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平安业务分析

中国平安是一家以保险为主的综合金融集团,其业务涉及保险(包括寿险和财险)、银行、资产管理(信托及证券等)和金融科技业务。

一、业务简介

1、寿险及健康险业务

中国平安通过平安寿险、平安养老险和平安健康险经营寿险及健康险业务(以下均简称为寿险业务)。平安寿险在国内共设有42家分公司(含7家电话销售中心),拥有超过3,000个营业网点,服务网络遍布全国,向个人和团体客户提供人身保险产品。

寿险业务是公司最重要的利润来源, 2018年中国平安寿险业务归属母公司股东的营运利润703亿,在集团全部营运利润中占比63%。

2、财险业务

公司主要通过平安产险经营财产保险业务,平安产险经营业务范围涵盖车险、企财险、家财险、意外及健康险等一切法定财产保险业务及国际再保险业务。以原保险保费收入来衡量,平安产险是中国第二大财产保险公司,公司市场占有率21%,逐年微幅提高。

3、银行业务

2011年,中国平安控股深圳发展银行,这是深交所最初上市的一批公司之一,从它的股票代码(000001)就可以看出来。平安控股后,让深发展吸收合并公司旗下平安银行,并将深发展更名为平安银行,仍然保持在A股上市。中国平安持有大约58%的平安银行股份,公司的银行业务即指平安银行,2018年平安银行为公司贡献的净利润占比13%。

4、资产管理业务

资产管理主要包括信托业务、证券业务,以及平安资产管理、平安融资租赁、平安海外控股等其他资产管理业务。其中平安资产管理主要负责中国平安保险资金的投资资产境内投资,资产管理规模2018年达到2.89万亿,90%来自公司的保险投资资金。

这些业务经营状况与国内同业公司水平差不多,总体上乏善可陈,不过平安家大业大,这些子公司的营收规模及利润规模放到A股来,每一个也可算大公司了。

2018年,信托、证券和其他资产管理业务合计贡献利润129亿,占比11%。

5、金融科技与医疗科技业务

科技业务主要是陆金所控股、平安好医生、金融壹账通、平安医保科技、汽车之家及其他创业公司。

陆金所控股已完成C轮融资,投后估值达394亿美元;平安好医生已在港股上市(股票代码:01833.HK),目前注册用户超过2.65亿,公司市值591亿港币;金融壹账通2018年完成A轮融资,投后估值75亿美元;平安医保科技2018年初完成11.5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达88亿美元。

下图是2018年各部分业务的营运利润构成比例,寿险与健康险业务占据大头。因此,虽然中国平安的业务板块很多,但主要还是一家保险公司。

二、业务整体发展情况

1、净利润

净利润并不是考察中国平安经营状况的合适指标,但是它具有较长年限的数据,所以这里还是看一下。中国平安最近几年的净利润及分项业务利润如下表所示。

从总体看,中国平安最近几年净利润增长很快,从2014年的396亿到2018年的1074亿,四年增长171%,年复合增长率28%。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更是大幅增长63.2%,达到1296亿。

2、营运利润

保险公司利润来源主要是投资收益,而投资收益受金融市场波动影响,每年的变化较大。有时候这些市场波动并不会给公司带来真正的收益和损失。比如说,保险的股票组合通常是长期投资,要是它持有的是基本面良好的白马股,长期来说肯定能够获得不错的投资回报,而股价的短期涨跌带来的浮盈浮亏不会影响公司的价值。为了不让这些短期投资收益波动干扰投资者,中国平安特意整理出营运利润这个概念来帮助投资者理解公司的运营状况和投资价值。这是与国际成熟市场接轨的做法。营运利润的概念和计算可以从公司提供的这张PPT了解。

这里的短期投资波动的准确含义是当年投资收益(利息及股息+证券市值变动)与中国平安预期的长期投资回报(5%)的差值。举例来说,如果上年有1万亿资产投资,中国平安希望每年投资盈利5%,就是500亿,而今年股市情况好,它的投资收益是1100亿,那么中国平安把500亿计入营运利润,另外多出来的600亿就是短期投资波动,不计入营运利润。短期投资波动的调整来自寿险业务,因为寿险业务的保单年限长,保险合同结束前,都需要通过一系列复杂的计算来确定公司利润。虽然财险业务的投资也可以是长期投资(处理好保费收入与赔付费用的现金流就行),但是财险合同的时间短,当保险合同结束时,保单的利润就已经可以确定了,所以财险业务的投资收益就直接计入营运利润和净利润。

