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的终场故事

日前,暴风金融法人史化宇的一封公开信,把本就沦陷的暴风再次推上风口浪尖。一句话简单概括就是,我们没钱了,还钱可以,请等三年。

不禁让人想起暴风的A股“师兄”,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的“下周回国”。

2016年同是选择了智能硬件的风口赛道,如今贾老板在美国专心造车,而冯鑫只能在看守所默念他曾经在网上解读的《道德经》。

有人说,冯鑫学会了乐视的生态化反,但没学会贾布斯的精髓——“赴美造车”。

作者 | 小国宝


一、妖股暴风

1993年,冯鑫从合肥工业大学的管理学院毕业。在经历了几年的销售生涯后,1998年,冯鑫加入了金山软件,一路从基层员工干起,晋升为销售经理,市场渠道总监。直至2004年离开金山,冯鑫的职位是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

金山软件的经历彻底逆转了冯鑫的人生。有传言说,遇到伯乐周鸿祎之前,文艺青年冯鑫还在山里钓了三个月鱼,之后就出任了雅虎中国个人软件事业部总经理。2005年,周鸿祎离开雅虎中国创业。两年后,冯鑫也离开了。

这一次,冯鑫从一个职业经理人,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商人。

在IDG和蔡文胜的帮助下,冯鑫买下了暴风影音的软件版权,组建了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仅用了一年时间,渠道出身的冯鑫把暴风影音的市占率从30%做到了70%。暴风影音也走上了资本之路。

作为PC时代无可争议的播放器巨头,暴风科技2015年3月份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了。这也是拆除VIE架构在国内上市的第一家公司,此后中概股才纷纷效仿。

最初发行价为7.24元,曾经创下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当年5月末,股价来到327.01元,上涨了44倍。

因为股价的暴涨,暴风内部一夜之间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和66个百万富翁,冯鑫本人的账面身家也超过百亿。根据暴风魔镜前技术合伙人孙晨回忆,那时每天前来参观的投资人有很多,最多一天有四五波。

看到资本市场的认可,冯鑫的信心更是被加倍点燃了。面对记者时,他曾说,“对我们来说,这等于重新掌握了一样核武器。我创业十年,从来就没有过核武器,从来就是小米加步枪,一枪一个子弹的。突然给你一个,你一按,就有巨大的威力。”

一直被外界认为“老实”、“本分”的冯鑫,也在资本的催化下,变得野心勃勃。


二、暴风乱舞

2016年3月,距离上市仅一年,暴风联合光大和招行等投资者,发起了一只52亿元人民币的产业并购基金上海浸鑫基金,其中暴风出资2亿、光大资本出6000万元,招行出资高达28亿元。目的在于收购当时大热的体育领域的版权公司MPS。

MPS由三位意大利商人联合创立,短短几年,已经手握世界杯、英超、意甲、法甲、F1、法网、NFL超级碗、NBA等十多项世界顶级赛事版权。

这场杠杆游戏背后,是光大资本等GP承诺亏损时补偿优先级投资者招行的本金和保底收益,同时,暴风承诺将并购浸鑫投资的项目,同时也向其他LP提供回购承诺。

然而,暴风的野心并不止于拿下MPS。和山西老乡贾跃亭一样,冯鑫也提出了类似乐视“生态化反”的战略——DT大文娱,要打造围绕PC、手机、VR、TV,打造影业、体育等内容的生态圈。

为了募资拓展新业务,暴风参与了不下5只产业基金,包括上海浸鑫基金,暴风鑫源等“债性”基金;据36氪报道,冯鑫还为上海隽晟并购基金做了最低收益担保(收益年化11%),金额高达为6.84亿元。最终暴风募到的金额有80亿人民币。而这些都成了暴风随后资金爆雷、创始人债务深重埋下了伏笔。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月,暴风魔镜获得2.3亿元B轮融资,估值高达14.3亿人民币。这离它的A轮融资仅过去7个月,彼时它的估值还仅有5000万美元。其中的关键,在于它和投资方签下的“对赌”协议。在B轮这笔“明股实债”的投资中,包括中信资本在内的投资方要求,如果暴风魔镜2020年没有上市或被并购,冯鑫要个人兜底、回购股份。

让冯鑫措手不及的是,2016年VR行业开始偃旗息鼓。因为魔镜业绩欠佳,B轮领投方中信资本打算撤资。为了不给上市公司暴风集团造成负面影响,冯鑫以自有资金偿还了5000万元,但还欠款4000万元。中信资本因此在2018年申请冻结了冯鑫的327万股股份。

