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杆越去越大

最近很少来雪球,主要感觉限制有点多,聊不痛快。不过最近每天发言量比来雪球多好几倍,很多本该发雪球的文章,最后当天聊了。

早晨起来发现雪球一位名字“涨涨停停”的朋友打赏200,问我关于天邦股份的问题,如果是有赏提问可以不去拿,可这打赏有点强制服务的感觉,我这人内心虚弱,最怕欠别人的情,只好写一篇。

问的是关于天邦定增通过,怎么看,如何操作?

操作问题我不能回答,但是可以讲一些逻辑分析供其参考。

从地产开始讲起吧,看似扯的有点远,等我讲完也许就不觉得远了。

以前写过一篇文章,简单算了一下地产公司去杠杆越去杠杆可能越高的逻辑。正好这几天恒大事件发酵,挺好的例子,那就再具体聊聊杠杆的事。

地产说白了就是三家金融游戏,地方政府卖地,银行出钱,地产公司营销。房价一直涨,游戏玩的三家都欢乐,房价不涨了,甚至还要降价,那就悲剧了。

地方财政对土地财政依赖度太高,显然这种不能无限制靠卖地收入的收入结构是不可持续的,城市化不是没有尽头。好像扯远了,地产业态解读说下去话要很多,直接说杠杆吧。

恒大最近在打折卖房,我们算一下真能降负债率吗?

公司负债大约8000亿,负债率80%多,也就是总资产差不多一万亿。资产主要是土地储备和在建在售房产。据说全国七折大甩卖,是否真实折扣可能不会那么多,只是营销语言在这不讨论。就假定是七折,这样算形象。

假如一万亿资产都七折出售,总资产瞬间变7000亿的价格。可债还是8000多亿。这是最极端的体现。那杠杆率超100%了。为了降杠杆不断的打折甩卖,那么资产一直在贬值,还的钱不如资产贬值的快,那么就会形成越去杠杆反而杠杆越高的困局。恒大作为全国性巨无霸的地产公司,打折降价卖房,直接搅动全行业跟着打折卖,那么整个行业杠杆率就会迅速提升,银行被迫要按信用等级标准收贷,这就形成挤兑危机。

所以这个局必须要求政府强制不许地产公司降价卖房,这已不是秘密。涨价卖房泡沫更大,降价卖房刺破泡沫,进退两难,只能封冻交易。目前就是半冻结状态。都期待用时间来去掉泡沫,用十年到二十年的经济增长,人们收入的提高来消化现在的高房价。

可这个局地产公司拖不起,高负债是有利息的,而且美元债,民间信托等各种资金利息非常高,假如房价不涨,拖一年就没利润,拖两年就亏损,拖三年就可能资不抵债。越拖杠杆率越高,负债率高就又会引发停贷和抽贷的挤兑。

这个局是悲剧,目前无解,密切关注恒大事件走向吧。

讲半天该回主题了。

新希望高管辞职空降天邦,天邦新希望都在定增。这局怎么看呢?

从我对新希望的误会说起,买新希望的时候一直以为发展规划是2020年到2022年分别出栏是800、1500、2500万头。最近听说是800、2500、4000万头。这确实吓一跳。

牧原2018年底出栏规模已经有基础了,2021年要完成4000万头任务,还在2019和2020两年资本开支合计高达500多亿的水平。新希望目前负债率都快到60%,未来一年多的时间还有多大融资能力去投资实现2022年4000万头的水平。更何况现在的基础还不如2018年的牧原,更没有牧原高效底成本的育种系统。这么陡峭的产能爬坡过程又很难实现成本优势下的现金净流入。

从财务负债表情况和产能优势两方面看,我是无论如何看不到2022年4000万的可能性。猜测这可能是邓辞职的原因之一,实在难完成。

有人说了,新希望采用的是公司➕农户方式完成,资本支出根本不需要建育肥产能,所以不需要那么多钱。至少砍一半下来,我看了看那负债率也是惊人的,空间也不大了,所以只能再次定增,补充资本金。再有就是这个模式下这么大的扩张,负债率又这么高,结局如何呢?有价值吗?

看看农户模式当年的龙头温氏股份现状,是不是打个问号,公司➕农户模式的本质是猪价景气周期赚钱,平衡猪价非景气周期的亏损。给农户代养费基本恒定的基础上,获得长期或者是整个价格周期的头均利润。非景气周期一定是亏损的,而且想减亏,就不得不被迫打乱育种和投苗节奏,这很加大成本,还有三费可不管是不是景气周期,农户更不承担价格风险。特别是猪瘟常态化下,温氏已经在猪瘟两年时间里验证了模式的脆弱。

所以新希望这么大的扩产计划,必定要用高负债高杠杆完成,而完成又不是成本最优,抗风险能力更强的经营模式。风险到底有多大?那就去琢磨上面分析的恒大现状,也许能明白点什么?