中国平安是从2017年的年报开始为投资者详细披露营运利润的数据。2016年以来公司各项业务的营运利润如下表所示。

可以看到,以营运利润衡量,公司的增长依然十分强劲,而且平稳多了。例如,2019年股市大涨,平安的寿险投资短期投资收益就很高,净利润增长率高达63.2%。而剔除这项后,营运利润增长率则为21.5%,与上年相比,增长就平稳很多。

从各项业务看,中国平安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寿险及健康险业务。2017、2018和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平安的寿险业务营运利润都保持30%左右的高速增长。财险业务的短期投资收益不从营运利润剔除,今年因为投资收益不错,利润大增75.5%,但是从以往年份来看,财险的营运利润增长趋势很微弱。银行业务随整个行业一样,受金融去杠杆影响,2016、2017年增长陷入低谷,2018年有所恢复,今年增长势头非常好,市场强烈看好平安银行的增长前景和估值回归(注:因为中国平安年报中数据调整的原因,从不同年报中摘录的数据位置不同,上面两个表中数据有细微的不一致之处)。资产管理业务利润增长忽高忽低,从利润总量看,没有什么增长的趋势。科技业务尚在发展中,其营运利润不稳定。

三、寿险业务分析

理解寿险业务,有以下几个要点:

(1)在保单到期前,保险公司的利润是“算”出来的虚拟值。人寿保险的赔付成本和投资收益都是未来才能确切知道,保险公司需要根据一系列的统计数据和假设,去计算保单的成本和利润。保险公司的运营经验、计算假设是否足够保守,决定了算出的利润是否可靠。

(2)保险业绩释放有滞后性。人寿保险的承保年限较长,当年卖出的保单,产生的潜在利润需要在承保期内逐年摊销。

(3)利润表对了解寿险公司业绩意义不大。因为寿险利润表中的收入、费用和公司的利润在时间上是完全错位的,寿险公司当年的利润实际上主要来源于以前年度卖出的保险,如果以利润数值来推测公司经营,就会被误导。

(一)保费收入

保费收入是保险公司增长的原动力。下面两图是平安寿险业务最近几年的原保费收入和新业务保费收入(规模保费)的变化趋势及增长率,其中2019年为前11个月数据,增长率为估算的年化增长率。

可以看到,2014~2018年平安寿险的保费收入快速增长,其中2015~2017年这三年增长尤为强劲,2018年增速放缓,到今年增速进一步放缓到9.5%(估算数)。规模保费中的新业务部分前几年与保费收入同步快速增长,不过2018年以来趋势则不相同,2018年略微负增长,而今年的增长率也仅为3.1%(估算数)。

(二)新业务价值

新业务价值反映了增长的效率。平安寿险的新业务价值2014~2017年跟随新业务规模保费的增长而高速增长。得益于新业务价值率的持续提升,2018年和今年虽然新业务保费增长微弱,但新业务价值仍然保持一定的增长,详见下表。由于2016年开始,保险实施“偿二代”标准,同时公司的相关投资回报率等假设也有所调整,因此2015年的数据与2016年后的数据有一些跳跃。

从下面的逐年新业务价值率走势图可以看到,平安寿险的新业务价值率逐年稳步提升,这主要受益于保费收入结构的改善。传统长期保障型保险的新业务价值率一般较高,从2014年到2018年,平安寿险的这类保险保费收入增长了4.5倍,在保费收入中的比例从16.7%提高到了33.4%。未来应该还有继续提升的空间,友邦保险在内地的新业务价值率高达90%,它几乎销售的都是价值率最高的长期保障型保险。

今年虽然平安寿险业务的总保费收入增速较低,但传统寿险(新业务价值率94%)和长期健康险(新业务价值率55%)仍然保持20%左右的增长,这让今年的新业务价值率从去年的43.7%大幅提升至48.1%。

(三)内含价值

通俗地说,内含价值就是包含已售保单未来利润的保险公司净资产,它等于公司扣除偿付能力成本后的调整净资产加上有效业务价值。有效业务价值就是公司在一系列假设下算出的已售保单利润的折现值。

