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产业信用危机与周期

日子过的太快,记的是2019年8月才下载了雪球软件,同年10月开始发帖,仿佛就是昨天的事。

注册ip主要还是爱凑热闹的心里,当时猪圈各公司粉互撕,人脑子打成狗脑子,目的就是为了证明对方是猪脑子,我也是个大俗人,觉得这太好玩,没想到这一玩就玩了两年多。

两年多以前在写正邦篇时的观点:高成本高负债扩张,当低景气周期时只能迈向破产。正邦完全没有资本价值。

现在是该讨论正邦是否真能破产的问题了,因为这不是正邦一家的事,正邦作为今年出栏规模第二的规模企业,假如破产,其对整个养猪产业在金融系统的信用破坏是巨大的,从而对整个产业经营秩序造成恶劣影响,甚至改变猪周期的原有轨迹,因此对正邦现状分析,未来走向分析都会帮助我们更理性的投资养猪产业公司。

因为重要,所以还是写一篇

关于正邦公布的经营数据,有很多矛盾之处,我没有答案,想把矛盾展示出来进行分析。

1,根据能繁母猪理论上可以生产2.5胎次,实际可能最优做到2.3胎次的生产秩序,如果2胎次以下是不经济的,能繁只吃料不生产抬高养殖成本。

那么公司年初宣称100万能繁,那么对应年初能繁怀孕每月最少20万头才是合理生产秩序,对应10个月后出商品猪,也就是11和12月的出栏,按每头能繁平均产仔10头以上,全程成活率10头计算(这个成绩一般)11月和12月商品猪每月出栏应该接近200万头,就算有出入也应该在每月180万头,而现在两个月加起来的商品猪才180万头,整整少了一半。

以牧原12月出栏500万头为例,那么牧原年初某月配种能繁应该在50万头,对应能繁总量应该在250万头以上,牧原去年初能繁差不多就是250万左右,完全符合养殖秩序。

那么正邦能繁数据和出栏数据就有了太大出入,这是什么原因?

可能性1,

正邦就没有100万头能繁,按出栏比例倒推,只有不到50万头能繁,单月配种10万头以内。再往前追溯,2019年初非瘟肆虐,整个产业能繁损失过半,正邦2019年艰难恢复能繁,当然这里有三元留种,自行繁育能繁,还有外购能繁。公司表示2020年一季度到2021年一季度能繁母猪全面更新完毕,都是优质能繁。

能繁母猪一般使用3年6到8胎次更新淘汰,牧原更新较快,也要用两年更新淘汰。正邦2019年新建立起的能繁群,只用一年就更新淘汰,那么折旧成本负担太大,养殖成本高也是必然的,好在当时高猪价,也是负担的起的。

但是更新完毕的能繁100万为何到12月才出栏不到80万头的商品猪,假如能繁100万是真实的,那么相当于两头母猪吃料,只产一窝仔,那仔猪成本要多高,谁会干这么傻的事,毕竟一头能繁一年吃1.1吨饲料,每公斤饲料要3.5元,一年一头能繁仅吃料就4000多元,加之人工水电折旧,疫苗利息等等费用支出,一头能繁消耗现金超过6000元。显然用100万能繁只出栏不足一半的商品猪是逆天的成本,至少比行业一头高出500元成本。真有这种经营者吗?

可能性2,

年初真有100万头更新完整的能繁,也真有每月20万能繁配种,但是随着五月猪价断崖式下跌,公司开始卖怀孕母猪,这些母猪没到顺利产仔就卖掉了,甚至出现了不同体重育肥阶段的猪提前出栏。

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当公司现金流出现问题时,特别是猪价不能够覆盖养殖现金成本时,存栏任何种类的猪都是吃现金流,保住现金流最好的方式就是把猪全卖掉,也就是把生物资产都处理掉,停止现金流继续失血。

这种情况下,正邦刚刚付出巨大成本代价更新的能繁再次被迫又没了。

正邦没有足够的现金熬过低谷,只能卖生物资产续命,养猪产业不能形成有效库存,无论何种形式的存栏,每天都要吃掉大量饲料,饲料就是现金,没有更多的钱周转,就只能去存栏。

截止三季度末,公司现金60亿,其中受限40多亿,可用于周转的资金仅有10多亿。四季度已过去,四季度猪价仍然无法覆盖正邦的现金成本,应该现金已完全耗尽。从12月出栏商品猪77万头,均重109公斤计算,只有去年同期12月造肉总量的一半,也就是产能萎缩了一半。营业收入只有不足13亿,仅是去年同期33%

三季度末负债率75%,可以想见年末负债率已经高于80%,公司已经没有再融资空间,实际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率也已经到了极限,也无任何融资空间给上市公司输血。

