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ofi折臂SERD“绞肉机”

$赛诺菲-安万特(SNY)$ 今日洒泪公告,其肿瘤管线的擎天一柱Amcenestrant,在联用Palbociclib治疗一线ER+/HER2-乳腺癌患者的三期临床AMEERA-5中,中期分析发现无法达到临床终点,将终止试验;继3月单药治疗二线的二期临床AMEERA-3失败后,整个药物的开发彻底崩盘,将停止包括辅助治疗在内的所有临床试验。网页链接

今年恰逢Fulvestrant上市二十年,它以一己之力让SERD机制立于ER+乳腺癌内分泌疗法之列,而它注射剂型、PK性质不佳、对ESR1突变患者有效性不足等问题,基本都是明牌,因而二代SERD的开发早已成为显学。

然而,SERD似乎已经成了一台巨大的“绞肉机”,诱惑着一个个显赫的名字走进去粉身碎骨。除了早年在临床早期就浅尝辄止的入AZ、Novartis和恒瑞,Sanofi应该是本有望第一个冲线、却率先折臂。我就蹭这个热点来细看看,最靠近绞肉机刀口的这几个瑟瑟发抖的玩家。

1. 二线疗法

这是各家SERD的起点,也是目前最惨烈的领域,今年上半年Sanofi的二期和Roche的三期直接二连跪,而三期临床成功并提交NDA的Radius也是市值一路从10亿跌到3亿、前两天被私有化了。

有不少分析都认为,Amcenestrant和Giredestrant在二线的失败,主要是因为临床方案设计问题,这个观察核心依据是与目前唯一成功的Elacestrant做对比,发现在现有这些二线三期临床中,唯有Elacestrant只入组CDK4/6经治患者且明确对ESR1突变进行富集,这才让整体PFS有了显著差异,且在ESR1突变组差异更加明显。

ESR1早已长期被认为是AI治疗的常见耐药机制,所以在入组时考虑ESR1突变是十分自然的操作。然而,很明显各家大药企都选择赌更宽口径(已经有两家付出代价了),Radius/Menarini作为小字辈选择成功率更高的策略,却正因为这样大幅度缩小了用药人群、且在全人群的PFS差异没那么大,导致在三期临床阳性数据公布后市值反而大跌。

那么问题来了,剩下已经启动三期注册性临床的AZ、Eli Lilly和益方怎么办?临床设计已经定了没法改了,眼看着不富集ESR1的前两名全躺了,自己大概就只能开盲盒了。

2. 一线疗法

根据统计学,一线疗法的临床规模明显更大(基本都要在1,000例以上),所以只有大药企才玩得起,有一线三期临床的参与范围缩小到Sanofi、Roche、AZ。原先的领跑者已经躺了,就剩下persevERA和SERENA系列在继续推进。网页链接

3. 辅助治疗/新辅助治疗

这就更是勇敢者的游戏,只有Sanofi和Roche开了4,000例左右的超大临床,然而前者出师未捷身先死,上马一半的AMEERA-6就胎死腹中了。网页链接

顺便感叹一下,Sanofi这大半年的简直是背到家了,Rilzabrutinib天疱疮三期失败、Tolebrutinib和Fitusiran的临床暂停、Sarclisa获批后销量一直不及预期、Regeneron又拿回了PD-1加速脱钩。。。现在肿瘤线又塌了南天一柱,真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最后,上一张仅仅不到一个月前半年报的图吧,再凭吊一下这曾经充满希望的落寞背影。网页链接

$益方生物-U(SH688382)$ $恒瑞医药(SH600276)$ 

雪球转发:16回复:22喜欢:15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郁闷的___10-27 09:25

我只能记得长相。。。。哈哈哈。。。。就好像看车,我只看车屁股好看不好看。。性能啥的都不关心。。。

空之客10-27 09:24

你们居然对这些C level长得好不好看都有评论我也是没想到,我能记得他们的名字和履历,却好像从来没注意过长相。。。

郁闷的___10-27 09:20

张小丰10-27 08:52

Pascal Soriot太丑了,但确实水平强

郁闷的___10-27 08:27

我觉得NVS的那个。。。也挺帅。。。每次财报打开,就是他的半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