2014年以来,平安寿险的内含价值快速平稳地增长,参见下图。(2016年内含价值增长率较低,是受到“偿二代”实施与公司相关计算假设调整的影响。)

保险利润的释放非常滞后,2014~2017年间平安寿险新业务价值快速增长带来的利润当前还没有释放完,因此,虽然2018年和2019年新业务价值增长放缓,但是内含价值仍然保持高速增长。2019上半年内含价值增长16.3%,实际上,全年内含价值增长率仍然可能会在20%以上。

内含价值的增长过程实际上与剩余边际的积累过程是类似的。除了新业务价值带来的增量外,存量有效业务价值的膨胀也是非常重要的增量。有效业务价值的计算是以11%的折现率折现,那么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也会以11%的速度膨胀。

内含价值营运回报率是每年内含价值的增长量与年初内含价值之比,它类似于普通财务报表中的净资产收益率,是公司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

下图是平安寿险业务内含价值营运回报率最近几年的变化(2019年上半年为年化数据)。可以看到平安寿险的营运回报率保持在30%左右,2016年较低是受到计算假设条件及保险“偿二代”标准实施的调整影响。

(四)剩余边际分析

剩余边际摊销是营运利润的主要来源,理解剩余边际的累积和释放过程是理解寿险业务的关键。

剩余边际就是保险公司按照一系列假设计算的保单利润。当卖出一份保单后,公司就计算它的剩余边际,按照保单年限逐年摊销。没有摊销晚之前,所有卖出保单的剩余边际就累积到公司的剩余边际总量中。剩余边际是一个业务层面的抽象概念,在财务报表中看不到,需要保险公司计算出来给投资者看。

可以用下面的例子来理解剩余边际的累积和释放过程:把保险公司的利润想象为一条河流的水流,河水来自上游流域植被和土壤中积蓄的雨水水。公司的剩余边际就是上游流域中的积蓄水量,当卖出一批保单后,就相当于流域上下了一场雨,由于植被和土壤的滞留左右,这些雨水先进入土壤,增加剩余边际,然后慢慢汇集到河流中,每年汇入河流中的那部分,就叫剩余边际摊销。在下雨的同时,河流中流过的水是来源于以前所下的雨。

如果保险公司某年销售大增,好比上游下了一场暴雨,可以预料下游河流河水会暴涨,但这会发生的降雨之后一段时间。真实的河流,洪水与暴雨之间的时间滞后是以天或小时计算,取决于流域的大小;而保险公司的剩余边际释放滞后是以年为单位计算,取决于保单的年限长短。所以,即使投资者预料到保险公司未来的业绩会大增,也不能指望当年的利润表就体现出来,而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业绩释放。

剩余边际的增量来自于新业务贡献、预期利息增长和脱退差异项,减量主要为剩余边际摊销,这部分释放到营运利润中去。中国平安从2017年年报开始详细披露剩余边际的计算,最近几年的剩余边际变化如下表所示,其中2019年为预测值。

新业务贡献是剩余边际中主要的增量(下雨)。剩余边际的计算与内含价值之间计算的主要差异就是折现率不同和税务差异。尽管这些都是复杂的非线性计算,但如果保单组成结构变化不大的话,可以猜测两者之间会有一个稳定的比例。为此,整理最近三年平安寿险的新业务价值与剩余边际的新业务贡献数据如下:

可以看到,新业务对剩余边际的贡献一般是新业务价值的2.5倍,逐年有微弱的下降趋势。前表中2019年的预期新业务贡献是按照2.45倍的新业务价值来计算的。

剩余边际的计算用到现金流折现,当时间流逝,折现值就会恢复为原值。预期利息增长就是已有剩余边际折现恢复带来的膨胀增量,从表中看到,预期利息增长一般占年初剩余边际与新业务贡献之和的3.6%左右,有微弱下降趋势。计算剩余边际的折现率一般是750天移动平均国债收益率为基础加上很小的风险溢价构成。在国债收益率呈逐年下降趋势的情况下,保险公司选取的折现率也会逐年微弱下降。表中计算的这个预期利息率也会有微小的下降趋势。