正邦之后日子怎么过,那就要认真算账。

正邦单月固定现金支出包括3个亿管理费用,1个亿的财务费用支出,加上销售费用等支出1亿,单月非经营成本支出就要5个亿。

三季度末一年内短期债务139亿,目前负债率水平很难再融资长债替代短期债务,因此每月平均偿债压力超过10亿。

我们无法知道公司到底还有多少存栏,多少可变卖的生物资产,截止三季度末生物资产50多亿,四季度净卖出多少不清楚,但可以肯定严重缩水。生物资产是需要现金流支撑的,按12月80万出栏做基础,假设1月之后半年还能保持每月80万头出栏,现在存栏商品猪加能繁以及后背应该接近600万头,那么需要每月饲料现金支出10亿元,加上代养费每月一个多亿的现金支出。

那么要维持80万出栏不再下降,每月平均需要现金是:1,管理费用➕财务费用➕销售费用➕短期债务➕饲料现金➕代养费等于26亿。

也就是说正邦必须有养猪收入超过26亿元,甚至需要收入30亿元,才能维持现有经营。而现在每月营业收入只有12亿。

拿牧原为例,牧原负债率55%,仍然有很大融资空间,大股东质押比例很低,刚宣布大股东向上市公司借款额度从20亿提升为50亿。短期债务180亿,基本可以做到借新还旧的周转,所以没有短期偿债问题。

由于牧原成本优势,单头现金支出至少比正邦低20%以上,假如按正邦月出栏80万,牧原500万比例,牧原需比正邦高不足五倍的营业收入就可以做到稳定经营,也就是60亿。牧原12月收入78亿,完全覆盖短期债务偿债和单月经营现金支出。

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正邦单月现金缺口14亿以上,实质现金流已经断裂,这还不考虑大量欠款是否造成的诉讼执行等事件的影响。

也就是说正邦现在把所有生物资产都按月卖掉都不够还债和日常非经营下的各项费用支出,根本没有用于经营的资金。不经营不代表不发生费用,假如正邦存栏归零,每月仍然几亿或者十几亿的支出,仍然处于一年几十亿的亏损。

截止三季度末固定资产150多亿,40多亿在建工程。加起来接近200亿,卖资产可不可以呢?卖了生物资产再卖固定资产,是否可行?恐怕也不行,猪圈资产不是恒大的住宅和商业地产,打折有价值,养猪固定资产在现有周期下根本无人接盘,白送猪圈养猪都会亏损,所以接近200亿的猪圈资产变现能力非常差,能卖出50亿就很不错。就算有人50亿接盘,正邦公司三季度末净资产只有不到150亿,那么卖资产的结果瞬间净资产归零,资不抵债,更快破产。

继续经营需要资金,但没有资金,也没有借钱的基础,卖资产继续经营,已卖无可卖,且越卖资产摊销越大,养殖成本越高,亏损幅度加剧,还是走向破产。

无论怎样,就算今年二季度猪价反转,正邦栏里已经都不会有猪了,猪价涨到历史新高,也和正邦毫无关系。

假如正邦破产,受伤害的是金融机构,因为正邦不是恒大,恒大所有在金融机构的贷款都有可变现的土地或商品房抵押,可变现能力强,金融机构不会血本无归,甚至损失可控。而正邦完全没有可变现资产,截止三季度末450亿的负债,加之大股东质押的负债,正邦体系总负债高达500多亿,可变现抵债资产价值100亿就很好了。假如质押机构要变现,股价要怎么跌,市值砸到多少亿?

正邦假如破产,对金融机构和资本市场都会造成巨大损失。

银行等间接融资系统,立即会对整个养猪产业收紧信用,在本来就低景气周期下,养猪产业资金大量失血的大环境下,无疑是雪上加霜,特别是上市规模企业融资难度加大,整个产业为了保现金流,大量抛售,可能加速去产能,打击养殖积极性,有可能加速低景气周期结束,更快迎来缺猪的高景气周期。

养猪产业在某种意义上说并不都是赚消费者的钱,因为周期性,更多的是存活下来的人赚同行倒下人赔的钱。周期上下波动,产业利润高的时期会迎来低利润期的反噬,同样低利润期的损失也会迎来高利润期的反哺。

因此高成本高负债经营破产,也正是行业幸存者红利。

再有就是正邦假如破产,资本市场也会加速收紧养猪产业上市公司的信用,各机构风控部门会调高风险等级,减少持仓配置,也会影响融资融券的担保比例。短期股价受此影响会很纠结,那么就要分辨清楚到底哪家养猪企业有长期价值,三年非瘟验证了价值核心,并不是养猪的都是养猪的,一念天堂,一念地狱,需要再理顺猪逻辑。

还是讲了两年多的观点:看不清猪逻辑,不要投资猪股,很多猪股完全没有资本价值,风险巨大。如果对猪逻辑没有高段位的认知,牧原也不要买,因为根本拿不住,你脑子里总有一个所谓的猪板块效应。

本篇纯属友善提醒,如有冒犯还请包涵。

多余的话再讲两句,昨天听了长江证券对猪产业的分析,有几点疑问,希望能有答案。

长江认为温氏股份去年年初到年尾,有明显的降低成本的迹象,也确实公司表示了11月成本已降至17.6每公斤。我的问题是公司以及券商为何不解析公司是如何把成本降下来的,通过什么办法,如何经营降下来的养殖成本。

我的理解是公司前三季度做了大量资产减值,也就是把高成本能繁或者高成本仔猪做了减值,当然已摊销过的成本对应四季度商品猪成本就降下来了。这完全和经营水平提高没有关系,玩的是獐子岛财务亏损洗两年澡,第三年盈利保壳的游戏,这并不提升公司估值。

再有,长江认为温氏股份从年初30元成本降到年尾17.6元,那么请告诉我温氏股份为什么非瘟三年成本上升了那么多,到底原因是什么,经营模式和商业模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今后有什么办法解决成本高的问题。假如这些不解释,又如何保证今后不用资产减值再完成成本下降的游戏呢?