在推进策略上,冯鑫选择了短平快的外延式并购发展。

2016年3月,暴风发布公告称,计划支付31亿人民币,通过定增等方式收购影视公司稻草熊影业、游戏公司立动科技、游戏发行公司甘普科技的股权和团队。

一个月后,证监会发布《并购重组委审核结果公告》显示,暴风科技定增购买资产申请未通过。按照冯鑫原本的计划,稻草熊的内容生产+暴风影业的分析制作+游戏开发业务,只要扶持一个现象级IP,一年就能超过十亿元的营收。定增被否,也使暴风错过了最后上车内容行业的机会。


三、暴风退烧

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成就了上市后的疯狂,但冯鑫也亲手戳破了这个泡泡。

先是他寄予厚望的MPS。MPS股权易主后,其创始人相继套现出走,甚至在脱身后另起炉灶,构成了与MPS的直面竞争。

2017年,在创始人出走、资金受限等情况下,MPS遭遇滑铁卢,被竞争对手IMG击败,失去了意甲版权。随后,MPS相继失去了在南美洲等地的系列版权。次年,英超俱乐部阿森纳也终止了与MPS的合作。

2018年10月17日,英国高等法院裁决MPS破产清算,MPS彻底陨落了,上海浸鑫斥资52亿的跨国交易最终落一地鸡毛。想在国内仰仗投资人套现的冯鑫反倒被外国人割了“韭菜”。

这笔交易,仔细看来疑点重重。

首先上海浸鑫并没有和MPS原股东签订“禁止竞业协议”,导致两位原股东离开后又起炉灶。而且,体育版权争夺极为激烈,在无法保证获得续约的情况下投入52亿巨款,而MPS的版权大部分在2018、2019年到期,一旦续约失败,就沦为空壳。最后,暴风以及投资方原本设想买下MPS后注入上市,但对监管风险却毫无预案。

为了稳定股价,暴风甚至使出了堪比乐视的“财技”。

通过对暴风统帅等“控制”子公司收益权与表决权的腾挪,暴风集团将很多亏损扔给了暴风统帅的“少数股东”,体现在财报上也就是“少数股东权益”。这些少数股东公司中,有一半左右是冯鑫担任董事长。

当初乐视网正是通过对乐视致新“少数股东权益”的处理,将营收留在了上市公司体系内,将亏损倒腾给了“右手”非上市公司,以维持上市公司股价。

然后旗下唯一的优质资产暴风TV,更像一个不断烧钱的熊孩子。

暴风TV从2016年起年年巨亏,其运营主体暴风智能从2016至2018年分别亏损3.58亿元、3.20亿元和11.91亿元。

今年5月份,暴风智能开始遣散,被媒体曝出拖欠200多名员工工资。有讨薪员工对媒体说,公司从2018年12月到2019年5月共计6个月工资拖欠发放,2018年10月到2019年5月共计8个月销售费用拖欠未发放,涉及400多名员工。

在7月28日,冯鑫因为涉嫌向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采取强制措施后,暴风金融也传出产品延期。

9月3日,暴风金融法定代表人史化宇发布了一封公开信,信中表示,受到冯鑫事件影响,暴风金融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与挑战。团队绝不会抛弃道德底线。

根据公开资料,暴风金融主要通过旗下网贷平台天辰智投开展业务。

截至2019年6月30日,天辰智投累计出借金额9936.63万元,借贷余额1840万元,累计出借用户数6278人。天辰智投2018年净亏损313.2万元,2017年净亏损105.6万元。

9月4日晚,证监会宣布对暴风集团信披违规进行立案调查。


四、结语

随着冯鑫被正式调查,$暴风集团(SZ300431)$的故事也走到了终场。2019半年报,暴风集团的净资产为-2.39亿,这也意味着曾经坐拥300亿市值的暴风集团实质上已经沦为了空壳。如果2019年报净资产继续为负,按照创业板规则,暴风集团就要退市了。

留给暴风集团的时间几近于无,在4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在实控人被捕的情况下,想要翻盘基本没戏。

回顾这场历时4年多的互联网泡沫的消亡史,蹭风口、玩生态只是暴风集团死亡的表象,PC时代远去,公司缺乏造血能力,冯鑫显然也不是乔布斯式的终极产品经理,这么多年以来真正盈利的产品还是起家的暴风影音。公司一直没有找到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才是压死暴风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日话题

雪球转发:2回复:2喜欢:1

全部评论

FansUnionFans09-08 00:55

提醒股民,别再送死了

维尔先生研究笔记09-07 23:35

怎么回事啊,最近都是这种文章。你们不是搞股票研究的么,很失水准啊。这种文章写出来有什么意义么?鞭尸有意思么?$暴风集团(SZ30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