剩余边际摊销与保单平均年限有关,也与公司的摊销方法选取有关,但如果公司保单数量很多,保险产品结构变动不大,摊销方法保持一致,这样的话,摊销比率有可能会是一个比较稳定的数值。前三年的数据验证了这种猜想,平安寿险的摊销比率在8%左右,微弱下降趋势。

脱退差异主要是实际退保情况与假设情况的差异(额外飘来的雨),因此它应该主要与存量有关,即期初剩余边际。可以看到,平安寿险的脱退差异及其他占期初剩余边际的比率在4.32%~4.48%之间,波动比较小。按照上面的各种比率分析,预测2019年平安寿险的剩余边际摊销额为784亿,年末剩余边际将达到9663亿。

(五)营业利润分析

营运利润是从业务层面抽象出来的利润概念,它剔除了短期投资波动(实际投资收益与公司预期收益之间的差异),可更清晰客观地反映公司当期业务表现及趋势。目前似乎只有中国平安为投资者披露营运利润及其组成的数据。下表是最近几年中国平安年报中披露的营运利润来源分析,其中2019年为个人预测值。

税前营运利润由四大部分构成,最大的一块是剩余边际摊销。

第二部分净资产投资收益是指保险公司自有净资产按照假设的5%投资收益率取得的投资收益。保险公司的大量资金都用于投资,它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拥有的净资产也在参与投资,每年自然会有5%的投资收益。随着公司每年盈利的增长,当年利润扣除给集团公司的分红后剩下的部分就会增加净资产,下一年的净资产投资收益就会增加。由于保险是高杠杆经营,平安寿险的内含价值营运收益率高达30%左右,以净资产计,营运利润收益率则高达40%左右,考虑平安寿险业务向集团公司分红50%的话,则净资产投资收益的增长率能高达40%*(1-50%)=20%左右。

最近两年,平安寿险大约是按照净利润50%的比例向集团分红,以营运利润计,2017、2018年的分红比例分别为33%和44%。

第三部分为息差收入,它是指假设的营运投资收益率与计算剩余边际时假设的保险准备金投资收益率之差带来的投资收益。计算剩余边际时,保险公司假设的投资收益率一般比较保守,比如可能为4.5%,而在实际投资运营假设的营运投资收益率会略高,平安寿险营运收益率假设目前为5%。因为投资运用的都是同一笔资金,4.5%的投资收益已经算在剩余边际中了,所以营运利润中只能计算多出来的这0.5%的投资收益率差值。

息差收入应与投资资产总规模有关。根据平安披露的寿险业务净投资收益和收益率,反算出当年的投资资产规模,并与营运利润表中的息差收入对比如下。

从表中可以看到,2016~2018年平安寿险业务营运投资收益率与剩余边际投资收益率之间的平均息差在0.23%~0.30%之间,但是2019年明显下降,只有以前的一半不到。可能是平安最近几年提高了剩余边际的假设投资收益率。

营运利润的最后一个来源是营运偏差及其他,这是指实际运营中的赔付情况与计算假设有差异带来的利润。如果原来预计的不利情况没有发生,或没有预计的严重,那么风险边际(计算的保单成本中的一部分)全部或部分就会变成利润。有时实际情况比最优估计假设还要好,那么还会从合理估计负债(计算的保单主要成本)中取回一部分。当然,反过来,如果实际营运情况比假设的差,这部分就会产生亏损了。不过,一般保险公司对寿险的赔付估计都比较准,也会保守地留下安全边际,所以营运偏差为负的情况比较少见。

根据营运偏差的含义,它应该与期初剩余边际规模大小有关。整理平安寿险业务最近几年的数据如下:

可以看到2016~2018年平安寿险的营运偏差一般是期初剩余边际的1.9%~3.5%,今年按照上半年的数据年化得到的比率为3.1%,四年平均值为2.7%。2018和2019这两年明显比前两年提高了1个百分点以上。不知道这是偶然,还是趋势性的变化。

税前营运利润扣除所得税后,就得到寿险业务的营运利润。平安年报中营运利润的这个表中所得税,不是真实的所得税,应该是公司将有关寿险业务的所得税及各种税费附加整理得到的。可以看到营运利润的所得税有效税率逐年有所变化。今年财政部的新规定,提高了保险佣金的税前扣除比例,平安保险今年的税率下降了不少。

