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风险与市盈率高低无关

很多股民头脑里存在着一种肤浅且错误的认识,把市盈率指标的高低当中公司的估值高低。甚至一些职业投资人也常发出一些荒谬的言论,最近某私募基金经理也在喊“以40倍市盈率买什么公司都是风险”。

投资的风险主要取决于你对公司的认知程度,与市盈率的高低毫无关系;了解自己能力水平,采取与之相匹配的行动,是投资中最大的安全边际。记住这句话,你的投资水平就可以超越90%的中国股民,也可以超过职业投资人中的那些南郭先生。

2015年股灾之后,我没有买那些跌入深谷的、估值“非常便宜”的公司,相反,我买入了股灾之后反而创下新高的恒瑞医药,市盈率大约47倍。如今,买入恒瑞给我带来了什么风险了吗?确实有风险:我经常后悔当初年少无知,买的太少了,投资恒瑞给我带来终身的悔恨呢。


为什么说投资风险与市盈率高低无关?

首先,世上公司千变万化,绝不都是能用市盈率来作为估值依据。这本来是一句废话,因为任何了解市盈率指标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基本常识,但仍然有很多人经常忘记。用市盈率指标来衡量全部公司,就是明摆着不懂,却不肯承认自己的无知。

其次,即使用市盈率来衡量公司估值,也该知道,市盈率是一个指标,不是公司估值。公司估值是指评估它的合理市盈率应该是多少。讨论公司估值高低,先要有一个比较标准,也就是说,你应该知道一家公司的合理市盈率是多少,才能评判当前的市盈率指标是高还是低。这就好比温度计,温度计能够告诉你现在的温度是多少度,但是它并不能告诉你这个温度是高还是低。100度的温度是高还是低呢?理性思考的人会知道,这答案要取决于你是要烧水泡茶,还是打铁炼钢。

最后,即使用市盈率来比较同行业的公司相对估值高低,应该了解一点估值的基本知识,注意可比公司的关键要素差异,这才是恰当的估值比较。

公司估值的第一步,是先要理解公司商业模式,判断应该用什么估值模型或指标去估值,进而在对公司前景预测的基础上,评估公司内在价值。公司估值通常以公司市场竞争地位、盈利能力、长期增长前景为最重要的核心。是公司的基本面好坏决定市盈率高低,而不是市盈率高低决定公司好坏。投资应该盯着这三个要素看,弄清楚这三点,你才能知道40倍市盈率是风险还是机会。光看市盈率那能叫投资吗?

好货不便宜,便宜没好货。真正的好公司很难有低估的时候,即使有,也不是你拿着十几倍市盈率的尺子能找得到的。那种指望以便宜的价格买好公司的,完全是把别人当傻子的投机心态。巴菲特和格雷厄姆耐心地给投资者讲解市场先生的愚蠢行为,不是要大家傻傻地等待市场先生犯错,而是要告诉大家,当市场先生犯傻的时候,我们不能跟着犯傻。

如果你不能运用估值原理正确思考公司估值,你以十倍市盈率买入长安汽车也是冒险;如果你有能力恰当地估值,30倍市盈率买入海天味业也赚翻了。而我,根本不懂恒瑞医药的估值,但是我就是知道我不知道,毫不在意它到底是多少市盈率,凭这点自知之明,我也收获了四年恒瑞的成长。


一些人评论恒瑞医药市盈率太高,往往举出美国强生公司市盈率只有20多倍,一句话就暴露了这类人对估值一无所知。市盈率定价的关键要素是增长率,许多人连这点入门知识都不知道,就经常乱比市盈率。强生公司最近五年营收复合增长率仅有1.94%,最近5年调整净利润复合增长率0.41%,最近十年为2.91%。这种暮气沉沉的衰老公司,如何能够简单地与朝气蓬勃、十年复合增长20%以上的恒瑞医药相比。且不说美国比A股市场无风险收益率低一大截的差异,即使按照增长率调整,对比强生,恒瑞80倍市盈率一点都不高。实际上,以非GAAP利润(类似于国内扣非净利润)计算,强生的市盈率只有15倍。

我这里不是要告诉你们恒瑞市盈率高有多么合理,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它到底合理不合理。我的重点是要告诉你们,这种偏离估值原理、简单肤浅地看待市盈率高低的思维十分错误,而且有害。

如果简单以市盈率高低论,普通股民永远不会买入恒瑞或其他好公司。道理很简单,现在恒瑞70倍市盈率,他们心里会想,等它跌到40倍市盈率时我再买吧。可是恒瑞真到40倍市盈率的时候呢,市场上遍地是个位数市盈率的公司,贵州茅台的市盈率也才可能十几倍。那时,他们也绝不会想买恒瑞了。

那么,不买恒瑞,买十几倍的贵州茅台不是一样强吗?问题在于,在这种简单看市盈率的思维下,他们到时候同样会觉得15倍市盈率的贵州茅台估值很高,更可能奔向那些个位数市盈率的诸如长安汽车、中国银行之类。


40倍市盈率的提法,大概也不是那位私募基金经理第一次说,还有一位投资界的泰斗---彼得林奇---也说过类似的话。彼得林奇曾经说过:你永远也不应该用40倍的市盈率去买入一家优秀公司。国内私募人士说的话你不服,彼得林奇说的话,难道你也不服气?

