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风口上摇摇欲坠

共享汽车与网约车、共享单车同为共享经济及出行的新兴业态,在网约车和共享单车逐渐造就了滴滴、摩拜等行业巨头时,共享汽车似乎一直没能真正走入大家的视野。之前也曾有人预言,共享汽车是共享经济的下一个的“引爆点”,但现在看来,这根引线或者有些长了。

因风而起

国内首家共享汽车平台诞生于2010年,车纷享的成立让国内共享汽车行业进入起步阶段,此后微公交、EVCARD等平台先后投身于共享汽车领域,不过此时,参与的玩家并不多。

2015年前后,共享经济这一概念悄然兴起,带动了一系列新“共享”物品出现,自行车、雨伞、按摩椅、充电宝等等,共享汽车也搭上了这一阵风。同时由于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让资本市场开始关注到其在共享汽车领域的应用优势,共享汽车行业正式进入爆发期,相关企业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

而随着行业发展,共享汽车领域还迎来了强劲加入者——传统车企,GoFun出行(首汽)EVCARD(上汽)等一批拥有车企背景的共享汽车平台成立。进入行业的玩家越来越多,实力越来越雄厚,但由于前期投入巨大,盈利模式不明确,各运营商分布散乱等问题,共享汽车一直没能走出一条合适的道路,一些实力不济的企业相继倒下。

随风而落

因共享经济而起,也会因共享经济而落,在整个概念逐渐退潮之后,其弊端也就逐渐暴露,就像共享单车不断有公司倒闭退出,自2017年3月友友用车倒闭后,10月共享汽车平台EZZY也对外公告称,公司已终止EZZY平台的服务,并开展清算及清偿工作。2018年5月,麻瓜出行共享新能源汽车也正式停止服务,9月,途歌从各运营城市撤退。

其他共享汽车平台也不时传出减少车辆投放的消息,与之伴随的即是押金难退的现象。近日,盼达用车郑州、广州等多地用户就在黑猫等多处投诉平台反映盼达用车1000元押金难退的情况。事实上,盼达用车的母公司力帆也深陷股权冻结、负债率居高不下的困境。

如今看来,汽车相比单车行业更加复杂,资产、运维更重,而充电桩等基础设施不完善,汽车牌照限制等因素也影响着共享汽车的规模化发展。虽然来势汹涌,但共享汽车在实际运营过程中面临的问题,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进而解决减少。

难题:投入与规模

共享汽车虽带有“共享”二字,但目前来看,本质上是汽车租赁市场的垂直细分——“分时租赁”,是一种对已有传统租车行业进行的优化和升级的过程。对比日租车来说,分时租赁即时下单,方便快捷;与叫车相比,分时租赁更能满足灵活性和私密性的出行需求。

目前市场上主流的共享汽车平台有GOFUN、EVCARD、PANDA、一度用车等,根据其企业属性,基本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有车企背景,如北汽集团的GreenGo、上汽集团的EVCARD,其所有车辆均为企业自有,同时提供配套的充电等服务;另一类则是互联网型公司,如首汽集团的GOFUN、一度用车等,车辆集中采购后再提供车辆租赁服务。不论是哪一类,重资产特质都很明显。

相比自行车而言,共享汽车的单车投放成本估计能达到百倍不止。而投放之后的运营成本也远比自行车复杂,停车位、充电桩、车辆维修、保险等费用支出,使得共享汽车初始及后续运营投入较高,高成本下,依照现有的商业模式,几乎很难达到收支平衡,更不用说盈利了。

同时,受制于成本,共享汽车的投放也很难形成规模效应,以EVCARD为例,2019年初官方发布,其覆盖城市已经达到 64 个,车辆规模超过 4.5 万辆,但平均下来,单城也只有700辆,而充电网点,目前来看全国各地也不够普及,基本很难复制共享单车的规模,没有规模效应自然就难以获得足够的用户及订单了。

当然,目前共享汽车领域的EVCARD、GOFUN等龙头企业仍在坚持,虽然都面临不小的困难,但毕竟共享汽车这个领域出现时间尚短,也没有一个好的商业模式进行借鉴,每家企业都只能在探索中前进。伴随着未来5G、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技术落地成熟,共享汽车也许能从中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