按照上面分析的营运利润的财务结构,可以估算今年全年平安寿险业务的税后营运利润约876亿。


四、财险业务分析

虽然财产保险和意外保险的经营与寿险类似,也是收取客户保险金,集中起来投资获利,并且投资收益仍然是公司利润的主要来源,但财产和意外险与寿险有以下不同:

(1)财产损失和意外事故的种类很多,每种意外的统计概率都没有稳定的数值,因此财险公司对赔付成本的估计往往误差很大。而寿险中死亡率统计概率变化很小,寿险赔付成本的估计要准确得多。

(2)财险和意外险的承保时间一般较短,保险合同结束后,承保利润是很确定的。虽然财险业务利润表中收入与费用也存在较短时期的错位,但是在公司持续经营情况下,财险利润表基本可以反映公司实际经营利润。因此,财险公司也不需要去估算什么剩余边际和内含价值。

(3)寿险业务利润表中的承保利润通常都是大幅亏损,而财险业务是可以取得一定承保利润的。由于竞争激烈和赔付成本估计误差大,承保利润十分微薄,但经营良好的公司,也可以有较好的承保利润。

平安财险正是经营良好的财险公司之一。

(一)保费收入及综合成本率

下表是中国平安财险业务近年来的原保费收入、已赚保费及综合成本率情况,其中2019年保费收入统计到11月,保费收入增长为前三季度数,表中保费数据单位为百万。

可以看到,2013年以来,中国平安财险业务保持平稳增长,原保费收入从2013年的1157亿增长到2018年的2474亿,五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6.4%,市场占有率也从17.8%提升到21%。今年前11个月,原保费收入已经达到2436亿,同比增长约8.7%。

原保费收入就是公司卖保险直接收到的收入,因为承保时间可能会跨年度,按照财务准则,一次性收到的保费要按照承保时间划分到不同的年度。已赚保费就是按照财务准则划分到本年度的保费收入,并扣除那些再保险、分保等业务分出的保费。平安财险业务的已赚保费最近几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5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8.3%。同期太平洋保险(中国太保)的财险业务复合增长率仅有8.4%。国内最大的财险公司是中国人保,人保财险业务市场占有率2018年是33%,从这两年财报的趋势看,市场份额是呈萎缩趋势。

综合成本率就是承保成本占已赚保费的比率,平安财险业务的综合成本率这几年最低95.3%,最高97.3%,平均96%。这个含义就是,每收到100元的已赚保费,平安财险可以获得4元的承保利润。看起来很低,不过,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人保财险的综合成本率2018年是98.5%,太平洋保险2018年的是98.4%,2013年以来的平均综合成本率是99.9%。注意中国平安与它们的差距不是成本率低2个百分点而已,而是盈利能力差了两倍多。每100元的保费收入,平安可以获得4元的承保利润,而人保财险只能获得1.5元的承保利润。

(二)利润分析

下表是近年来平安财险业务的利润数据,表中保费数据单位为百万。

可以看到,从2013年以来,虽然财险业务的净利润从58.6亿增长到2018年的123亿,五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6%,但是2015年以来,净利润始终在125亿左右波动,看起来增长停滞的样子。

实际上,净利润增长停滞是表面现象,它受到投资收益波动和有效税率波动的干扰,业务增长情况被隐藏了。为了深入了解业务情况,上表中将税前利润、承保利润、投资收益和税率等因素分项列出。

财险业务的利润主要来自于承保利润和投资收益两部分。因为平安财险的综合成本率较低,承保利润在税前利润中一直占有较大比例。又因为平安的综合成本率控制较好,波动小,所以承保利润每年保持平稳增长,基本与保费收入趋势一致,增长最差的2016年也保持了5.7%的正增长。承保利润五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8%,不过2014年主要是得益于综合成本率大幅下降。从2014年到2018年四年承保利润复合增长率为13.3%。2019年保费收入增速放缓,同时截至三季度末的综合成本率比去年升高0.2个百分点,因此今年的承保利润增长可能仅有5%左右。