我从来以理服人,无论是巴菲特也好,比尔盖茨也好,我不会以人的身份地位来判断他们说的话是对是错。但在这里,我并不认为彼得林奇说的话有什么错。错的是那些死读书,读死书的股民。

彼得林奇投资生涯的那些年代,美国十年国债的收益率最高15.8%,最低6.95%。十年国债收益率通常代表市场无风险收益率,无风险收益率是所有金融资产定价的天花板,无风险收益率越高,折算过来的市盈率就越低,金融资产的市盈率就会越低。如果国内当前的十年国债收益达到7%的话,贵州茅台当前的合理市盈率不应该超过14.5倍;如果国债收益率达到10%,贵州茅台的合理市盈率会是多少?8倍!在互联网没有出现的年代,你能想象得出有什么公司的生意盈利能力和确定性能够超过贵州茅台几倍的?因此彼得林奇说,不要买入40倍市盈率的公司,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而且他说的是,你不应该买,可没有说超过40倍市盈率都是风险。

至今有许多死读书的股民,津津乐道于巴菲特15倍市盈率买入可口可乐是多么便宜的市盈率。事实上,巴菲特1988年买入可口可乐的时候,美国十年国债收益率在8~9%之间,如果折算到现在的国债收益率水平,15倍市盈率相当于现在的50~60倍市盈率。巴菲特15倍市盈率买入可口可乐,至少相当于现在30倍市盈率重仓买入贵州茅台。所以,巴菲特说的是以合理的价格买入好公司,不刻意强调低估。

理解一句话,必须看这句话的前后背景和谈话对象。因此,也并不是某人说出了一句有毛病的话,就说明他不懂估值。就像巴菲特也经常有言行不一的时候,他公开劝普通人买指数基金,但他就是不买。这位私募经理也很可能是出于好心,深知那些关注他的股民中多数人水平有限,与其啰里啰唆讲什么估值原理,不如简单明快地划条线,虽然错,但管用,不买40倍市盈率以上的公司实践中确实是可以过滤掉90%的投资风险。错过恒瑞不要紧,也有很多没买恒瑞的投资者取得了优秀的投资业绩。

其实不然,这种简单以市盈率划线的思维模式危害甚大,并不能帮助普通股民规避风险,还会让他们以另外一种方式奔向更大的风险。如果将投资风险高低与市盈率错误地关联起来,对公司不懂还不自知,那么坠入价值陷阱的风险巨大。


投资的风险在哪里?

对多数投资者来说,投资的风险在于对公司的研判和理解不足,或者不遵循实证原则错判公司前景。而对某些股民来说,投资中更大的风险是没有自知之明。明明不懂估值,却不知道自己不懂,或者不承认,按照一些刻板教条的大师语录去做投资,这比买入高市盈率公司危险100倍!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懂公司,但知道自己不懂,也算是知己,尚有一半的取胜基础。如果既不懂公司,又不知道自己不懂,这样还能有胜算吗?

理性评价自己的能力,采取有与之相匹配的行动,那么即使你的投资能力有限,也仍然拥有巨大的安全边际。给买入价打个对折,一点也不会增加投资的安全边际。

最后,送给大家三条控制投资风险的诀窍:

(1)正确评估自己的能力;

(2)把背诵大师语录的时间省下来学习估值方法;

(3)多阅读公司年报。

@今日话题 @雪球达人秀

$恒瑞医药(SH600276)$

$贵州茅台(SH600519)$

雪球转发:97回复:242喜欢:178

精彩评论

阿韬一百12-03 12:22

市盈率当然有局限性,并不是万试万灵,需要我们客观看待。
但你这种无视市盈率还强找理由的观点,我是不赞同的。现在医药板块估值偏高,一定会爆发风险的。

3Wang-周期致胜12-03 09:51

几乎可以预见作者有一天要吃大亏

铁馬冰河12-03 21:30

典型的幸存者以偏概全,忽视投资的必要但不充分条件,早晚你要吃大亏,即便是你这辈子只持有恒瑞医药一个公司。

剑胆琴心12312-03 21:22

虽然我从来都反对单以市盈率论企业估值高低,不同行业pe均值不同,用法也不同。但说“投资风险与市盈率高低无关”则完全是胡说八道。

淡忘的蝠12-03 10:17

2007年的工商银行是不是好公司?答案是肯定的,11年间它的盈利能力翻了7倍,这样的成长性足以让百分之90的公司望尘莫及。然而2007年以70倍市盈率介入工商银行,却很难说是一个好的选择,当初这么做,现在也无法回本。再进一步说,70倍市盈率买入工商银行的,还是幸运的,毕竟这家公司确实按照投资者的预期持续增长了十年,只是估值不断下降,而买入其他所谓成长股的,就亏的裤子都不剩了。因此,说好公司可以不看估值的,不是蠢就是坏,或者兼而有之。

全部评论

ElonKK12-05 19:22

人在江湖212-05 18:59

收获一点就应该庆幸,而不是总结理论。

浮生徐记12-05 16:30

市盈率是汽车后视镜

财务自由ym12-05 13:05

不买pe高的,大概率不会错。一旦遇到双杀,粉身碎骨。啥事情极端了都不是好事。我大a鲜有买低pe赔的很惨的,反倒是买高pe的赔的惨的比比皆是。发现个问题,就如同凡是夹头谈价投,开口必谈茅台格力云南白药一般。好像买这些公司的都是夹头一样。

深山老林072912-04 22:23

给一家公司估值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往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认为估值只有用在类似公司比较时才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