我最不理解的是公司扩产步伐这么大,为何老刘多次表示明年猪价回归到猪瘟前,这又是什么逻辑呢?用高负债,低效高产能去迎接低猪价?

我一直以为新希望把力量放在综合肉食体,实现终端品牌发展,谁知道养猪养到孤注一掷。我真看不懂了。脑子不够用,超出我的理解范围。

邓出走后,据说换了一位搞地产的高管,搞地产背景的人最大优势是会融资,会拿地。终于用地产思维去养猪了。对不对,好不好就不知道了。

邓再就业到天邦,总算说到天邦了,200元打赏的话题。

天邦以前说过,去农户产能,保能繁种猪,等待和发展租赁猪场自育肥。走的慢,但是应该不会扯到蛋,增发补充资本金,降杠杆,打实基础,降低经营风险,探索一条适合自己现有基础的生路和发展之路。

当然这是我的美好愿望,未来预期怎样,我也不知道,就目前看天邦似乎是这个思路。邓空降天邦,他们到底因为什么擦出了火花,我也不知道。

一切需要验证,本篇一家之言,胡思乱想,不作为投资建议。







iPhone转发:52回复:120喜欢:55

精彩评论

Baoo20192020-09-28 09:51

1. 成本说话就行了,拆一拆新希望自繁自养的成本是不是真有它说得那么低?怎么算都对不上,就算真有那么低,也只是实验场的数据而已,推广开来成本怎么可能不变?牧原从30万到300万成本上升了两块,内部管理水平不同的猪场成本差距20%。再有所谓的不同板块的协同效应,新希望本来屠宰就没什么利润,现在新建猪场难道选址都在原先的屠宰场附近?原先的屠宰产能,都在散养户密集的地区,非瘟的重灾区,现在新建猪场都是选择和牧原类似的种植区,南辕北辙。如何协同?包括饲料也是,原先饲料都是卖给养殖散户的,地址必然是散户密集区,现在怎么和新建猪场协同?想不明白,那不都是新建产能吗?原先的那些屠宰产能有什么用呢?都是重建,谈何协同。不拖累利润率就不错了。改造不如新建,对养殖环节如此,对屠宰也一样。这是整个行业推到重来。新希望原先的饲料和屠宰都是累赘,不是财富。养活率这个指标是什么意思,只要卖出去的时候是活的就行。新希望去年均重也没多好啊?管理层没有弄虚作假,只是给你看部分真相。这部分真相能推动股价上涨,足够了。就比如你很重视的养活率,温氏去年也说它养活率85%。没什么意义,给投资者信心的。看到一个数据首先想的是这个数据怎么统计出来的,站在经营者的角度去想问题。
2. 新希望这款小酥肉产品的毛利率是多少呢?新希望或者牧原去做食品十年内应该都没什么起色,不太存在降维打击。下游以安井为代表的火锅食材供应商已经构筑了很强的竞争壁垒,更好的选择是合作不是竞争哈。b端餐饮这块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目前分两种企业,一种是怡海国际,一种是安井。怡海国际是新希望想做的那种大型的供应链集成商,安井是渠道为王,靠经销商网络。餐饮sku很多,他们每年都推出很多产品,但不同产品毛利率差很多,基本毛利率高的的产品都会用鱼糜,猪肉作为主要原材料的产品没什么利润,所以他们不太做。安井以米面和鱼糜产品为主,这些利润比较好,而且就像奶企里的伊利,安井依靠自己的渠道能力,一旦发现市场上有爆款,就会立即跟进复制,卖得比原款还好,所以这行还是挺难做的。
3. 从公司的历史沿袭看下来,我认为新希望还是刘永好的,从这一点出发再去看刘永好喜欢干什么,他是一个精明的商人,睿智的投资者,但不是一个踏实的实业家,刘永好在很多领域做了布局,新希望只是其中一环,但没有一个领域他能做到最好,如果说大家觉得新希望的养猪业务不一样,“这次不一样”在哪里?我没找到。牧原和新希望像格力和美的,是因为牧原和格力的弱点很相似,由于特殊的生长环境,它们的治理结构都很“土”。而美的和新希望都是现代化的职业经理人架构,对机构投资者来说,后者更符合它们的审美,所以格力的估值长期被压制。但实际上,美的光靠造空调永远赶不上格力,中国是一个很特殊的环境,传统的东西在这个环境里有独特的生命力,格力的经销模式没什么问题。新希望不需要把猪养到最好,只需要相当好就可以,刘永好在什么领域都这样,这两年all in养猪,过两年又all in食品了,所以其实没啥好比的,倒也不是追风口,刘永好在乳业也在搞并购,动静也不小,a股上市公司新乳业,您是想投资一个以养猪为天职的企业,还是投资刘永好的万里宏图?当然单纯从炒股赚钱来讲,这个问题不太重要。
4. 屠宰是很难做的生意, 要是能降100成本牧原早就自己做了, 不是这样考虑的,要是能降100宁可扩张慢点也先把屠宰配上。 (A: 未来的产业布局要根据情况,以能力为标准,有能力就做,没有能力就不做。像我们正在发展的屠宰业务,我们希望继续发展,但还是要看能力。我们进入屠宰行业之后发现屠宰环节很难有盈利,一个步骤有十几、二十几块的盈利就很了不起了。我们和龙大合资尝试发展屠宰环节直到产品创新才开始盈利,中间经历了很多年。这段经历让我们知道虽然公司在养猪上有优势,但是杀猪不是我们的优势。牧原经历了十年的试水,还稍有能力往下游走,屠宰环节我们有能力做多少就做多少。我们之所以屠宰好的猪价格都卖不上去,是因为地方的小屠宰场成本更低、更有竞争优势;标准化大规模场成本高、竞争力弱。大的上市公司员工都有养老保险,小的屠宰场员工可能都没有养老保险保障,相对费用低。在这个环节我们认为检测费、生物安全费、规范管理的费用很多,如果市场越来越规范,我们就有机会能够发展这个环节。未来我们首先是要把猪养好,然后再做屠宰和食品。) 来源:股东大会交流纪要. 没有像双汇那样的终端产品,光靠屠宰是没有利润的, 建议券商的话还是要自己分辨, 当然非瘟之后屠宰可能会好一点, 但改善也有限, 运猪向运肉转变, 温氏说屠宰是关于生死的问题, 当然也是向食品端进军的基石了, 但基石终究是石头,不能指望它赚多少钱, 要是屠宰谁做都能赚钱就有点瞧不起双汇了, 就像双汇养猪一样,它来养也赚不到钱,但还是得养,生活所迫。可以观察一下圣农接下来估值怎么走,全产业链,他也是从鸡苗开始的产业链,有点牧原的意思,也是很厉害的,景气周期它没弹性,涨不动,潮水退了市场才看到它的价值。反正你不用担心新希望规模做不大,基本面能支撑股价就行了。圣农是幸运的,下游有大型的鸡肉消费商。猪肉领域真正意义上的餐饮巨头还没有出现,也许根本不会出现了。