温氏股份上市并非公开发行方式,上市之初流通股仅4亿,36亿股为几千人的职工持股,后做了10送2股后如今的总股本,大量分散的职工持股仍然是股本结构的主要特征,尤其是2019年中临时更改股权激励计划方案,大幅降低行权经营指标,上市以来无论是那11个仅占16%股份的一致行动人,还是高管职工大量套现没停过,这明显表现出对二级市场的不友好。现如今做减值表现改善经营的獐子岛游戏,还请长江证券把工作做到位,以免误导投资者。

现在猪周期讨论多起来,投资周期这事需要警惕,炒周期的前提是准确判断周期,事实上这很难,并且谁能熬到且成为景气周期的赢家,还是需要回到估值投资上来。

写一篇提示风险,一家之言,如有得罪,还望谅解。

本篇不是承诺要写的牧原估值篇,属于临时加篇



iPhone转发:230回复:391喜欢:295

精彩评论

幸运Huang01-09 10:23

这才是高段位猪股投资者,

飞飞自由之路01-09 11:33

19年团座的连续雄文记忆尤新,一针见血指出了那几家的巨大风险,讲明白了牧原的竞争优势。同时,感恩团座救人,顿悟后我从多只猪股挪窝到了牧原,后来两年不论基本面还是股价走势都印证了团座的先见。人贵有自知之明,我没有行业认知,没有超强大脑和洞见,但我承认自己无知,我虚心学习,能看懂牛人的分析,19年把团座、一凡、天堂的文章,数百万字全部研读了好几遍,再写了许多个人的思考总结,才打牢了对牧原的认知基础。经过快三年的持股经历,并在21年底积极参与了团座号召的舆论战,虽然贡献微不足道,但是能和团座一起战斗,却是人生难以忘却的经历。再次感恩团座,感恩牧原。$牧原股份(SZ002714)$

杯酒人生01-09 10:33

判断新的猪周期底部的标志之一,是从上市猪企破产开始,正邦可能是第一个倒下的,团座给了比审计师还深入的分析。

过河小马--henry李01-09 11:07

唉……人啊,就是容易屁股决定脑袋,你这么写,跟黑子们黑牧原又有什么区别呢。正邦按你写的,每月需要26亿支出确实会破产,但是谁说短期债务必须一年内清0,牧原要是600多亿短期债务必须一年内清0,一样也得资金链断裂,这不就是黑子们黑牧原债务的一个点。至于温氏的二三十的高成本下降到17.6很难理解么?别人不懂猪这么说可以理解,你是牧原粉丝你不懂么,温氏高价买牧原仔猪一直到4月底5月初的样子,5月开始不外购仔猪了,年底出栏成本迅速下降很难理解么?我反而对温氏明年成本能不能降到宣称的15.6也就是16以下表示怀疑,因为不外购仔猪以后的降成本才是最难的。虽然我重仓牧原,现在也没有正邦和温氏,也知道正邦现金流危险,只有熬过今年上半年才可能过去这个坎儿,但是我不会踩它一脚让它去死。这么说吧,上市猪企,Top5的,一个都死不了,一个都死不了,这不是经济问题,这是政治问题,除非学许皮带乱七八糟多元化,那神仙也救不了。$牧原股份(SZ002714)$ $正邦科技(SZ002157)$ $温氏股份(SZ300498)$

不辣辣不辣01-09 11:54

这篇写于2019.11.6,团座两年前对正邦的判断 $正邦科技(SZ002157)$ $牧原股份(SZ002714)$

全部评论

星月哥哥和天价白酒02-08 21:41

真牛人002
这位球友专注研究养猪产业,行业研究我很认可,人很真诚。
我认为水平还不错的球友,以后我把他们归类为真牛人系列。

thinkreed02-06 22:43

团座还是很专业,正邦年报预告说了,确实正邦只有38万能繁了

周期轮回12001-30 08:12

再次拜读,建议刚进入猪圈的小白认真阅读一下,避免踩雷。根据能繁推理每月出栏,根据每月出栏倒推能繁,左右印证,这也是猪企很难做假或者做假很容易被识破的原因。
研究猪圈的很早就知道正邦会亏损,但正邦这次亏损还是震惊了猪圈,目前看一季度猪价不会有什么起色,不知道正邦能否熬过去。$正邦科技(SZ002157)$ $牧原股份(SZ002714)$ $唐人神(SZ002567)$

希望有个富婆01-29 14:22

还是高估了

猪拱拱101-29 07:51

正邦21年预告亏近200亿。
另外,正邦的能繁是38万,也不是团座分析的5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