASM不乏「投资」主题。

目前,香港没有集体诉讼(Class Action),小股民就算知道审计师失职都未必可以靠司法诉讼来获得赔偿,只能向香港证监会投诉。一旦上市公司破产清盘,也未必能从上市公司手上取得分毫。


来源:香港01

雪球转发:2回复:3喜欢:1

全部评论

虾米鲨鱼04-18 09:53

厉害

科老04-18 03:56

我很佩服

大瓶子鲜森04-14 12:10

有意思的专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