5. 牧原2018年底出栏规模已经有基础了,2021年要完成4000万头任务,还在2019和2020两年资本开支合计高达500多亿的水平。上半年新希望固定资产+在建净增70亿,而牧原净增160亿。不能只看资本开支,而要看开支到哪了。

半岛牛2020-09-28 08:34

伪团座这遍文章直接暴露了自己的无知。

末将于禁2020-09-28 09:21

经我个人一致决定,邓成总是被下放到天邦的,40多岁的人已丧失年轻人的朝气,天邦以后只不过是新希望的子公司,所以相当于下放一级。
养猪进入“扩张就是金钱的时代节点”,唯有张明贵总的地产思维才能带领新希望快速扩张、走向伟大,养猪哪有占地重要,所以明贵总肯定不是临危受命,而是天降大任。
任何对于新希望自繁自养模式完全成本的怀疑都是充满傲慢与偏见的,人家拥有饲料、鸡、肉制品等多项业务,你咋算的养猪成本请罗列出来。另外养猪里面有外购、公司+农户、自繁自养,请问哪儿来的勇气单对人家自繁自养成本指指点点?

不辣辣不辣2020-09-28 08:54

请以团座的行文标准做个像样的回应吧

邢海龙19872020-09-28 09:07

首先说好我自己是无知的,但我认为观点不合就攻击人是素质问题 而不是想去进一步交流 辩论哪怕争论到面红耳赤都可以,因为争论到最后一定会解决一些认知的缺陷和不足。但攻击人就不对了,我认为这是底线。好了您可以选择拉黑我了

全部评论

菩萨与狗01-16 11:02

20年9月28至今,新希望跌幅22%,牧原上涨10%,差值32%

有鸟用01-11 22:45

转发

复利20062020-10-26 23:11

始终不没跌破强赎价以前,总是满足强赎条件,跌破后,则不一定满足。

PJ10132020-10-26 22:03

请问大佬,今日新希望股价跌最低跌到25.52正好是赎回触发价,能否解释下什么是赎回触发价,若跌破会怎么样。

老刀也快3692020-09-29 21:16

猪你专业,地产太不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