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方达基金Efunds

易方达基金Efunds

易方达基金Efunds回复的提问

易方达基金你好呀,作为国内ETF降费的先头部队,想问问贵司未来有没有打算发行一些低费率的追踪美股的基金???比如追踪纳指100或标普500,最好可以直接跟踪美股的那些低费率基金[俏皮][俏皮]查看全文

他的全部讨论
年终奖要怎么用,这里有几个建议

马上要过年了,各家年终奖也陆续揭晓了。“搬砖”一年换来的这笔资金怎么打理,又要花时间好好考虑了。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回顾下2019年的几个重要事实: 真相1:A股牛冠全球,你get到了吗? 2019年,上证指数涨22.3%,创近五年新高,创业板指涨43.79%,深证成指涨44.08%,深100指数大涨55.18%,...查看全文

我觉得就是整个成长股是在2018年的九月份开始逐步从底部开始修复,最早开始修复的是通讯,然后到2019年的四五月份的电子行业、消费电子半导体也开始修复,到了19年的年底,11月开始的就是传媒,新能源,所以到现在这个阶段呢绝大部分的成长股,从估值的角度来讲呢,已经回到历史平均水平。客观上讲...查看全文

半导体行业确实在2019年整个的一个基本面和估值能有大幅度扩张,业绩也有了部分的兑现。总体上股价和市值中间有接近一半的公司反映的比较充分了。2020年整个半导体板块呢,从我的角度来看呢更多的是价格驱动的行业会有比较明显的超额收益。从量的角度来讲,就是国产替代的一个主逻辑的半导体公司呢...查看全文

我自己觉得就是11月份以后,其实在11月份以前,整个成长行业当中累计涨幅比较大的,像比较明显的电子,像创新药相关的是整个估值是比较贵的,但是传媒和新能源当时整个因为基本面还处于一个底部的阶段,它没有特别明显,但是11月份以后整个传媒和新能源它的整个股价上升部分的原因确实是因为整个资...查看全文

如果从全球范围来看的话,2020年的整个半导体应该是整体性的繁荣,因为从半导体整个框架来说的话,就是分成几块,第一个是最大的就是CPU, CPU的话,其实全球就两家公司,一家是英特尔一家的AMD,整个它的需求包括几块的,第一个是PC端的需求,这一块其实它没有太多的增长,因为我们也感受到现在整...查看全文

说一下基本面的影响,第一就是因为电子元器件有很多被动元件电阻、电容、电感,然后主动的有各种半导体,那么整个各类电子元器件当中的每一个细分行业的供求关系紧张程度在2020年是不一样的,总体上的存储这一块,我觉得是整体价格趋势向上,动力最强的行业,原因第一是价格都是在处于一个历史底部...查看全文

5G其实它是一种4G和3G技术的一个衍生,但它跟3G、4G最大的不同就是两点,第一点就它能够改变3G和4G的一个延时问题,这个是5G特有的一个技术,类似像车联网,包括一些像AR、VR游戏的延时所带来的使用身体不适都可以彻底解决掉,包括一些安全性问题都能够解决。这个是对整个传媒的应用是有很大影响的...查看全文

驾驶它整个发展需求相对来说肯定是很大的,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于,第一是如何去接收传输信号中的接收体,然后第二是接收了信号以后的一个处理芯片,第三,就是处理完之后,如何通过机械语言来控制汽车,动态调整汽车的驾驶方向来保证驾驶的安全。从这三个自动驾驶的环节来说,第一就是信息收集,...查看全文

现在其实商用还没有真正的开始,这个需要跟踪,但总体上来说,我觉得运营商这块对于用户整个从4G转到5G的政策是比较友好的,从目前来看,整个5G的套餐价格相对不是那么高的,所以它有助于5G普及率的一个提升。第二,其实5G的整个商用它要大幅展开其实除了运营商的一个资费套餐合理性之外,还有一个...查看全文

从我的整个投资框架来说我觉得其实通信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跟基站相关的,就是跟5G直接相关的无线侧通信投资,另一方面是跟5G后应用,就是跟5G流量相关的数据中心的投资。我先讲第一块无线投资,无线投资这一块,从整个盈利情况和经营来说,2020年应该是非常好的一年,但是从整个框架来说,我...查看全文

首先我觉得半导体公司它很多时候它是一个动态估值远远重要于静态估值的一个行业,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的整个消费电子行业的分布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倒金字塔型,中国占了整个电子模组全球生产的接近全球份额的70%,上游的制造端接近40%的份额,再到核心被动元器件的配件全球市场份额大概是在20%左右...查看全文

对于经济和股市,日方专家这么看

1月9日,中日ETF互通交流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举行,上交所、东交所相关负责人,日兴资管、易方达基金等首批中日ETF互通基金公司代表出席了交流会。 东京交易所执行长官川井洋毅先生对日本股市做了介绍。他表示,从2012年至今,在量化宽松、积极财政、结构性改革等“安倍经济学”主张刺激下,日本经...查看全文

现在的政策是中选企业1家约定采购量占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50%,采购周期1年,2家占60%,3家占70%,采购周期2年,4家及以上占80%,采购周期3年。在采购周期内医疗结构优先使用集中采购中选品种,并确保完成约定采购量,而医疗机构在优先使用中选药品的基础上,剩余用量可按当地药品集中采购管...查看全文

未来带量采购、集采、医保动态谈判等政策都会成为行业的常态持续存在,无论是医药产业还是资本市场都逐渐接受了这一现实,但医保局的本意也不是要单纯的压缩医保开支,未来医保开支仍然会保持比较平稳的增长,只不过要进行结构性的调整,让整体支出更合理。对于我们来说,希望能够在这个医保支出合...查看全文

投资的标的与其规模并不完全相关,而是评估其潜在空间,竞争力和风险之后,判断其未来带来的收益回报能不能满足我们要求。查看全文

纯粹的新药必然有药品临床失败的风险,me-too类药物可能面临临床速度过慢,生产能力跟不上或者原研降价导致me-too药物市场没那么大的风险。此外,能不能把产品商业化也是对公司来说也是挑战。药企控制这些风险无外乎立项的时候要充分考虑这些风险因素与自身能力的匹配程度,做最优抉择。查看全文

正面的政策,可能会有更多的政策来鼓励创新,制定更多的评审技术标准;负面的政策,可能会有部分高值耗材的降价,DRGS继续推行等政策。查看全文

医药很多子行业向头部公司集中,目前来看确实在发生,这与政策以及行业发展的阶段都有关。从海外经验看,在既定规则下,医药行业整体呈现出强者恒强的局面,但也有掉队的企业。国内现在处于大的变革期,规则也在不断变换。如果是能够适应未来规则的龙头企业,我们认为这样的龙头领先地位是可持续的查看全文

医药行业部分公司可能有一定牌照壁垒,整体上看产品持续的创新能力以及变现创新的能力是最重要的壁垒。长期投资逻辑主要是三条:1)满足国内未满足需求的创新产品;2)中国有比较优势的子行业;3)消费升级相关的板块。查看全文

License in是海外药企获取品种的重要手段,但是与自己研发新药一样,成功与否与公司自身的BD能力,临床推进能力,乃至后续商业化能力都是相关的。因而,是否有机会不能一概而论,还是要回到对于公司自身能力的评估上。查看全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