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小散有话说(二)

   我的老粉丝都知道,我发文的目的不是单方面的吹捧保利和万科,让不明真相的新投资者入坑,也不是为了证明我有多优秀;更多的原因是在表述事实的基础上,增强众粉丝的持股信心,以及让喜欢看我文章的新股民在今后的投资中少走弯路。

   投资不是件容易的事,老股民都知道,在股市中亏钱容易赚钱难,那为什么新入场的股民为什么没有这种感觉呢?一方面是因为只有在股市连续大涨之时,才能吸引更多的新股民入场,而这些群体往往都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他们刚介入股市,由于对基本面和股价的高低并没有什么概念,看股评、追热点买入股票,正赶上大涨的节奏的他们,感觉股市赚钱的容易。岂不知,往往是这种吹泡沫的阶段的股票,涨幅才是惊人的,但风险也是巨大的。

    为什么大多数老股民不热衷于跟风买入热点板块的股票呢?因为他们也是从追涨股票开始,也是从杀跌股票结束的。常年在股票市场混迹的职业股民都知道,靠追涨杀跌是赚不到大钱的,在一次又一次的追涨中放大了你贪婪的本性,同样在连续杀跌中增加了你心中的恐惧。

   有人总是拿运气当能力,拿自己成功的几次短线追高经历来证明自己的右侧买入的正确,以及技术分析的重要性!如果真是那样,众多卖软件为生的人,早已变成世界首富了。多年前中国股市著名的散户“杨百万”在转行卖股票软件后早已销声匿迹,微博上某专业卖股票软件的大V,却开始投身于私募事业。

    如果说右侧交易者是靠频频追随大资金的介入而获得盈利,那么股票软件只能作为短线交易者的一种辅助工具,因为他在大多数时间里是滞后或者无效,迷信股票软件的投资者最终也会在付出些许代价后而抛弃他。

    为什么那么多人在宣扬股神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并且不断推崇价值投资呢?关键是他们在日常的追涨杀跌中,缴纳了足够的学费,在被折磨的遍体鳞伤之后才想到了价值投资这回事,这就是为什么新股民进场时总会或多或少的听到老股民在谈价值投资的原因。

    但往往很多“价值投资者”认为无论自己何时买入股票都行,只要这支股票业绩是持续增长的,终究会创出新高。这个观点长期来讲肯定没错,但有多少人做到持股十年如一日,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面对长期的过山车行情而不为之所动呢?我想更多的人是面对常年的滞涨而苦不堪言,面对持续的下跌最终还是逃脱不了割肉的命运。

   那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应该怎么做呢?首先,在你看好的行业龙头股的股价相对低估,股息率足够吸引人,并有一定的业绩增长预期时果断建仓,随着股票的下跌分阶段补仓,直至满仓;然后剩下的就是抱着你持有的股份安心的投入到你的日常工作中,每年分红时来收收股息继续买入,只有远离市场才能做到一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最后在你需要大额支出或即将退休之际,就可以来你的取款机中取走你的“巨额”资产了!

   当然,职业股民完全可以根据每年的股价波动,利用机动资金做几次高抛低吸,来不断降低你的持仓成本。记住,只有专注才能给你带来超额收益,守好你持有的几支白马股,你一辈子也吃不完。外面风景虽好,但却处处都是陷阱,稍有不慎,你多年积累的利润就会付之东流。

   前面也有粉丝评论:新股民不要学保哥的日内高抛低吸;这个我强烈赞同,短时间你也学不会,不如现在买入股票持股收息,把你的专注和精力投入到事业中,相信在你事业蒸蒸日上之时,你的投资也会给你带来意外的惊喜!喜欢的请点赞,您的支持是保哥不断创作的动力!$万科A(SZ000002)$ $保利地产(SH600048)$ $招商银行(SH600036)$

iPhone转发:5回复:30喜欢:16

精彩评论

咸味饼干08-21 16:19

保哥的话我相信,因为我就是一个打工仔。我几年前买进保利,持股打新。记得第一次买时十块多,后来打新赚的钱继续加仓,分红也加仓,现在股票上涨40%多,股数也增加不少。这种傻傻的持有,持续的买进,盈利真的不少,最重要的是内心安静。我想即便股价长期不涨我照样赚钱,因为分红越来越多,打新收益也越来越高,这些钱再买进不涨的股价,持股量越来越多,而且增长的越来越快。只要时间足够长,还怕发不了财吗?

352C08-21 12:53

价值投资买了不卖,不T,不融资,不看盘,不上雪球…

pengcquz08-21 19:41

记住,只有专注才能给你带来超额收益,守好你持有的几支白马股,你一辈子也吃不完。外面风景虽好,但却处处都是陷阱,稍有不慎,你多年积累的利润就会付之东流。

萧范08-21 13:22

保大其实是肺腑之言,不过能听进去的寥寥无几。

全部评论

布朗熊_08-24 22:29

价值投资怎么还会做高抛低吸呢?我也想像你一样,选一个好股,是一直不动,还是高抛低吸?

回龙顾祖08-24 17:34

保利时代08-22 16:16

免费广告

周杰睿Jerry08-22 15:45

@保利时代 保大,保利上热搜了。

瑜伽山上的小榴芒08-22 00:15

非常好的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