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不必依赖精细调研

陈嘉禾 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本文原载于《金融博览-财富》杂志

 

在证券投资工作中,精细调研是一个略带神秘色彩的词。在2006年,在我刚参加投资工作的时候,就听不少同行说自己如何进行精细调研。比如说,我听过的一个例子是,一位朋友为了观察一家公司的业绩是否真实,自己跑到工厂门口数进出工厂的卡车数量,以此佐证公司销售数据的真实性。

不过,精细调研并不是到现场数数这么简单,还需要细致入微的观察力。我记得还有一个例子,有一位投资者应公司邀请,去现场看流水线生产情况,发现工厂里的流水线热火朝天,工人们都很忙碌。然而当他转到卫生间的时候,发现卫生间里既没有多大异味、也没有多少消毒水的味道: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有人频繁使用的样子。于是,他断定刚才看到的热火朝天的流水线是假的,是公司为了欺骗投资者做出来的秀。

于是,他假装告别了公司,过了三天又自己打车回去考察,结果果然发现工厂里冷冷清清,原本忙碌工作的几百个工人都消失无踪,整个工厂好像聊斋里的狐狸豪宅一般。

精细调研之所以受到不少投资者推崇,是有其原因的。对于一些比较冷门的公司而言,投资者很难得到足够的第三方资料验证,因此需要自己去现场做精细调研,得到第一手的数据。而即使对于比较大型的公司,精细调研得到的不少现场资料,是在公开信息中无法得到的,因此也容易形成对现有公开资料的佐证。

精细调研是投资的好帮手,这想必是所有投资者不会否认的。但是,另一方面,投资也不一定需要依赖精细调研。对于一些超大型的企业,我们既没有必要、也很难进行精细调研。这里,就让我们来看两个例子。

先说不必要精细调研,对于一些超大型企业来说,公司的资产非常清晰,同时由于属于国企、甚至是央企,因此企业的管理也比较值得信赖。比如说,长江电力公司(代码600900)的主要资产,就是长江三峡水电站等一些水电站。对于这些显而易见的巨型资产,投资者其实到不到水电站那里亲眼看一下,对投资的判断,几乎没有多大的区别:除了真去水电站看一眼会徒增舟车劳顿而已。

而对于第二种情况、很难进行精细调研,则主要受困于目标企业庞大的经营范围。

这种庞大的范围可能是地理概念上的,比如当我和朋友在新冠疫情期间,聊起香港市场上市的招商局港口(代码00144)时,就觉得精细调研不太现实。招商局港口有大量的港口资产在海外,新冠疫情期间来回国内外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机票十分难买,签证很难拿,来回还要隔离几个礼拜。如果每个港口都到实地看一眼,成本之高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这种庞大的范围也可能是经营跨度上的。比如,一些大型银行动不动就有几十万亿元的资产、几十万的员工。如此巨大的规模,我们就算去看了几个贷款项目,又有什么用呢?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篇著名的文章《梓人传》,就说了做事情不必拘泥于精细和细节,最重要的是要在更宏观的层面上,首先把握住最重要的纲领。

《梓人传》的作者是唐代的柳宗元,文章记载了柳宗元有一次见到一位非常有名、工资非常高的木匠,自己家的木床坏了,却去找其他木匠修理。柳宗元于是问他,“你不是很有名的木匠吗?怎么还要找别人修呢?水平大概不行吧?”木匠说你不懂,我是做大规划、大木工格局设计的,具体的小事我不做。

后来,柳宗元在工地上见到这个木匠,虽然自己不动手,但是却是所有木匠的总指挥,由是才叹服。柳宗元于是写到,“吾闻劳心者役人,劳力者役于人。彼其劳心者欤!能者用而智者谋,彼其智者欤!”做大事、出大谋划的人,果然是不一定要亲自做细节的工作啊!

其实,对于投资来说,尤其是对于采取了组合投资和分散投资的专业投资来说,精细调研虽然是有用的工具之一,但是投资者也不必过分依赖精细调研。在适当采取精细调研的基础之上,把握住整体投资组合的节奏,抓住长期投资的最核心主线,才是投资者最为重要的工作。


 

 

雪球转发:15回复:17喜欢:47

精彩评论

巴芒价投门徒2021-12-19 07:59

重要而关键的是你的逻辑和推理,运用常识,调研只是佐证心中推理过程是否主观了。作为一小散,我就知道碳达峰碳中和是未来三四十年的大的产业趋势,我多配了水电,核电和一些火电,就这一个小小的逻辑跑赢绝大多数人

方青云2021-12-19 08:17

你见过凌晨四点的雪球吗?

全部评论

qiwuwxd2021-12-20 12:59

有一个很好的比喻就是参谋长或者军师的角色

巴芒价投门徒2021-12-19 13:37

内心里长持,但未来企业格局变化了也是要卖出的。你喜欢抠字眼,喜欢争辩就去争吧。我的目的是赚钱,一般亏货都喜欢辩论或攻击别人

稳住我们慢慢赢2021-12-19 13:30

好笑的是你觉得自己知道30年后的景气度

巴芒价投门徒2021-12-19 11:36

确实很好笑,你不会是想投资几年就退出吧,投资不是下半生的事吗?

风的孩子axf2021-12-19 11:02

没事,到时候再写一篇文章《价值投资是赌徒》,然后骂骂巴菲特,没一个星期,大家就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