投资收益的波动是影响净利润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投资收益的波动来源有两个,一是随着保费收入的增长,投资资产规模增大,这是推动投资收益平稳增长的动力。2013年时,财险业务的投资资产规模只有1000亿出头,到今年上半年,投资资产已经达到2678亿,投资资产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6.9%。投资收益的另外一个波动来源于金融市场的波动,大概又以股市波动为主,股市不太好的2016年和2018年,财险业务的总投资收益都不太好;股市好的2017年和今年,投资收益都大增。但总体来看,投资收益的大趋势还是随着投资资产规模的增长而上升。

除了投资收益波动外,有效税率波动是导致财险业务净利润波动的另一个重要因素。财险业务利润表中列出的所得税应该不是按照税务局所得税口径的税收,而是包含了增值税等其他税收费用。2013~2018年,财险业务的平均有效税率为26.3%,2016年金融行业实施了营改增,2017年起有效税率大幅提升。严格说来,有效税率的波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经营状况的好坏。保险保费收入缴纳6%的增值税,而佣金和手续费支出没有增值税抵扣项,因此,如果手续费超支,缴纳增值税不会变,则实际承保利润下降,就会导致有效税率上升。2019年5月,财政部、税务总局将保险企业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在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比例提高至当年全部保费收入扣除退保金等后余额的18%(含本数),2019年公司税费下降了很多,今后的有效税率也应该略微下降,并保持平稳。

(三)税前调整营运利润

投资收益波动和有效税率变动导致财险业务的净利润波动,掩盖了业务的真实发展状况。为了考察平安财险业务的发展情况,需要将这些波动因素去除。

税率变动的影响比较容易,我们采用税前利润来分析。

投资收益波动的剔除方法,则是仿照寿险业务营运利润的方法,我们假定财险业务投资收益率为一个固定的5%。财险业务的总投资收益与5%固定收益率之差就是短期投资波动。2013~2018年,平安财险业务的总投资收益率算术平均值是5%,而这六年间,股市只有2014下半年至2015上半年、2017年是牛市。因此,长期来看,平安财险的投资收益率维持5%是比较可靠的。

如果用承保利润加上固定投资收益率下的投资收益,作为财险业务的税前调整营运利润,也许更能合理反映财险业务的营运状况。

税前调整营运利润 = 承保利润+ 净投资收益

承保利润 = 已赚保费×(1 – 综合成本率)

净投资收益 = 平均投资资产×5%

按照这个方法,整理平安财险近几年的数据如下:

由表可见,平安财险的税前调整营运利润这几年保持两位数以上的平稳、快速增长,2014年至2018年四年复合增长率为16.5%。2014年调整营运利润大涨主要得益于综合成本率大幅下降2个百分点。

以调整营运利润的角度看,财险业务的发展关键就是保持保费收入持续增长、控制综合成本率和稳定投资收益率三方面。

2019年,公司的保费收入增速放缓,相应的承保利润、投资资产规模增长率都会下降,因此预计今年的税前调整营运利润增长率可能会降到10%以下。今年由于投资收益大涨,以及税率下降,前三季度财险业务净利润大增75%,但是真实的营运增长却并不是那么好。不过公司的车险市场占有率仍然继续提高,这是不错的方面。

五、各项业务简评

简单说来,寿险业务是明星业务,增长好,利润比例高,而且后续增长持续性强。银行业务是稳定的现金牛,虽然市场现在对平安银行未来的增长前景抱有极高的期望,但考虑到经济整体增长放缓,银行业未来的增长可以比较平稳,但并不会有太乐观的增长。财险业务也是平稳增长的现金牛,保费收入平稳快速增长,综合成本率水平大幅领先同行,能够取得可观的承保利润,剔除短期投资收益波动和税务影响后,利润最近四年增长良好且平稳。

资产管理业务是瘦狗业务,利润普通,也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增长趋势。

金融科技业务属于风险投资,未来前景也许很好,但也许什么都不是。虽然当前平安下面的几个金融科技公司发展还不错,但前景确实难料。

@今日话题

$中国平安(SH601318)$

雪球转发:16回复:7喜欢:75

全部评论

井底看天的青蛙02-22 13:46

好文章

青衫sss2019-12-30 14:49

平安的保险,贷款确实恶心

安瑞汽车玻璃2019-12-30 14:05

感谢分享

超级武器2019-12-29 11:17

感谢分享!

东单守望者2019-12-28 10:59

分析很到位
但金融科技如果从集团整体考虑,可能是一个集约型好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